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一对野兽

一对野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聂欢接过灵石,塞进马背上的袋子里,说:“如果我们猎杀到山猪,那一千公斤的大家伙要运回去可没有那么容易,又不能把尸体分解了,所以我们快点吧……立刻搭建营地在这里略微休息一下,吃完午饭之后就继续出发,去北方寻找金鳞兽。”

    “是,大人!”

    卫虎子一脸的喜悦,大约他以前执行任务时从来没有那么顺利过,恐怕也没有那么激情过,枯木石林杀嗜血虎、乱石谷斗群狼,这些事迹放在帝都的酒馆里可是已经足够用来吹一辈子的了。

    ……

    下午,吃饱喝足之后,聂欢翻身上马,将脑后的白色的圣殿斗篷拉起来罩住短发,受伤的左臂靠近怀中取暖,右手抓着缰绳,继续出发,下一枚灵石是为了美丽的公主殿下而猎杀的。

    飞雪连天,狂风犹如刀子一般的刮在皮肤上,寻龙林北境的温度已然与南方截然不同,转眼四天过去,林沐雨等人进入寻龙林已然半个月,却依旧没有找到金鳞兽的身影。

    “大人。”

    卫虎子呵了口气温暖了一下掌心,抬头看看不断飘落的鹅毛大雪,道:“按照这个势头,最多再有一周大雪就会封山了,我们如果再不找到金鳞兽恐怕就只能在寻龙林里过冬了。”

    “嗯。”

    聂欢继续策马前行,并未正面回应卫虎子的话,却回身看看身后,问道:“战马的草料还充足吗?”

    一名御林卫恭敬道:“尚且还够三天的量。”

    聂欢皱了皱眉,道:“继续行军。”

    ……

    时近黄昏时,大雪依旧没有停止,队伍缓缓的进入了一个葫芦型的山谷,卫虎子忍不住一笑:“大人,您的武魂是青葫,这里是地图上的葫芦谷,或许是我们的福地呢!”

    聂欢点头一笑,灵脉术继续最大距离的延伸张开着,进入山谷不久之后果然出现了一丝能量脉动,而且这一次波动的增幅范围极强,聂欢马上扬起手掌,道:“小心,有一只灵兽在迅速接近,很强,开始戒备!”

    众人纷纷翻身下马,提着刀剑,不少人则哆哆嗦嗦的拉开了长弓,或许是一位天气太冷,弓胎绷紧时发出吱吱的声音,仿佛随时都会崩断一般。

    “来了!”卫虎子脸色一寒。

    正是夜幕降临时,山谷的另一头传来一声野兽嘶吼,紧接着一道金色光芒冲天而起,这让卫虎子忍不住的露出喜悦的神情,道:“大人,是金鳞兽!”

    金鳞兽是能够吞噬与释放光能量的异兽,也是少有的光明系灵兽之一。

    聂欢始终提剑坐在战马上,没有任何动静,目光所及处,一头浑身披着金鳞的猛兽踏雪而来,头颅犹如猛虎,身体却如猎豹,发出低低的嘶吼,一双血色眸子死死的盯着聂欢等人,而头颅上则闪烁着4条金线和8条银线。

    “娘的……”

    卫虎子忍不住怒骂一声,说:“居然是4800年的金鳞兽,大人,我们要杀掉它吗?”

    “恐怕不杀也不行了。”

    聂欢翻身下马,道:“这头金鳞兽是来猎食的,即便我们不杀它,它也会袭击我们,不用客气了,放箭!”

    “是!”

    一群御林军纷纷射出箭矢,嗖嗖声不绝,御林军的箭法堪称是快准狠,近一半的箭矢都没有落空,“啪啪啪”的轰击在金鳞兽的身上,然而金光闪烁不绝,金鳞兽的皮肤层似乎拥有着某种护盾,将这些箭矢尽数格挡开来。

    “射不透,怎么办?”卫虎子一愣。

    “继续放箭。”聂欢淡淡道:“光能量凝聚的盾甲是需要消耗能量,继续放箭就能消耗它的力量,不要停,直到它主动扑过来为止。”

    “是!”

