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68章 敛骨收葬

第68章 敛骨收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发髻上插着墨玉簪,头戴黑网巾,一身天青红枫绣纹长袍,腰间是金镶玉带,脚蹬一双皂皮靴,他长身玉立,背手在后,手里摇晃着一柄玉骨折扇,立在汉白玉石阶上,仰头看着一座宫殿和宫殿上悬挂的那张写着“颐和宫”三个字的匾额,天生带笑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洹儿。”

    “母亲怎么来了?”六皇子转身,看着来人,绷不住一下子笑了,这才是真正的笑,从心底里发出。

    “他们说你来看我,我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不来,猜想着此刻你会在哪里,于是就来了这儿。”望着已经用锁链锁起来的正殿门,薛婕妤道。

    “母亲,淑妃死了,孟景湛也死了,我真高兴。”在生母面前,六皇子毫不遮掩自己的兴奋之情。

    “洹儿,他们母子既然都已经死了,趁还没人发现,往后你就收手吧,我实在担心你。”

    “不。”六皇子摇头,看着薛婕妤决绝的道:“从我懂事开始,看见淑妃肆意的羞辱你,而您为了我处处的委曲求全,我就暗暗发誓,若有机会一定要为你,也为我自己报仇。娘,我要你做这天下第一尊贵的女人。”

    薛婕妤眼里含泪,簌簌滚落,“娘不求做什么第一尊贵的女人,娘只希望你能平安喜乐。可你这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认命的呢,你为何就不认命呢?”

    又是心疼又是忧心,薛婕妤抱住六皇子,哀哀啜泣。

    “都是娘连累了你。”

    “不,没有娘哪来的我。娘,不是你的错,你又不能选择出身,是父皇的错,他既让你做了他的女人,他就该给你尊荣,而不是以你的出身轻鄙你,连同轻鄙我。”六皇子讽笑一声,“他既吝啬给予你尊荣,我给!娘,儿子给你尊荣。”

    “可是、可是咱们势单力孤,你又没有帮得上你的外家,娘实在担心。洹儿,咱们、咱们还是收手吧,你现在也封了郡王,等圣上百年之后,你把娘接出去享福也是一样的。”

    “娘真胆小。”六皇子为薛婕妤抿了抿头发,理解的笑道:“不过母亲是女子,女子胆小娇弱是应该的。世上并非所有女子都如素萝那般,以女子之身,行谋士之事,志在天下。娘,儿子遇到素萝,这是上天的安排,孟景灏大言不惭,在生辰宴上说自己是真潜龙,我险些喷了酒,从得到素萝的那一日起,我才是真潜龙。”

    “娘也十分敬佩素萝,只是……”薛婕妤小心的看着孟景洹的神色,试探着劝道:“洹儿,你若真想谋帝位,还是选一位家世显赫的名门闺秀成亲吧,你不小了,该要子嗣了。那素萝若真像你说的那般了不得,她就该劝谏你娶妻才对。”

    六皇子没了笑容,但还是耐着性子安抚薛婕妤,“素萝早已劝过我,是我不想娶。娘,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娶妻。然而,素萝在我心里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娘,素萝是我心爱的女子。”

    六皇子郑重表明心迹。

    薛婕妤讪讪起来,“娘知道。娘只是担心她的身子,养了三两年了吧,可有起色?”

    六皇子心中一痛,摇了摇头,“待有一日我登基为帝,必发下皇榜,重金寻觅名医为素萝诊病。太医院那些太医,都是废物。”

    薛婕妤不敢再劝六皇子生子之事,娘两个又说了些闲话,六皇子便出宫去了。

    小瑶池挨着皇宫,又不在皇宫之内,此刻,曾圈禁过大皇子的宫殿里已经摆设了灵堂,堂上停着一口金丝楠木的棺材,棺材裹着金彩辉煌的流苏串珠棺衣,福郡王妃带着府内姬妾并福郡王的儿子们正跪在牌位前哭灵。

    扮做小太监跟着孟景灏来的梅怜宝一进门就看到了这般情形,她不在乎孤儿寡母苦不苦,她却恼怒于堂上只有一口棺材!

    梅怜蓉呢?

    将偌大的殿内搜寻一遍,遍寻不见梅怜蓉的尸体。

    “你们把梅怜蓉弄到哪里去了?!”梅怜宝再也忍不住怒问。

    孟景灏把梅怜宝拽到身后,低斥一声,“放肆”,遂亲自问,“大嫂,你府上那个自愿来服侍我大哥的侍妾,她的尸体在何处?”

