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102章 一念之别

第102章 一念之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孟景灏穿着一件玄色银龙常服,肃沉着脸,大步走进了凉亭。

    看一眼朝他偎依过来的梅怜宝,再看向跪地叩拜的雍亲王,孟景灏往石鼓凳上一坐,熄下在看到梅怜宝对孟景鸿笑时那一瞬的妒火,淡淡询问,“朕见你二人似在说话,在说什么?”

    梅怜宝立即气哼哼的告状,一指孟景鸿,“他引逗臣妾,还恶心巴巴的叫臣妾什么怜儿。幸亏陛下来的及时,要不然,臣妾也不会吃亏,正打算狠狠踢他一脚呢。”

    孟景灏看向孟景鸿,“雍亲王,你怎么说?”

    梅怜宝偷觑着孟景灏,见他眉目淡淡,神态寡然,心里打鼓。腹诽,才当皇帝几天啊,养气功夫愈发精深了。

    孟景灏不叫起,孟景鸿就一直跪着,回话道:“昭容娘娘想来是误会臣弟了,臣弟实则是想向娘娘要一个宫女。”

    孟景鸿低头做赧然状,“陛下若有闲暇,且听臣弟细细说明原委。”

    说这话时,孟景鸿抬头看了一眼梅怜宝,本以为会看见梅怜宝惨然失色的模样,却不想梅怜宝理直气壮站在孟景灏身后,一双桃花眸里尽数倒映着孟景灏。

    孟景鸿从心底往上涌酸水,又嫉又恨,心想,昨夜海誓山盟犹在耳边,我为你彻夜不眠,辗转反侧,今日看见孟景灏,你却全忘了我们之间的情意,可见你就是一个放荡无情的女人,那就别怪我狠心了。

    “说罢。”孟景灏道。

    要听故事了,梅怜宝就准备挨着孟景灏坐下,吃着葡萄好好听,却被孟景灏一个眼风扫的撅起了嘴,小声嘀咕,“不坐就不坐,站着也一样吃,哼。”

    说罢,真摘了一颗紫红的葡萄剥起皮来。

    又见梅怜宝当着他的面和孟景灏眉来眼去,孟景鸿气恼更甚,妒火烧起,但他理智犹在,便道:“臣弟昨日在湖畔吹箫,忽的听见青石后传来女子的哭声,臣弟先是吓了一跳,就问‘你是谁’,女子哭说自己是昭容娘娘身边的一个宫女,因打碎了昭容娘娘的翠凤被撵了出来无处可去,就躲在青石后偷偷哭泣,后来她被蛇惊吓落水,臣弟将她救起,她便在臣弟怀里扭来扭去,挨噌摩擦,臣弟、臣弟失态就露天野地……”

    孟景鸿又看向梅怜宝,希望梅怜宝屈服,却见梅怜宝正看着蓝玉。

    孟景鸿便以为梅怜宝要将此事诬赖给身边的宫女,心内冷冷一笑,孟景鸿便接着道:“陛下,是臣弟做的荒唐事,臣弟要对那宫女负责,恳请陛下,恳请昭容娘娘将怜儿赏给臣弟,臣弟定好好待她。”

    孟景灏看向梅怜宝,“可有此事?”

    梅怜宝就问蓝玉,“雍亲王说的都是真的?”

    蓝玉吓白了脸,跪下磕头道:“奴婢清白之身仍在,绝无此事。若是不信,奴婢肯、肯验明正身。”

    到底是个黄花姑娘,说到这种事,已觉受辱,几不曾将唇瓣咬破。

    梅怜宝就气呼呼的看着雍亲王,“你胡扯也要有个依据啊,本宫被发落皇觉寺身边就带着这一个宫女,既然不是她,那肯定就是别人冒充的,你找错人了。还有,你编瞎话骗谁呢,陛下没来时你还对着我喊那什么‘怜儿’呢,分明是你对本宫图谋不轨。陛下,你要为臣妾做主啊。”

    梅怜宝捏着孟景灏袖摆一角,轻晃。

    听着梅怜宝的话,孟景鸿只觉有一股气直冲头顶,盯着膝盖所跪的青石砖地面,孟景鸿几不曾将牙咬碎,可是他不能冲动,他所睡的是宫女“怜儿”,而不能是昭容,他是无辜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头顶那贱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孟景灏心里更倾向于梅怜宝的说法,遂道:“雍亲王还有何话要说?”

    “臣弟实在是冤枉。”孟景鸿将怒气压下才抬起头来,“许是臣弟太急着找到怜儿了,有失体统,冒犯了昭容娘娘,娘娘海涵,饶臣弟一回吧。只是,臣弟对怜儿已情根深种,臣弟一定要找到她。陛下,臣弟所言句句属实,您若不信……”

    孟景鸿犹豫了一番,缓缓从袖总扯出了一条绯色绣合欢花的肚兜来。

    “我的?!”梅怜宝大惊,蓦地看向蓝玉。

    孟景灏猛的一拍石桌,悍然站起,一把将肚兜夺了过来塞入袖中。

    孟景鸿垂头冷笑,你无情便别怪我无义。

    “事有蹊跷,朕会详查,雍亲王暂避。”孟景灏背在身后的手已然攥成了拳头,骨节被他自己捏的煞白。

    “是。”孟景鸿起身退走,临走还给了梅怜宝一个冷笑。

    梅怜宝扬手欲打蓝玉,却被孟景灏一把抓住了手腕,低声厉喝:“都给朕滚下去!”

