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90章 谋逆(二)

第90章 谋逆(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子出来!”蔡则被太子内卫堵在门房的过道里,面对着眼前拿着刀剑威胁他的年轻卫士们,蔡则不以为意,冲着刀尖蓦地往前走了一步,卫士们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一步,蔡则哈哈大笑,“凭你们这些弱鸡崽子也敢杀老夫?”

    守门小将气的红了脖子,“你!”

    “我?!”蔡则铜铃大眼一瞪,逼视小将,小将被他一身长久积累下来的血气骇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太子出来,别作缩头乌龟。”蔡则对着府内大喊。

    彼时,孟景灏匆匆而来,“蔡老将军你今日来,莫不是自首?”

    蔡则两手往前一扔,将两颗人头猛的抛向孟景灏,“你要的交待。”

    “太子小心。”守门小将反应迅速,急忙用刀背拍下飞在半空里的两颗人头。

    血水四溅,两颗人头落地,骨碌碌滚到孟景灏的脚边,孟景灏怒目,“蔡则,你大胆!”

    “老夫的胆子可不大,老夫的胆子若大,小太子你早尸首分家了。”蔡则傲慢的看着孟景灏。

    “放肆!”孟景灏怒气勃发。

    “老夫不和你废话。这是老夫两个义子的人头,那拿处子精血炼长生丹的事情就是他们做下的,和老夫一点关系都没有。老夫给你面子,此事就此作罢,你也别给脸不要脸。”

    从小到大,孟景灏从未受过这等侮辱,当下夺了守门小将的刀就想砍了这老畜生。

    “殿下息怒。”张顺德一把抱住孟景灏的腰,拖住不撒手。

    “混账东西,你放开。”

    “老将军乃是开国老臣,您不能杀他。”张顺德慌乱的叫道。

    蔡则掐腰,在一旁哈哈大笑,“你这奴婢倒有几分见识,他说的对。老夫为你孟氏打下这江山,身上大小伤口百余处,老夫用几个女人炼丹药怎么了?没有我蔡则,哪有你现在的荣华富贵,你当你是圣祖吗,说砍人就砍人。小东西。”

    蔡则见把孟景灏气的眼睛都红了,转身,上马,扬长而去。

    “老匹夫欺人太甚!”孟景灏将刀一扔,“孤要面见父皇。”

    原本太子府就是皇宫将光宅坊和永昌坊纳入东宫改建成的太子府,太子府和皇宫只隔着一道东正门,之前孟景灏上朝参政都是走的这道门,他下意识的就想走捷径,却蓦地想起,早在他被迫赋闲的时候,父皇就下令封锁了这道门。

    孟景灏只是一顿,便像其他亲王进宫那般,走长乐门。

    长平帝在御书房召见了孟景灏。

    长平帝站着,低头俯视跪着的孟景灏,面露得意的笑容,他早已知道蔡则做了什么了,那正是他纵容的结果。

    “父皇,求父皇为儿臣做主,蔡则欺人太甚。”孟景灏红着眼睛道,“他看儿臣失宠于您,就不把儿臣放在眼里了,父皇,到如今儿臣才知道,没了父皇的宠幸,儿臣屁都不如。”

    孟景灏膝行几步,抱住长平帝的大腿,“父皇,您要为儿臣做主啊。”

    长平帝看着眼前这个极肖圣祖的儿子,心里是说不出的快意,仿佛看见圣祖跪在自己面前一样,他甚至想,朕让你当年看不起朕,你也有给朕下跪的一天!

    长平帝猛的踹开孟景灏,就像圣祖当年踹他一样,可惜孟景灏生的人高马大,跪地如磐石,长平帝没将孟景灏踹倒,反而被晃的一个趔趄。

    若说之前只是拿孟景灏出心中深藏的对圣祖的怨恨之气,那么现在就是连孟景灏也恨上了,他恨孟景灏的不识趣。

    身躯一站直,他就命令孟景灏,“把头低下来,贴着地面。”

    孟景灏听话的照做,呈五体投地之状。

    蓦地,长平帝照着孟景灏的头就是连踹数脚,“孽畜,混账,不孝子!”

    服侍在侧的玉莲生被长平帝的这一举措弄懵了,张大了嘴,待反应过来,就见太子的金冠已被踹掉,发髻歪斜,乌黑的发丝上都是长平帝的鞋印子,而孟景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陛下,不可啊。”玉莲生忙上前来劝阻。

    发泄了一通心里积藏了十多年的恨毒,长平帝心情极为舒畅,一甩明黄的袍袖,背对孟景灏,“滚下去。”

    “父皇,父皇您会为儿臣做主吗?”孟景灏怯怯的声音响起。

    背对着孟景灏的长平帝满面是志得意满的笑,“朕自有主张,还不快滚,要朕留你用膳吗?”

    “是、是,父皇,儿臣什么时候才可以重回朝堂?”孟景灏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看你的表现吧,还不快滚?!”长平帝怒斥。

    “儿臣告退。父皇,儿臣的《孝经》已经抄了千遍了……”

    “滚!”长平帝冷眉冷眼的转过身来瞪孟景灏。

    “是、是,父皇您别生气。”

    孟景灏狼狈的爬起来要走,长平帝蓦地问,“你可恨朕今日这么对你?”

    孟景灏“噗通”一声又跪下,吓的一哆嗦,“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儿臣是父皇赋予的生命,父皇就是让儿臣即刻去死,儿臣也不敢有丝毫怨言。父皇,您是灏儿的父皇啊。”

    孟景灏趴在地上泣道。

    长平帝满意的点头,“看来你的《孝经》没白抄,回去继续抄至万遍,朕会酌情交给你些事情做的。”

    踹一顿,再给颗甜枣,长平帝自鸣得意。

    玉莲生垂着头,盯着脚尖,默然无语。

    “多谢父皇。”孟景灏感恩的偷看了长平帝一眼。

    “下去吧。”

    “是,父皇您注意些身子,不要劳累,按时用膳……”

    “啰嗦什么,还不滚?”

