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133章 一个巴掌

第133章 一个巴掌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她看到母亲掩面而泣,那个男人的手张在半空,似乎想拥她入怀,可却踌躇着没有落下。

    “跟我走吧,我会待你和孩子好,你仍是我最爱的女人,你的孩子,就是我的。”

    温亦如看到,他在提到孩子这两个字时,眼睛中迸发出来,又被隐藏而去的阴沉,他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必竟,那不是他的孩子,那是另一个男人的孩子,是另一个男人抢走了他心爱的女人。

    小小的温亦如扒在门后面,目睹着那对青年男女,他们僵持在狭小的客厅里媛。

    她很害怕,很害怕,害怕母亲会跟着这个男人走了,或者是带着她离开,那么,她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妈妈,我不要你走。”她跑了出去,抱住吴静瑶的大腿,死死的不肯松开。

    吴静瑶就只是哭。

    后来,王子健说:“给你三天时间,是跟我走,还是留下来,你自己选择。”然后,他就走了反。

    那三天的时间里,家里被一层看不见的阴云笼罩,一向温和慈爱的父亲,变得焦躁易怒,一向温婉的母亲,不停地流泪。

    父亲,是极疼爱母亲的,虽然知道她的心里另有他人,但还是把她当成最最心爱的女人一直小心疼爱,她这个唯一的女儿,更是他的心尖宠。

    吴静瑶提出要带着温亦如走,父亲立即火了,“你走可以,但孩子是我的,你休想带走!”

    母亲便又开始哭。

    “小如是我的骨肉,我不能把她扔在这里。”

    这个时候,小小的温亦如才知道,母亲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了。她躲在卧室门后面,不敢出去,怯怯的,不安的眼睛望着他们。

    父亲说:“不想扔下她,你就留下,要么就一个人滚!”

    母亲哭得便越发大声了。

    只是后来,她终究是割下了母女情,夫妻情,跟着王子健走了。那天,她抱着吴静瑶的大腿,不肯让她离开,眼泪汹涌,“妈妈,你不要走,不要走,小如听话,小如再也不淘气了……”

    可是没有用,母亲已经铁了心要离开,虽然眼泪横流,但是她还是狠心地,一根一根地掰开了女儿紧紧抱着她腿的手指,跟着另一个男人走了。

    那之后,温亦如病了,昏昏沉沉病了好久,好像有一个月的时间里,她不知饥渴,也没有力气起床,嘴里只喃喃地叫着妈妈,是消瘦了一大圈的父亲每日守候在她的床边,端水喂药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她。

    “小如,妈妈不要你了,还有爸爸,你是爸爸的心肝儿,爸爸会永远把你当成宝贝来宠。”

    此后的那些年,爸爸又当爹又当娘,小心翼翼地把她拉扯长大,多少人给他提过亲,他都没有应允,因为怕后母,会对他的宝贝女儿不好。直到后来,他心力交瘁早早过世。

    温亦如忽然泪流满面。

    听见母亲的啜泣声,小苹果奇怪地问:“妈妈,你怎么了?”

    许云波听见女儿的问话吃了一惊,从后视镜里,他看到妻子一脸的泪痕,骇了一跳,正好车子已经进了小区,他便找个位置把车子停下了,“小如,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温亦如流着泪摇头,许云波越发担心了,他从驾驶位下来,开了后面的车门,“让我看看,怎么了?”

    他捧起了她的脸,温亦如埋藏多年的委屈,像是忽然间被唤醒一般,越发盈满胸口。

    “我没事,让我静一静,就好了。”

    许云波愣然地松开她。“好吧,我们先回家。”

    他重又上了车子,把车子一直开到家门口,温亦如不停地用纸巾擦着脸,气息渐渐平稳下来。

    小苹果已经被母亲突然的哭泣吓到了,此刻用一双惊愣的大眼睛望着她的妈妈。

    许云波把小苹果抱下了车,又来拉温亦如的手,“我们走吧。”

    温亦如跟着他下了车,一家人进了屋。许云波去给温亦如倒了杯白水递给她。温亦如接过,心里却涌上内疚,“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让你们担心的。”

    “我知道。”许云波在她身旁坐下,轻轻搂住她,“你想起了小时候是不是?一定是这样的。小苹果,来,哄哄妈妈。”

    小苹果一直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她的妈妈,此刻忙过来,小手帮着她妈妈擦眼泪,“妈妈,你不要哭,小苹果以后不淘气,保证不让你生气,小苹果也会好好读书,不让妈妈着急……”

    “嗯……”温亦如被小丫头逗笑了,把小家伙搂进了怀里,“我家小苹果是最最可爱的孩子,妈妈永远都爱你……”

    与温亦如这里的喜悲交加不同,王家大宅里一片安静。黄燕下了班,便闷进了房间里,一个人上了会儿网,又捧着杂志看了一会儿,然后,脑子里就开始走私。

    那天,在会所,两个人闹得鸡飞狗跳,后来不知怎么着,两个人竟然吻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主动的,反正她的衣服被他脱

    tang了,他的衣服也被抓她烂了,他们就在会所的沙发上,那个了。

    这几天,黄燕的脑子里只要一安静下来,就会想起那天的一幕,虽然结婚这么久,她和他亲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那一次的记忆却尤其深刻,那一天的他,较之以往都要凶猛热烈得多,她几乎无法招架了,最后就败倒在他的怀里,任他予取予求。包间外面就是人来人往,可是里面一片凶狠热烈,房门也不知道关没关,她既担心有人闯进来,又挣不开他,那种感觉真的是又惊险又刺激,最后,她和他,竟然双双那个啥了。

