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混账东西

混账东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转眼十几天过去。

    通天塔下,数千名禁军重骑兵提着长矛列阵等待着,旌旗飘扬,遮天蔽日。

    风不败握了握斩风刀,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道:“来人,去开门吧!”

    “是,大人!”

    两名禁军士卒握着钥匙走上前,打开了大门,猛然将其拉开,顿时一股阴风吹拂出来,让这两名士兵脸色苍白的后退了数步。

    “阿欢呢?”

    秦云秀眉轻蹙,抬手在马背上拔出长剑,浑身氤氲着缚神锁的光芒,一步步的走向了通天塔。

    “殿下,小心啊!”

    秦亮提着雷裂刀飞速跟上,一旁,唐小西也拔出长剑跟了过去。

    站在黑洞洞的门前,秦云清丽的脸蛋上满是忧色与紧张,轻轻喊道:“阿欢,你在吗?阿欢……你快点出来啊……”

    一旁,一名神威营的千夫长恭敬道:“殿下,早在十几天之前,这小子就没有对外有任何回应了,我们放置在一层的食物与水也没有动过,您看,就放在那里,没有被动过。”

    门口,放置着三袋干粮与一堆堆的水袋,整齐的放置在那里,没有动过。

    “不可能……”

    秦云心里一痛,如同刀绞一般,迈步就冲向了塔内。

    “小云!”身后传来秦武阳的声音,他的语气十分严厉:“你不能进去!”

    骤然之间,秦云的身体无法动弹了,一种无形领域之力在周围弥漫开来,是圣域力量。

    曹宏一袭白袍缓缓走出了人群,道:“殿下,聂欢不在通天塔之中,我感受不到他的任何气息,放弃吧……”

    说话间,曹宏一声叹息,苍老的容颜仿佛瞬间又老了几岁。

    “不会的……”秦云愣愣的站在那里。

    唐小西咬着银牙,眼中盈满了泪水,一双美目死死的看向通天塔内,失声哭泣道:“聂欢,你没有那么容易死,告诉我你还活着,你给我出来!”

    然而空荡荡的塔内没有任何人给她回应。

    秦武阳一抬手,道:“御林卫,进去查查,不得踏入二层。”

    “是!”

    几名御林卫策马疾驰而去,最前方的赫然就是孟怀渑,他纵身从马上掠下,一闪身就进入了通天塔一层,圆睁着眼睛:“阿欢!阿欢!你给我出来!”

    但四壁空空,哪儿还有聂欢。

    孟怀渑看着通往二层的石阶,一咬牙便提剑冲了过去,身后两名御林卫急忙道:“孟怀渑大人,不得去二层,这是陛下谕令啊!”

    但孟怀渑还是冲到了二层,目光一扫,只看到了累累白骨。

    “阿欢……”他一时间心乱如麻,愣愣的站在那里:“阿欢……你怎么就走了……你可知道阿瑶还在等你回来啊,你这说话不算话的混账小子!你……”

    身后,一名御林卫轻声道:“孟兄,算了吧,不能再上去了,否则陛下一定会追究你抗旨之罪。”

    不多久,孟怀渑等三名御林卫走出了通天塔,一脸落寞与死灰。

    秦云、唐小西便已经知道了答案。

    “沙沙……”

    秦武阳翻身下马,身穿龙袍来到了秦茵身边,伸手扶着女儿的香肩,柔声道:“小云,放弃吧,他终究没有熬过这二十天,跟阿爹回去吧。”

    “不。”

    秦云咬着红唇,美目中透着执意,道:“这只是20天,还没有到一个月之期,阿欢一定能出来,阿爹你回去吧,我要守在这里。”

    秦武阳一声叹息:“也罢……守到三十天之期你就必须回泽天殿了!曹宏大人,你留在这里负责保护云殿下吧?”

    曹宏一抱拳:“老臣遵命。”

    秦云舞阳又看了一眼唐小汐,问:“小西,你也要留在这里吗?”

