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限穿梭者 > 第二十一章 无神绝宫(四更求订)

第二十一章 无神绝宫(四更求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四更来了,九千字,嗯,加一起两万字,算上昨天的,三万字,靠~方块都没想到自己能码出来这么多,各位,觉得方块给力的,都投票打赏订阅吧?要不然你们觉着对得起方块么?呜呜呜~

    一年后,乐山峡谷;

    不知不觉距离抢夺绝世好剑已经过去了足足一年的时间,在过去的一年里,虽然整个江湖因为天下会的崩塌而涌现出了无数的势力,纷争杀戮,但因为有着无双城的存在,所以那些势力虽然闹得很凶,可却从未出现过灭绝人性的事情。

    所以,整整一年的时间,萧晨都未步入过江湖,连带着他的一帮徒弟和妻子都陪着他在乐山峡谷内隐居。

    但这一年时间内,他的几个徒弟的实力可谓是突飞猛进,除了聂风和断浪进入到了先天圆满之境外,风云霜三人也全部达到了先天巅峰之境,有着绝世好剑的步惊云甚至能和聂风断浪打个平手。

    至于孔慈、明月、幽若和楚楚,因为她们四个最开始的时候几乎和不通武功差不多,所以到了现在也仅仅只是后天巅峰,当然,萧晨很想给她们每人一颗洗髓丹,让她们脱胎换骨,但很显然,已经将水晶点用完的萧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这种进度也不算慢了,一年时间从无到后天巅峰,这还得多亏这个世界的灵气充足,要不然的话。她们是想都别想,如果她们放在射雕或者天龙的世界里,能够达到后天六七层就已经得烧香拜佛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体而言,萧晨还是很满意的,就算是接下来的江湖形势会变得很动荡,但最少身边的人都有了基本的自保能力,就算是几个女孩儿比较差,可依旧不是阿猫阿狗可以威胁的。

    另外,在过去的一年里。萧晨下面的弟子也陆陆续续的成婚,先是聂风和明月。紧跟着是断浪和幽若,随即便是步惊云和孔慈,最后是柳乘风和楚楚,当然。柳乘风能够和楚楚结合在一起,这是萧晨一早就预料到的,但当这件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将一群人给震得不轻。

    而秦霜,也在八个月前遇到了前来找寻孔慈的丁宁,两个人现在虽然还没有成亲,但已经定了下来,距离成亲也只是时间问题,但不管如何。总的来说这里最近一年发生的事情,喜事远多于愁事。

    ……

    这天,荒废了将近一年的天下会总部。忽然来了一大群人,这群人服饰怪异,类别于中原服饰,琳琳当当近万人,如同军队一般令行禁止,散发出一股股迫人的气势。这群人经过之处,似乎空气都被凝固。

    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个看起来年级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坐在八抬座驾上面,气势恢宏,在他的旁边,一个长相妩媚,妖娆多姿的美妇柔柔的靠在他的怀里,而这个女人如果聂风或者萧晨他们在的话,必然会一眼认出来,赫然就是聂风的亲娘——颜盈。

    而在座驾的两侧,分别有两个年级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策马跟随,神色倨傲,尤其是右侧的更是如此,眼神不时地瞥向左侧的男子,眼神中的杀气时隐时现,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这里就是天下会总部?果然是气势恢宏,宛若皇宫,看来雄霸果然野心不小,只不过他没有相应的实力,所以犹如过眼云烟,转瞬即逝,不过从今天开始,这里将会是我无神绝宫入主中原的起点,他日我绝无神必然会成为整个中原武林的领袖,万人膜拜,哈哈哈……”

    没错,这群人正是从东瀛远渡而来的无神绝宫一众人,和原剧情的时间相差不大,但还是提前了不少,或许这和雄霸早早的被萧晨废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不管如何,就冲着绝无神这几句话,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伙的野心,一点也不比雄霸的小,江湖刚刚平静了一年,风波即将再起。

    “恭祝爹爹君临天下,万寿无疆!”右侧的绝天率先朝着绝无神拱手祝贺,似乎现在的绝无神已经登上了武林至尊的宝座一般,说完之后,他还挑衅的看了一眼左侧的绝心,对于这个大哥,他可是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

    一方面是因为绝心的母亲早死,而后颜盈突然闯入绝无神的生活,剩下绝天,一直得宠的颜盈使得绝天在绝无神的心目中地位非常高,至于绝心这个长子,长久以来一直被绝无神猜忌,父子不和,感情尴尬,处于崩裂的地步。

    早年丧母,让绝心形成了非常沉稳的性格,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对自己看不顺眼,可依旧谦逊有礼,表现的孝顺非常,哪怕是绝无神再怎么想要抛弃这个儿子,都无法找到借口。

    这一次也不例外,绝天恭祝之后,绝心也笑着拱拱手,道:“父亲神功盖世,必然能登临中原武林至尊宝座,儿子在这里提前预祝父亲早日功成,君临天下!”

