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53章 冬狩

第53章 冬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夜你们敞开了玩去吧,我自己待会儿。”烦闷的不行,梅怜宝从小太监手里拿过一盏宫灯,吩咐了一声,便自顾前行。

    蓝玉犹豫了一下,还是听命,带着人回了秋夕斋。

    不知不觉便走到花园里来了,园子里的石笼中点着蜡烛,照亮了一条鹅卵石小径。

    簌簌冬风吹黄叶,枝上寒鸦声。梅怜宝往那一团一团黑影里瞥了几眼,加快了脚步,便是把什么风月怨情都抛诸了脑后。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梅怜宝打了个寒碜,转头厉喝:“是谁?”

    却被一把捂住了嘴,拖往花丛深处。

    梅怜宝吓死了,呜呜挣扎,却闻到了龙涎香气,背脊贴着浑厚灼热的胸膛,她冷静了下来,心里大骂孟景灏个死贱人,吓死人不偿命还是怎的。

    在暗影里停下,背后的人开始亲吻她的脖子,手也不老实,在她身上乱摸,梅怜宝冷笑连连,眼珠儿一转便道:“何人鬼鬼祟祟,想要我这身子,明说便是,瞧我脱了皮裘袄子与你方便。”

    背后人一僵,猛的掐住了她的腰,恼恨之极,“贱人!”

    梅怜宝不言语,冷冷站着。

    “说话!”

    “说什么?说贱妾早已闻到了你身上的味道,知道你是谁,还是说,贱妾犯贱,偏就非你不可?”

    孟景灏搂紧了她,鼻息喷在她的脖子里,浑身灼热,便去拽她的汗巾子,“乖,孤疼你。”

    梅怜宝木着不动,由着他逞弄兽|欲。

    片刻毕,梅怜宝重新系上汗巾子,冷冷走了,留孟景灏在原地涨红羞恼着脸,倒像她是那个无情嫖客。

    年后清闲,吃吃闹闹的就到了初七冬狩。

    天蒙蒙亮时,梅怜宝就梳洗打扮好了,在九曲竹桥桥头遇着林侧妃,和她一起到馨德殿和太子妃会和。

    路上,梅怜宝趁机问,“这冬狩怎么个冬狩法儿,咱们也能跟着射箭打猎吗?”

    “你若是有兴致也可,挑了温驯的小马驹,小弓箭,射个兔子、野鸡什么的也容易。除此之外,最有趣的是看杂技滑冰、溜冰、转龙射球,我惦记着的则是冰床滑冰,要不然,我才不去呢,这么冷的天就该窝在院子里,读书绘画,下棋弹琴,比去外面挨冻强百倍。”

    “我没去过,很好玩吗,你再给我细说说。”

    “好吧,看你没见过世面的小样儿,我大慈大悲的就跟你说说。”

    “大慈大悲的林侧妃,您是见过世面的,快说快说,我都等不及了。”

    瞧她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儿,林侧妃也对这次冬狩期待起来,笑着道:“说是冬狩,对于他们男人来说,是打猎、是军事演练,对于咱们女眷来说,就是去玩、去松快、去看男人的。”

    “呃……”

    林侧妃笑的越发欢快了,一指头点她脑门上,“瞧你这个傻样儿。”

    却不想梅怜宝忽的兴奋起来,“看男人?!”

    林侧妃咯咯笑起来,接着道:“冰嬉沿袭自神龙朝。官家子弟,像那些长的好的,身材高大魁梧的,有能耐的都蒙荫被选为左右勋卫、左右翎卫、左右策卫;太子左右亲卫、太子左右勋卫、太子左右翊卫,前面六卫乃是皇帝内卫,后面六卫则是太子内卫,冰嬉也是一种军事演练,圣上考察的就是他们,女眷们瞧的就是这些儿郎,自然,像咱们这些有主的就只能过过眼瘾了。”

    “这和榜下捉婿岂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难为是谁想的,我猜肯定是女子想的。”

    “错了,是咱们大胤圣祖想的,神龙朝冬狩冰嬉可没咱们女眷什么事儿。”林侧妃悄悄对梅怜宝耳语,“我看野史话本上说,这个主意乃是前朝最后一位公主玩笑时提的,又编排说,咱们圣祖对那位末代公主情根深种,但凡她所提的,都在开国时一一应践了下来。”

    “呀?你不老实呦,什么书香门第,你就看这书?”梅怜宝斜睨林侧妃。

    林侧妃有些羞恼,才要打她,就听梅怜宝兴致冲冲道:“你看的什么话本,借我也瞧瞧。”

    林侧妃便改打为捏她的小耳朵,笑嘻嘻着脸,悄声道:“我带着呢,到了枫叶山行宫,咱们一起看。”

    梅怜宝也悄悄跟林侧妃咬耳朵,“我回娘家一趟,把在闺中玩的玛瑙珠子一类都拿回来了,还有一摞艳情类的话本呦,像什么《品花宝鉴》《飞花艳想》《隋炀艳史》《醋葫芦》《平山冷燕》《香闺秘记》,还有醉花荫图册。”

    两人靠的近了,林侧妃清晰的闻到从梅怜宝身上传来的幽幽香气,心神微乱,红了玉面,却被她说的那些话本吸引了,越发压低声音道:“你太坏了,都是古代艳情禁|书呢,只是那醉花荫图册是什么?”

