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云波拿起电话,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很不悦地给挂断了。

    “谁?大半夜的。”温亦如有些困了。

    “打错的。”许云波把手机扔下,又躺了回来。

    温亦如往他怀里偎了偎,困倦地睡去了。

    早晨,小苹果自已套上了母亲给准备好的衣服,又自己像模像样的梳头发,小嘴里咕咕浓浓地说:“真不像是亲生的,人家的宝宝都是妈妈给梳头,小苹果要自己梳头,真不是亲生的呀……姣”

    小家伙自己坐在温亦如的梳妆台前,小手拿着木质梳子在乱纷纷的小脑袋上梳着,边咕咕浓浓,温亦如正进来喊她吃饭,听了个一头黑线。

    “好啦,梳完了。”小丫头放下梳子,跳下了凳子,欢快地往外跑来籼。

    “妈妈,叔叔呢?”小丫头在客厅里左看右看没看到许云波的影子。

    “叔叔今天有事,先走了。”温亦如说。

    “喔。”小苹果蹙蹙眉尖。

    温亦如和女儿一起吃了饭,又送她去幼儿园,小苹果天性开朗活波,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很强,虽然是新的幼儿园,可是她已经很快地融入其中了。

    傍晚,她接了小苹果回来,母女两人在小区外面不远处下了公交,手牵手往家里走,小苹果一路上蹦蹦跳跳地,说着幼儿园里的趣事,温亦如耐心地听着。

    母女俩很快就到了寓所的楼下。

    不知为什么,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又来了。就像有人一路跟踪着她过来似的,温亦如疑惑地四下里看了看:不远处,有说有笑走过来的两位大妈,几个在一起打闹嘻戏的小孩儿,还有摇着尾巴走来走去的一只土狗。她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温亦如心里的疑惑在加重,她牵紧了小苹果的小手领着她迈步进楼。许云波在晚饭后过来的,身上有些微的酒气,把小苹果搂在腿上,一只手轻托着小人儿的小下颌,细细端祥着她的小脸。

    然后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给叔叔说说在幼儿园里都做了什么?”他把小苹果放在了沙发上自己的旁边,父女俩挨着坐在一起。

    小苹果想了想,“读儿歌儿,还跳舞来着。”

    “嗯,给叔叔跳跳看。”

    “可是叔叔我忘了怎么跳了。”小苹果很郁闷地说。

    许云波的手指轻刮她的小鼻子,“都就饭吃了吧?”

    小苹果便咧开嘴笑。

    小手攀着他的肩膀站了起来,两只手臂圈住了许云波的脖子,“叔叔背个。”

    “好嘞。”许云波正要背着小苹果站起来,小丫头却忽然说:“咦,叔叔身上有香味。”

    小丫头的话让背着她的人当时就一怔。

    温亦如在给小丫头擦鞋子,此刻笑着望了一眼,“你这小狗鼻子还真灵,我怎么半天都没闻到?”

    小苹果又把小鼻子搁在许云波的衣领处用力嗅了嗅,“是真的有香味。”

    温亦如用奇怪的眼神望向许云波,许云波笑说:“还真是个小狗鼻子,这么浅的味道都能闻出来。王小帅闲得没事买了一款香水,非往我身上喷,这都一整天了,还这么味儿呢!”

    温亦如恍然笑道:“王小帅是不是又看上了哪个漂亮姑娘,想买香水送给她?”

    “有可能。”许云波笑,边让小苹果坐在自己的肩头,扶着她两只小手在客厅里转悠。

    “看样子,以后要叫你小狗子了,小鼻子比警犬还灵。”

    小苹果咯咯笑起来,“小苹果是小警犬,叔叔是大警犬。”

    许云波也笑起来,温亦如也跟着笑了。

    很欢快的一个晚上很快过去了,转天,是温亦如的生日,她自己已经忘掉了,但许云波记得。

    傍晚的时候,他早早地接了小苹果,连人带车候在王小帅的公司门口。

    “哎,你们看,那不是许先生的车吗?他怎么在这里?”跟温亦如一同下班的女员工惊喜地叫起来。

    温亦如这才发现停在台阶下面,横在公司大门口的黑色车子。她不好意思直接走过去,因为公司里的人都不知道她和许云波的事,她站在台阶上,正犹豫着,许云波却打开车窗喊上了,“喂,怎么不上车?”