    “哈哈哈,好!”绝无神听了两个儿子的话,心中欢喜一场,哈哈大笑着亲了颜盈一口,道:“美人儿,等我君临天下,到时候就封你做皇后,你我共享江山!”

    颜盈美眸中闪烁着莹莹光芒,她当年离开聂人王,就是为了要风光一世,只不过她找到雄霸,只是被当成了羞辱聂人王的工具,以至于让她在聂人王面前彻底丢人,待不下去,而中原其他的人则要么隐世不出,要么没有那个实力,所以才远走海外,在东瀛结识了当地的枭雄绝无神,这一待,就是足足十五年。

    看着已经十三岁。马上十四岁的儿子,颜盈的心里忍不住想起了聂风,当年那个只有四岁的孩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是死了?还是隐居了起来?亦或者现在已经成家立业?扬名立万?

    但她随即便将这种想法抛出了脑海,没办法,她如果现在告诉绝无神在中原还有个孩子的话,必然会被绝无神不喜,到时候不单单是她,就连绝天。都会被怨恨,以至于母子两个人都得死。她可不认为绝无神不会杀妻灭子。

    “那我就在这里提前预祝无神的霸业成功了!”

    “哈哈,好,走,我们进入天下会。另外通知下去,这里从今日开始,更名为无神绝宫,同时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过来投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绝无神心情大好,大手一挥下达命令,抬着他的八个人同时站直了身体。一步步朝着这座一年多前象征着中原武林霸主的庞大宫殿走去。

    ……

    第二天,无神绝宫的出现,犹如一颗巨大的炸弹在河流中爆炸一般。在整个中原武林当中掀起了一阵狂风巨浪。

    无双城,城主府;

    独孤一方看着下面站着的绝天,眉宇轻轻一皱,闪过一丝不喜,随后恢复自然,将手中的烫金请帖放在了旁边。笑道:“无神绝宫?老夫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你们从东瀛而来。老夫也算是情有可原,但你们想要让无双城臣服于无神绝宫,是不是有些太过狂妄了?还是说,你们无神绝宫真的将中原当成了无人之地?”

    绝天孤傲的看了一眼独孤一方,冷笑道:“我无神绝宫乃是东瀛无上至尊,如今君临中原天下,尔等除了臣服之外,还有另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黄泉路,我劝独孤城主还是好好的考虑一下,免得丢了身家性命。”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我无双城屹立中原两百余年,从未有人像你们这样威胁老夫,就算是当年冠绝天下的天下会雄霸,也得派出弟子恭恭敬敬的过来商讨合作,你们如今让我臣服,呵呵,恕老夫不能答应!”

    这一刻,独孤一方是真的愤怒了,什么东西,竟然上来就要无双城臣服,真当他独孤一方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不说无双城内的顶尖力量就不比无神绝宫差多少,单单是在无双城的背后站着萧晨,就不是无神绝宫能够轻易撩拨的,但现在竟然被人打到了家门口,这让独孤一方的内心很是屈辱,如果不是现在不想将整个武林闹得天翻地覆的话,他都想直接杀了绝天,让绝无神好好地疯一把。

    “哦?看来独孤城主是要拒绝了?那么不好意思,我无神绝宫从来不会做无用功,所以,既然独孤城主放着荣华富贵不选,我绝天就只好送独孤城主上黄泉路了!”绝天口出狂言,丝毫不在乎大殿内站着的数十位无双城高手。

    不过想想也是,绝天虽然只有十三岁多一些,但却已经是实打实的先天初期巅峰高手,较之独孤一方也不弱多少,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成就,他有理由自傲,可是,他却选错了地方。

    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大殿外面突然传来一声轻佻的声音:“咦?今天有客人啊?”

