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92章 验证一下

第92章 验证一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错,是我。”王小帅放下手里的清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里含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向着黄燕走过来。

    黄燕的眼睛一瞬间就瞪大了。

    “王小帅,你把我抓到这里来做什么!你是在绑架吗?”

    王小帅一乐,走到她面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托起她的下颌,她整张脸都因为过于紧张震惊和愤怒而胀得通红,王小帅啧啧了几声,“其实长得也不错,至少不算丑。姣”

    “你想干嘛!”黄燕头皮开始发麻。

    王小帅转个身,背向着她,悠悠轻叹:“哎,今天那一脚,你也知道踢在哪里了,不用一下,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黄燕只觉得满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你……你想做嘛!”

    “不做嘛,就想用你来验证一下,我的男性/功能是不是还正常。”王小帅笑眯眯地说籼。

    “你NN个呸的!”黄燕骂了一句,“你敢碰我一下你试试!”

    王小帅笑着走近她,“那今天咱就试试吧!”

    他笑着对着一旁的两个黑衣人挥了挥手,那两人都识趣地走了,王小帅又把一双灿灿的不怀好意的眼睛凝向一脸惊慌的黄燕。

    黄燕吓得腿都开始打哆嗦了,边说边往后退,“喂,我告诉你,你别碰我啊!我可是小如的好朋友。再说,这可是法制社会,你碰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我今天就碰了怎么着啊!”王小帅又走近一步,而且做出开始解衬衣扣子的动作。

    黄燕心里紧张无比,饶是她女汉子惯了,也没见过这种架势

    “王小帅你给我住手!”

    王小帅只是笑着,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两个,三个……

    “啊啊……你给我住手!”黄燕尖叫。

    “说:你错了,以后再不敢得罪黄哥了。”王小帅边凝视着她惊慌失措的脸,边说。

    黄燕别的不知道,但她却明白一个道理:“好汉不吃眼前亏。”

    “黄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

    她开始眼泪鼻涕一起流。

    王小帅忽然间头皮一阵发麻,“去去,哪来滚哪去。”

    黄燕怔了一下,继而开始转身飞跑。

    从那以后,她不敢轻易再招惹这个男人了。

    他M,他、他、他太腹黑了。

    王小帅其实真没想怎么着她,就是想吓吓她而已,这个女人,简直一个臭八婆,要多讨厌有多讨厌,要真让他对她做点儿什么,他恐怕会阳/痿。

    他点了一根烟,脑子里回想着黄燕吓得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样子,真是愉悦极了。

    黄燕一路跑出了别墅,好不容易给她找到了一辆出租车,然后逃似地回家了。

    一进家,她就把门反锁了,一人个人跑到镜子前,看看脸色通红的自己,用手在上面狠狠地拍了两下。

    “真是丢死人了。”

    “死王小帅、臭王小帅!看老娘哪天不整死你!”她找来一张纸,在上面胡乱画了一个有王小帅模样的男人,拿着笔尖在画像的脸上乱戳一通。

    温亦如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许云波了,他的电话也没有打来过,黄燕说过,他已经脱离了奔腾,现在是自己创业的阶段。因为自己突然间的离职,蒸蒸日上的事业突然就中断了。

    所以现在,可以说是从头再来。

    他是一个很骄傲的男子,事业受挫的他,是不可能在这段时间联系她的,而她,也正好用这段时间好好地理一理自己的情感脉络。

    许云波,她终究不能再爱了。

    他有了名义上的妻子,那个妻子,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再插进那混乱的感情中去。

    她需要一份单纯的婚姻,或者,一如现在这样,一直单身下去。

    晚秋,暮野苍苍,她带着小小的女儿,行走在秋日萧索的山间小路上,小丫头一蹦一跳,无忧无虑,走几步一回头,喊一声妈妈。

    温亦如便应一声。

    小丫头边跑边追逐着小路上成群结伴走过的一群鸭子,边用小树枝赶着它们,鸭子们发出嘎嘎的叫声,被小丫头赶着匆忙跳下路边的小河。

    温亦如站在不远处,含笑看着她小小的女儿,这个小丫头就是她生命里的小小的开心果,有了她,她的生命才是完满。

    崔智焕的相机在无声中锁定不远处的女人,晚秋,年轻女人,可爱的孩子,这一幕就是岁月如花。

    崔智焕低头看了看镜头里的人,唇角勾起一抹笑,他把相机收了起来。然后往住所走去。

    镇上的旅馆,很小,条件简陋,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光线照进去,可以看到空气中飘浮着的细小的灰尘。他走到那张木质的,看起来很有些年头的桌子前,把笔电打开,照片传上去,然后细细地浏览起来。山色、湖光,被一一

    略过,最后停在那个年轻女人的脸上,她站在山坡上,或轻蹙眉头,或低婉轻笑,或温声细语,长长的发丝和彩色披肩上的流苏在秋风中轻轻飘动。

    手机响起了铃声,他接听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喂,七天年假可是超了啊,怎么还不回来?是风景太美,还是被山里女妖勾走了魂啊?”