    这一下子,温亦如的同事们炸开了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像是许云波说话的对象。那么,他在让谁上车?

    而许云波又喊上了:“温亦如,快点儿。”

    这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温亦如的身上,温亦如知道,她在无形中成了焦点了。

    她硬着头皮匆匆地跑下了台阶,对着许云波说:“你乱喊什么呀,唯恐别人不知道你来找我吗?”

    许云波便乐,乐得那个得意。

    温亦如以最快的速度在同事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钻进了许云波的车子里。

    “告诉你下次不许再这样了听到没有

    !”温亦如沉着脸吓唬许云波。

    许云波认为,最好笑的事情莫不过是,温亦如这种又气又恼脸红脖子粗的样子。

    从五年前,他就最爱看她生气了。

    “宝贝儿,你知不知道你生起气来的样子……”他侧头,眯着眼睛笑,轻捏她的脸,“还是那么可爱。”

    温亦如在他捏过来的手背上拍了一下。

    “去,别在这儿调/戏姐,姐不是小女孩儿了,不会上你的当。”温亦如故意板着脸唬他。

    许云波只笑,心情好像是很好,伸手打开了CD,车厢里回荡起舒缓的音乐时,他启动了车子。

    “妈妈,叔叔和我一起给你选了礼物哟。”一直很安静的小苹果说话了。

    温亦如问:“什么礼物?”

    “你看!”小苹果把一直藏在身后的小玩偶拿了出来。原来小家伙一直不声不响的,是因为两只小手都背在身后,攥着这么个东西。

    温亦如看到那只瓷制的光着屁溜的小男娃娃时,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

    “叔叔说,希望你生个小弟弟给我。”小苹果笑嘻嘻地把那个小瓷娃娃递过来,“妈妈,你看可爱不?”

    温亦如一脸黑线。

    “可爱。”她把小瓷娃娃重新又塞回了包装盒里。

    驾驶位上,许云波的脸上泛起大大的笑来。

    一家三口来到了常去的那家西餐厅,许云波早已经定好了位子,小苹果找到那张位子号牌直接跑了过去,然后爬上椅子坐下了。

    许云波牵起了温亦如的手,对着她深情地一笑,“来。”

    温亦如被他牵着手走了过去,两人分别在小苹果的身旁坐下,蛋糕端上来,小苹果大声说了一句:“祝妈妈生日快乐!现在可以切蛋糕咯!”

    温亦如一脸黑线。

    小苹果已经拾起了塑料刀叉开始切蛋糕了。她先给自己切了一块,然后又给许云波和温亦如一人面前放了一块那切得歪七八扭的蛋糕,

    “好了,现在可以吃了。”

    小人儿坐在那里,开始大快朵颐。

    许云波瞅着那小老虎似的小姑娘,眼睛里的笑意越发明亮了,

    温亦如看着自己的女儿吃得小脸上都是雪白奶油的样子,满脸发黑,中国没有淑女学校,不然这小丫头非得送过去好好学学规矩不可。

    “咦,你怎么不吃?”

    温亦如一抬头,看到许云波正手抵着下巴笑眯眯地瞅着她。

    “还有东西没送你。”许云波对着她一笑,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枚朱红色的丝绒盒子来。

    盒子打开,他从里面轻巧地拈起一条项链,然后起身走到她的身后,双手从她的胸前绕过,一阵微凉熨帖到皮肤上,温亦如低头,她看到胸前,一条精美的银色项链。项链的吊坠是心形,两颗小巧的心形串在一起,中间连接处,镶嵌着一颗光茫闪耀的钻石。

    “知道这代表什么吗?”许云波从身后轻轻拥住她,在她耳边轻轻低语,“两个心形,上面的是你,下面的是我,中间的钻石嘛……”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吃蛋糕的小苹果喊了一句:“那是小苹果,对不对?”

