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104章 红豆痣

第104章 红豆痣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盛华宫时,已是日落西山。

    正殿内,孟景灏坐在右侧罗汉床上,半靠着引枕,手里把玩着一枚鸡血石的印章,梅怜宝陪坐一侧,下面跪了七八个宫女,领头跪着的是蓝玉、秀音、秀林,这些都是能进内殿伺候的。

    彼时,张顺德端了一碗药汤来,梅怜宝稍微一想就猜着药汤是做什么用的,遂问都没问,一口喝干。

    其实不喝这避子汤应该也不会怀上,因为她随身佩戴的流苏香囊里有麝香。

    见梅怜宝这般干脆利索,孟景灏眸色黯了黯,坐直身躯握了握梅怜宝的手。

    梅怜宝白他一眼,腹诽,你当我稀罕给你生孩子啊。

    “本宫遗失了一件心爱的玩器,是谁拿的,早些站出来不要拖累别人,若是都不说,装哑巴,你们一个个的就都别想活,拉出去全部杖毙。”梅怜宝小脸一冷,一拍炕几,气势威威。

    孟景灏瞧着,心里就想到了“冷艳”二字,除阿宝之外,别个女子再不配当得起这二字的形容。

    蓝玉沉静的盯着墨色光润的地砖,淡然,无恐。

    坐在上首的孟景灏盯着蓝玉看了一眼,心里却生怀疑,这个宫女太镇静了,镇静到有恃无恐。

    别的宫女都绷直了脊背,唯独她自然松散的跪着。

    梅怜宝话一落,便有一个宫女指着秀林道:“回禀陛下,娘娘,奴婢曾看见秀林和重华宫的掌事儿太监说悄悄话。”

    重华宫,那是曾经的魏夫人,现在的魏昭仪的寝宫。

    梅怜宝“啧”了一声,“不出事不知道,原来我这宫里已成了别人的后花园了吗,什么猫儿狗儿都能来我宫里勾搭人。”

    炕几上放着一盘荔枝,梅怜宝揪下一颗,一边剥着一边低睨秀林。

    秀林长相清秀,在梅怜宝的印象里,这个宫女沉默寡言,做事干净利索,不成想,是别人的奸细吗?

    秀林浑身哆嗦,爬上前几步辩解道:“奴婢确实曾和重华宫掌事儿太监王祝说过话,可那是因为奴婢和王祝是同乡,入宫前就拜了干亲,奴婢要称王祝一声大哥的,只是平常寒暄,并没有偷拿过娘娘的玩器,更不曾将咱们盛华宫的消息传出去过,娘娘明察,奴婢冤枉。”

    秀音和秀林交好,便也上前来,先叩了个头才道:“奴婢可以作证,秀林和奴婢同住一屋,并不曾偷东西。”

    秀林感激的看了秀音一眼。

    梅怜宝就看向孟景灏,“陛下,您看呢?”

    孟景灏却道:“小樱、小倩上前回话。”

    小樱和小倩是小宫女,脸上还是一团孩子气,原没有资格入寝殿伺候,只是梅怜宝喜欢这两个从梨园开始就跟着她的丫头,故此允她们进殿。

    听着孟景灏直接叫了她们出来回话,梅怜宝反应过来,这俩还是孟景灏的小奸细呢?!

    小樱先开口回话,“奴婢没瞧见可疑之人。”

    小倩便也道:“奴婢也没瞧见。”

    孟景灏又盯了蓝玉一眼,给张顺德使了个眼色。

    张顺德扬手一挥,便有强壮的太监从殿外进来,将蓝玉等几个宫女抓住,拖了出去。

    宫女们默默掉泪,也不敢大声喊冤,看的梅怜宝怪心虚的。

    地上留着小樱和小倩,孟景灏便道:“那蓝玉平日可有不同于你们的举止习惯?”

    小樱口齿伶俐,想了想就道:“蓝玉姐姐会养鸟,她养的鸟都可听话了。娘娘廊子上挂的画眉、八哥等都是蓝玉姐姐在喂。”

    “会养鸟好啊。”孟景灏又问,“她自己可有养鸟?”

    “回陛下,有的,蓝玉姐姐在自己屋里养了一只八哥。”

    孟景灏此时已基本可以确定了,看向梅怜宝道:“就借此机会吧。”

    梅怜宝点头。

    遂,秀林成了替蓝玉背黑锅的那个,被梅怜宝狠狠发落了一回,丢出了盛华宫。

    蓝玉重新被召到了近前,梅怜宝就歉疚的道:“是我冤枉了你,更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你,你可不许记恨我。”

    蓝玉摇头,做出一副无怨无悔的模样来,“您是主子,奴婢有错,主子责罚是应该的,奴婢怎会记恨您呢?”

    瞧瞧,多会说话的姑娘。

    梅怜宝心里恨死,面上还得欢喜着将一支喜鹊衔珠的玉钗赏给了她。

    孟景灏便道:“你宫里也太不成体统了些,朕给你拨两个大宫女过来,管着你的细软首饰。”

    说罢,孟景灏站了起来,“朕前朝还有事儿,你歇着吧。”

    梅怜宝抓着他的袖子撅嘴看他。

    孟景灏摇了摇头,捏了捏她的手,转脚便走了。

    这该死的孝期!

