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19章 捡到一个侍寝日

第19章 捡到一个侍寝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背后是关了一扇的殿门,门内灯火灼灼。站在廊子里,张顺德低声教育小徒弟福顺,“你瞧,太子妃要抬宝侍妾,让出了自己的侍寝夜,殿下也顺着答应了。殿下待太子妃甚是爱重啊,终究谁也越不过太子妃去,你记着这一点,这是师傅的心得。”

    福顺重重点头,把师傅抽空给讲的琐碎心得都牢牢记到脑子里去,他将来是要顶替师傅位置的,师傅伺候殿下的心得尤其珍贵,关键时候能保命的。

    “好了,差不多到时候了,你快安排人去锦瑟苑抬宝侍妾。”张顺德挥挥手打发。

    “好嘞。”

    福顺刚要走,孟景灏裹着雀金裘从殿里走了出来,指缝间夹着枫叶笺,道:“去暮云斋。那个坏头子做了坏事,太子妃不惩罚,孤是不会姑息的。”

    晴天霹雳!

    张顺德意识到自己猜错了上意,“咕咚”就跪了,福顺一看不好,也跟着跪了,脑袋贴着地面不敢抬头,双股瑟瑟发抖。

    “嗯?”孟景灏蓦地收起了指缝间夹住的枫叶笺,冷眼下睨张顺德。

    张顺德哭丧着脸道:“殿、殿下,奴婢把梅侍妾迁到暮云斋去了。”

    把厌恶的人迁到眼皮子底下,有病吗?!

    把这事拿给谁猜,也都是把喜欢的梅侍妾迁过来啊。

    “起来吧,你没迁错。”转身进了殿内。

    可这会子张顺德已经知道,自己迁错了人,顿时如丧考考妣。

    福顺过来搀自己师傅,撺掇道:“那咱们把宝侍妾换过来啊。”

    张顺德一巴掌糊小徒弟脑袋上,压低声音训斥,“我教你的都喂狗了,殿下是储君,金口玉言,什么是金口玉言?”

    福顺捂着脑袋背诵,“一言九鼎,从无错处,错亦奴之错。”

    “背的倒是滚瓜烂熟,可惜你囫囵吞枣还没消化呢,记住了,殿下让迁的就是梅侍妾,现在,快去锦瑟苑把宝侍妾抬来,快去快去。”

    “哦哦。”福顺赶忙去办。

    此时,殿内,暖阁。

    雀金裘扔在暖炕上,孟景灏坐在炕沿翻书。

    张顺德爬到殿内,孟景灏脚边跪着,不敢说话,每听一声翻页,张顺德就绷紧一次皮,片刻功夫,张顺德就觉得自己把自己崩成了僵尸。

    “让人去备水,都什么时辰了,这都让孤提醒吗?”

    每一个被抬进太子寝宫的侍妾,侍寝之前都会沐香汤。

    张顺德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他真的忘了。一巴掌糊自己脸上,叩头谢罪道:“奴婢老糊涂了,求太子开恩,饶奴婢一回。”

    “下去吧,下不为例。”

    恍惚是从地狱升到了仙堂,张顺德如蒙大赦,再三谢恩之后才退了出去。

    梅怜宝是被从暖暖的被窝里挖出来的,那时她已睡熟了,被声声叫醒,恼的脸都绿了,也不管是谁,谁叫她她冲谁发脾气。

    福顺却喜的什么似的,打千作揖又赔罪,“宝侍妾,有好事呢,今夜殿下招了您侍寝。”

    睡虫一下子就飞了,梅怜宝精神起来,一边火急火燎的让蓝玉服侍她穿戴一边眉飞色舞的追问,“今夜月中十五啊,不是太子妃的侍寝日吗,殿下原来那么喜欢我吗,连规矩都不要了。”

    一时急蹬蹬上了轿,福顺才小跑着把太子妃想抬举她的意思说了。并压低声音提醒道:“太子妃这是想拿您当枪使呢。”

    “我听出来了,我能为太子妃所用总比没用好。”只要能从上辈子的路上挣出来,哪怕只是拐个弯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月落西楼,银辉照见飘在空中的雪粒,洋洋洒洒。