    风景很美,山里的女妖……

    崔智焕的眼角不自/禁地浮现了一抹愉悦的笑。

    是女妖吗?不,是山中的仙子。

    “哦,三天后回去。”流利而悦耳的韩文在房间里响起……

    温亦如哄睡了小苹果,捧出了那副相框,一个人对着照片出神。山间静谧,夜色如水,她的眼前浮现了那张张扬不羁的脸。

    捧着相框出了一会儿神,她便把那东西放下,然后转身向着小苹果的方向,睡去了。

    *

    “波子,这个就是奔腾新聘CEO。”王小帅手指着一个长相稳重的中年男子对许云波说。

    许云波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液,挑起那漂亮的眉眼,几分锐利的眼光瞟了过去。

    那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长相算是普通,但是一双眼睛倒是透着几分精气。

    两人正说着话,那个男人就走过来了。

    “许先生,王先生,久仰大名,今天能够相见,幸会。”中年男人客气地跟他们打招呼。

    王小帅笑笑,“很高兴见到你,李先生。”

    许云波却没说话,只用那双冷酷的眼睛瞄了李晋一眼,就偏过身去,跟王小帅说话了。

    李晋在许云波这里冷了场,便笑笑,走开了。

    “帮我查他的底细。”许云波低声对王小帅说。

    王小帅的杯子轻碰了一下许云波的,“OK。”

    夜色渐深,酒会散场了,宾客们悉数散去,许云波也和王小帅一起离开了。

    他坐的王小帅的车子,王小帅将他送到寓所门外,然后离开,许云波的手指在门锁上碰了一下,房门打开,他随手按亮了电灯开关。

    客厅里亮了起来,水晶吊灯在房顶上散出流光溢彩。

    许云波把领带拽了下来,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轻端起茶几上昨夜喝了半截的酒,轻抿了一口,眼前浮现出温亦如温婉的面容,还有小苹果那可爱的小脸。

    他掏出了手机,准备拨打她的电话。

    号码被调了出来,只需要在上面按一下,号码就会拨出去,可是她的手指停在上面,想按,却按不下去。

    他现在,褪去奔腾CEO的光环,可以说一文不名。他怎么有脸见她呢?

    他把手机扔在了沙发上,起身去洗漱了。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进房间的时候,温亦如醒了,身旁的小丫头还在睡,昨天玩到很晚,今天恐怕不到八点她都不会醒来。

    温亦如起了床,轻轻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清晨的山间,空气说不出的清新,清风带着深秋的凉意吹过来,温亦如将彩色的披肩在身上裹了裹,然后出门了。

    没有走远,怕小苹果醒来找不到,她就在门外几十米外的小河边走了走。

    清晨的林子里,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几处金黄的树叶哗啦啦掉下来,有一片还掉在了她的肩头,她拾起来,拈着叶柄,细细地端祥着叶子的纹路。

    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正在端着相机捕捉清晨美景的崔智焕,一眼看到了河边立着的苗条身影。

    依然是一条彩色的披肩,裹满她的肩背,披肩上深黄色的流苏在微风中轻轻拂动着。

    她站在一块石头上,似乎在欣赏着远处的山景。

    他不由又把镜头对准了那道倩影。

    温亦如信目远眺远处的山峦起伏,脚下流水淙淙,清晨的山间,景致美好。

    她移开脚步,沿着小河慢慢走着。

    忽然间脚下窜过一样东西,擦着她的腿飞窜而去。温亦如骇了一跳,当看清那只飞快钻进野草丛中的野兔时,她的脚也在哧溜一下后滑进了水里。

    温亦如惊叫了一声,跌坐在了石头上,右腿从膝盖处全没进了水里。深秋,河水沁凉,那股凉意从脚底直接钻进她的腿部肌肤,温亦如低嘶了一声,想爬上来,可是沾了水的石头分外光滑,她生是没上来。

    崔智焕的相机镜头里,眼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猝然间跌倒,他已经飞奔而来。

    “来,把手给我。”他跳过一块块石头,飞跑过来,站在她的面前。

    温亦如顾不得许多,把自己的手递给了他,他的手带着深秋早晨的微凉,将她的手攥在手心,用力往上一拽,温亦如的身形倾刻间落进了他的怀里。

    他身形高大,站在石头上,因为立脚不太稳,温亦如跌进他的怀里时他的身形晃了一下,但一只手臂牢牢地搂住了她的腰。

    “你没事吧?”