    小丫头果真聪明伶俐。

    许云波对着小丫头翘翘大拇指,那是夸奖,小丫头便咯咯笑起来。

    温亦如的心间倾刻间流过一条暖暖的河,那河水缓缓渗进她心上的每一个角落。

    “波子,谢谢你。”

    她轻轻靠进他的怀里,心里满怀感动。

    许云波拥住了她,“不要太急着感动,等什么时候真正做了我的新娘,再感动都不迟。”

    温亦如便笑。

    对面不远处,一道黑色的身影走过,黑色纱质的裙摆无声无息地晃过她的视线。

    温亦如没有留意到那道身影,依旧沉浸在许云波给予的满满幸福里。

    而此时,在陈家:

    “我不要嘛,我不要穿这个,这个不好看,我要穿新衣服。”陈俏俏哭闹的声音灌入刚刚进屋的陈泽凯的耳膜。

    陈泽凯看过去,只见俏俏坐在沙发上,两只小腿乱蹬,身上只穿着小裤头,陈老太太正在给她穿衣服,可是她死活都不穿。

    “我不要这个,不要这个!”

    “俏俏!”陈泽凯喝了一声。

    陈俏俏看看刚刚进屋的父亲,又哇哇哭起来,“我要穿新衣服,我不要穿这个,这个都穿过好几次了。”

    陈老太太忙活了半天,也没能给孙女把衣服套上,还被孙女小脚给踹了几下,“哎哟,我的小祖宗,你这是要让奶奶死吗?”

    陈老太太无计可施地坐在了沙发上,“俏俏的衣服弄脏了,想给她换件,她就是不肯穿,你说这是怎么是好!”

    陈泽凯面色严厉地走了过来,拿起被陈老太太无计可施扔在沙发上

    的白色小裙子“俏俏听话,把衣服穿上!”

    “不嘛,爸爸,这件衣服穿过好几次了,我不要穿!”俏俏干脆站了起来,身子乱晃着,就是不肯让她爸爸把衣服给她穿上。

    陈泽凯拧紧了眉,“陈俏俏!”

    陈俏俏还是有一点怕她的爸爸的,此刻喔了一声,不情愿地把小胳膊伸了过来。

    “哎,这个小倩呀,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将,这都打电话催她好几遍了都没回来。”

    陈老太太忽然埋怨道。

    陈泽凯给俏俏穿衣服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紧抿了唇线,将女儿裙子的拉链拉上。

    “哎哟,累死我了。”陆小倩进屋了。

    手包递给了保姆,踢掉高跟鞋,伸了个懒腰。

    陈泽凯沉声问了一句:“妈给你打了那么多遍电话为什么不回来?”

    “我那正忙着呢,怎么回呀?”陆小倩不愿意了,“那钱像长了脚似的往我这边跑,我就拱手让给别人吗?再说,这不回来了嘛!”

    陈泽凯无言以对,他不是一个擅言辞的人,被妻子三两句就给噎住了。

    陈老太太说道:“小倩,明早带俏俏去买几件衣服,别光顾着打麻将。”

    陆小倩说:“明天周六,泽凯不也在家吗?让他去好了。”

    陆小倩说着就要上楼,陈老太太叹了口气道:“那后天俏俏打疫苗呢?你也不去吗?”

    “我去不就得了吗!”陆小倩顾自扭着屁股上楼去了。

    陈老太太低低地叹气,这哪儿是娶回个媳妇呢?这分明是娶回个大小姐嘛!

    到了这个月打疫苗的时间了,温亦如一早带了小苹果坐了黄燕的车子,来到医院。

    小苹果一听说要打疫苗,一早上就撅着个小嘴,老大的不乐意,是温亦如好说歹说才给带出来的。

    一行三人到了医院,取号排队,这时候,陈老太太和陆小倩也带着小俏俏来了。小俏俏也很不高兴,一路上都在耍着小脾气。陈老太太只得不停地哄,“俏俏听话啊,这针打完了,奶奶带你去买新裙子。”

    “不嘛,不要新裙子。”

    “那奶奶带你去买新鞋子。”

    “不嘛,我要妈妈那样的钻石项链。”

    陈老太太拽着孙女往前走,边走边哄,陆小倩就边走边没事人似的玩手机。

    “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闺女,瞧瞧,那小丫头才那么大一点儿,就知道要钻石项链了。”

    黄燕忍不住讥诮地说。

    温亦如也听到了陈老太太和俏俏的对话,她也感到很汗颜。

    而此时,陈俏俏却一眼看到了小苹果,于是对着陈老太太说:“奶奶,你看,那个野孩子也来了。”

    陈老太太便看了过来。

    小苹果愤怒地喊了一句:“你才是野孩子,你再说我是野孩子,我就捧你!”

