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绝代武神 > 一帮穷鬼

一帮穷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瑾跪在地上,满脑子的空白,七曜玄力的第一曜虽然只是用三成力道打出来,却依旧让他无法消受,拼命的晃动着脑袋,过了至少十秒钟才恢复了理智,抬头一看,就发现自己跪在卫虎子等几个御林卫面前,背部则踏着一只脚,让自己动弹不得。

    “道歉。”聂欢的声音非常冰冷,甚至似乎在压抑着忿怒。

    公瑾咬着牙,拼命的想站起身,怒吼道:“让老子给营姬的儿子道歉,除非我公瑾死了,别做梦了,有种杀了我!”

    聂欢也不说话,抬手将燎原剑拔出,斗气吐出,剑刃之上烈焰萦绕,就这么放在公瑾的脖颈之上,一片滚烫,转眼就把他颈部的皮肤灼烧得有些焦黑,那种痛楚自然是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忍受的。

    公瑾虽然傲,但却只有傲气,却没有傲骨,吃不得痛楚,杀猪般的大吼着:“聂欢,你这混账,你到底想怎么样?”

    “向卫虎子道歉。”聂欢淡淡道:“告诉他,你错了。”

    “大人……”

    卫虎子看着跪在面前的弓洵,却依旧有些惶恐,毕竟公瑾的实力和血统都比他要高得多,并且公瑾是御林卫什长,军衔也比他要高得多了。

    “道歉!”聂欢继续大喝一声,手中斗气迅速提升了一成,顿时燎原剑的火焰更加猛烈,再这样烧下去,恐怕公瑾熬不过一分钟了。

    忍着剧痛,公瑾趴在地上,双手扶地,一字一句颤声道:“卫虎子……对不起!公瑾错了,我对不起你,在这里我向你致歉!”

    “哗!”

    燎原剑上的烈焰熄灭了,聂欢抬手将长剑归鞘,挪开了踏着弓洵后背的战靴,冷冷道:“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犯了,卫虎子是我聂欢的部下,要管教他也轮不到你公瑾!”

    “是……是……”公瑾哪儿还有当初的桀骜,依旧跪在那里,猛烈的咳了几声,一滴滴的鲜血迸溅在了地上。

    角落里,废墟中的徐耿也咳了一声,跌跌爬爬的站起来,脸上满是血迹,他措不及防的吃了五成力道的第二曜,不死就已经算是修为不错了。

    这时周围的一群御林卫则脸上都带着惧色,谁也没有想到聂欢会那么强,他和公瑾、徐耿同样是天境第一重天的修为,但两招就制服了公瑾、徐耿,这个小子的实力到底强到什么地步恐怕已经无人得知了,事实上会有这样的结果也很简单,第一因素就聂欢突袭了,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第二因素就是七曜玄力太过于雄浑霸道,公瑾,徐耿的斗气强度或许不逊色于聂欢,但在武诀上却迅速太多太多了。

    武学招数,顶天了也就是一本灵品武诀罢了,而聂欢的七曜玄力却是世间罕见,别说是玄品、圣品武诀了,恐怕即便是把七曜玄力列入神品武诀都有些委屈,毕竟,七曜魔帝凭着这七曜,硬生生的杀掉数百位神境、圣域强者,这是聂欢亲眼目睹的,七曜玄力的强横之处,世人根本无法洞悉。

    “卫虎子,我们去缴令吧?”聂欢微微一笑道。

    卫虎子也露出了笑容,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说:“是,大人。”

    于是,聂欢带着10名御林卫部下一起前往鹰巢营的中军去了,其实外面的争斗距离中军帐绝不超过100米,但身为统制的蒙放却对此视若无睹,聂欢几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在这个世界里强者为尊,蒙哥想必也是让部下们自己决出一个胜负而已,即便是有人被杀,他也可以抽身其外,不负任何责任。

    “哗啦!”

    掀开了中军帐的帘子,里面,统制蒙哥正端着一个酒坛子在饮酒,另外还有两名御林卫的什长,与聂欢是同一级别的。

    “教训完了?”蒙哥微微一笑:“看来,公瑾究竟不是聂欢大人的对手,能从通天塔全身而退的人终究不是池中之物。”

    聂欢面无表情,走上前,掏出自己装灵石的袋子,抖了抖,把几枚灵石尽数取了出来,道:“统制大人,这是我们此行的收获,5700年嗜血虎火焰灵石一枚,4200年火焰铁背熊灵石一枚,5200年石斑狼岩石系灵石一枚,6200年金鳞兽光明系灵石一枚,4800年金鳞兽灵石一枚,还请您一一收录库中。”

    蒙哥看着桌案上泛着各色光芒的灵石,禁不住眼睛一亮,爽朗笑道:“将军,其实我很想问一句,这么多超过5000年的灵石,你们是怎么弄到的……按理说,即便你是天境第一重天的高手,但……杀6200年的金鳞兽终究不会那么简单吧?”