    唐小西目光中带着恨意,没有去看帝君,只是轻轻的点头,假如聂欢真的在通天塔中殒命了,那谁是第一罪人?或许在唐小西心中,就是眼前这位帝君吧。

    秋风萧瑟,吹拂着秦云和唐小西的斗篷,两位美丽少女就那么固执的留在塔下,等待着不知会不会出现的林沐雨。

    ……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炼狱之中依旧斗声不绝,七曜魔帝、火精鬼王的搏杀已经到了尾声,两个人的气息都弱了许多,而在孤山的深处岩层之中,聂欢仍然在修炼着。

    赤红色的熔浆不断向上鼓荡翻涌着,夹杂着一缕缕魂气萦绕的鬼魂形态能量,灼人的热量不断的冲击着聂欢的身躯,而他始终保持一动不动,双手张开驾驭着炼器宝鼎,使得这巨鼎不断的吸纳、淬炼着上涌的地狱火。

    闭上双眸,任凭地狱火穿过肤层进入血脉之中,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被地狱火融合着,很快的,那灼热的红色光芒竟从皮肤里沁透出来,整个人的皮肤看起来盈盈光润,如同婴儿新生一般。

    “啊……”

    他轻轻的舒了口气,吐纳出一口淬炼出的浊息。

    地狱火,炼成了!

    掐指一算,这也已经是他进入炼狱十一层的第20天了,整整16天终于完成了对地狱火的炼化与同化,也使得炼器宝鼎拥有了第五层炼火!

    不过聂欢却没有什么欣喜的情绪,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七曜魔帝的气息强度完全碾压了火精鬼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既然七曜魔帝的灵魂被释放出意海,那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或许在杀掉火精鬼王之后就是一场凶险的夺舍之战吧?

    提着燎原剑迅速出了岩层,远远的,七曜魔帝双手之中布满了星辰之力,一掌掌的正将火精鬼王的身躯轰成齑粉,鏖战了大半个月,火精鬼王已经气若游丝,哪儿还有反抗的力量,反倒是七曜魔帝愈战愈勇,连续数掌就把火精鬼王的下身轰成粉碎!

    “七曜魔帝,你这畜生!”火精鬼王怒吼着。

    七曜魔帝的脸上却满是妖异的笑容:“火精,我要多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力量,恐怕我也不会重获自由,太谢谢你了,老友!”

    “你说什么?!”火精鬼王一愣。

    下一刻,七曜魔帝纵身而起,双手举着七曜星辰变的能量,轰然落下,直接将火精鬼王的身躯轰成了粉碎,所有的精华只凝聚成了一道血红色灵魂光芒,而七曜魔帝迅速冲了下来,张开嘴巴,神情狰狞的开始了吸纳!

    吞噬!

    只几秒钟,七曜魔帝就已经吞噬了火精鬼王的灵魂,顿时他自身的灵魂力量瞬间提升了数倍强度,转身就看到了聂欢,禁不住冷笑道:“聂欢,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聂欢提着长剑,脸色铁青,迅速召唤出武魂与葫芦壁。

    “吼!”

    七曜魔帝怒吼着冲了下去,掌心里握着浩瀚的星辰之力,暴喝道:“七曜星辰变!”

    其实七曜魔帝的反扑早在聂欢的预料之中,所以他的反应也十分之快,单足猛然一踏地面,顿时巨大的炼器宝鼎降临四周,将他和七曜魔帝一起笼罩在其中,第五层炼火——地狱火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肆虐在七曜魔帝的周围。

    更不仅如此,聂欢双掌一扬,掌心里映照出世间苍生的形态,纵身而去,双掌齐轰!

    三曜众生厄!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撼动着炼狱位面,七曜魔帝身在炼器宝鼎中力量原本就被削弱了近九成,而且灵魂形态的强度也不够强,再遭遇聂欢刚刚领悟的第三曜的轰击,顿时灵魂之躯就开始崩溃了起来,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你……你居然炼化出了地狱之火?”

