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107章 波妇与死胖子(还有一更)

第107章 波妇与死胖子(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骂着骂着,忽然间眼前一亮,只见黄燕的手包就丢在他脚步几米处,他又一勾唇角,走过去那把手包拾了起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把她的身分证和车钥匙掏了出来,想了想,又把手机掏了出来,塞进兜里,手包往地上一扔,上车走了。黄燕跑回来的时候,手包早就不知被谁捡走了,车子还停在那里,可是她没有车钥匙,根本开不走,不由气得跺脚些。

    王小帅边开车边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死女人,给你点儿颜色瞧瞧。”

    温亦如有点儿失眠,她总会想起刘纱纱跳楼的情形,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也心惊肉跳的,她真的是做了亏心事,畏罪自杀吗?

    一翻身,她又想起许云波那深沉的目光,这段时间没见,他好像是瘦了。

    正辗转反侧胡思乱想着,就听见外面有人叩门:“小如!小如!”

    温亦如惊了一下,听声音像是黄燕的,可是她怎么会三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

    她披了衣服去开门,黄燕哎呀妈呀的进来了,“你怎么了?”温亦如吃惊不已地问一身狼狈的黄燕。

    黄燕却先伸出一只手来,“先给我三十块钱,打车钱还没付呢!”

    温亦如又去找钱,拿了三十给她。黄燕又转身下楼去了。等她回来,温亦如担心地问:“你倒底怎么了?怎么像是被人打劫了?”

    黄燕骂道:“都是那个该死的王小帅!”

    她边骂边捶胸顿足,“该死的王小帅,别让老娘再遇见你。桕”

    “到底怎么了!”温亦如见她那么激动,怕吵到小苹果,便过去把房门掩上了,然后又回来。

    黄燕一屁股坐进沙发里,“你nn的王小帅,老娘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温亦如听着她愤愤不平地骂,心里越发奇怪了,也在沙发上坐下问道:“王小帅到底哪里惹了你了?”

    黄燕拍着大腿说:“他……”忽然间又想起来,这事不能说,这关系到她的清白,她的初吻。

    还有……真是糗死了。

    黄燕想起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便一顿唉声叹气,后悔连连。

    温亦如问不出个所以然,便转个身道:“我去给你取件睡衣吧!”

    温亦如去找衣服,黄燕便去洗澡了,只不过边洗边在心里骂王小帅,“该死的,我cao你八辈祖宗。”

    黄燕洗了多久的澡就骂了多久的王小帅,然后才穿着温亦如的睡衣从浴室里出来了。

    温亦如打着哈欠,“我先去睡了,明早要上班。”

    她转身进屋了,黄燕来到了另一间卧室,躺在床上,还在诅咒王小帅。

    唉,明天该怎么办?

    她的所有东西都在手包里,可是现在手包没了,什么都没了,她连家都进不去了。

    哎哟。

    她郁闷地用被子蒙住了头。

    王小帅回了家,先前的气闷心情都被快乐取代了,他晃了晃手里多出来的车钥匙,又把捏在手里的身份证放在灯下照了照。他眯起了眼睛。

    想不到年轻时的黄燕还挺俊的嘛!

    身分证是黄燕七八年前办的,脸自然比现在要嫩一些,眼睛好像也更有灵气一些,总之就是没有现在张口闭口波妇的样子。

    王小帅把身份证和车钥匙都收进了抽屉,然后去洗澡了。

    黄燕郁闷地睡了一宿觉,睡了半截还被梦里的镜头气醒了,梦里头,王小帅在吻她。她边叫边闹地叫醒了。

    醒来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睁眼一瞧,眼前一大一小两张脸,四只眼睛都好奇地瞅着她。

    “黄姨,你怎么了?谁要亲你?”一身睡衣的小苹果奇怪地问。

    温亦如也满脸好奇的等待着黄燕的回答,黄燕看看那一大一小两张好奇的脸,脸上一热,当时就差点儿滚到床底下去。

    “没……没人亲我,去去去,外边玩去。”黄燕红着脸往外轰小苹果和温亦如。

    小苹果黑眼珠追着她转,“黄姨,你脸怎么红了?”

