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81章 强抢

第81章 强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子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偷觑长平帝一眼,半咬唇没吱声。

    “怎么不说话?”长平帝温和的道。

    “没想到陛下如此平易近人。”

    见太子的宝夫人纵是忐忑不安的模样也那般惹人怜爱,长平帝越发放柔了声调,“朕正要去寻太子,你跟着朕走吧。”

    女子蓦地后退一步,抬起迷蒙泪眼,“其实、其实婢妾并没有迷路。”

    长平帝挑眉,“那你是何故撞到朕身上?”

    “婢妾不想的,婢妾心里只有殿下,婢妾从来都不想这样……”女子捂住嘴,哭着跑开了。

    望着跑远的宝夫人,长平帝陡升疑窦,面色沉凝。

    “陛下,可要追回来?”话在嗓子眼里转了半响儿,玉莲生大着胆子询问。

    “不必。你知道朕现在在想什么吗?”长平帝冷着嗓音道。

    “奴婢不敢揣测圣意。”

    “你瞧着,太子的这位宝夫人美不美,艳不艳?”然后长平帝并不需要玉莲生的回答,接着就阴沉着脸道:“这个孽障,在给朕施美人计呢。现在想想,是朕冤枉了老大,去年太子的生辰宴上,他定也利用那女子对老大施了美人计,让老大失宠于朕,内心惊惶不安之下做了傻事。只可怜了这女子,一片痴心错付,让孽畜利用个彻底。”

    玉莲生多老奸巨猾的一个太监,听话从不听表面,已然隐隐听出了长平帝的话外之意。

    只是,那可是太子的女人啊。

    心下惊骇,玉莲生面上淡然无波。

    白梅林中置下了一桌素菜清水,孟景灏和了缘相对而坐,了缘道:“这一餐便当成是太子哥为了缘准备的践行宴,明儿一早太子哥不必相送。”

    “好。”孟景灏有些舍不得,举起酒杯相敬,道:“记得给孤写信报平安,以水代酒,干了此杯。”

    了缘回敬,二人掩袖共饮。

    “太子好兴致啊。”长平帝拂落肩上的两瓣梅,从梅林深处走来,面容带着淡淡的笑意。

    “父皇?”孟景灏忙起身叩头,“给父皇请安。”

    “阿弥陀佛。”了缘也站了起来,微弯了下身躯。

    “平身吧。”长平帝坐到了缘的位置,点点对面,“太子坐吧,咱们父子对弈一局。”

    孟景灏猜不透长平帝的来意,所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安然坐下。

    和皇帝对弈,输也要输的有技巧,孟景灏已经习惯了,长平帝也心知肚明,往日只当是孩子的孝心,而今日,当长平帝发觉自己力不从心时,就知道这局棋自己已然输了,倏忽觉得被自己的儿子羞辱了,长平帝戾气陡升,蓦地扫落桌上棋子,“你大胆!”

    孟景灏被喝骂的满头雾水,“父皇?”

    “陛下息怒。”玉莲生连忙轻扯了一下长平帝的衣摆。

    “朕的棋艺那么差吗,还需你让,你这是犯了欺君之罪。”戾气发泄在那些棋子上,又被玉莲生提醒,此刻的长平帝已经恢复理智,便冷声呵斥。

    孟景灏按捺下心里躁动的怒火,单膝一跪,请罪道:“父皇息怒,都是儿臣的错。”

    了缘笑道:“不过是一局棋罢了,陛下何须认真呢?您富有四海,胸襟宽广,就原谅太子哥一回吧。”

    长平帝就势下坡,冷言冷语道:“乐平出家做了和尚,他镇日参禅礼佛是应该的,你堂堂太子天天往寺庙里跑,是也想出家了不成,朕可以成全你。”

    垂着头的孟景灏脸色冷沉的可怖,心想:参与政事是错,赋闲礼佛还是错,看来父皇是彻底厌弃了他。

    “滚,别在这里呆着碍朕的眼。”

    “儿臣告退。”孟景灏是真的怒了,闻言,“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气势外泄,那一瞬坐在石鼓凳上的长平帝正看着孟景灏,那魁梧的身躯,那俊冷的脸庞,使得长平帝心口一窒。

    直至孟景灏走远了,长平帝才敢动弹,立时就恼羞成怒,拍桌而起,“回宫!”

