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再为家姬 > 第115章 不可说(三)

第115章 不可说(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宫之中,孟景灏调兵遣将,严阵以待,准备瓮中捉鳖,却不曾想到,地道口除了发现的那些之外,还有别处!

    力大无穷,血煞冲天的和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在宫中见人就杀。

    孟景灏站在梅怜宝失踪的太液池边,手攥着剑柄,看着从水中冒出的一个个和尚,眉目如染霜。

    在他身前是两排弓箭手,见和尚游上岸就射,箭头没入和尚体内,流出来的血都是黑红的,和尚的眼睛血丝密布,远远看去就像没有眼珠,一片乌红。

    最可怕的是这些和尚不知疼,不知避,身上插满了箭还屹立不倒,挥舞着大刀,疯狂砍杀。

    柏元珅护在孟景灏身侧,见禁军的抵挡已经开始吃力了,忙劝谏道:“陛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请移驾出宫暂避。”

    “不必,有朕坐镇宫中,禁军气势更盛,更利于捕杀这些怪物。”看着一个和尚冲破禁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奔过来,被第二道封锁线砍倒,孟景灏禁不住道:“当初朕让你去杀蔡则时,蔡则也这般疯狂吗?”

    柏元珅拱手道:“这些和尚看起来比蔡则更凶恶,蔡则理智尚存,这些和尚看起来已经被人控制了,只知道杀人,如同血兵。”

    “不好了陛下,储秀宫那边禁军不敌,被和尚围困了。”刘勰捂者淌血的腹部跑来,高声禀报。

    孟景灏见此处地道口再无和尚从水面上冒出来,紧了紧攥着剑柄的手,看着被禁卫射成筛子倒在黑血泊中的和尚们,吩咐柏元珅,“你在处守着,若见阿宝,立即带她来见朕。”

    “是!”

    孟景灏最后又看了一眼被血染红的水面,拔脚就走。

    彼时,储秀宫门已被和尚们撞破,孟景灏远远的就听见了笛声,寻声望去,就见一个男人站在鼓楼上吹笛,笛声呜咽,越来越多的和尚朝这边压来。

    孟景灏心中一凛,猜测这吹笛人应该就是君子行,遂立即下令,“将那男人给朕射下来!”

    储秀宫中,皇后紧紧的抱着珏哥儿坐在正殿上首,神态凛然大义,其余宫妃挤挤挨挨,面色惶恐的围着皇后站在一旁,宫殿门口堵住了一群太监和宫女护驾,林贤妃站在这些奴婢后面,手捂着嘴,眼睛瞪的大大的,含着泪看着殿前庭院,就见庭院中,虞贵妃手持长剑正在砍杀一个和尚。

    和尚双目赤红,挥刀乱砍,虞贵妃剑势凌厉,衣袂翩飞,每一剑都刺中和尚要害,可和尚就像个偶人,不知疼,不知避,一身蛮力仿佛用之不尽。

    虞贵妃眉目深拧,一跃而起,照着和尚的脖颈猛的削了下去,登时,黑血喷涌,和尚的头歪了一般,往前踉跄几步,和尚“咕咚”一声扑倒在地。

    孟景灏赶来时正见虞贵妃立在和尚尸体旁,沾着黑血的剑在和尚脑颅中戳弄,一脸清冷寡漠。

    孟景灏讶然。

    见孟景灏来了,储秀宫掌事儿大太监康泰又哭又笑的蹦了起来,回身朝殿内喊,“娘娘,陛下来救咱们了,没事了,没事了。”

    林贤妃挤出殿外,略过孟景灏,直接扒着虞贵妃的手急切的问:“虞姐姐,你没事吧,伤着没有?”

    虞贵妃将林贤妃推到自己身后,用剑从和尚脑中挑出了一条血红的长虫,长虫仍然活着,一下子蹦到了地上,虞贵妃眼疾手快,一剑将血虫斩成了两截。

    孟景灏看见了,面容冷肃。

    虞贵妃便看向孟景灏道:“直接砍脑袋,砍掉脑袋这些怪物就死了。”

    “张顺德。”

    “是,奴婢这就去告诉将军们。”

    孟景灏又看了一眼虞贵妃以及她的剑,“贵妃原来深藏不露。”

    “不曾藏过,只是一直无用武之地罢了。”虞贵妃淡淡道,“找到阿宝了吗?”

    孟景灏摇了摇头,眸色黯然无光。

    ——

    太液池边,和尚都被砍了脑袋,并挖出里面的血虫灭杀,岸边青石上被和尚们的黑血涂抹的一片一片,人头、断肢、如同修罗场。

    太液池很大,湖水浩浩汤汤,很快便将黑血涤荡了下去,又变的碧波如镜。

    水下,君玄璧抱着梅怜宝上浮,红衣在碧色的水中散开如血,佛珠缓缓离开他的胸膛往上飘起,梅怜宝在他怀里,乖巧含笑,眉眼妖娆,顷刻,一大团血从他胸前散了开来,如花。

    他看着梅怜宝微微一笑,捧着梅怜宝的脖颈,在她唇上浅淡一吻,梅怜宝瞪大了眼。

    “哗啦”一声,两人同时冒出了水面,岸上静待的弓箭手立即松开了手指,数支冷箭破空射了出去。

    柏元珅定睛一看湖中人,吓的变了脸色,“住手!”