    话音落下,两道身着白衣的一男一女便联袂走了进来,正是聂风和明月,明月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在绝天的脸上扫了一眼,随即不屑的哼了一声,愉快的跑到独孤一方的面前,趴在他的怀里,道:“义父,我回来了,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错,为了让自己和萧晨之间的关系再紧密一些,独孤一方直接收了明月做义女,成为无双城当之无愧的公主,而这,也是萧晨的意思,毕竟明月父母早亡,有一个长辈对于明月而言,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至于说第二梦,这个女孩儿当年以为明月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妹,但当她拉着一众人找到刀皇的时候,却也只是让刀皇愣了一下,便断然否决了这件事情,所以,到现在,明月和第二梦也只是结拜姐妹。

    不过第二梦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倒是直接住进了乐山峡谷,拜了凝紫宸三人为师,潜心习武。如今实力丝毫不比其她几个女孩儿差。

    看到聂风和明月回来,独孤一方心中一乐,对抗绝天的把握更大。在座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聂风的实力了,绝对是半步宗师级别的,估计整个无神绝宫,能够让聂风败北的,只有那个号称金身不坏的绝无神了。

    “没什么,今天来了个跳梁小丑。扔下一张请帖就想让我无双城投诚臣服,不过被义父拒绝了。对了,你们两个怎么来了?”独孤一方看着明月,又扫视着聂风,一脸疑惑的问道。

    聂风上前一步。拱拱手,笑着回应:“回岳父的话,风儿这次是奉了师命,前来无双城,一方面为了让明月和岳父聚聚,另一方面则是家师算到最近一段时间,很有可能会有外来势力入侵中原,想要登临天下,所以让风儿过来助岳父一臂之力!”

    说到这里。聂风忽然转头看着绝天,眼神中闪过一抹疑惑,因为他从绝天的身上。看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至于是谁的,他想不起来,但想到正事,他还是沉声开口:“想必这位就是东瀛来的无神绝宫的使者吧?家师让我奉劝你们无神绝宫一句,你们来中原。可以,但前提是不能搅风搅雨。如若不然,家师必然出山,将无神绝宫彻底绞杀殆尽!”

    绝天被聂风的气势一压,顿时感觉压力如山,但他高傲的性子绝对不允许他低头,所以他硬撑着咬牙道:“哼,跳梁小丑,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绞杀殆尽,有本事让你那个缩头师父亲自过来,看我爹爹不将他杀的尸骨无存!”

    “小小年纪,好狠辣的心肠!”聂风语气一冷,随手就是一巴掌扇了出去,正是在这一年里新学的天山六阳掌。

    绝天虽然实力不错,可和聂风相比,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中间足足相差了四个层次,再加上聂风本身掌握的各种绝技,绝天连还手的余地都不会有。

    而聂风之所以如此狠辣,就是因为他看得出绝天对于人命的蔑视,这样一个人,这么小的年纪,究竟是在什么环境下才能够养成这样的性格?聂风本来还对萧晨的话有怀疑,却在见过绝天之后的这一刻,彻底消失殆尽,这个无神绝宫,比之天下会更加狠毒,必然要铲除殆尽,否则后患无穷。

    绝天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而且是被人当众打脸,虽然聂风出手不重,可依旧让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所以,这一刻,绝天看着聂风的眼神,恨不得生撕了聂风,而这,也让聂风对他的感官更加恶劣,如果不是来的时候萧晨吩咐过,在他没有出山之前不要和无神绝宫闹的太僵的话,他都想直接杀了这个人。

    只是他还有些疑问,那就是为什么萧晨不让对无神绝宫做绝?

    其实萧晨有着自己的考虑,一方面是因为无神绝宫是东瀛人,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当成人看,全是一群畜生,而聂风和明月又是形影不离,如果一旦闹僵,对方很可能会朝着明月下手,到时候聂风纵然有万般功夫,也只能束手就擒。

    其余的几个弟子也是一样。

    另一方面则是萧晨自己想要和绝无神对上看看,到底是金身不坏厉害,还是金刚不坏神功强大,这可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愿望之一,所以哪怕现在他的实力已经半步反虚之境,超出绝无神太多,可他依旧想要去试试,这也算是人生的一个乐趣。

    “你是谁?”绝天知道自己此时如果动手的话,绝对会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最有可能的就是命丧当场,但就让他这么放弃的话,他还是不甘心,所以,他只求对方能够大方一些,把名字告诉他,以便于他日后报复!