    “是的。”

    聂欢一声怒吼就把炼器宝鼎的力量提升到了巅峰,瞬间就把七曜魔帝的身躯淬炼成了一丝灵息,而七曜魔帝也是聪明,迅速飞入聂欢的意海之中,堪堪避开了被聂欢当场炼化掉的危险。

    “怎么样,服不服?”聂欢在意海中问道。

    七曜魔帝破口大骂:“老子不服,你这犊子,等着瞧!”

    由于这一人一魔经常在意海对骂,所以七曜魔帝无形之中学了一口标准的东北腔,叫骂起来颇具威芒。

    ……

    聂欢不再去管七曜魔帝,深吸一口气调整紊乱的血脉,抬头看看空中的魔眼,这个位面裂缝依旧在窜动着雷电与狂风,但距离地面太高了,毕竟自己是凡人,无法一纵身就进入位面裂缝,而且位面裂缝的另一边会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呢?

    想到这里,他沉吟一声,将灵觉给释放出去,穿过位面裂缝,果然,另一边正是翘首以待的血尊、赤鬼两人,他们也在看着自己,一旦他穿过位面就一定会承受血尊、赤鬼两个人的正面进攻,纵然自己有了提升,但是绝对不是两个人的对手,甚至赤鬼一个人的进攻就已经难以抵挡了。

    打定主意,四周看了一眼,他拾取了两块斗大的岩石,随后看看空中的魔眼,深吸一口气,提起斗气就将两块岩石相继扔了出去!

    “蓬!”

    屈身纵跃而去,身在空中赤足猛烈踩碎了第一块岩石,借力继续往上纵跃10米,判断准确的猛然踏碎了第二块岩石,借力再度纵跃10米,整个人笔直的冲进了位面裂缝之中,顿时一股灼热的气流包裹住身躯,是时光流沙!

    第二次忍受这种穿越之痛已经不算是什么了,何况还有真龙血脉护体。

    时光流沙的灼痛似乎只能锻炼出他更加坚韧的意志与灵魄,当穿过位面的那一瞬间,聂欢已经把斗气提升到了极点,右掌轻轻扬起,将周身的斗气力量凝聚在一点,飞速转化为七曜玄力。

    “刷!”

    光芒一闪,他已经出现在了通天塔的顶层,映入眼帘的正是血尊、赤鬼的样子。

    “聂欢!”

    赤鬼暴喝一声,双拳带着浓烈的火焰轰了过来,他居然全力施为!

    聂欢自信的一掌落下,这一掌卯足了力道,双掌周围满是乱舞的众生星象,令人蔚为玄奇!

    三曜众生厄!

    “蓬!”

    巅峰一掌,硬生生的将赤鬼轰得飞退十几步重重跌撞在护墙上,而聂欢则借力划出数十米,翻身就从通天塔的十八层上纵跃下去!

    “你!”

    血尊愤怒不已,大喝道:“你这小混蛋,竟敢如此戏弄我!?”

    聂欢压根就没有打算从楼梯下去,而是一开始就打算好从顶层一步到位的跳下去,否则下楼的过程中势必躲不过血尊和那头一万多年寿命的战熊的追杀。

    “嗡!”

    身在空中召唤出青葫,靛青色的葫芦保护在周围,同时他发动斗气,一掌掌的轰向地面来来自己卸劲,否则数十米高度直接撞击在地面上任谁也受不了。

    而地面之上,居然还有一群人守在那里,劲风凛冽的冲击双眼,聂欢根本就看不清是谁。

    “啊?!”

    地面上,唐小西却睁大了明眸看得真切,空中一个身影在葫芦的包裹下正在从天而降,她急忙指着空中,大声道:“小云,快看!”

    秦云急忙抬头看去,顿时漂亮脸蛋上飞扬着狂喜:“是他……是他!”

    ……

    “嘭!”