    “儿臣、儿臣去给皇祖母请过安后就滚。”孟景灏小心翼翼的道。

    长平帝挥袖赶人。

    待孟景灏走后,长平帝扶着桌子就是一阵畅快的大笑,“你瞧瞧他,这就是被圣祖赞扬怀瑾握瑜,天资过人,可堪社稷之重的东西,以前看着还好,现在越发窝囊了。”

    观孟景灏今日的作态,揣度着孟景灏的意图,玉莲生心里有了底,就道:“太子仁孝顺从,虽不大成气候了,但对您确是百依百顺的,也从不敢忤逆。”

    “……谁知道他是不是装的,经过老大在枫叶山闹的那一出,朕对这几个儿子是都不放心了。尤其是太子,不知怎么回事,朕打从心里就对太子喜欢不起来。”

    玉莲生忙道:“民间有这么个说法,奴婢说给您听听,都说儿女是上辈子的债,想来太子上辈子是您的债主吧。”

    “谁知道,反正朕就是不喜欢太子。”

    太后居住在慈宁宫,每隔三五日,下朝后,孟景灏都是要来请安的,只是太后有时并不召见,有时又特特把孟景灏请来,说上一个时辰的闲话。

    孟景灏一进慈宁宫就闻到了一股药味,忙问在前头引路的慈宁宫掌事儿姑姑,“玲姑姑,皇祖母病了吗?”

    “有些日子了,先开始是断断续续的,只晚间咳嗽几声,这两日就严重了些。”

    说着话,太后由一个大宫女搀扶着从寝殿走了出来,“灏儿来了。”

    孟景灏忙上前搀扶。

    看着孟景灏狼狈的样子,太后大惊失色,“谁弄的你?”

    扶着太后在兽脚软榻上坐定,孟景灏就跪下来,红着眼睛把在御书房的事情说了一遍。

    “岂有此理!混账!没有你,皇位哪里轮得到他来坐。”太后被气的剧烈咳嗽起来。

    “皇祖母息怒。”孟景灏赶紧帮着抚顺胸口。

    掌事儿姑姑也赶紧倒来热茶。

    喝过热茶,太后缓了缓,摸着孟景灏的头,叹息,“哀家时日不多了,却还看不到你登基,到了下面怎么向圣祖交待呢。”

    “皇祖母长命百岁。”

    “那是哄人的话。”

    彼时,掌事儿姑姑拿了梳子和镜子来,让孟景灏坐在脚踏上,她打散孟景灏的头发,开始给他重新梳发。

    “听你这么说,皇帝应是极为厌恶了你,你可有所打算?”

    孟景灏看向伺候在侧的宫女们,太后就挥了挥手,“好了,说吧。”

    坐在脚踏上,望着洒进殿来的阳光,孟景灏道:“皇祖母,孙儿要提前登基,您看可好?”

    太后一笑,“哀家就觉得你今儿来是有事,果不其然。好,怎能不好呢,能在死前了结此事,哀家求之不得,可是需要哀家的帮衬?哀家不是元后,不过是婢女出身,因圣祖爱慕长平公主之故,将哀家要到手里,纳为妾,后来更因爱屋及乌,元后故去后,把哀家封为了皇后,哀家这一生的荣华,都是圣祖所赐,圣祖交待让哀家看着你登基,哀家时时刻刻不敢忘……瞧我,扯远了,哀家只是想说,哀家娘家都是些不入流的东西,太子赏他们口饭吃饿不死就是了,却是帮不上太子的。不过,哀家在这宫里也活了这么些年了,手里还是有几个可用之人的。”

    从太后的这段话里,孟景灏听出了几点意思,其一,成事后看顾她娘家人,并不要官要爵,只要吃喝不愁便罢了;其二,她感念圣祖之恩,一定会帮他;其三,她娘家式微,帮不上忙,但是她在宫里有势利,可帮;其四,皇祖父不仅在父皇那里安插了玉莲生,竟然还托了皇祖母看顾他?!

    皇祖父就那么看好他?

    而且,从太后的话里,他一点也没听出太后对长平帝母子有恨。

    心里有了疑问,孟景灏就试探道:“外祖父让孙儿来寻您时说,您曾育有嫡子,却被圣母皇太后害死在太液池里,可有此事?”

    太后微微一笑,“他是这么说的?”

    顿了顿,点头应下,“就算是吧。”

    “嗯?”重新梳好了发髻,孟景灏起身,疑惑的看着太后。

    太后却笑道:“别管那些陈年烂事,说吧,你要哀家怎么帮你。”

    孟景灏就凑到太后耳边,低声絮语。

    “还要留着皇帝的命?”太后询问。

    “那毕竟是父皇。事成后,让他在某处行宫荣养也就是了。”

    太后笑了,“你是个仁厚的孩子。哀家知道了,你回去吧。”

    “多谢皇祖母。”太后这一环是最关键的,没想到太后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孟景灏心里的成算更大了些。

    待孟景灏一走,太后就捂着胸口剧烈咳嗽了起来,掌事儿大宫女忙拿了帕子递给太后,太后捂住嘴又咳嗽了一会儿,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片刻,终于止歇。太后拿下捂在嘴上的帕子,看了一眼就给了身旁的宫女。

    宫女打开帕子一看,血丝粘连,登时就吓白了脸。

    太后淡然道:“哀家病了,传皇帝来侍疾,拿这帕子给皇帝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