    对于绝天的心思,聂风又岂能不知?可他聂风是谁?逍遥派的大弟子,实力更是逍遥派年青一代第一人,只差一步就能够进入宗师之境,他会害怕绝天的报复?哪怕是绝无神来了,凭借着自己的武功,聂风相信也能斗上一斗。

    所以,面对绝天的问题,聂风很淡然的笑了一下,道:“我叫聂风,逍遥派萧晨坐下弟子,你可以回去查一下,还有,随时等候你的报复。但是现在,你可以滚了!”

    话音落下,绝天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聂风一挥手甩了出去,擒龙手,好吧,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些个徒弟快把萧晨的老底儿都掏光了,以至于到了后来,萧晨只让这些徒弟融合各种武功。而不再传授新的,没办法。他真的不多了,除了北冥神功不外传之外,他的九阴九阳修炼之法也不打算传下去。

    倒不是因为萧晨不想传,而是因为那种逆转阴阳的修炼方法。他也不知道适不适合几个徒弟,要知道,当年他之所以能够修炼成功,更多的是因为系统的原因,如果不是系统帮着他梳理真气的话,估计当年他会爆体而亡也说不定。

    但就算如此,他的一帮徒弟们的武功也足够用了,就像现在这样,聂风一出手。直接将整个大殿里的人给雷了个外焦里嫩。

    ……

    就在无双城内剑拔弩张,绝天被当众打脸之际,在无双城不远处的拜剑山庄内。同样上演着一幕招降的戏码,只是,拜剑山庄的戏码,要比无双城内的温和多了,因为来这里的人,是绝心。

    相较于绝天的高傲。绝心更懂得以柔克刚,心思沉稳的他。似乎见了任何人都是一副笑意怏然的样子,看起来亲和的紧,就算是他杀人的时候也是一样,同样的,和绝天比起来,绝心就更加难以对付。

    待客大厅里,傲天稳稳地坐在主位上,手里同样拿着一份请柬,当他看完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请柬递给了旁边的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正是奉了萧晨命令前来的秦霜,在秦霜的身边,则是丁宁。

    秦霜疑惑的看了看傲天,随后打开了请柬,只是当他看完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不出所料的笑容,盖上请柬,他看着坐在下面的绝心,轻笑道:“你就是那个无神绝宫宫主绝无神的长子绝心吧?据我所知,你现在在无神绝宫内的地位有点儿尴尬啊!”

    绝心神色微微一变,看向秦霜的眼神充满凝重,要知道,他们昨天才刚刚来到中原,而他和绝天以及绝无神之间的关系,整个中原都没人知道,可是今天却被人一语道破,这又怎么会不让绝心震惊。

    秦霜比起绝心而言,更加温和,只不过前者是正义的温和,而后者则是披着温和外衣的恶魔,但毫无疑问,对于熟知绝心性格的秦霜而言,想要对付绝心,有的是办法,因为两人最少从表面上看,都是一类人。

    想到这里,秦霜不得不感慨自家师父的能耐,他来之前,萧晨就告诉过他,如果碰到的是绝心,那么他自己看着处理,如果是绝天,那就只管打出去,其他的他来收尾。

    片刻之后,看着没有回答的绝心,秦霜端起茶杯自顾自的抿了一口,继续道:“你是绝无神的长子,但据闻你现在却经常被绝天,哦,也就是你的弟弟挑衅甚至羞辱,但绝无神却始终都站在你弟弟那边,这完全是因为绝天有一个好娘,所以,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谋逆篡位吧?”

    绝心的双眼猛然一缩,随即轻笑着摇摇头,道:“这些似乎都是我无神绝宫的家事,而且我们就算关系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一家人,所以,尊驾的这些猜测,都是不成立的,但尊驾既然能够知道这么多消息,敢问尊驾高姓大名?”

    “逍遥派,萧晨坐下弟子,秦霜!”秦霜坦然一笑,有些佩服绝心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收敛心神,可见这家伙的心智绝对高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

    “逍遥派?闻所未闻,算了,这些都不是我们今天应该讨论的重点,在下这次过来,只是想要通知一下傲庄主,三日后我无神绝宫开宫大典,希望傲庄主能够准时参加,正事说完了,在下告辞!”