    聂欢指了指手臂,道:“为了杀这头金鳞兽,我的手臂被打断了,卫虎子等人也都受伤了,这些灵石的得来没有统制大人看到的那么简单啊……”

    “原来如此……”

    蒙哥赞许的看了他一眼,道:“鹰巢营能有聂欢大人这样的强将,简直是我们鹰巢营之福啊,蒙某人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如果不是你来了,这个冬祭大典之前的任务我们是决计无法完成的,哪怕是把所有的鹰卫都派出去也无济于事。”

    聂欢淡淡一笑,拱手道:“既然我加入鹰巢营,那就是鹰巢营的一员,鹰巢营的荣辱与我已经是一体,自然不会有所怠慢。”

    蒙哥点头一笑:“辛苦,请坐吧,喝一杯温酒。”

    “多谢大人。”

    聂欢一拂战袍,在一旁的桌案边坐下,一名御林军立刻为其斟酒,而卫虎子等几个御林卫则站在他身后。

    遥遥的,对面坐着的一名御林卫什长拽下了铜簋中烤兔子的一条兔腿,大肆咀嚼,任凭油水滴溅在虬须之中,一边大嚼着兔肉,一边笑着说:“我听说聂欢大人与禁军统领风不败、御林军统领秦亮大人都私交甚密,甚至,还甚得云殿下、西郡主得亲睐,据说你被流放通天塔之后,云殿下、西郡主百般为你求情,如此的身份与地位,为何聂欢大人要主动申请来鹰巢营呢?”

    他抹了抹油嘴,笑道:“如果你申请成为一名龙卫想必也不会有太大问题,难道伺候在帝都第一美人、家族继承人秦云殿下身边,还不如与我们这群大老粗的鹰卫在一起来得逍遥快活?”

    聂欢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如何作答,想了许久,道:“或许是我觉得在鹰巢营的日子过得会更加轻松吧?”

    蒙哥哈哈一笑:“聂欢大人所言极是,我们鹰巢营是御林卫中距离泽天殿最远的军队,所谓天高皇帝远,不必每天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虽然说巡猎、搜集情报都是相当危险之事,但也绝对算得上是逍遥自在了。”

    聂欢点头:“统制大人所言极是。”

    那虬须将领还想继续再说的时候,蒙哥却打断了他的话,说:“济阳大人,聂欢刚刚巡猎归来,又已经受伤了,你就别再问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若,你真的很想问,以后再问吧。”

    济阳怔了怔,抱拳道:“是,统制大人!”

    ……

    再过不久,应蒙哥的命令,公瑾,徐耿两个御林卫什长也进入了大帐,公瑾的颈部包裹着厚厚的纱布,徐耿的一条胳膊低垂着,看来是猛烈撞击让他的手臂受伤了。

    一看到公瑾,徐耿的模样,济阳就哈哈大笑起来,端着酒杯戏谑笑道:“哟,神侯府的二位将军怎么弄到这么狼狈的地步?难道说……是遇到了火鼎屈楚这般的圣域强者了?否则谁能把鹰巢营至强至刚的公瑾大人殴打成这般摸样?”

    公瑾一脸涨红,道:“济阳,喝你的酒,休要多说废话!”

    济阳哈哈大笑。

    聂欢瞥了他一眼,心道这个济阳确实嘴上太缺德了,不过听他这么嘲讽公瑾两位,居然自己心底隐隐有种很痛快的感觉,这就是小人该有的下场。

    喝酒吃肉,填饱肚子之后就带着卫虎子等人离开了中军帐。

    ……

    “大人,我们的营盘安排在鹰巢营的南侧。”卫虎子恭敬道。

    “嗯。”

    “不过是今天才刚刚搭建的帐篷。”卫虎子补充上一句,一脸的谨慎,生怕聂欢不高兴的样子,毕竟聂欢现在是鹰巢营的第一功臣,如果他嫌弃营帐太简陋而尥蹶子的话,那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好在聂欢不在意这些,笑着说:“没关系,能遮风挡雨就可以了。”

    “是!”

    来到营盘处,果然简单得很,聂欢这个御林卫什长得营帐就是一个简陋的白布帐篷,虽然能够挡雨,但遮风就未必了,里面安排了一张简单的床,其实就是垫了些干草而已。

    聂欢进入营帐之后咋舌不已,MLGBD,鹰巢营果然是实在太穷了,穷得有些夸张啊!

    “大人,您……还满意吗?”卫虎子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聂欢的目光落在了外面,卫虎子等人的营帐更加简陋,只是倚靠着山巅的大树旁搭了个草棚罢了,四周寒风嗖嗖,他们这一夜会更加的难过。

    皱了皱眉头,聂欢道:“今晚大家先将就一夜吧,明天跟我一起进帝都采购材料,我们自己建自己的营地。”

    “是,大人!”