    箭矢不断,聂欢也在腰间一抹,魔音刀已然在手中,迅速投掷出去,尖啸声中魔音刀回旋袭向金鳞兽,不止于此,聂欢手掌张开,雷光闪烁,以雷御剑控制着燎原剑袭杀过去。

    “嘭!”

    魔音刀被激荡开的时候,金鳞兽终于怒吼一声,猛然扑杀过来,利爪扬起,竟凝聚为一道金色光芒,光明系灵力浩荡不绝,“嗖”的一声扑杀出一道光能量利爪形态攻击!

    聂欢急忙疾行数步挡在卫仇等人前方,手掌一张,玄龟甲、龙鳞壁迅速加持,葫芦壁也张开到最大限度,推着地面上的积雪向前延伸,一声巨响,实实在在的抵挡住金鳞兽的浩然一击,不过从攻击力度来看,这头金鳞兽确实大部分力量都被防御消耗了。

    “吼!”

    金鳞兽张开血盆大口扑向了罪魁祸首,口中喷出灼热而腥臭的气息,它的喉咙居然开始鼓胀起来,一道道金光从皮毛间透出,口中的光能量越来越强烈,似乎是要喷出一口光明系爆炸性能量的样子,聂欢自然不会让它得逞,星步闪烁间就来到了金鳞兽的下方,右臂一横,血色能量萦绕。

    一曜苍生乱!

    “蓬!”

    重重一拳轰在金鳞兽的下颚上,硬生生的把它的光明系攻击给打得胎死腹中,同时身体一旋抓住了燎原剑,真龙元火贯注萦绕在长剑周围,以最快速度的刺出了一剑,“噗”的一声剑刃就刺透了金鳞兽的喉咙,嗷嗷的惨叫声中,金鳞兽软软的倒了下去。

    卫虎子子目瞪口呆,显然没有想到聂欢会那么快速度的解决一头4800年的金鳞兽,其余的御林军也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新任百夫长,眼中带着说不出的敬畏与喜悦。

    “好了,取出灵石。”聂欢淡淡道。

    “是!”

    卫虎子掏出匕首,走上前提起金鳞兽的头颅,发掘出灵石,一边笑着说:“大人,金鳞兽的皮毛可是上好的皮毛料子,要不……咱们花费一点点时间,剥掉这头金鳞兽的皮毛?”

    “嗯。”

    聂欢点点头,说:“手脚快点,第二头金鳞兽很快就来了。”

    “啊?为何……”卫虎子一脸震惊。

    聂欢微微一笑,说:“因为金鳞兽的生活习惯就是一公一母一起生活,眼前的这一头是母兽,它觅食太久不回去的情况下公兽自然会循着它的气味找来,而且公兽一定会很强,所以你要手脚快一点,别让公兽看到你剥母兽的皮,那样也太没人性了。”

    卫虎子不禁失笑:“是的,大人……末将会加快速度。”

    于是,卫虎子剥皮,另一名御林卫则端坐在一旁,开始炼化着4800年金鳞兽的野兽之灵,虽然他修炼的是火焰法则,而金鳞兽是光系法则,但他并不挑食,本来高寿命的野兽之灵就十分难得,符合属性的就更难找到了,所以即便是这样的野兽之灵也已经让他欣喜若狂了。

    ……

    聂欢随后下令扎营,葫芦谷里到处都是雪,只能扫掉积雪之后在略微干燥的枯草地上搭建营帐,灵火司的士兵们找到一些枯木,升起七八堆篝火,取出马背上的熊肉开始熬煮肉汤。

    不多久后,肉香味四溢开来。

    “咕咕……”

    聂欢的肚子响了,五脏庙即将造反,但他知道可能没有时间吃东西了,而事实上正是如此,不多久后,灵脉术在远处的脉动越发的强烈,一股几乎快要碾压自己的力量正在迅速靠近,他飞速拔出剑刃,低声喝道:“它来了,跟我一起来!”