    说完,绝心也不等傲天反应,便起身潇洒离开,毫不拖泥带水,由此可以看出,在关键时刻,这家伙绝对是个心狠手辣,果断异常的主儿,日后见到,必然要小心面对,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绝心离开之后,傲天有些无奈的重新拿起请柬。道:“秦少侠,这……你说我三日后到底去不去?”

    秦霜不置可否的笑道:“去,为什么不去?无神绝宫是家师一直都在等待的一个势力。家师曾言,现在出现的无神绝宫,势力比之当年的天下会也不遑多让,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如果庄主不去的话,很可能会遭受无妄之灾,但就算去了。估计也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不过这些家师早有预料。所以事先让秦某过来协助庄主,日后时机到了,家师必然会亲自出山,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有了秦霜这句话。傲天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随即眼神中闪过一丝庆幸,好在当年没有交恶萧晨,要不然的话,现在的他要么被灭掉,要么就只能做东瀛小儿的走狗,而这两条路,无论哪一条,都不是他能够接受的。不过现在,这两条路他都不用选了,他还是他。拜剑山庄的庄主。

    ……

    同一时间,江湖各大势力都接到了无神绝宫的请柬,说是请柬,其实就是逼降书,真正的绝无神的那句话,顺者昌。逆者亡。

    一时间,本来风平浪静的中原武林再一次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无数的中原武林人士奋起反抗,但这些反抗的人,无一例外,在第二天不是被杀,就是失踪,这样的事情让本就激烈的中原武林情况再次恶化,反对者纷纷而起,整个中原武林的人和无神绝宫一下子对峙了起来,针锋相对。

    而也是在第二天,乐山峡谷内的萧晨,接到了聂风和秦霜两人写来的飞鸽传书,看完之后,嘴角不置可否的撇了撇,本以为他的出现会让无神绝宫收敛一些,但没想到对方依旧是这么狂妄。

    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只有两种,第一是对方根本就不在乎他,这是最有可能的,必经绝无神在东瀛可是当之无愧的霸主,来到中原,仅仅是霸主的傲气,就不会允许他向一个根本没见过的人低头。

    而另外一方面就是颜盈根本就没告诉过他自己,想想也是,当年他和颜盈也仅仅是见了一面而已,根本没有交流,随后颜盈便远离中原,踏足东瀛,做了绝无神的入幕之宾,对自己这些年的事情不了解也是情有可原。

    再加上中原和东瀛一向势不两立,所以消息传递非常闭塞,由此可以推断,绝无神就算听过自己的名声,也仅仅是只言片语,根本不能对他形成什么有效的震慑。

    “晨哥,来消息了么?”王语嫣端着一壶茶走到萧晨面前,将茶壶放下,笑着问道。

    经历了两个世界之后,王语嫣的性格也改变了许多,笑着的她虽然在萧晨等人面前依旧温柔娴淑,但在敌人面前,她可真的会杀人,这点她可是比起凝紫宸都强不少。

    额,凝紫宸虽然比起王语嫣多经历了一个世界,但毕竟是从红旗下的教育中长大的乖孩子,哪怕她现在已经杀过不少动物,可每次对上敌人,她都过不了心理那一关,每次也仅仅是将敌人给打残,更严重的就是废掉,杀人?拜托,做不到。

    穆念慈则要强很多,毕竟从小跟着杨铁心在那种环境下长大,从十岁开始就有了杀人的经历,现在更是对杀人风轻云淡,这也是为什么萧晨哪怕进入风云这样的危险世界也带着她们的原因,因为她们根本不用自己过多操心。

    “是啊,来消息了,两天后,就是无神绝宫的开宫大典,看样子这个绝无神没有丝毫收敛,将整个中原武林的人都当成了酒囊饭袋,唉~也不知道无名和剑圣这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要是他们和原来的命运一样被下了毒药的话,那么这次还真得我出山一趟!”萧晨略显无奈的开口回应了一句。

    其实按照他的安排,绝无神那样的人根本用不着他出手,他更多的是需要修炼,哪怕再给他一年的时间,他都有把握进入反虚的境界,到时候对上帝释天至少不会没有还手的余地,当然,这主要是他对帝释天不了解,仅仅是从帝释天两千余年的真气上去分析的。

