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29章 彼岸(三)

第29章 彼岸(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殿内,每一位宾客身后都立着一根龙头檀木立柱,龙嘴成勾状,勾着一盏八角流苏宫灯,灯上或题诗,或画着花卉鸟禽,灯影打在地上,有的成了几行诗词,有的成了孔雀,有的成了牡丹,还有的打在男人们的脸上。

    男人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张脸都长的不差,华服博带,香囊玉勾,端的都是一派大家风范,和相识的同僚朋友闲谈淡笑,各个游刃有余,风度翩翩。

    随着太子的一声令下,先是梨园中怀抱琴瑟笙箫的伎陆续由太监领着走了进来,轻手轻脚的在早已准备好的屏风后落座,再就是舞姬和歌姬了。

    当缱绻缠绵的曲调响起来时,男人们不管是在吃菜、喝酒还是说话都蓦地顿住。

    这曲儿比往常那些千篇一律的曲儿浓艳了些,令人耳目一新。

    接着,熊罴帘子外传来女子的莺声燕呖,锦绣帷里的莺声燕呖从来都是有气无力的,这女子却是将情浓时的调子哼唱了出来,由轻而重,呜啼绵长,带着鼻音

    舞姬还没进来,殿内的男子们有大半却已是呼吸紊乱,擎着酒杯的,琥珀色的酒水流出来湿了裤裆都不自知。

    帘子动了,从门槛的位置露出了一对毛绒绒的白狐耳朵。

    “啊!有狐。”有人吓了一跳,指着那耸动的狐耳。

    “吱”的一声,白狐仿佛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一骨碌从门槛外滚了进来。

    没有停歇,白狐把自己团成球,一直往前滚,滚到一个男人的脚边忽的把身子展开,露出了绘着缠枝彼岸花的芙蓉面。

    帘子频繁的动起来,每动一下都蹿进来一只狐。

    男人们忽然都兴奋起来,拍着桌子叫,“有趣、有趣。”

    “好、好。”

    吟哦的唱腔忽的扬起,戴着狐狸耳,拖着长尾巴的舞姬们都舞动了起来,放肆的展现自己娇美的身子。

    她们像是没穿衣服,白生生的出现在灯光里,臀儿丰润翘起,摇着尾巴向宾客们颤抖,酥胸圆润,为了逼真还特特画出了一点红樱。

    唱腔开始娇喘,狐狸们两两成对开始相互斗舞,你贴着我,我黏着你,仿佛男女们锦绣帷里的那些缠缠绵绵,恩恩爱爱。

    男人们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定力差的鼻子一热就留下两管鼻血。

    孟景灏捏紧了酒杯,目瞪口呆,他府上何时钻进了这么些狐狸精?

    熊罴帘子又是一动,一个背着书箱的蓝衫书生闯了进来,气喘吁吁,当他看到满殿的狐狸精,吓的一屁股瘫坐在地,忙往后看,后面跑进来一只红狐狸,还学人戴着面纱,若说前头那些白狐狸的身子已是婀娜紧翘,那么后头这只红狐的身段则如同美玉雕成,纤秾合度,增之一分则肥,减之一分则瘦。

    她就那么突然出现在男人们的视线里,一下子就揪住了男人们的目光。

    红狐流转美眸,舞动着身姿开始抚摸书生的脸,白纤的手更往书生的衣襟里头钻,书生痴迷的望着红狐,眼神迷离,伸出手去抚摸红狐,红狐一转身投入书生的怀抱,书生俯身要吻,红狐搂着书生的脖子忽的跳了起来,拉着书生旋转,身贴着身。

    唱腔呜咽,似欢愉似疼痛。

    白狐们开始出声应和,发出妖媚的邀请,“来嘛~来嘛~公子来嘛~”

    一只只都如同活在彼岸的媚魔。

    只要爬上岸去,爬上去,就能抓到这些妖精们,然后压到身下,恣意颠簸抖动。

    “来了,来了。”真的有把持不住的宾客,站起身,浑浑噩噩的就要走出来,被身畔的同伴重重掐了一把才惊醒。

    孟景灏早已认出梅怜宝,当看见蓝笙所扮的书生俯身亲吻梅怜宝时,“咔嚓”一声,九龙杯碎裂,酒水一滴一滴从缝隙里沁了出来。

    白狐们将书生和红狐都围了起来,又各自施展媚术,一忽儿将身子扭动如波纹,一忽儿嘟嘴吐舌,一忽儿又咬着狐狸尾用眼眸去撩拨宾客们。

    浮叶就唱道:“来啊,来啊,浮生尽欢。”

    被圈起来的书生和红狐已到了热恋的时刻,尽情的舞动身子,模仿着阴阳交合的姿势。

    整个大殿里仿佛都飘着一股一股浓郁的石楠香气,男人们都目色迷离起来,一件一件甩脱着楚楚衣冠,舔着唇,咽着口水,着了魔似的站起来,扭动身躯。

    孟景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惯用的九龙杯已碎成谶粉,手背上青筋暴突。

    大皇子把自己扒光了,只剩一条红绫裤,搅合进了白狐窝里。

    五皇子被四皇子死死拽着手,鼻血横流。

    六皇子微张嘴,久久都合不上。

    其他人也都是不同程度的失态,唯有一人,淡漠看着,端坐如松,眼神清明。

    舞姬们营造出了堕靡绮艳的氛围,乐平郡王就那么看着,仿佛透过这些美人脸看见了腐骨,她们哪里是人,分明是魔。

    尤其是那只红狐,一身媚骨,一双勾魂摄魄眼,她哪里是人间种,分明是黄泉里爬出来的艳鬼。

    这也不是体和殿了,而是被狐狸精们幻化而出的地狱。

    狐狸脸是彼岸红花,狐狸身是黄泉腐水,而狐狸尾则是黑白无常勾魂的枷锁!