    黄燕正穿鞋子,此刻忙伸手在脸上摸了摸,脸上果真是烫死了。

    “小屁孩儿,哪那么多问题。”黄燕瞪了一眼小苹果,小苹果做了个鬼脸跑了。

    黄燕去洗漱,温亦如也去换衣服了。

    黄燕洗漱完了,伸手给温亦如要钱,“诺,借点儿钱花。“

    “怎么了?”温亦如想起昨夜她跟她要打车钱的事。

    黄燕道:“唉,别提了,昨天被人抢了,包都被人抢走了,我现在孤家寡人,什么都没有了。”

    温亦如惊道:“报警没有?”

    黄燕摇头,“哎,算我倒霉好了。”

    她当然不能说出昨天晚上和王小帅发生的事,那样就糗死了。

    温亦如从包里拿了五百块钱给她,黄燕拿着换好衣服走了。温亦如送小苹果去幼儿园,然后是上班。

    tang

    “嗨,早。”在电梯外面又碰到了崔智焕。他一脸鲜亮的笑,俊秀而迷人。

    “早。”温亦如也对他笑笑。两人一起迈步进了电梯,身后,又有几个其他公司的人一起挤了进来。

    崔智焕伸出一只手撑在电梯壁上,身形与臂膀形成了个包围圈将她护在了里面,温亦如闻见了他胸口那清爽的男性气息,她有点儿紧张。十层到了,他又攥紧了她的手腕大步将她带了出去。

    一到外面,温亦如便挣开了他的手,“崔总,我先走了。”她加快脚步跑向公司,崔智焕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也抬腿往前走去。

    温亦如在办公桌前坐下的时候,崔智焕也进来了,他径自走向他的工作室,而一个与他们同乘一部电梯上来的女员工跑过来悄悄说:“小温,你和崔总是不是在谈对象啊?我看他在电梯里那么护着你。”

    “没有,你误会了。”温亦如忙解释,“我和崔总什么关系都没有。”

    女同事半信半疑地瞅瞅她,然后哦了一声工作去了。

    崔智焕的助理又送了一杯菊花茶过来,杭白菊的清香从杯口缓缓溢出来,温亦如看到水面上飘浮着的一小片菊瓣。

    她忍住没有看向崔智焕的方向,她想。明天一定要自己带菊花茶过来,自己不能再这样不明不白地接受他的赠与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她接听,电话是许云波打过来的,“小如,我晚上叫人接小苹果到这边来。”

    “哦。”温亦如微怔。

    许云波沉默一下又道:“我能不能去看看你?”

    “不用了。”温亦如淡淡地挂了电话。

    下班以后,她来到小苹果所在的幼儿园,果真见到许云波的车子停在外面,只不过下来的人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司机。

    那司机牵了小苹果的手上了车子,温亦如没有过去,一个人沿着马路慢慢走着,不知道许云波所说的阴谋是什么,又是谁是那个幕后主使。

    小苹果被带去了一家饭店,小人儿被许云波的司机牵着小手送进包间里。

    许云波见到那个粉嫩嫩的小姑娘,漂亮的脸上,立即洋溢起欣喜的笑,“小苹果,来,爸爸抱抱。”

    他把小苹果抱了起来,在那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下。“来,喊二伯三伯。”

    “二伯三伯。”小苹果甜甜脆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许西城和许剑城,脸上均是露出喜爱的笑来。

    “小苹果真是长高了。”许剑城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小苹果了,笑着捏了捏她的苹果脸。

    许云波让女儿坐在他的腿上,满眼都是疼爱地瞅着小丫头。

    “最近有没有想爸爸?”

    “想了。”小苹果回。

    小手伸到餐桌上,够了一块饭店赠送的西瓜过来,许云波笑着把小丫头放到旁边的椅子上,“来,想吃什么自己拿。”

    把女儿安顿好,许云波转向许西城和许剑城。

    “美国那边已经查清了,那家公司的幕后拥有者是个美籍华人,我怀疑……”许云波目光凝重了几分,“是王子健。”

    许西城道:“我也这么想,但他究竟为了什么这么做?按说,他拥有那么大的公司,那么强大的资产,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来,吸纳周氏的投资,然后让周氏损失巨额资产,难道说,他只是为了达到让你娶王凯伦的目的?”

