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44章 窃玉偷香(一)

第44章 窃玉偷香(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珍珠帘,锦绣帐,玉瓶书画多宝槅,地上还铺着大红绒毡毯,摆着一水儿的紫檀木家具,梅怜蓉一进来还是忍不住心底的嫉妒,即便这屋子的布置她曾看过多年。

    梅家和别人家不同,她爹并不看重嫡庶,只看她们这些女儿的脸和聪慧,她自认是姐妹里最聪慧的,而梅怜宝是最蠢的,奈何她一张脸就补足了她所有的蠢,还是成为了父亲最看重和最宠爱的女儿,从小就对她纵容有加。

    曾经她设计想毁了梅怜宝的脸,却是被父亲发现了,受到了最严厉和屈辱的惩罚,从此再也不敢打梅怜宝脸的主意。

    压下心底涌上来的嫉妒,梅怜蓉深切的知道现在她们姐妹之间的争斗早已结束,最重要的是姐妹和好,相互提携,才能在夫家走的更长久。

    但她却不会先服软,而是扬声道:“那日你和我说的那些话,我都告诉姐妹了,不仅如此,也告诉父亲了,你猜父亲怎么说?”

    梅怜宝坐在罗汉床上,纤纤细指剥着橘黄的鲜橙,撩着眉眼瞥梅怜蓉,“怎么说?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太子的夫人,他已奈何不得我了。”

    几个姐姐都不客气,各自选了椅子坐下,四姐梅怜菱提醒道:“你就不管你生母了?”

    梅怜宝把橙子皮扔在红漆雕荷叶盘里,吃一瓣橙子,懒懒道:“人家夫妻一个炕上睡觉,论亲是人家亲,我不过是个‘外人’,父亲若是为了辖制我对付母亲,我这个‘外人’哪里管那么宽,由着人家夫妻演双簧便罢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床头吵床尾和,我夹在里头搀和什么呀。”

    听着梅怜宝的话,让下面坐着的姐妹几个都羞红了脸。

    气韵温婉的大姐梅怜荟摆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没想到小七竟是这般无情的人。”

    水样清丽的二姐梅怜芷,掩唇而笑,“三儿先前和我说我还不信,没想到小七做了太子夫人后变化如此之大,这会儿连父母都编排上了。”

    梅怜蓉没想到梅怜宝现在是一点也不怕父亲了,冷嘲道:“我早先就看出她是个白眼狼了。”

    大姐轻咳了一声,梅怜蓉闭了嘴,要茶喝。

    梅怜荟起身,要坐到梅怜宝身边去,梅怜宝笑道:“大姐姐坐那儿吧,我吃橙子呢,溅了你星星点点的汁子毁了你那身彩绣辉煌的衣裳就不好了。”

    梅怜荟讪笑,要开口的话说不出来了。

    梅怜芷转转水媚多情的眼,接过话来,“这独木难支,孤掌难鸣,小七别一时想作了才好。”

    梅怜蓉嗤笑,“咱们姐妹谁还不知道谁,说那么委婉做什么,她就是得志便猖狂,空长了那么张脸,白瞎了脑子。”

    梅怜宝笑眯眯道:“知道知道,三姐姐打小就恨不得和我换脸呢,奈何奈何呀。”

    气的梅怜蓉拿白眼翻她。

    梅怜菱淡淡一笑,“应是父亲哪里得罪小七了,要不然小七不会这般态度。父女哪有隔夜仇,往后咱们依靠父亲的时候多着呢,父亲给咱们的嫁妆银子是死的,总有用完那一日,这是其一;其二,咱们家无权无势,在那大宅门里面算得上什么,死了也不过几两银子草草埋了了事,还得咱们姐妹摇相支应,同气连枝,才能不被人轻易拿捏;其三,咱们姐妹共同扶持父亲和兄弟的官途,一齐把咱们梅家兴旺起来,纵然以后得不到一儿半女,夫家也不敢轻易糟践,起不好?再者,金宝还是你嫡亲的弟弟,你受益更多,少不得以后咱们姐妹都要看你的眉眼高低了。”

    “我就喜欢四姐姐,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十分透彻。我会好好考虑的。”梅怜宝又撅着嘴道,“都是父亲不好,为何父亲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官,我真希望咱们梅家也是豪门巨族啊。”

    梅怜蓉等人一听,相互对视,原来症候在这儿!

    “你真是让父亲惯坏了。”梅怜蓉哼了一声,“我走了。”

    梅怜荟看着梅怜宝直摇头,“咱们出身如此,天注定的,哪里怨的上父亲,小七你无理取闹了。”

    说罢,也走了。

    梅怜芷抚弄着搭垂在胸前的一缕发丝,笑道:“这就好办了,晚上家宴,咱们姐妹再好好叙叙旧。”

    扭着杨柳腰,甩着水红帕子,她也去了。

    最后一个是梅怜菱,她有些狐疑的看了梅怜宝一眼,“咱们这样的身份,还是安贫乐道的好,我言尽于此。”

    望着重新垂下,安静的樱草纹毡帘。梅怜宝无法自制的想起她们的结局,大姐难产而死,二姐吞金,四姐下落不明,怎么她家姐妹除了一个梅怜奴就都没得好下场呢。

    大姐温柔似水,二姐水媚多情,三姐刚烈媚辣,四姐人淡如菊,绵里藏针,都是一流的品相,莫不是红颜薄命?