    小苹果对着俏俏扬了扬小拳头,那气势,真的颇有几分女汉子的风范。小俏俏吓了一跳,竟然躲她奶奶身后去了。

    黄燕乐着对小苹果竖起拇指。小苹果抿起了唇角哼了一声。

    温亦如把女儿拉进了怀里,“小苹果,来,听妈妈讲故事了。”她是在转移小苹果的注意力,免得再被小俏俏激怒。

    “哎,你说捧谁呢!我家俏俏金枝玉叶,是你碰的吗!”陆小倩不干了,收起手机,气哼哼地朝着小苹果理论。

    这本是小孩子间的别扭,却因着陆小倩这个当母亲的升了级。

    温亦如皱眉,黄燕站起来了,“哎哎,你几岁了啊?挺大个人怎么不要脸呢?是你家那小东西先骂我们小苹果的好不好!”

    “是呀,真不要脸!”

    周围很多带孩子打疫苗的家长都跟着指责起陆小倩来,陆小倩神情讪讪的,陈老太太脸色很尴尬。

    “小倩,以后不要乱说话!”她低声喝了一句。

    陆小倩不以为然地哼一声,扭着俏臀竟然走了。被晒在那里的陈老太太,心里真是又气又恼又没办法。

    这个时候轮到小苹果打疫苗了,温亦如带着小苹果去了诊室,旁边坐着的一位老太太是陈泽凯的邻居,陈家的事情,她是一清二楚,她对陈老太太说:“泽凯妈,你说你怎么选了这么个儿媳妇呢?又傲慢,又无理,还不懂事。要是小如啊,肯定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哎对了,小如的女儿还真可爱,一看就是个聪明孩子。”

    这位老太太光顾着说了,没有顾忌到陈老太太的脸色已经变了。

    黄燕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心里说:“再继续、继续。”

    此时,恰好温亦如牵着小苹果打完针回来了,陈老太太一见,便沉着脸,牵着俏俏的手走开了。

    小苹果皱着小脸,显得很不高兴,小嘴咕咕浓浓,“还说不疼,给你们打一针,你们就知道疼不疼了。哼,一群坏人。”

    黄燕听得

    乐不可支,“来来,小苹果,阿姨亲个。”

    黄燕把小苹果搂了过来,在那小脸上吧的亲了一下,“走了,阿姨带你去吃肯德基咯。”

    温亦如不知道黄燕为什么那么高兴,只看到陈老太太一脸气闷地离开了,她就追过来问:“燕燕,是不是你对俏俏的奶奶说了什么?”

    “说什么呀?我什么都没说!是咱旁边坐的那个老大娘,你不说是陈泽凯的邻居吗?就是她呀,把陆小倩一顿痛扁,说她傲慢不懂事,说要是小如就不会这样,你是没看见陈老太太那脸呢,拉得那个长啊!”

    温亦如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拿我跟她比做什么?我怕掉价!”

    她笑呵呵地牵着小苹果的手跑下台阶,“走咯,跟妈妈去找黄姨的车子咯!”

    吃过了肯德基,黄燕开着车子送温亦如母女回家,边开车边说:“小如,你和许BOSS什么时候请许二哥吃饭啊?人家是许BOSS的哥哥,你和许BOSS都在一起了,怎么也得见见人家哥哥吧?跟许BOSS说说,让他请请许二哥嘛!”

    “波子已经带我见过他了。”

    温亦如说。

    黄燕立时惨哭:“那你干嘛不叫上我呢?哎呀呀,枉我对你们母女这么好,你们就不惦记我。”

    “好了好了,我跟波子说说,哪天让他请一下许二少咯。”温亦如安慰好友。

    黄燕这才停止惨哭的声音。

    温亦如带着小苹果回了家,小苹果打开电视看动画片,温亦如则上网搜索招聘岗位,她希望仍然回到她喜爱的教师岗位上去,这样寒暑假还可以照顾小苹果。

    当晚,许云波没有过来,他打电话给温亦如说,他喝多了酒,在王小帅那里,走不动路了。

    温亦如便一通低嘱,“波子,下次不要喝这么多,伤身的知不知道?”

    “嘿嘿,知道了。”许云波捏着手机,笑。

    电话挂断了,王小帅拧眉问:“波子,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

    真羡慕写的快的作者,我怎么这么慢呢?这一个章节从早上写到下午,下午又写到晚上九点,真是欲哭无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