    可是已经晚了。

    君玄璧抱着梅怜宝轻然转了个身,那些冷箭便皆钉在了他的背上。

    血,一霎染红了梅怜宝周边的水域。

    梅怜宝猛的从君玄璧心窝拔出匕首,瞳孔皱缩。

    君玄璧依旧含笑,抚着梅怜宝的头道:“梅怜珍诅咒我不得好死,我认真想了想,还是想死在你的手上。不曾想,我败了却一身轻松。现在好了,我不必在佛和你之间取舍了。败了,挺好。”

    君玄璧缓缓松开了手,身躯慢慢沉了下去,散开血花一团。

    彼时柏元珅已亲自下水来迎梅怜宝,“昭容娘娘,陛下一直在找你,快上岸随末将去见陛下。”

    梅怜宝盯着那团血花消失,垂眸一殇,“你我,恩怨两消。”

    一边随着柏元珅往岸边游去,梅怜宝一边问,“孟景灏现在在何处?”

    直呼陛下姓名,听的柏元珅愕然,片刻才回话,恭敬道:“该是在储秀宫。”

    ——

    储秀宫外,笛声越来越尖厉,怪物和尚个个如凶兽,赤目,发了狂,和禁军拼杀,力大无穷,煞气冲天,禁军死伤无数,将军们也都冲进了战场。

    孟景灏立在储秀宫殿门前坐镇。

    风来,不知从何处吹来了合欢花丝,漫天都是,洋洋洒洒,粉粉艳艳。

    “孟景灏!”

    孟景灏蓦地转头,就看见,头戴一直血玉钗,一身白纱裙的梅怜宝正向他跑来,他心中一欢,扬唇而笑,缓缓张开了手臂,“阿宝。”

    正在此时,笛声戛然而止,君子行扔了笛子,举起了弓|弩,看着极肖胤圣祖的孟景灏,他的五官扭曲狰狞,眼中血丝弥漫,大喊一声,“孟氏老贼拿命来!”

    登时,三支冷箭,破空射来。

    梅怜宝瞥见,戾气陡生,扑向孟景灏的同时,举起了手中匕首,刺进了孟景灏的胸膛。

    瞳孔骤缩,孟景灏抱住梅怜宝后退了数步,低头看了一眼胸前滴血的匕首,又抬头看向梅怜宝,摸向了她的后背,一手黏腻。

    “为何?”他眸中仿佛有风暴席卷,压抑克制。

    “我从地狱来,这里是我要得到的,也是我要毁掉的。”血从梅怜宝嘴里流出,身子往下软倒,孟景灏抱着她不放,缓缓跪了下来。

    血玉钗从梅怜宝头上滑落,摔在地上,粉碎,青丝披散,白裙洁净,戾气尽散。

    “为何?”孟景灏摸着梅怜宝的脸,摸了她一脸的血,眸色玄黑如墨,像暴风雨前的宁静,他压抑着又问了一遍。

    梅怜宝抬手,抚摸着孟景灏的脸,浅浅一笑,“那日早上,我还有后半句话没有说完,孟景灏,我恨你。如今都了结了。愿,陛下江山永寿,六宫和鸣。”

    最后一点眷恋也散了。

    手离开孟景灏的脸,垂落在地,桃花眸缓缓闭合。

    孟景灏拔出只刺进他胸口半寸的匕首,扔在地上,他紧紧的抱着梅怜宝,额上青筋根根暴起,手臂收缩,双目赤红,长啸哀鸣,如雁失侣。

    “阿宝——”

    闻声,皇后等诸妃奔了出来,当看见梅怜宝死在孟景灏怀里,林贤妃大哭失声,踉跄扑跪了过来,“阿宝——”

    虞贵妃抬手抚了抚眼,低喃一声,“果然……”

    皇后满目愕然,愧悔难当。

    ——

    清正元年宫变后,已过去了两年,秦国公病危。

    儿孙在庭院里跪了一地,秦国公只叫了柏元珅到床前。

    柏元珅眼眶通红的握着秦国公的手,“祖父,孙儿在,您还有什么要交待的?”

    秦国公抖着手摸向柏元珅的满脸络腮胡,“我要你发誓,这一辈子都要留着这胡子。”

    柏元珅虽不解,但还是重重点头。他弱冠时因和祖父打赌输了,就听话留起了胡须,到现在就一直留着,他已习惯了。

    “好孩子,委屈你了。”秦国公气息渐弱,眼皮渐渐的就睁不开了。

    孟景灏站在门口,顿了顿,推门而入。

    “外祖父,朕来看你了。”

    秦国公强撑着又睁开一条缝,看见孟景灏仿佛看见胤圣祖,就笑了,“老伙计,你来接我了,怎不见公主?”

    说完这最后一句,秦国公闭上了眼。

    “祖父——”

    柏元珅趴在秦国公身上大哭。

    孟景灏从屋里出来,回宫后,就拟了一道圣旨封,左骁卫将军柏元珅为贤王。

    清正十年,林贤妃病故,同年虞贵妃失踪。

    多年后,有人曾在寂寥天地,天水一色里,看见一女,戴着斗笠,素裙青衫,行舟吹箫,身畔只跟着一名侍女,煌煌然逍遥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再为家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山卧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卧雪并收藏重生再为家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