    许云波摇头,对此,他也是深感不解。

    而许剑城,生意上的事情他不太懂,所以一直旁边听着,很少插话。

    “为什么要娶王凯伦呀?王凯伦是谁呀?”一旁吃饭的小苹果插话了。

    所有的人都失笑,许西城笑着揉揉小苹果的小脑瓜,“鬼灵精的。”

    小苹果若无其事继续吃饭,好像并不在意那个答案是什么。

    许云波疼爱的目光笼罩着自己的女儿,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小家伙开始,他就莫名的喜欢。他很希望这孩子是五年前,温亦如和他一夜/情后怀上的,然后她带着他的孩子改嫁他人,可是他又很怕,这孩子真的不是他的,所以当所有见过这孩子的人都说,她很像他的时候,他也没有要验dna的想法,因为他不敢去验。

    万一不是他的呢?那他不是空欢喜一场?后来,他就想,不管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他都会把她当成亲生女儿,而且事实上,他对这孩子也确实有一种很亲切的很亲切的感觉,是那种与生俱来的亲近,他心里她是他女儿的念头也深了一些,但饶是如此,仍不敢去验dna。

    后来,他跟着温亦如回小镇住了几天,那几天里,他带着小苹果到处玩,上山、下水,乡下能玩的都玩过了,他也偷偷地去看过那个被小苹果称做“爸爸”的人的坟。

    长满荒草,像是从未有人打理过。

    如果真是她的爱人,她会连他墓地的荒草都不拔一下吗?会让她的爱人,她女儿的爸爸长眠于这样荒凉的地方吗?</p

    这时,有个老人赶着一群羊经过,羊群咩咩地从他的身边慢吞吞地走过去,老人问他,“年轻人,站在这里做什么?”

    许云波便问了一句:“老伯,这座坟里埋着的是什么人?”

    “啊,这个呀,好多年了,是个老光棍,死在家里半个月才被人发现,然后村里出钱给买了付棺材,找人给埋了。你怎么问这个?”

    “呃,没事。”许云波很是震惊,同时也深深地气恼温亦如的欺骗,但是转而一想,小苹果一定不会是那个人的孩子,那么她是谁的孩子?

    许云波怀着疑惑的心情往镇子里走去,正好遇到了捐款过的学校的校长,他便拐弯抹脚地打听温亦如初来小镇时的情况。老校长说:她是带着身孕过来的,到了这里几个月就生了小苹果,因为镇子小,所以这样的单身女人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许云波心里有个念头忽然间肯定下来,小苹果,一定就是他的孩子。那一夜后,她怀了孕,然后带着身孕来到了小镇。一躲就是五年。

    他忽然间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头好生庆幸,还好,还好,她没有在他离开的那段日子里,打掉这个孩子。

    回去之后,他抱着小苹果亲了又亲,怎么都亲不够,那种突然荣升为父亲,突然天上掉下个女儿的欣喜让他难以自制,不过那个时候,温亦如在厨房里包饺子,并不知道院子里的情况,没有看到他几乎难以自制的喜悦神情。

    小苹果被他亲疼了,小手来挡他的嘴,小脑袋也躲开了,许云波却笑呵呵地把小丫头举了起来,连着举了好几下。

    许云波的记忆拉回,许西城正在为小丫头摘鱼刺,人到中年的二哥,好像越来越喜欢小孩子了,他对待小苹果的时候,可以从他的眼神里看到那种深深的包容和疼爱。

    许剑城只含笑看着,他与周青青的感情还是那么若即若离,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晚饭用完,许西城和许剑城都走了,许云波让司机开着车子送他们回家。

    “小苹果,今天晚上去爸爸那里好不好?”

    “不好,我要跟妈妈睡。”小苹果一口拒绝。

    许云波又有点不甘心地道:“爸爸那里又添了很多新玩具,你不想去看看?”