    梅怜宝往引枕上一歪,蓝玉就赶紧将炕几搬走,又将梅怜宝的腿抬到罗汉床上,自觉的从下面的小抽屉里拿出一对南瓜小锤,轻轻的给梅怜宝捶腿。

    梅怜宝看了蓝玉一眼,笑道:“还是你服侍的最舒服。”

    蓝玉温和的笑笑。

    华灯初上,宗人府大狱。

    牢房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靠墙放着一张木床,床上铺着干净的竹席,床头放着竹枕,紧靠床头立着一张长案,案上有一盏油灯、一本书,此刻四皇子就盘腿靠墙坐在床上,看着对面所坐的孟景灏。

    “我一猜陛下就还得来见我。”已成了阶下囚,四皇子褪去了温文儒雅的外表,神态落魄而疏狂。

    “是吗?”孟景灏看着四皇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一次,朕想和你推心置腹的谈一谈。”

    四皇子抓乱自己的头发,哈哈大笑着念出上半阙,“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如今,又是谁在釜中泣?啊?陛下要找我推心置腹,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呢。说罢,我听听,陛下对我这个阶下囚准备怎么推心置腹。”

    “皇祖父屠杀君氏之事,你应该听说过吧。”

    四皇子点头,嗤笑,“我还以为你要假惺惺的对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呢。”

    孟景灏没在意四皇子的态度,接着道:“君氏没有死绝,君玄璧的祖父还活着,他联合君玄璧回来向我们这些圣祖子孙复仇了,老大之死并非死于马上风,而是死于一种叫做檀郎的毒|药,朕怀疑君氏祖孙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拨我们兄弟内斗,他们渔翁得利,老四,你老实告诉朕,为何要陷害朕的昭容。”

    四皇子又笑了,“前头听着还像那么回事,后面这句,陛下啊,你露了怯,你害怕你的昭容真的背叛了你是吗?那我告诉你,我的确睡了你的女人。”

    “你!”孟景灏蓦地攥紧了拳头,才压下杀死孟景鸿的冲动。

    “想杀我?”孟景鸿往前伸了伸脑袋,看着孟景灏得意阴暗的一笑,“一个肚兜不够证明是吧,那么,昭容娘娘大腿内侧那一颗红豆大的痣够不够?”

    眼见孟景灏一霎变了脸色,孟景鸿哈哈大笑,越发不羁,“昭容娘娘的滋味真美妙啊,湖畔青石一次,皇觉寺假山洞内一次,次次*蚀骨。”

    孟景灏“唰”的一下站起,一把捏住了孟景鸿的喉管,面色铁青。

    孟景鸿被捏的脸皮红涨,窒息,但他的双眼却望着孟景灏笑,仿佛还在说“她的滋味*蚀骨”。

    孟景灏怒火攻心,没有克制住,便听“咔嚓”一声,孟景鸿蓦地瞪大了眼睛,扭曲了五官,血从孟景鸿的嘴角流出。

    孟景灏一把将孟景鸿甩开,“咕咚”一声,孟景鸿的头撞向了墙壁,血花迸溅。

    守在门口的张顺德都听见了,当看到被捏断喉管而死的孟景鸿,又被撞出了一头血花,张顺德吓的双腿发抖。他怕,他怕自己被灭口。

    他都听见了什么?!

    原来、原来昭容娘娘真的……

    “雍亲王畏罪自杀。”孟景灏用帕子擦了擦手,扔到地上,冷着脸对张顺德道。

    张顺德赶紧点头,“是,奴婢知道了。”

    “回宫。”

    ——

    孟景灏站在重华宫门口已站了不知多少时候,梅兰生只注意到,原本陛下来时,月在当空,而此时,月已西沉。

    夜露落了满头,更声又起。

    梅兰生不得不提醒一句,“陛下,五更天了,再有一个时辰就要上早朝了。”

    孟景灏抬起了头,哑着嗓子道:“叫开门,不要惊动了里面。”

    “是。”

    梅兰生先是用钥匙打开了外面的锁,又轻轻敲了下门,“陛下来了,快开门。”

    外头有开锁声时,门后守门的太监就惊醒了,此番听见是陛下来了,便利索的开了门,跪在门侧道:“给……”

    “闭嘴。”梅兰生低斥,“默声。”

    太监便闭嘴叩长头。

    孟景灏从太监头前走过,一路静悄悄。

    正殿半开着一扇门,门旁里的太监已叩下长头,里面,寝殿门口跪着个宫女,门已被轻轻打了开来,孟景灏走了进去,微抬手,梅兰生又将门关紧。

    床头矮几上点着昏黄的小莲花灯,隐隐照见红纱帐内梅怜宝睡觉的轮廓,孟景灏将纱帐掀开,用玉勾勾上,坐到了床沿,夏日天热,梅怜宝只在肚脐上盖了一张绣着合欢花的青纱,她睡觉有些不老实,抹胸睡裙裙摆撩到了大腿处,孟景灏沿着小腿摸了上去,看着梅怜宝酣甜的睡颜,他眸色幽深晦暗,她右腿内侧有一颗红豆小痣,他早就知道。

    但他不曾想到,今夜却被另一个男人点破。

    禁不住便对那颗红豆抠了下去。

    “疼啊——”梅怜宝一下子惊醒,猛的看见一个黑影坐在床沿,吓的张嘴要叫,孟景灏一把捂住了梅怜宝的嘴,捂着她的嘴将她压到枕头上,“告诉朕,你这颗红豆痣谁还知道?”

    梅怜宝从酣睡中疼醒,又吓了一身冷汗,此刻还是懵的,水灵灵的眼看着孟景灏。

    孟景灏放开手,抚着梅怜宝的脖子,低声又问一遍,“谁还知道你这里有颗小痣。”

    孟景灏又抠了一下,仿佛恨不得给她抠掉。

    “疼啊。”梅怜宝蹙起了黛眉,怒瞪孟景灏。

    “回答朕!”

    梅怜宝只觉今夜的孟景灏吓死个人,她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忙道:“我、我、我母亲,父亲,乳母。”

    “宫里伺候你的宫女可有谁见过?”

    梅怜宝摇头,“那处儿我都是自己洗。”

    “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