    乐平郡王缓缓站起,一脚踢翻跟前酒桌,哗啦一声巨响,如同棒喝。

    “凡所有相,结为虚妄,醒来!”

    一声清喝,暮鼓晨钟一般净化人心。

    孟景灏坐在最上头,把下面所有人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尤为关注老大的神情举止。

    众人醒过神来,纷纷羞愤掩面。

    “太子殿下好险恶的用心。”

    “为了让我等出丑,太子殿下真是不遗余力。”

    “能想出这等有辱斯文的歌舞,太子殿下的恩师范太傅还有脸见人吗?”

    “身为储君,太子殿下却爱好这等靡靡之乐,不堪大任,不堪大任。”

    “明日一早我等会联名上奏。”

    “这些狐狸精也都该处死。”

    “对,处死!”

    蓝笙等人吓的缩在一起,梅怜宝挡在前头,冷眼扫视所有男人,当目光看向尚且沉浸在靡靡之中的大皇子时,眸中杀意暗藏。

    “你们都下去吧,换了衣裳回来再服侍客人们饮酒。”孟景灏道。

    梅怜宝看了孟景灏一眼,有些不甘心,但好在她心里有准备,只凭一支舞和她暗藏在嘴里的瓷片还杀不死人,便和蓝笙等人一同退下去更衣。

    “诸位是恼羞成怒了吗?”孟景灏站起,背手在后走下台阶,环视众人,“乐平郡王、四皇子和孤怎么就没有失态,偏偏你们就失态了?定力不足却要怨孤的家姬们,这和自己无才却埋怨科举出题太偏有何不同?”

    乐平郡王也缓缓道:“无所相,故无相,是你们自己动了欲念,何怨风动、衣动?”

    四皇子笑展眉,“话虽如此,然而有贪嗔痴恨欲才是红尘中人不是吗?咱们都是凡夫俗子,世人如乐平郡王者又有几人,都是男人,男人天性易被色迷,要真怨就怨父母吧,谁让父母把咱们生成了七尺男儿呢。”

    四皇子一贯巧言令色,他这般一粉饰,露出丑态的人都平复下来,陪着笑出声。

    还有人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太子殿下不若赐咱们一人一只‘狐狸精’带回去如何?”

    孟景灏笑道:“年初一有家宴孤还用得着她们,年后你们若还有心思,孤会酌情考虑的。”

    “多谢殿下。”

    “堂堂男儿谁还没动过欲念呢,诸位莫要在意,孤听闻江南一些盐枭家里宴客,较之咱们更无所顾忌,露天野地便行郭仑之礼更有。自然,孤也不怕你们参孤,能被参倒的太子可不是真潜龙。需要下去整理仪容的跟着太监的指引走,不需要的则静等片刻,舞姬们很快就回来。”

    一席话,先安慰几句再敲打一回,最后施恩,微露属于储君的霸气,令那些原先还恼羞成怒的人都散了参奏的心思,并心生感激,孟景灏的驭人之术可见一斑。

    舞姬们都下去了,可大皇子扔觉浑身燥热,讽刺孟景灏道,“居心不良。”

    扯着刚穿上没一会儿的棉袄,大皇子烦躁的低吼,“热死了,我出去散散热。”

    说罢甩袖就大踏步走出了大殿。

    望着孟景湛离去的背影,孟景灏幽沉了眸色。

    彼时四皇子五皇子提出离席回府,孟景灏作势亲送。

    偏殿暗间,舞姬们更衣之处,其他姬们虽惊魂未定,却不敢耽误陪客,都赶紧换上厚实的衣裙走了出去。

    “要我等你吗?”换好衣裙的蓝笙问正在换衣的梅怜宝。

    “你先去吧,我换好就进去。”

    蓝笙想起梅怜宝曾伺候过太子,到了梨园后虽然很自然的就融入了她们,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吧,想说些劝解的话,却又觉得不管她说什么都像是嘲讽人家,闭了嘴,掀帘子出去了。

    暗间里就剩梅怜宝了。

    梅怜宝又把狐狸舞衣重新穿了起来,手心里紧紧攥着碎瓷片,眼睛看着这间熟悉的更衣室,和上辈子一样的布置。

    一盏孤灯放在八角黄梨木雕花桌子上,东窗下砌着大炕,炕上现在乱七八糟的堆积着舞衣,几个绣墩胡乱摆放在屋子的各处,便什么摆设都没有了。

    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屋里显得空荡荡的。

    外头忽然传来轻微的踩雪声,梅怜宝立时绷紧了身子,一口含住碎瓷片,眼睛里映满灯火,却渐渐让身子软化,眸色柔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