    梅怜宝从花瓣水里出来,便有宫女拿着软布巾过来给擦拭,有擦头发的,有擦身子的,有擦脚的,只光这些又暖又柔和的布巾就用去整整一大叠。

    一会儿功夫,把梅怜宝弄干之后,便有两个强壮的嬷嬷拿了干净的锦被将梅怜宝裹上,往肩膀上扛起就走,梅怜宝早已熟悉了这一套,安稳的让扛着,还顺便调整了一下横卧的姿势。

    眼珠四处一转,梅怜宝就知道今夜睡在哪儿了,还是东暖阁的大炕,那里暖和,梅怜宝也喜欢。

    进了东暖阁,便见孟景灏半靠在锦被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蜷着,他穿了一身黑底金线龙纹的睡袍,龙头在肩,龙尾缠腰,流苏缀玉系带垂在炕沿上,半敞着古铜色的胸膛,他身长足有九尺,骨架宽大,肌肉虬结紧绷,就那么靠在那里,像一座巍峨赫赫的雄山,在那龙目睁开下睨时,所有他眼中所见都渺小如尘。

    是不是就是这天生的君王仪态让她折服,所以才非他不可?

    是不是就是他眼中内敛的克制让她蠢蠢欲动,想要去打破去征服?

    她想知道,在那压抑的克制被摧毁之后,孟景灏,又或者柏凤章会变成什么模样?

    是一座岩浆,还是一座冰川。

    上辈子就想知道,于是莫名深陷。动心于柏凤章,栽倒于孟景灏,心痛了被圈禁的废太子。

    这辈子依然如故。

    打小就因了这脸被那个父亲捧着,也因了这脸养成了现在的自己,养成了非得到不可的霸道性子。

    对这个男人,依如是!

    炕很长,孟景灏靠在这头,梅怜宝便被嬷嬷放到了另一头,屋里静悄悄的,嬷嬷们退了下去,司寝的冷莫言慢腾腾的放下了层层锦账。

    她喜欢这种时候,在这个被层层锦账隔绝的空间里,只剩下她和他,呼吸可闻,还有咽口水的声音。

    梅怜宝从裹着的被子里钻出来,扯下床帐,坐在垂下帐子的这头,拿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

    触手滑腻,另一只手中捏着的折子被捏出了一条浅淡的痕迹,孟景灏转头看梅怜宝,瞳孔里映出那如花娇艳如玉温润的身子,他知道这副娇嫩的身子怎样的令他*蚀骨,他知道,他知道!

    瞳孔乍然缩紧,梅怜宝被捏疼了,小声的叫了起来,靡靡之音,蚀骨腐肉。

    折子掉在脚踏上,这头的床帐猛的被扯下,梅怜宝欢愉的笑起来。

    只有在这合欢的时候,她才能感觉,他也许是爱她的,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敬,给了她骨肉筋血的生身之父,生身之母,他们唯一作对了的事情,是给了她梅怜宝这样的身子。

    软若无骨的小手死死揪着褥子,头一直向上抵着,向上抵着,红润的朱唇微张,滑腻甜腥的舌尖半含半露,桃花目蒙上了一层水波,激荡,颠簸,妖媚,看到了人的心底深处,勾出了那里头锁困的情潮欲孽。

    就是这小嘴里的调子,让人又爱又恨,一口衔住,啃咬吮吸,津液都不够吃的啊,别处补上,别处更美腻。

    一阵金戈铁马,一阵翻天覆地。梅怜宝被弄疼了,拿脚直接踹,骂道:“滚。”

    “放肆。”

    梅怜宝挥起爪子就往那张意乱情迷的脸上糊。

    “吧唧”一声,一瞬床榻冷寂。

    顷刻,梅怜宝叫着救命往床帐外头爬,手都拽住了炕沿又被扯了回去。

    这一夜……

    等在外头送侍寝女回去的张顺德师徒两张圆脸相对,面面相觑。

    福顺忧虑的道:“听起来好惨啊,宝侍妾被打了吗?”

    张顺德搓了搓牙花子,脑袋从未有过的清明,他恍惚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

    拍拍小徒弟的肩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别忘了人家宝侍妾的恩情啊。”

    虽然不知道师傅为什么又特特提了宝侍妾替他背黑锅的事,但只要是师傅说的就是对的,忙郑重点头,“徒弟记住了。”

    下了三日的雪终于停了,这日太子下朝后,领了长平帝分下来的奏折,和詹事府的詹事、宾客、洗马们在端正殿议事。

    皇太子的詹事府就相当于一个小朝廷,长平帝惯常会下发一些紧要的奏折给孟景灏,让孟景灏学着处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