    众人肃然,抛下肉汤、棉毯等,提起长枪、利剑等跟着聂欢冲向了一旁的山坡。

    “沙沙……”

    踩着积雪窜上了山坡,林沐雨带着众人伏在山坡之上,只露出眼睛观察远方的情况。

    没过几分钟,一声低低的嘶吼回荡在寒风之中,金光射透了雪幕,一头体型更为庞大的金鳞兽出现在雪地上,头顶上一共6条金色纹路和2条银色纹路,是6200年的灵兽!或许是因为体型极大,所以肉掌踏在雪地上悉数深陷进去,它的目光有些黯淡,看着远处母兽的尸体,嗷嗷的哀鸣了一声。

    聂欢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这一刻竟然有种伤天害理的感觉,野兽也是有灵性的,自己就这样杀掉的母兽,是不是也有一点残忍呢?

    卫虎子却没有这样的仁心,眯着眼睛说:“大人,等公兽祭奠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杀下去?”

    “不。”

    聂欢抬手阻拦,道:“先让我去,你们别冲动,这是一头6200年的金鳞兽,实力远胜于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这头金鳞兽的光能是可以瞬间杀死你们的,我可不想成为鹰卫之后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有人死。”

    卫虎子点点头:“那大人小心啊!”

    “嗯,放心吧!”

    ……

    就在这时,公兽又是一声哀嚎,在母兽的尸体上嗅了嗅之后,马上开始低低的怒吼起来,嘴边钢针般的胡须上下颤抖,却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营帐边缘的战马,下一刻他就已经低吼一声扑了过去,这分明是要杀战马来泄恨。

    “刷!”

    燎原剑在紫色雷光的包裹下刺透了雪幕,直奔金鳞兽的脖颈而去。

    “蓬”一声金光散落,只是轰掉了金鳞兽部分的光能护盾而已,聂欢纵身而起,直接从山坡上跳了下来,隔空双手抓住反弹回来的燎原剑,一股股强绝妖力涌入了长剑之中,凌空一剑劈了下去,这一击是将七曜玄力与剑法结合在了一起!

    二曜妖魔舞!

    剑刃直接落在金鳞兽的脑门上,但一股强悍的反震力迅速波荡开来,竟把他连人带剑都震飞出去。

    “它居然已经可以凝聚斗铠了!大人小心啊……”卫虎子在山坡上急切喊道。

    聂欢在雪地上滑出了很远,遥遥看过去,果然,这头金鳞兽的皮层外包裹着淡淡的白色光泽,就像是铠甲一样在保护着它,难道这就是卫虎子所说的斗铠?斗气化铠,这是天境第二重天强者的能力,这头金鳞兽怎么也能凝聚斗铠的?

    ……

    灵兽的年龄并不是最终实力评判标准,只是之一,就譬如眼前的这头金鳞兽,虽然它的年龄是6200年,但似乎它的灵性要远远强过于刚才那头母兽,否则恐怕也没有领悟斗气化铠能力的悟性。

    “簌簌……”

    肉掌踩着积雪,金鳞兽一双血色眸子死死的盯着聂欢,正绕着他缓缓走动,这是野兽特有的攻击能力——寻找机会!

    聂欢心底有些发寒,终究还是小瞧了6200年灵兽的能力,这头金鳞兽似乎根本就不是自己一个人能抵挡得住的。

    “吼!”

    来了,金鳞兽全身都氤氲着斗气化铠能量,冲上前居然人立起来,双掌破风瞬间挥出了三次攻击,“嘭嘭嘭”的撼动着葫芦壁,几乎一瞬间就将玄龟甲、龙鳞壁一起给拍碎了,下一刻,金光幻化为爪芒横扫而过。

    聂欢极限的一沉身,只觉得头顶上一阵寒风,飘落一撮发梢,可怕,差点就被这头金鳞兽给拍死了。

    脚下一滑,凭借灵活的身法闪到了灵兽的右侧,长剑一抖,迅速劈出了数剑,但依旧无法破开金鳞兽的斗铠,当即心里就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不出意外,身侧一阵寒风掠过,是金鳞兽的鞭尾攻击。

    “砰!”