    尘土激荡,聂欢在地上滑出了近二十米,他狼狈不堪的站起身,上半身不着一丝,只有破破烂烂的裤子遮羞,抬头一看,却发现秦云、唐小西、孟瑶三大美女都站在不远处,一旁就是风不败、孟怀渑、秦岩松三人。

    一瞬间,聂欢老脸通红,这下糗大了,什么都被看光了。

    但这时头顶上方一股十分浩荡的力量袭来,让他顾不得羞耻,急忙顺着地面一个滚滑出去,身后传来战熊的吼声,血尊居然驾驭着战熊杀出来了,一道缚神锁攻击落在聂欢半秒前的所在位置,将尘土轰成了碎渣。

    “什么人?”秦亮提着长刀冲了过来,低喝道:“老家伙,你为何拥有我秦家的武魂!?”

    “秦亮大哥,退后!”

    聂欢大声叱呵,让秦云、唐小西、孟瑶向前的脚步止住,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个老者到底是谁?”秦云眨了眨眼睛。

    “是秦家人。”

    聂欢提着长剑转身,遥遥的看着血尊,抱拳道:“前辈,放弃吧,我已经从通天塔内出来了,你又何必死死不放呢?”

    血尊一脸的愤怒,就在这时,他的神容迅速的衰老起来,严格的说是变得更老,转眼之间整个人就像是一具干尸一般,仿佛随时都会随风而化。

    寿命!

    这时血尊不离开塔顶的唯一原因,他需要从炼狱位面之中吸纳死亡力量来维持自己的生命,否则只要离开塔顶,他的生命就会随风而逝。

    眼前可怖的一幕让秦茵等三个美人儿都花容失色了。

    聂欢则是松了口气,他没有猜错,血尊是一个极其贪婪的人,为了帝位不惜兄弟相残,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死心的留在通天塔中,这塔楼里必然有他无法放弃的东西,现在答案出现了,通天塔里有他最需要的东西——寿命。

    “小黑,我们走!”

    血尊轻抚战熊的头颅,策动它重返通天塔,危机也便随之而解除了。

    ……

    “阿欢,快穿上!”

    孟怀渑已经准备了一套衣甲给他,是一套御林卫虎卫的战袍。

    换上新的衣服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起初的狂放不羁转化为肃杀冷傲,要是能把胡须刮一下大约就更加完美了。

    “阿欢,刚才那人是谁啊?”秦茵问道。

    “你太爷爷的弟弟,一个犯了叛国罪的人。”

    “唔……”

    秦云不明所以,也就没有继续再问。

    聂欢穿好战靴之后,便翻身上马,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列人马疾驰而来,是宪兵营的人,统领项雨提着喋血枪走在最前方。

    “聂欢,你居然活着出来了。”项雨冷冷一笑:“看来通天塔的传闻也不尽其实,连你这种人都能活着出来,通天塔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

    “是吗?”

    聂欢微微一笑:“那你进去试试看?”

    “你在挑衅我?”

    项雨剑眉一扬,道:“别以为从通天塔内出来你就自由了,做梦!”

    “项雨,你什么意思?”秦亮提着雷裂刀问道。

    “没意思,就是试试他的修为进阶如何了!”

    话音刚落,项雨就已经一窜下马,周身涌起混沌之力,掌心一扬便是浩然一击轰向了聂欢。

    混沌九击第三击——混沌破天!

    聂欢早有所料,项雨天生狂傲,他一定会试探自己,所以在项雨出手的瞬间聂欢也已经急速提升斗气强度,右掌一扬而起,一道道众生星象浮现——

    三曜众生厄!

    “嘭!”

    光芒四溅开来,双方力量碰撞点形成了一道冲击波席卷四方,聂欢骤然落地,坠星步的蝶步“啪”一声在地面上卸劲,堪堪站稳。

    反倒是项雨居然被这一击震得飞退七八步,狼狈的站稳,看看自己的手掌,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显然他没有想到聂欢居然能震开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击,毕竟在二十多天前,这一击是聂欢根本无法抵挡的。

    “项雨,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

    秦云策马而来,漂亮脸蛋上满是忿怒:“难道你不知道父皇的谕令吗?聂欢踏出通天塔便免除一切罪刑,你身为宪兵营统领却在这里袭击他,你这是在公然违抗父皇的圣旨吗?”