    梅怜宝嘿嘿不语,一阵摇头晃脑,“我可不能教坏了你。”

    越发引得林侧妃心痒难耐,低低道:“阿宝最好了,你悄悄告诉我,要不然我就告诉太子妃去,让太子妃抄检你的秋夕斋。”

    好不容易带回来这些打发时光的东西,可不能让抄检了去,梅怜宝双手合十拜托了一回,凑在林侧妃耳边咕哝了几句。

    一霎,林侧妃的芙蓉小脸红透了,追着梅怜宝打。

    梅怜宝欺负她身娇体弱,嬉笑着钻进了馨德殿。

    太子妃也早就拾掇好了,正抱着珏儿等前院的消息,见梅怜宝和林侧妃一前一后笑容满面的进来,两张小脸都红红的,禁不住也笑起来,“一大早就见你们笑的这个样儿,什么好事?”

    二人一齐连忙摆手,“没、没有。”

    坐在椅子上的虞侧妃放下茶杯淡笑睨了她们一眼,“慌里慌张,你二人狼狈为奸肯定做下了什么坏事。”

    “哪有。”二人相视挤眉弄眼,矢口否认。

    虞侧妃也不追究,太子妃便笑着道:“我让人煮了红枣茶,你们一路过来,喝一杯暖暖身子。”

    “多谢太子妃。”

    二人落座,林侧妃并不动茶,梅怜宝则喝了满满一杯,眼睛看向挨着她坐的梅怜奴,赏赐了一枚笑,却把摆着一张讨好脸的梅怜奴弄僵了一下,转瞬就摆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来。

    梅怜宝腹内冷笑,面上不显。

    不多时,太子身边的大太监梅兰生便来传消息,圣驾已出了朱雀门,此时上马车出发正好。

    林侧妃忙道:“太子妃,让宝侍妾跟我坐一辆马车吧。”

    太子妃笑道:“你不说,我也是这么安排的。”

    便有宫女捧着皮裘斗篷过来,伺候着几女穿上。

    天色还有些黑,太监们就在前面挑灯引路,后面缀着宫女,中间,太子妃打头,虞侧妃、林侧妃落后一步,梅怜宝和梅怜奴跟在后头。

    马车停在仪门外,出了仪门,梅怜宝就看见长长的两队仪仗簇拥着大小十几辆马车,龙旗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还没细看,就被林侧妃领着上了一辆四匹马拉的大马车。

    是真的很大,里面就像个缩小的寝房,有雕花床榻、有矮几、有绣墩,车壁上还钳着壁瓶,瓶子里有果香传来,梅怜宝歪头一看,竟是糖腌的青梅。

    “你瞧什么呢,过来过来,咱两个说话。”

    床榻能容一人睡,梅怜宝打了个哈欠,歪到枕上,挑眉眯眼,嘻嘻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林侧妃打了她一下,“你那些书带了没有?”

    梅怜宝摇头,林侧妃失望的点点她,又悄悄道:“你不是要看我的那些话本吗?”

    说罢,便蹲下身,从床榻下拉出了一个小抽屉,里面塞了四五本书。

    “给,看吧。等咱们回来,你也得给我看你的书。”林侧妃偷偷加上一句。

    “知道了,少不了你的。”梅怜宝一瞧书名,书封上却是写着《文盲皇帝宫廷小纪》《史上最会偷懒耍赖、最文盲泼皮、最有钱任性的皇帝白话文小传》《史上最脏乱差皇帝起居注》等。

    梅怜宝登时笑的卧倒在枕头上,“只看书名,还不如我看的那些《香闺秘记》之类的呢。”

    林侧妃小脸烫烫的,拽着书道:“不看拉倒,还给我。”

    “看看看。”

    林侧妃这才作罢,小声道:“都是神龙朝流传下来的,野史上说这位名叫瑶池仙苑的著作者就是神龙帝那位唯一的皇后。”

    “若真如野史所说,那这位皇后肯定不喜欢神龙帝,你瞧瞧这些书名,透着一股子的嫌弃味儿。”

    “别看书名呀,你看看内容就知道了。”

    马车稳稳当当的前行,她二人就盘腿坐在床榻上,一起看了一路的野史话本。

    枫叶山在京郊五百里外,车马行了大半日才到。

    两人轮换着睡了一觉,梅怜宝醒来,偷着掀开车帘往外一瞧,就见了一片连绵的山脉,山顶雪峰堆积,山腰苍翠辽阔,山下是红彤彤一片,霎是壮观。

    “怪不得叫枫叶山呢。”梅怜宝感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