    可不管怎么说,两千多年啊,就算是笨蛋,也能够修炼到反虚之境了吧?更何况是融合了凤血的帝释天?所以。萧晨推断,帝释天的实力最少也是反虚,而且是在反虚中期之上。甚至是反虚圆满。

    如果是前者,他还能拼一把,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他就真的该哭笑不得了,真到了那种情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个世界继续等。等真龙出世的那一天,等着帝释天和真龙拼个两败俱伤再出手。可如果按照那个时间段去算,他还得十年等,想起这个时间,他就有些抓狂。

    王语嫣柔柔一笑。给萧晨倒了杯茶,道:“这样啊?那我们就出去一趟好了,反正解决绝无神也花不了多长时间,还是说,晨哥你的心里有着什么别的计划?”

    萧晨微微一怔,随即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这次还真的没什么计划,我只是在想。如果我现在解决了绝无神之后,你说帝释天那个一直隐藏在暗中想要操纵天下的人会不会出现?如果他出现了,那么我们的生活还能不能继续平静下去?这些都需要考虑。所以,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不将雄霸给废掉,现在让雄霸和绝无神去斗,他们两个怎么也得斗个十来年吧?”

    萧晨的话让王语嫣一阵目瞪口呆。就在这时,他们的身侧传来了凝紫宸调侃的声音:“阿晨。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现在我们对帝释天一无所知,他不出来,我们就算是再怎么修炼,心里也总会没底,毕竟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达到现在的境界,那么帝释天那个活了两千多年的怪物该是什么境界?”

    顿了顿,凝紫宸直接坐在两人中间,继续道:“既然徐福号称帝释天,那么他的实力最少是反虚之境,这点几乎不用怀疑,可我们也不能一直茫无目的的修炼下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去试他一试,有了目标之后,我们才有方向不是?你难道还真的准备在这里再等十几年啊?”

    凝紫宸的话让萧晨愣了一下,随即心中像是破开了什么一样,心神通达,一下子原本卡在反虚之境的半片隔膜瞬间破裂,顿时一股浩然正气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带着浓浓的亲和自然之气扩散开来,直接将整个乐山峡谷内所有的生灵都给惊动了,留守在这里的断浪等人更是纷纷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哈哈哈哈~”突破之后,萧晨放声大笑,随后毫无预兆的抱着凝紫宸亲了一口,朗声道:“紫宸,谢谢你了,这次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要在这个境界上卡个一年半载,甚至更长,到时候任务就更加难以完成,所以,这一次你居功至伟!”

    这话倒也不错,萧晨的实力在两年前就卡在了金丹圆满之境的巅峰,半只脚跨入反虚,但因为心境跟不上,所以迟迟无法突破,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帝释天的事情一直压在他的脑子里,而他一直想的,就是达到什么境界再去和帝释天交手,从来没有想过,作为一个强者,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些畏缩的表现,和强者之心背道而驰。

    而今天凝紫宸的话却将他的疑惑彻底打碎,想通了,境界也就到了,进入反虚之境也就水到渠成,随着全身真气滚滚流淌,汇入体内丹田,金丹破碎,化作万点星辰,萧晨闭着双眼,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的美妙。

    现在他才知道,反虚之境和金丹之境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毫不客气的话,金丹之境依旧是凡人,而反虚之境,就是实实在在的地仙之境,到了这个地步,不仅寿命将会大大延长数百年,实力更是浩瀚如海,脱胎换骨,比之服用洗髓丹之后的人也要强上不少!

    断浪等人到来之后,看到萧晨的情况,一个个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师尊,导致什么意外状况出现,不过仅仅半刻钟的时间,萧晨便已经将境界稳固了下来,睁开双眼,看着周围一众后辈,眼神中闪过浓浓的欣慰之色。

    “恭贺师尊实力再次精进,踏足仙道!”一众弟子无论男女,齐齐跪了下去,放声开口。

    ……

    两日后,萧晨带着妻子和一众徒弟离开了乐山峡谷,而同样在这一天,原来的天下会总部声势浩荡,人声鼎沸,无神绝宫以压迫性的手段昭告江湖,正式踏足中原。

    风波席卷,打碎了往日的宁静,乌云压顶,狂风暴雨轰然而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无限穿梭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在谁一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谁一方并收藏无限穿梭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