    “末将不敢!”

    项雨尴尬一笑,抱拳恭敬道:“末将只是试一下聂欢大人在通天塔内的修为精进了多少而已,绝没有抗旨的意思,还请殿下明察。”

    秦云冷冷道:“你退下吧,我带他回泽天殿便可以了。”

    “是,殿下!”

    聂欢立于原地一动不动,身躯无法动弹,连续用三次第三曜力量,虽然都不是全力,但对身体的反噬却强猛得很,足足十分钟之后,才跟着秦云、唐小西上马。

    ……

    重回泽天殿,这次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心情,与风不败、秦亮、孟怀渑三人一起跪在帝君台阶下,心里百味杂陈,这一刻聂欢算是明白什么叫伴君如伴虎,天威难测啊,自己的生死只在别人的喜怒之间,这何曾不是一种悲哀。

    “聂欢。”

    秦舞阳目光淡然的看着他,道:“你能从通天塔内活着出来,这足以证明你确实不该死,经历这次磨难之后,你可官复原职,继续担任御林卫的虎卫,秦亮统领会为你准备好一切,你下午就可以重回巡查所当值了。”

    “陛下,我当初的请求还作数吗?”聂欢问。

    秦靳一愣:“什么请求?”

    “废除帝**的营姬制。”

    “你!”

    秦武阳咬了咬牙,道:“此时干系甚大,不是我一个人说废除就能废除的,不过我会考虑一下,你不用多说了,回巡查所吧!”

    聂欢彻底死心了,站起身,抱拳道:“陛下,我请求加入鹰卫。”

    “鹰卫?”秦靳一愣:“为何?”

    坐在帝君旁边的秦云也急了,问:“阿欢,你为什么要当鹰卫?那可是……一份苦差事啊,长年累月都在帝国城外的……”

    “我知道。”聂欢自然不会说自己不想长伴帝侧,只是说:“我想多在外面历练历练,还望陛下能够通允。”

    秦武阳淡淡一笑,点头道:“既然你想成为一名鹰卫,那就允了你吧,不过鹰卫没有那么好当,不但要负责巡查帝都周围的安全状态,更要负责进入寻龙林里猎杀一些珍贵的灵兽,采集珍贵材料、肉食等供泽天殿使用,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可以。”聂欢目光淡然。

    “好。”

    秦武阳站起身,道:“那便擢升聂欢为鹰卫什长,你可指挥十名御林卫与一百名御林军,但每个月都有巡猎的任务额,希望你能顺利完成。”

    “是!”

    ……

    当聂欢转身而去的时候,秦云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毕竟她希望聂欢能留在泽天殿,可惜,聂欢选择了离去。

    秦亮、孟怀渑、风不败随他一起出了泽天殿,秦亮皱眉道:“阿欢,鹰卫多辛苦,常年奔波在外,并且在御林卫中地位最低,你为什么要去当个鹰卫呢?”

    聂欢摇了摇头,说:“我个性太直,不适合留在泽天殿里。”

    风不败在旁一笑:“当个鹰卫也好,不必强求。”

    “对了,秦亮大哥,我有个请求。”

    “哦,什么请求?”

    “那个卫虎子,如果他愿意当一名鹰卫的话,你就把他调遣到我麾下,怎么样?”

    “好,没问题!”

    大殿外,孟瑶远远的站在那里,牵着一匹白马,迎上前笑吟吟道:“阿欢,现在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

    孟怀渑笑了笑,说:“不过阿欢选择了自降品级,去当一名鹰卫去了。”

    孟瑶眨了眨眼睛:“没关系,能活着就是最好的!”

    “也是……”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