    “我想和妈妈一起去看。”小苹果说。

    许云波没有办法了。她的母亲怎么会和她一起去看呢?他不得不含笑揉揉小丫头的头,“好吧,爸爸送你回去找妈妈。”

    他让司机把车子开来了温亦如的寓所,然后给温亦如打了个电话,“我把小苹果送过来了,是我送她上去,还是你下来接一下。”

    “我下去吧。”温亦如挂断了电话。

    她很快就披了件衣服下来了。

    “妈妈,”小苹果跑了过去。

    温亦如拉住女儿的小手,小苹果又转身对许云波说:“爸爸再见。”

    “再见。”许云波的心头万般惆怅交织,他看着那对母女大手牵小手地上楼去了,他黯然转身,钻进车子里。

    夜色下,黑色的轿车开走了,温亦如站在门口,身形往后贴在了门板上,心头说不出的一种惆怅。

    王子健怎么都不会想到,刘纱纱竟然自杀了。那是一个极胆小的女人,胆小、懦弱、像是一只柔弱的小白兔,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懦弱的女人,竟然跳楼了。

    她的自杀,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他不得不再从长计议剩下的事情。深夜,他抚额坐在书房的椅子上,主卧室里,吴静瑶在静静地睡着,她浑然不知在她的丈夫身上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她丈夫的心里想的什么,她只知道做一个贤慧的妻子,相夫教子,生活安稳,所求不多。而王子健又极是宠着她,虽然她是二婚的身份,可是他从未嫌弃过她,反倒一如以前一样的宠着她,爱护着她,所以,吴静瑶生活在王子健给予的平安和美的生活氛围里,浑然不知道他丈夫正在蕴酿着什么计划。

    黄燕先去医院上了班,快到下班时,跟主任请了个假,早早地从医院出来了,一直来到王氏大厦。

    王小帅那个死胖子,一定知道她的手包在哪儿。

    “小姐,你不能进去。”前台小姐拦住了她。

    “那你叫那个死胖子下来!”黄燕气呼呼地嚷。

    前台小姐说:“我们这里没有叫死胖子的,请您回去吧!”

    黄燕说:“怎么没有,王小帅不就是那个死胖子吗?”

    前台小姐被她的骂声惊得瞠目结舌,“小……小姐,请你说话注意一点。”

    “注意你个鸟啊!”黄燕气愤地嚷了,“你告不告诉我王小帅在哪儿?”

    前台小姐脸都黑了,“小姐,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不告诉是吧?”黄燕伸长了脖子瞪着那前台小姐,前台小姐从没有看到这样凶悍的女人,一时之间竟然吓得哆嗦起来,“对不起,我……我能说。”

    黄燕气愤地叉着腰对着楼上嚷了起来,“

    王小帅,你这个死胖子你他娘的给我下来!”

    王小帅在楼上已经听说了下面的事,他的秘书们在交头接耳,说是楼下来了个悍妇,张口闭口找死胖子。

    王小帅皱了皱眉,从衣兜里把她的手机掏了出来,随手在里面翻了翻,里面存着几张黄燕身着三点和睡衣的自拍。这是王小帅在昨天晚上翻着玩的时候发现的,他唇角勾了勾,眸中掠过一丝玩味,随手拨下内线电话到前台:“让那死女人接电话。”

    前台小姐愣愣的,把话筒递给了黄燕,黄燕接过立即骂了句:“死胖子!”

    王小帅:“啧啧啧,姑娘家家的,这嘴真臭。”

    “你……”黄燕被他一句话噎住了。

    王小帅:“对了,我昨晚在你手机里发现点儿东西,要不要我让人拿下去给你看看?”

    “什么?”黄燕早把手机里的照片忘掉了。

    王小帅道:“嗯,就是那种……穿得很少的,挺显身材的那种。”

    黄燕的脸立即红了,“王小帅你敢!”

    “嗯,我敢不敢,就要看你了。臭婆娘,马上叫三声王哥,不然我就叫全公司的人都看看波妇不穿衣服的照片。”

    “你……”

    黄燕四下里看了看,两位前台小姐都在愣愣地瞅着她。

    “我……我叫可以,但你要马上把东西还我。”

    “没问题。”

    “王……王哥。”

    “一声。”

    “王哥。”

    “二声。”

    “王哥。”

    “嗯,不错。”

    王小帅显得很满意,黄燕心里却在呸呸呸,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先低个头,改天好好想个法子收拾收拾那死胖子。

    *****************************************************************************

    大年三十加更,实在是悲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