    父子二人不欢而散,白梅林又恢复宁静冷艳。

    了缘蹲下身,淡含笑着脸,将白子黑子一颗一颗的捡起,重新装回石碗内。

    集市上,熙熙攘攘,热热闹闹。

    卖自家存了许久的鸡蛋的,卖自家酿的腊酒的,卖草编的篮子的,卖草履布鞋的,卖从外地贩来的粗布的,还有卖草鱼虾蟹的,虽没有京都东市、西市的繁荣,却什么都有,甚至东市西市没有的,这个集市上也有,多是农家自产的。

    因靠近京都的缘故,附近的村子都比较富裕,记得小时候跟着父亲出来逛,都能看到穿大红石榴裙,戴金钗的少女,跟着父兄身边闲晃,可今日的集市上,除了一些穿的灰扑扑的老妇人,却只有梅连宝一个年轻女子。

    脸上蒙着帕子,穿着简素的裙子,梅连宝在人群里,犹如鹤立鸡群。

    梅连宝心生奇怪,决定赶紧找到要买的东西赶紧回去。

    她已经在集市上逛了许久了,却还没找到——麝香或者柿子蒂。

    自小被教导怎么服侍男人,自然也少不了教导一些后宅阴私,比如麝香可使女子落胎,长期佩戴则不孕,柿子蒂磨成粉,用黄酒送服喝了则一生不孕。

    正苦恼着,却见一个摊位上,有一团毛呼呼的东西,散发着带着苦味儿的香气,细细闻闻,有一点燕好后,男人身上的味道。

    不正是野生的,没经过处理的麝鹿香吗?!

    梅怜宝蹲在摊子前,指着毛团问,“大爷,这是不是从麝鹿身上弄下来的?”

    摊主是个白发老翁,点头应是。

    梅怜宝一喜,“我买了。”

    却听着摊主慌里慌张的催促道:“姑娘你快走。”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穿着短打,绑着腿的壮年男子推挤着人群往这边跑来。

    梅怜宝见那二人凶神恶煞,来者不善,扔下银锭,抓起毛团就跑。

    集市就是官道的一截,官道两边都是农田,梅怜宝从官道上下来,直直往皇庄那边跑,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喊,并挥舞双手,“来人——”

    然而她虽能看见守卫在皇庄四周的卫士,但距离还是有些远,那些卫士根本听不见。

    就在此时,那两个男人追上来了,猛的将麻袋套到了梅怜宝头上,扛起就飞快跑走。

    “救——”

    “敢叫唤就杀了你。”一个男人一巴掌拍在梅怜宝的屁股上。

    此时还能听到集市上的喧闹声,梅怜宝忍着疼痛,就转而大喊道:“大爷救救我,大爷救命啊——”

    那摊主良心不安,追了两步,拍着腿道:“作孽啊。”

    彼时,孟景灏从罗浮山上下来,正带着内卫骑行在官道上,见竟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从长平帝那里积攒的怒气猛然暴涨,亲自打马飞奔而来,一鞭子抽在扛着梅怜宝的男人身上,“大胆的畜生!”

    听着竟然是孟景灏的声音,梅怜宝一下哭了,“章哥哥救我。”

    孟景灏愕然,“阿宝?”

    “是我,是我,快救我。”梅怜宝带着哭音道。

    孟景灏一把将梅怜宝掠上马背,揪掉麻袋,果见哭的稀里哗啦的梅怜宝。

    梅怜宝抱住孟景灏,哇哇大哭,“吓死我了。”

    上辈子都没这么惊险过,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明抢!

    孟景灏暴怒,“给孤生生踏死他们。”

    彼时内卫铁骑已经将两个男人团团围了起来,听到命令,就当真鞭马横冲直踏。

    “大人饶命!”

    两个男人吓的屁滚尿流,跪地求饶。

    “踏死他们。”梅怜宝哭着附和,并告状,“他们还打我屁股了。”

    孟景灏更怒,“踏成肉泥!”

    一个脸上长了颗黑痣带三根长毛的男人直接吓尿了,黄水从裤裆里流淌下来,道:“大人,我们只是听命行事,不关我们事儿啊,大人饶命。”

    听着要被马生生踢成肉糜了,另一个胖一点的男人虽吓瘫了,却哆哆嗦嗦的横道:“我们、我们是蔡国公府的家奴,谁敢动我们!”

    “蔡则?!”孟景灏怒极反笑,扬手制止内卫,“是蔡则要你们抢孤的夫人的?”

    两个男人一脸茫然,黑痣男赶紧道:“我们并不知道她是您的夫人,若知道她已非处子,我们绝不抢的。”

    孟景灏一看梅怜宝的穿戴,发髻,果是一副少女模样,“你不在庄子里呆着,穿成这样跑出来作甚?!”

    梅怜宝哭着道:“你天天上山参禅礼佛,我自己找点乐子不行啊。”

    “你竟还理直气壮?”孟景灏又气笑了,“找乐子找到差点被人抗走?”

    梅怜宝决定祸水东引,一指那两个男人,“看来他们已不是头一次抢人了,还专抢女孩子,殿下快问问,是不是那个蔡则要做什么坏事。殿下,你绝不能轻饶了那个蔡则。”

    梅怜宝的脑子转的溜溜快,立即决定向孟景灏进“谗言”,争取弄死蔡则。

    集市上的人,见这二人被一对骑兵打扮的大人物拿下了,那白头老翁并一干人等呼啦啦跑来,在孟景灏面前跪倒了一片,白头老翁哭的涕泗横流,“求大人救救我家孙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