    重重一击,聂欢的左边肩甲已然粉碎,并且手臂的骨头也传来咔嚓一声,似乎被扫断了,失去了葫芦壁的保护,他的身体就算是淬骨洗髓也无法抵挡得住6200年灵兽的直接攻击。

    “快救大人!”

    山坡上,一群御林卫、御林军纷纷冲了下来,卫虎子跃起就是一剑轰在金鳞兽的屁股上,另外一群御林军纷纷近距离拉弓射杀,顿时一道道箭矢在金鳞兽的斗铠上弹射开来,这群御林军也是有种,弓箭不破防就马上提着长枪冲了过来,“嗖嗖嗖”一道道枪芒在灵兽身上爆发开来。

    “吼!”

    金鳞兽大怒,浑身的鳞片也似乎倒立起来,四面八方的风雪疯狂的涌向了金鳞兽的身躯,下一刻光芒绽放开来,以金鳞兽为中心爆发出一波光能量冲击,顿时将一群御林卫、御林军纷纷击退,惨叫声不绝,许多人都已经受伤了。

    聂欢忍着剧痛,被冲击得连退数步,急忙抬起还能用的右臂,火焰萦绕,以火御剑下长剑翻飞起来,真龙元火疯狂贯注在剑刃之中,同时召唤武魂,大喝一声:“毒浆!”

    但毒浆不是喷吐灵兽,而是吐在了剑刃之上。

    “卫虎子,给我争取一秒钟!”聂欢大喊着,驾驭燎原剑冲了过去。

    卫虎子一点头,从地上爬起来,长剑一抖化为一道寒芒轰向了金鳞兽,但金鳞兽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抬起利爪就是轻描淡写的一挥!

    “当!”

    卫虎子的钢剑当即折断,胸口更是一闷,被金鳞兽一爪轰出,重重落在了雪地里,大口的吐血,好在有火焰罡气护身,否则必死。

    就在金鳞兽专心进攻卫仇的时候,身后却是一股灼人烈焰而来,是聂欢的龙炎螺旋破!

    “噗!”

    强大的旋劲穿透了金鳞兽的鳞片,撕开的伤口滚出灼热鲜血,同时也将葫芦花的毒浆给带入了金鳞兽的体内,那一块的肌肉迅速抽搐、萎缩。

    “吼吼……”

    原本威风八面的怒吼变成了哀嚎,金鳞兽双掌带着金光能量反身就冲向了聂欢,纵身一跃,利爪从天而降,以泰山压顶的姿态扑杀下来。

    聂欢心底一寒,因为受伤而导致精神有些恍惚,已经无法坠星步躲开了,便把心一横,咬牙挥舞右臂,呼唤身体深处的力量——第四曜!

    一瞬间,身体仿佛就要被撕裂了一般,脑海里迅速一片灼热,仿佛整个人都要被这股力量所融化了,强悍的第四曜是他目前的灵魄所无法承受的,强行提劲显然会反噬身躯,但他管不了那么多,如果他不用第四曜的力量,恐怕自己这51人小队都要死在寻龙林里了。

    流淌着鲜血的右拳周围飞舞着一道道神、鬼的光影,迅速幻化为星象,力量澎湃而出,即使是强行提起的力量依旧非常惊人!

    四曜鬼神哭!

    ……

    “嘭!”

    一拳轰中金鳞兽的下颚,拳劲直透大脑,与此同时,金鳞兽的利爪也落在了林沐雨的胸前,“啪嚓”一声将胸甲给一分为二了,露出了下方沁透鲜血的身躯,铜皮铁骨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胸前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他的身躯也随着冲击力后退跌飞出去。

    金鳞兽重重的摔落在地,嗷嗷的怒吼着,但在四曜鬼神哭一击下已经是垂死挣扎了。

    “快去救大人!”