    张顺德早想走了,一听命令,连忙扯着哭成泪人的蓝玉避的远远的。

    一霎,凉亭之中只剩梅怜宝和孟景灏。

    “梅怜宝。”孟景灏一手捏着梅怜宝的手腕子,一手将肚兜摔梅怜宝的脸上,咬牙切齿,“你给朕一个解释!”

    “你怀疑我?”梅怜宝接住从脸上飘下的肚兜,抖开,见着上面她自己绣的合欢花,“这肚兜的确是我的,合欢花还是我自己亲手绣的样式呢,但我并不知道为何会在雍亲王手里。我身边有内奸!”

    梅怜宝肯定的道。

    自己女人的小衣却被别的男人拿在手里把玩了不知道多少时候,孟景灏心里如同烧起了熊熊烈焰,从梅怜宝的脖子一路搓向梅怜宝的唇,最终双手捧起梅怜宝的小脸,“朕信你,只是……”

    孟景灏低头擒住梅怜宝的唇就暴烈的亲了起来,亲的梅怜宝觉得疼,使劲的挣扎。

    孟景灏托起梅怜宝的臀,令她双腿挂在自己的腰杆上,直接往竹林深处钻去,这一去就是半个时辰。

    竹叶潇潇,不时传出娇嫩靡靡的嬉笑声。

    不知怎的,守在竹林外的张顺德就想起了少年时所听的白娘子的故事,那许仙啊,就算知道白娘子是条蛇妖,他还喜欢的了不得。

    眼下,纵然昭容娘娘的小衣被从雍亲王手里发现,陛下依旧喜欢。

    宝昭容了不得,白娘子之流啊。

    张顺德一个去了根的人,听着从竹林里隐隐传来的声儿,老脸都通红起来,默默的又往外走了十几步,命带来的太监守住竹林入口各处,务必让竹林里的陛下和娘娘不受打扰。

    事毕,梅怜宝舔舔自己红肿的唇,埋怨道:“你要吃了我不成?疼死了。”

    “自己的小衣被偷都没发现,这不是你的错吗,有错自然是要罚的。”孟景灏摘下梅怜宝头上的一枚青竹叶,以手代梳给她梳弄头发。

    “这就对了。”梅怜宝只穿着一件裹胸白纱裙,坐在孟景灏腿上,搂着他的脖子道:“我早和你说过了,我这辈子只要你,只伺候你。再说了,我若真和雍亲王有了肌肤之亲,依着我的脾气,我非得向你炫耀炫耀不可,你不要我,有的是男人流着口水,舔着脸想要呢,我气死你。别掐我,疼死了。”

    梅怜宝一把抓住掐着她腰肉的大手,怒瞪。

    “你这嘴有时候气死个人。”孟景灏却又笑道:“然而也是你这嘴,救了你一命。若非你成天拿那些话气朕,朕今日非得弄死你不可。”

    “你方才也弄死一回呀。”梅怜宝卷起他的一缕发丝撩逗着他的喉结道。

    “说正事。”孟景灏清了清嗓子,操着黯哑的嗓音,压下梅怜宝作乱的双手,道:“老四说的那些话只有他自己知道真假,朕辨别不出,但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此事若是真的,朕必然会处置你,可朕……”到了分析正事的时候,孟景灏也不再压抑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看见你的肚兜的那一瞬,朕想杀了你,只是一瞬又痛苦煎熬起来,朕竟舍不得,舍不得一个给朕带了绿帽子的贱人。”

    “你才贱人,大贱人。”梅怜宝哼哼。

    情浓才罢,又无旁人在场,孟景灏便忍了,只是警告了梅怜宝一眼接着道:“后头,雍亲王一走,朕捏着你的脖子,看着你时,却忽的想起你说的那些气朕的话,你对朕向来是张牙舞爪,肆无忌惮,甚至时而耍疯劲儿,在你娘家那次,你更是大胆的将朕锁到了箱子里,堵住了气孔想要弄死朕,你连弄死朕都做的那么坦荡,朕不信,你偷情会背着朕,正如你自己所说,你若真有一日偷情,朕想来,你也得拉着个男人当着朕的面作死。”

    “就是,我还怕你不知道呢。”梅怜宝抬起下巴。

    “你还很骄傲吗?!”孟景灏气炸了,捏住梅怜宝的下巴。

    “当然!”梅怜宝斜睨孟景灏。

    “放肆的东西。”孟景灏也拿她没办法了,气的咬住她的小耳朵磨牙。

    “你干什么呀,疼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