    耳边传来关心的询问时,温亦如闻见一阵清爽的男性气息。她抬头,看到崔智焕清亮的眼睛。

    陈泽凯的眼神是深沉温和的,许云波的眼睛是张扬不羁的,崔智焕的眼睛是清清亮亮的,没有杂质,一看,便知这人有着良好的生活背景,而且,应该是一个没有不良嗜好的人。

    温亦如这样被陌生男人搂在怀里,脸上着实一热,她慌忙从他的怀里退了出去。

    可是这一退,又忘了身后就是小河,差点儿再次掉下去。是崔智焕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

    “你慢点儿。”

    他一着急,嘴里蹦出的是韩文。

    但温亦如听得懂。

    她从石头上跳了下去,对着崔智焕说:“谢谢你。”

    崔智焕却看向她的腿和脚,她的半条腿都湿透了,鞋子里灌满了水,就刚才那一蹦,鞋子里便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也是到这时,温亦如才感到膝盖处火烧火燎的疼。想来刚才摔伤了。

    见她忽然间手捂膝盖弯下了腰,崔智焕也跳下了石头,“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

    “腿疼。”温亦如的脸上,五官都皱到一起了。

    崔智焕见状说:“我背你回去吧!”

    “不了,我可以走。”温亦如怎么可能上一个陌生男人的背呢?她转身想走开,可是这腿真是不给力,一迈步子,差点儿摔倒。

    “还是我背你吧!”崔智焕扶住了她的手臂背过身去,就这样,温亦如不得不上了他的背。

    崔智焕人高腿长,背着她也毫不费力,只是这一路上,一个陌生帅哥背着一个单身女人,这一路上吸引来的目光着实不少。

    崔智焕一直把她背到家门口,又走进了院子,小苹果已经起床了,自己穿好了衣服,在洗脸刷牙。

    听到门响,小手端着牙缸好奇地跑了出来。

    “妈妈!”

    看到崔智焕背着母亲,小家伙怔了一下,“妈妈,你为什么要叔叔背着?哎呀,妈妈,你掉河里了吗?”

    小丫头把牙缸牙刷往洗手池子上一放,用袖子胡乱地抹了一下湿漉漉的小嘴就跑过来了。

    “妈妈,你哪里受伤了?”

    “妈妈没事,别担心。”温亦如被崔智焕从背上放了下来,她一瘸一拐地进了屋,去换衣服了。

    崔智焕把清亮的目光移到小苹果的身上,小丫头小脸蛋圆圆的,此刻三步两跳地也跑到屋子里去了。

    温亦如回到卧室,关上门,脱下裤子查看自己的伤处,小苹果跟了进来。

    “妈妈,你膝盖磕破了。”小丫头吃惊地说。

    温亦如道:“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

    “去吧,出去跟叔叔呆着。”

    温亦如去清理伤口了,小苹果从卧室里出来,崔智焕正叉兜站在院子里的梨树下。

    他清亮的眼睛望过来,对着小苹果一笑,“小姑娘,你爸爸呢?为什么一直没看到你爸爸?”

    “我没有爸爸。我爸爸死了。”小苹果蹙起了小眉头,一副十分苦恼的样子。

    崔智焕忽然松了口气。

    “那你妈妈呢?她有男朋友吗?”

    小苹果又歪起了小脑瓜,脸上浮现出越发苦恼的样子,“本来是有的,但是他不要妈妈了。”

    崔智焕扬起了眉,眼睛里的笑意越发明亮了几分,他弯身,手指轻轻刮了小丫头的小鼻子一下,“你真可爱。”

    小苹果当然不知道崔智焕的心思,她转个身,小屁股坐到藤椅上去了,崔智焕再把目光投向门口的时候,温亦如已经换好了干净衣服从屋里出来了。

    “谢谢你崔先生。”她走路的样子仍然有些不得劲儿。

    崔智焕笑道:“不用客气,只是举手之劳。”

    温亦如对他笑笑,随手指了指他身后藤椅,“您请坐吧!”

    崔智焕便在藤椅上坐了下去。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