    受伤的卫虎子一声怒吼,顿时9名御林卫一起拔剑冲了过来,围住金鳞兽,噗噗噗的将剑刃刺入金鳞兽的身体,鲜血滚滚而出,那灵兽再度哀嚎一声,走完了生命里最后的一段历程。

    聂欢抬头看着金鳞兽死掉,这才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在这里全部死掉了。

    摸了摸腰间袋子里的瓶瓶罐罐,有几瓶疗伤药被震碎了,好在还有两瓶,足够用了,另外还有一瓶续筋散,一起用了,这次连骨头都断了,不用续筋散也是不行的了,好在续筋散还有十几瓶,足够用了,也幸好有续筋散,不然伤势痊愈的速度将会慢得可怕。

    而且大雪即将封山,天寒地冻,伤口痊愈也是个问题,没有续筋散的话很容易就发脓或者是生出恶性冻疮了。

    卫虎子递上一颗温热的金鳞兽灵石,目光却落在聂欢惨然的伤口上,忍不住颤声道:“大人,您……您是御林卫什长,根本没有必要用血肉之躯去搏杀这6200年的灵兽……而且云殿下和西郡主都那么器重大人,您实在不该这样……”

    聂欢瞥了他一眼,笑道:“如果我不上,注定会有许多人被金鳞兽杀死。”

    “那又怎样……”

    卫虎子道:“在我们加入御林卫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下定决心为帝国尽忠了,如果能用我们的生命换来一枚提升云殿下修为的金鳞兽灵石,那也是值得的,倒是大人您却受了那么重的伤。”

    “卫虎子。”聂欢正色道:“你觉得我的伤势重要,还是御林卫的生命重要?”

    “这,我……”

    “那是一条命啊,我宁可受再重的伤也不愿意御林卫死一人。”聂欢叹息一声说道。

    卫虎子目光深邃,沉默不语的站在一旁,聂欢身后的白袍已经被染红了一半,但他从头到尾哼都没哼一声,把伤口全部处理完毕之后,换了一套新的圣殿战袍穿上,神采奕奕,仿佛就从来受过伤一样,当然,到底有多痛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似乎自小就这样,聂欢深深的明白,身为一个男人,自己不承受痛苦,还能靠谁?

    ……

    许多御林军都受伤了,所以纷纷去剥取金鳞兽的皮,近身皮毛可以用来做皮甲或者是皮袍,身体中部的鳞片则可以捣碎用来入药,据说对治疗风寒非常的有效,至于到底效果怎么样则无人得知了,反正聂欢一无所知,他深谙的是炼药学,对于人体医学,恐怕他的造诣要远远的在孟瑶之下了。

    一想到这里,他捂着伤口,禁不住的有些想念孟瑶这个姐姐了,想着想着,左臂的断骨处说不出的疼痛,急忙提起斗气运行全身,用煅龙骨残卷的力量来加速愈合断裂的骨骼,这种疼痛的感觉无以言语,转眼之间额头上就已经满是冷汗,一旁的卫虎子只能看得紧握双拳,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晚餐还算是丰盛,石斑狼肉汤、金鳞兽的心切成片熬煮一些野菜,吃起来倒也觉得十分的爽口,由于大部分士兵都受伤了关系,所以全部就地休息,次日再离开。

    这一夜,聂欢在痛苦与煎熬中度过,直到凌晨十分,手臂断骨处才传来了丝丝痒痒的感觉,在续筋散的神奇功效下骨骼已经开始重生结合了,但左臂依旧使不上太大的力量,就那么低垂在一旁,夹板是用冰冷的枪杆所制成,简陋得有些可笑。

    好在他的血脉已经被淬炼成了真龙血脉,生命力极其顽强,恢复力也强得惊人,这断骨重生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最多三五天就能行动如常了。

    天亮之后,风雪依旧还没有停。

    “出发了!”

    聂欢翻身上马,左手不能动弹,于是只能用一条右臂抓着缰绳,带着众人缓缓的撤离葫芦谷,同时散开灵觉,查看周围有无动静,巧妙的迂回绕开了一头至少7000年以上的灵兽雪域熊,寻龙林里的灵兽种类繁多,其中不乏超过一万年的强悍灵兽,聂欢也知道绝对不能遇上,否则自己这群人连逃命的机会恐怕都没有。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