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59章 引郡王佛

第59章 引郡王佛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昨夜被刺客逼得急,不分东南西北的逃入深山,此刻天亮了才发现,他们在一处山谷里。谷内,有一处温泉,汩汩冒着热气,烘的四周温暖如春,泉水边长着几棵野果树,树上挂着红红的,婴儿拳头大小的果子,果树下还盛开着不知名的野花,嫩黄青绿一片。

    三人从山洞挪移到此处取暖,在温泉边重新点起篝火,乐平郡王拿头盔给梅怜宝煮药汤。

    梅怜宝烧的两颊通红窝在孟景灏怀里,时不时的发出难受的哼唧声,明明脑袋沉的跟装了石块似的,她却强忍着不昏睡,拿桃花眼撩着乐平郡王,脸颊贴着孟景灏的脖颈来回磨蹭,还故意发出暧昧之声。

    孟景灏起了反应,那处顶在梅怜宝的屁股上,一巴掌高高扬起轻轻拍下,低声斥责,“你在做什么?”

    “我媚惑给他看看,不是说我是媚魔妖姬吗,我做的就是妖姬该做的事情。”梅怜宝勾着嫣红的唇,眸色却冷若寒冰。

    “置什么气,闭上眼睡一会儿起来喝药。”孟景灏看一眼低垂着眼睫的乐平郡王,赧然的假作咳嗽。

    “他往我头上乱扣帽子,我百张嘴都说不清,为了不平白耽了这名声,我非得媚给他看看不可。要我,要我。”梅怜宝去扒拉孟景灏的衣襟。

    孟景灏一把捂住梅怜宝的嘴,把她紧箍在怀里,抱了就往别处走。

    梅怜宝呜呜不从,双腿乱踢蹬。

    “咔嚓”一声,刀削出来的粗拙勺子长柄在孟景灏和梅怜宝离去后被乐平郡王折断。

    “阿弥陀佛。”乐平郡王念了一声,紧绷的身躯才慢慢放缓,他盯着火焰上烧开的浊色汤汁,木了几番神色,抬眸望向远处,远处山峦起伏,鸟雀呼啦啦成群结队的飞向蔚蓝天空。

    溪水上游便是瀑布,瀑布下水潭附近有一块大青石,正是修云水禅心的好去处。

    乐平郡王一走,梅怜宝就闹着要回来,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孟景灏心知还是在温泉边上呆着对她的病情有好处,就又把她抱了回来。

    望一眼在远处青石上禅坐的乐平郡王,孟景灏旁观者清,他是着了阿宝的色相了。心里略酸,他点了点梅怜宝的额头,“你别着他,惹得他走火入魔,孤饶不了你。辟玉是孤唯一能交心的兄弟。”

    “那你把我让给他,要不我陪他睡一觉?”

    孟景灏怒的咬牙切齿,低头就使劲咬了梅怜宝的下唇一口,咬的梅怜宝嗷嗷叫。

    “你真咬呀!”添了一下唇,一股子铁锈味,梅怜宝不干了,伸着爪子要挠他的脸。

    “再胡说八道,我就让人给你缝上。”孟景灏恨恨的抓住她的手,箍着她不许她抓挠。

    “殿下舍得吗,若是缝上了,殿下可是少了许多乐趣呢。”梅怜宝朦胧着眼,呼着热气,眉眼撩情。

    “闭嘴,睡觉。”孟景灏把梅怜宝的脸扳向自己的胸膛,掌心都滚烫起来。

    梅怜宝笑的团起来贴在他怀里,亏得孟景灏身材伟岸,胸怀宽大,不然真抱不住这个热团子。

    寂静山林,笑声传出去很远,乐平郡王所念的清心咒戛然而止,再起时却是东一句西一句的不成段,上下衔接不上。

    乐平郡王俊秀的脸有一瞬的狰狞,仅是霎那,他又恢复成佛陀安详模样。

    喂梅怜宝喝了药,在温泉旁用干草弄了个窝,就让她自己睡会儿。

    梅怜宝拽住孟景灏的袖子,“你要去哪儿?”

    “孤得去外面打探打探情况,不能坐以待毙。”给梅怜宝盖上自己的外袍,孟景灏又摸了摸她的额头道,“别再置气了,就算要置气也得等养好病。更不许再撩拨辟玉,再有一次孤打断你的腿。”

    梅怜宝早就糊里糊涂的了,哼哼着随口应下,咕哝道:“你不看着我,野兽把我叼走了怎么办?”