    如果都应了这四字的结局,那梅怜奴怎么不应?

    没空感慨别人的结局,她比人家惨上千倍呢。

    “蓝玉进来。”

    片刻,蓝玉掀帘子进来了,脸上羞羞窘窘的,后面跟着张顺德,张顺德后面跟着四个抬箱子的大太监。

    “夫人,太子怕您用不惯梅府的……咳……让张总管亲自将大壁虎送来了。”

    梅怜宝瞠目结舌,脸红了,羞的。

    张顺德这老太监也是一脸的不大自在,给梅怜宝请了安后,笑道:“殿下有话带给宝夫人,殿下让您在娘家住一夜再回,不必急着回去。”

    梅怜宝褪去羞窘,心往下沉,“我若执意现在就回呢,我跟着公公回太子府可好?”

    “宝夫人别为难奴婢。”张顺德偷偷看了大箱子一眼,看着梅怜宝用眼神示意箱子。

    “嗯?”

    见梅怜宝没看懂,张顺德嘴上道:“宝夫人,奴婢是奉命行事,殿下让您住一夜,您就住一夜吧,和父母姐妹好生叙天伦之乐,岂不是美事?”

    骨节凸出的手指却指向箱子,又眨眼点头示意。

    梅怜宝灵光一现,乍然惊喜。指着大箱子,用口型道:是太子?

    张顺德闭闭眼点点头。

    梅怜宝惊慌绝望的心一下飞了,眉开眼笑,乖巧的道:“都听殿下的。”

    “如此就太好了,那奴婢把箱子给您抬到里面去,让他们给您安置好?”

    “抬进去吧。”梅怜宝淡定的道。

    片刻,张顺德领着四个太监出来,笑拱手,“如此,奴婢就回去复命了。”

    “蓝玉,送送总管。”

    待张顺德一走,梅怜宝就轻手轻脚的摸进了床头,屏风后的小隔间里,大壁虎已安置妥当,角落放着一个鎏金嵌宝兽铜鼻子的大箱子,盖的严严实实的。

    不禁想到,孟景灏难道真能委屈自己藏身在箱子里?

    但张顺德不至于耍她玩啊。

    不管孟景灏在不在箱子里,梅怜宝都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怕弄出声音,她脱了绣鞋,慢慢爬出了小隔间,奔到外头让人去找个斧头来。

    乡下地方,斧头锄头之类最是不缺,小倩很快抗了斧头回来交给梅怜宝,试探问,“夫人您要斧头做什么,奴婢能帮您吗?”

    梅怜宝扭一把小倩软滑的肉肉脸,“防贼,你是不知,我们乡下地方贼可多了。”

    “啊?”

    跑回寝房,临关门前,梅怜宝交待,“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小倩不敢违背,懦懦称是。

    大大方方回到小隔间,先是用一把锁锁住了箱子,随后故意弄出哭腔来,“父亲卖女求荣。”

    “咣当”一声斧头狠狠砍在大箱子上。

    里面的孟景灏惊的一震。

    “又算什么父亲?!”

    “阿宝深爱殿下,殿下却对阿宝不屑一顾。”

    “咣当”“咣当”一气砍了两下,梅怜宝哭道:“殿下是这世上阿宝最恨的人了。”

    孟景灏开始往上推盖子,可是推了推反倒又被砍的立即收回了手掌。

    “呜……再也不要喜欢殿下了。”

    梅怜宝哭的那个可怜呦。

    躲在箱子里的孟景灏先还觉得感动和愧疚,只是一瞬就反应过来,再次使劲推箱盖。

    梅怜宝趁机又使劲砍了几下,气喘吁吁的掐腰,忽而由哭腔转为大笑。

    孟景灏黑了脸,低沉着嗓音道:“梅怜宝,你给孤打开箱子。”

    “呀!是殿下吗?”梅怜宝左右瞅瞅,“殿下你在哪儿啊。”

    孟景灏气闷不已,敲一下箱子,“孤在这里。”

    “看来是我太想念殿下了,竟然听见殿下的声音了,怎么可能呢,殿下在太子府啊。”梅怜宝装的似模似样的。

    “梅怜宝!你不要装傻,孤命令你,给孤打开箱子。”

    梅怜宝耳朵贴箱子上,惊喜的道:“啊,我的殿下变成了一只箱子!”

    孟景灏被捂出了一身汗,满面无语,又禁不住裂开嘴笑。

    在这乌漆墨黑的箱子里,只他一人,他放肆了自己的情绪,面部表情丰富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