    卫虎子的脸上掠过一丝欣喜。

    躺在松软的床上,聂欢一侧身就看到了一只天牛正优雅的爬行在自己的“床沿”上,不禁长叹一声,鹰巢山的营地确实是纯天然的,这也太接近大自然了。

    闭上眼睛,不去管那天牛,将灵脉术缓缓的舒展开来。

    这段日子里,聂欢将修炼的重心从煅龙骨残卷转移到了灵脉术上,因为灵脉术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以前用一次二曜妖魔舞就会被吸干灵魄力量,而现在连续用三次第二曜都不会有太大问题,毕竟七曜玄力是自己最强杀招,所以灵脉术才是根本。

    而且灵脉术在通天塔甚至还救了自己一命,曹宏说灵脉术的始创者是一个疯子,现在看来,自创出灵脉术的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绝世奇才。

    灵觉缓缓散开,虽然闭上眼睛,但却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比睁开眼睛时更加清晰,那天牛在顺着一根草枝爬行着,而头顶上方,一只黑色蜘蛛正在悄然结网,今年的冬天来得太快了,以至于这些动物居然依旧后知后觉的没有冬眠去,事实上,鹰巢山上的积雪融化之后,依旧还是一片绿意。

    再远一些的地方,一群御林卫正在喝酒聊天,聂欢非常轻松的就能辨认出这些人说话的声音,其中就有公瑾徐耿二人,他们的营帐距离聂欢大约120米左右,但灵脉术居然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十分神奇!

    “那小畜生,我一定要杀了他!”公瑾重重的将酒杯放在桌上。

    徐耿道:“聂欢那一拳实在是太快了,并且拳劲里蕴含着一种妖异的力量,我的护身斗气根本就形同虚设,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公瑾:“天知道他从哪儿学来的歪门邪道,太邪门了,否则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制服,这件事一旦传回神侯府,怕是神侯要对你我二人失望了。”

    徐耿笑了笑:“君侯的耳目遍布整个兰雁城,他现在想必已经知道了。不过公瑾兄不用担忧,聂欢屡屡坏了君侯和小侯爷的好事,君侯是绝不可能轻易放过聂欢的,我们就等着君侯派来更强的人发难那小子便是了。”

    公瑾怒意未消道:“如果有可能,我想亲手剁下那小畜生的头颅!”

    “悉听尊便!”

    聂欢听到这里,皱了皱眉,灵觉继续向外延伸,却再也听不到人说话的声音了,120米似乎已经是极限,再往远一些声音就会变得断断续续而且非常模糊,根本无法听辨。灵脉术像是涟漪一般一层层的向外波荡开去,让他灵台清明,变得从所未有的思维清晰。

    一直修炼到午夜时分,一阵倦意袭来,便闭上眼睛睡了。

    ……

    翌日清晨,醒来时就看到远处的鹰巢营灵火司正在做早饭。

    卫虎子在营帐外恭敬道:“大人,鹰巢营的规矩是早上会有半个时辰的操练,随后才开早饭。”

    “嗯。”

    他翻身而起,刷牙洗脸,这个世界里暂时还没有牙膏,用的是一种叫做“牙粉”的东西,据说是用一种植物的研磨粉末制成,不过效果跟牙膏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倒是洗脸就是一个问题了,因为在大陆上暂时还没有欧莱雅之类的男士护肤品……好在聂欢也不计较,天生皮肤好,似乎也用不着那些了,霍秀、卫虎子这些大老粗甚至连牙粉都懒得用,十分豪放,口气清新……

    漱口之后,忽地灵觉一惊,营帐后方似乎有人!

    他马上“当”一声拔出燎原剑,悄无声息的靠近过去,猛然一个纵身来到营帐后方,却看到几名身披白袍的御林卫正在放哨,并且这群人似乎已经来了很久了,不少人的肩甲上都凝结着一层寒霜了。

    “孟怀渑大哥?”聂欢目瞪口呆,这群人里有一个就是孟怀渑,并且这些人每个胸前都佩戴着一个龙头形状的金色徽记,那是龙卫的象征。

    孟怀渑也是一愣,笑道:“阿欢,你发现我们啦?”

    一头雾水:“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啊……”

    “昨天深夜就来了。”

    “啊,我居然不知道……”聂欢暗暗悔恨,一定是自己睡得太死了,就连灵脉术都没有发现孟怀渑这群人的到来。

    一共来了10名龙卫,包括孟怀渑在内。

    聂欢问道:“孟怀渑大哥,这里是鹰巢营的营地,你们怎么会来这里,按理说你们不是应该在泽天殿保护陛下和云殿下吗?”