    目光扫向金丝楠木棺材,他不信福郡王妃肯让一个侍妾和孟景湛合葬一棺。

    福郡王妃木着脸道:“不敢当太子殿下一声嫂子,上面就给赐下了一口棺材,我们这些罪妇又有什么办法,又怕尸体臭了,就让人一卷席子抬出去扔了。”

    梅怜宝看着福郡王妃一阵咬牙切齿。

    “扔到何处去了,谁人扔的。”孟景灏虽不赞同福郡王妃的做法,但看在她是未亡人,有占着嫂子的名分,孟景灏不好说什么。

    “一个卫士扛出去的,我不知道。”瞥眼看见孟景灏又恼怒的迹象,福郡王妃冷笑讥讽,“你给他又换宫殿,又送女人解闷,我原本以为是你好心,没成想,我们郡王却突然死了,什么马上风,他什么德性我不知道吗,一夜御七女,翌日一早还能去上朝,真要死也该是那贱人被弄死,而不是他死。”

    福郡王妃瞥向梅怜宝所扮的小太监,冷笑更甚。

    孟景灏不好和一个未亡人一般见识,梅怜宝就对孟景灏道,“殿下,你以后千万不要再做好事了,你看,你为着兄弟之情,忙前忙后,又是给人拾掇宫殿,又是送人来伺候,人突然死了,却一个个的都怀疑到你头上,咱们亏死了。”

    福郡王妃冷笑不语。

    “咱们走。”

    孟景灏拉着梅怜宝从宫殿里出来,就召了守门的卫士询问,卫士正好知道,便拱手道:“回太子殿下,正是我们队正抗走的。”

    “抗去哪里了?”梅怜宝忙问。

    “属下看见队正沿着这条小路往后山去了。”

    “前头带路。”孟景灏命令道。

    寻着踪迹,在一处向阳的山丘上看见了一个正在刨坑的卫士,在他身后放着一卷凉席。

    梅怜宝连忙跑了上去。

    卫士见太子竟然来了,扔下锄头就跪倒在地,“拜见太子殿下。”

    “起吧。”孟景灏见这卫士长了一张络腮胡子,身材魁梧,眼神端正,便道:“你倒有恻隐之心。”

    卫士不知梅怜蓉和梅怜宝的关系,只随心答道:“听了这位侍妾三日的琵琶曲儿,属下不能白听。”

    梅怜宝手伸向盖着梅怜蓉的凉席,指尖悬在梅怜蓉的头顶,久久又收了回来,见梅怜蓉的琵琶放在一旁,梅怜宝抱起了琵琶,恳求道:“殿下,我要为三姐姐寻一口好棺材,还要设灵堂,还要做法事超度,章哥哥,你帮帮我。”

    她脸上不见一滴泪,却满面哀戚。

    孟景灏有些心疼,点头应下,又对卫士道:“将你调到孤的亲卫中来,你可愿意?”

    卫士喜不自胜,忙跪地磕头,“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灵堂自是不能设在太子府的,孟景灏将自己在兴宁坊的一处别院给了梅怜宝,既要设灵堂,怎能少了亲人哭灵,梅怜宝让人去叫梅严德,又让人带信给梅怜荟、梅怜芷、梅怜菱,一定会来的是梅怜蓉的生母,其他人,爱来不来。

    梅怜宝没想到,第一个来,来的那么快的是梅怜菱。

    太子给的别院,收拾的很雅致,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绿竹掩映。梅怜宝选了一座水榭停放梅怜蓉的尸身,赶走了所有伺候的人,她亲自给梅怜蓉擦洗身子。

    水榭的窗都关着,梅怜宝只打开了梅怜蓉头顶的一扇,一边用湿锦帕给梅怜蓉擦脸,一边仿佛聊家常一般的道:“三姐姐,你看,外面下雨了呢,不知黄泉路上下不下雨,若是下雨你回头拖个梦给我,等我下去的时候,好带把伞。”

    擦净了梅怜蓉的脸,又擦脖子,梅怜宝便道:“呦,破了个洞,骨头都露出来了,三姐姐你等我一下,我去找根针给你缝起来。”

    梅怜宝暂放下锦帕,推门出去,正撞见擎着一把油纸伞的梅怜菱,绣鞋湿了,烟青色的裙角上也溅了泥水,但她还是一张寡淡的脸,和梅怜宝四目相对,梅怜菱开口道:“有寿衣吗?在来的路上,从棺材铺买了一件。”

    梅怜宝看向她怀里抱着的寿衣,笑着摇头,“我竟是忘了这茬,四姐姐来的正好,我正要去寻针线,三姐姐自己在屋里怪冷清的,你去陪陪她。”

    梅怜菱点头,绕过梅怜宝走了进去。

    听着梅怜宝和梅怜菱的对话,等在廊庑上的蓝玉、秀音、秀林、小樱、小倩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心里大抵都在想,宝夫人疯了。

    蓝玉立即给小樱使眼色,让她去禀报殿下。

    “你们绣花的针线在哪儿,寻一套来我要用。”梅怜宝看向蓝玉。

    蓝玉吓的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梅怜宝却没有耐性了,冷脸道:“去找来。”

    “奴婢去吧。”秀音机灵的道。

    少顷,秀音拿了个针线笸箩来。

    梅怜宝一瞧,笸箩里五色彩线都有,满意的道:“不知三姐姐喜欢用什么颜色的线呢。”

    这么咕哝着,走回水榭里又关了门。

    听着梅怜宝咕哝的秀音,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地上起不来了,一张清秀的脸吓的雪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