    孟景灏失笑,“你放心睡,孤会嘱咐辟玉看着你,不会让野兽把你叼走的。”

    “他对我图谋不轨呢?”一听提到那个疑似幕后大手的乐平郡王梅怜宝就稍稍有了精神,逮着机会污蔑他。

    “不会。辟玉向佛之心极盛,孤少时与他相识,他的志向便是弘扬佛法,普度众生。再有,他与孤同一个太傅,他比孤更懂得克制。不该这么说,孤有七情六欲才会克制,辟玉则清心寡欲许多,少有佛性,大而佛法精深。”

    “狗屁。”梅怜宝轻声哼唧。

    “回去后,孤就派四个教养嬷嬷守着你,教教你怎么说话。”孟景灏临走又摩挲了几下梅怜宝滚烫的唇。

    强撑这许久,梅怜宝实在撑不住了,浑浑噩噩就睡了过去。

    温泉四周被热气围拢,烟云雾霭,也将躺在泉边干草窝里的梅怜宝包了进去,这边终于消停,瀑布那边乐平郡王终于换了部经默念。

    因林木茂盛,无人踏足过,孟景灏怕出去了回不来,一路用石子弄了些记号,得益于多年来的勤学苦读,杂书也看了不少,他通过砍断小树干,观察树干年轮的疏阔来判断方向,年轮疏散的一面是南,年轮致密的一面是北,而行宫和京都的方向都在北面,若有援军来救他,肯定会在北面遇到。

    他怕就怕是现在京都情况不明,他不能贸然回京,若是被不轨之徒抓到,他堂堂一国储君就要不明不白的被害死在深林里了。

    最值得信任的头一个是外祖父所辖的右骁卫军,其次就是他的六率军。他现在就希望,是这二者先找来。

    在密林里钻了不知多少时辰,孟景灏所穿的裤子被草叶露水染的青黄一片,难看非常,就在此时,忽闻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说话声。

    孟景灏警惕起来,慢慢靠近。只见被砍平的一块草地上坐了一队卫士,看他们胸前的补子是对豸,孟景灏便知这一队卫士隶属于金吾卫,金吾卫有一半被蔡则所辖,只从补子他辨不出这一队卫士是属于左金吾卫还是右金吾卫,但只从他们懒怠的态度看,这些人就不是真心出来寻他的。

    一队才几人,却只有两三人是清醒的,其余人竟都在打盹!

    “还要坐多久。”一个卫士搓死从他脚边爬过的小黑虫,抱怨道。

    “总得等天黑换班。只让你坐着又不让你动,看你懒的。”

    “我宁愿在京都巡逻也不愿来这凶险不明的深山老林子里坐,就咱们几个人,遇上头大老虎就都得交待在这。我看如今四皇子掌权就很好,还找什么太子。”

    孟景灏听的一身冷汗,满目震惊,怎么是老四掌权?父皇怎么了?!

    “总得做做样子。大皇子被圈了,早晚是个斩立决,五皇子死在叛乱中,二皇子常年病歪歪的,若太子再被刺客弄死在这林子里……”

    “哈哈,那岂不是咱们四皇子捡了便宜,到时候咱们金吾卫就是十二卫里的领头老大。”

    孟景灏已不能再听下去,悄无声息的原路退回,原路清除痕迹。

    山谷中,梅怜宝睡了一大觉,精神好了许多,见孟景灏还没有回来,就慢吞吞的去找乐平郡王的麻烦。

    乐平郡王在大青石上禅坐,孟景灏走了他就没变过姿势。

    见梅怜宝从溪水下游走了上来,乐平郡王淡淡扫了她一眼就垂下了眼皮。

    阳光披在他身上,金辉笼罩,他的头顶不知何时出现的五彩虹光弯成了一座桥,将他拢在中央,一身白衣虽脏破了些,阳光和虹光却造就了他一身佛光。

    他眉目安详平和,仿佛是一尊真实的佛陀了。

    梅怜宝呆滞了片刻回过神来,在乐平郡王对面的溪水畔站定,笑盈盈道:“听我们殿下说,郡王你少有佛性,大而佛法精深,志向是弘扬佛法,普度众生,何为众生?”

    “一花一叶,一人一兽皆为众生。”

    “那我可在众生之列?”

    “虽是精怪所化,也属众生。”

    梅怜宝双手合十一拜,假模假样道:“阿弥陀佛,信女求郡王佛陀你老人家度化。”

    乐平郡王看着梅怜宝绮艳靡气的脸,看着她虽笑却黝黑冰冷的瞳孔,“你,欲孽深重,入魔已深,不可度化。”

    梅怜宝哈哈大笑,“不是说佛无不可度化之人吗,看来你的佛法还不够精深,又或者你这位郡王佛陀堪不破我梅怜宝的色相?”

    “胡说。”乐平郡王的语气微有起伏。

    “佛陀也有脾气吗,郡王你动怒了呢。我少时听过一个佛家故事,说佛陀阿难在出家前,在道路上邂逅一美貌少女,只这么一次,从此就心心念念难舍。佛祖问他:‘你有多喜欢那少女?’,阿难回答:‘愿化身为青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那少女从桥上走过’。如此情深的一个男儿呢,可惜最后还是当了和尚。郡王你猜阿难是怎么堪破情关的,你猜阿难和少女行郭仑之礼了没有?你猜阿难动过欲念没有?”

    “不许你对阿难陀不敬。”乐平大怒。

    “我又听闻阿难天生容貌端正,面如满月,眼如青莲花,虽当了和尚仍旧惹得女子们竞相追逐,郡王你长的这般俊秀白净,莫不是阿难转世?我做你那个少女可好?”

    “孽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