    孟怀渑掸了掸肩膀上的寒霜,笑道:“昨天方宜州对御林卫发难,杀害了副统领宋渊,这是对我们御林军发起的第一次挑衅,一定还会有第二次,秦亮统领认为方宜州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是你,所以让我带领九位龙卫兄弟在此暗中保护你,不想还是被你发现了……”

    聂欢一时间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惶恐,道:“可是让你们在这里也未免太辛苦了,孟怀渑大哥,你带着大家回泽天殿吧,我在这里很安全的,鹰巢营70名鹰卫外加数百御林军的兵力,方宜州想动我没有那么容易的。”

    “哈哈,你就不必为难我啦。”孟怀渑逸然一笑,说:“秦亮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他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底,他派遣我们几个贴身保护你,直至冬祭大典那一天,还有三天,你别为难大哥了,就让我们跟着你就是了。”

    “那好吧……”

    聂欢一脸无奈,这份情也只能就这样承下了。

    ……

    参加晨练,鹰巢营的晨练很简单,骑战、剑法、刀法、箭术一一训练,在兰雁城那么多天,聂欢的骑术虽然不能说十分超凡,但也算是一流之列了,剑法的话,四系御剑堪称一绝,根本无需过多训练,刀法则是一般,箭术嘛……他还需要跟卫虎子好好学习一下。

    “笃笃笃!”

    马蹄声回荡在训练场上,卫虎子骑乘在战马之上,五指一张,从箭壶里取出了三枚箭矢,“啪啪啪”的连续三声射击,箭矢分别命中三个箭靶,这小子不但定点射击箭术不错,就连骑射也堪称是鹰巢营中的翘楚,一时间旁边围观的众人纷纷喝彩,就连孟怀渑也扬起剑刃大声叫好。

    轮到聂欢的时候,骑乘战马向前突进,同时扬起宝雕弓,一根一根箭的射,一口吃不成胖子!

    “嗡!”

    斗气贯注进入箭矢之中,下一刻箭矢离弦而去!

    “嗖!”

    并未命中箭靶,众人哈哈大笑,但下一刻,箭矢却射中了一棵大约直径半米的大树上,“蓬”一声,大树应声而倒,众人的小声戛然而止,准确度虽然不够高,但是爆发力却是一等一的。

    统制蒙哥一脸的无奈,道:“聂欢大人的箭术……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呢!”

    聂欢低头扶额不语,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羞人了……

    ……

    吃完早餐之后,依旧是鹰巢营的日常训练,中餐之后,终于是自由时间了。

    聂欢带着卫虎子等人10名御林卫外加30名御林军下山采购物资去,孟怀渑等10名龙卫则策马远远的跟着,龙卫向来骄傲,是一群近身保护帝君和公主的神圣存在,但现在居然来保护一名鹰卫,这种事情也令人叹为观止了。

    看着一群人下山,鹰巢营统制蒙哥摇头轻叹一声:“这什么世道,老夫有点看不懂了……”

    ……

    下山途中,聂欢翻看了一下自己的灵石袋子,发现除去交纳上去的,还剩下一些灵石,4000年岩石系灵石两枚,5000年火焰系灵石一枚,还有5100年的刺魔剧毒系灵石一枚,似乎这些灵石都可以用来锻造不错的兵刃,再翻看钱袋,只有两枚钻石币了,怎一个穷字了得,这点钱是没法为手底下的110名帝**人采购足够的的军需物资的,必须去帝国商行一趟!

    进入帝都之后,沿途依旧一如往常的繁华。

    来到帝都商行门前,只带着卫虎子一个人进入,其余的人全部守在外面。

    聂欢一身圣殿战袍,卫虎子则一身御林卫的衣甲,十分引人注目,好在那当值的主管认识聂欢,马上迎上前笑道:“聂尧大人,您终于来啦,要找小棠吗?”

    “是的,另外,不要叫我聂尧,叫我聂欢吧!”

    “好的。”

    没几分钟,金小糖一脸兴奋的从内堂里走了出来,看到聂欢就等于看到了商机,毫不掩饰兴奋之情,上前就挽着聂欢的手臂,笑着说:“大人您好久不来了呢,知不知道小糖望眼欲穿啊!不对,现在应该叫您聂欢大人了……”

    帝都商会果然手眼通天,就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们,想必金小糖对自己的一切早就洞若观火了吧?

    聂欢点头一笑:“这不是来了吗?”

    说着,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总感觉这种对白有点像是古代的镖客进入几院之后跟老宝的对白一样,低头一看,金小糖漂亮的脸蛋上带着兴奋,顿时有一种罪恶感,如果金三叫知道自己这样想他的女儿,一定会拼命的!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绝代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司马鸿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司马鸿飞并收藏重生之绝代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