    黄燕忽然感到两颊火热,伸手摸了摸,竟是烫手。过去好几天了,一回忆起那天的情景竟然还让她这样脸红心跳。

    黄燕蒙紧了被子,好像这样就会减轻那种慌乱的感觉。

    可是房门忽然间被人推开了,王小帅顶着夜色走了进来。身上带着轻浅的酒气,直奔着床边而来。

    黄燕扯紧了被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团黑影走近。

    王小帅直接上了床,整个身形覆过来。

    “喂,你干嘛啊!”黄燕不得不出声了。

    王小帅说:“为了你不再出去找鸭子,我必须定期喂饱你。”

    于是,一场激烈的争战开始了,王小帅特别特别的卖力,特别特别的勇猛,黄燕被他征服了,在空气的异常赤热中,两人一同上了‘天堂’。当王小帅以为一切都已结束的时候,黄燕又爬了过来,“现在该我了。”

    “该你什么?”见识过黄燕的女汉子气魄的王小帅惊愕地抬起了身子,黄燕说:“为了你不去找芬妮偷/情,我也必需定期喂饱你。来吧,亲爱的……”

    那天早晨王小帅醒来,腰酸背痛,腿抽筋。看着他那像二万五千里长征回来的样子,黄燕乐不可支,这下子,死胖子就没有精力去找他的小情人了。

    黄燕美美地起床梳洗,然后下楼吃早餐去了,王小帅手扶着后腰,每迈一步腿都打哆嗦,臭婆娘,想榨干老子!

    他心里骂着,扶着后腰去洗漱。

    黄燕边用早餐,边给温亦如打电话,“喂,晚上有没有空,一起逛街啊!”

    “呃……好吧。”

    温亦如这几天一直在加班,这个季节结婚的人多,拍照片的人也多,每天都要同时给好几对新人拍摄,然后还要忙到很晚才能下班。

    她也不知道晚上到底能不能陪黄燕逛街,但还是答应下来。

    下班以后,温亦如又加了一个小时的班,这才给黄燕打电话,“我可以走了。”

    于是,黄燕便开车来接她了。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商场。黄燕现在是‘有钱人’,花钱自然是大手大脚,除了王汇给她的那些钱,王小帅每个月也会定期往她的卡上打生活费,不爱是不爱,但做为他的女人,这点福利还是要有的。

    而且,还必须不能少给。

    黄燕一连挑了好几套行头,大包小包的拎都快拎不过来了,而温亦如却什么都没有买。

    “喂喂,想给你家老许省钱啊?”黄燕推了她的肩膀一下,“告诉你,男人的钱,老婆要是不花,他就会找别的女人去花。诺诺,赶紧的,喜欢什么买什么。”

    这是什么理论,温亦如脸上抽抽,她只是觉得自己衣服够多,穿都穿不过来,用不着再买新的。

    可是黄燕推搡着她,一直把她推到了那一排排的漂亮衣服前。“诺,挑几件!”

    温亦如只好去挑衣服。

    而黄燕也没闲着,她又看上了一件小西装,正伸手去拿,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来,与她的手同时,落在那件衣服上。

    黄燕一抬头,就看到芬妮的脸。

    芬妮也在看着她,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吃惊和意外,继而都皱起了眉。黄燕想不到在这里会遇见芬妮,唇角一勾,手腕用力,刷的一下,把那件衣服抢了过来。

    芬妮的手指原先是拽着衣服的领子的,此刻手里一空,那件衣服已经到了黄燕的手中,当时就柳眉倒竖。

    “喂,是我先看见的!”

    “你先看见的,怎么着?”黄燕就不怕横的。

    “我先看见的就是我的!”芬妮气恼地说。

    黄燕一笑道:“谁他m证明是你的?你不给钱你拿走看看?告诉你,别说是你看上的,就是你身上穿着的,老娘想要也敢让人给你扒下来!”

    “你……你!”芬妮被她一顿歪理斜说,气得要冒火了,“你这个疯子!”

    “我就是疯子,怎么着?”黄燕不以为然地扬眉。

    芬妮气得更是说不出话来了,“你……你……你……”

    “嗯?”黄燕故意把身形往芬妮身前欺了欺,芬妮气得一跺脚,“回头告诉王哥去!”

    芬妮气哼哼地走了。

    温亦如把刚才两人逗鸡似的情形看了个一清二楚,此刻拿着还没来得及试的新衣走了过来,“燕燕,可真有你的。这个芬

    妮估计被气到吐血了。”

    黄燕说:“呸,谁让她好人不做,做贱人。”

    温亦如扑哧乐了,她这个好朋友骂人可真有一手。

    她们两人在这里逛商场,许云波带着小苹果去了西餐厅吃饭。吃完了,许云波去结账,小苹果去儿童游乐区玩。

    很巧的是,她又遇到了小俏俏。

    小俏俏见到小苹果,便张口喊了一声,“野孩子。”

    这才是记吃不记打的典型,被她爸爸以及小苹果都教训过了,可是小俏俏还是屡教不改。

    小苹果愤怒地说“许俏俏,你要是再叫我野孩子,我就打断你的腿!”

    “你打呀,你敢吗?”俏俏得意地冲着小苹果做着鬼脸,小苹果郁闷的上前,刚想抽这丫头脑瓜一下,小肩膀就被人握住了。

    “小朋友,你说谁是野孩子呀?”许云波一手把小苹果拉到了身后,一面笑着,弯下身形,一只手轻轻攥住了小俏俏的衣服领子,将那记吃不记打的小丫头给拎了起来。

    许俏俏的双脚慢慢地离了地,她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许云波,这个叔叔,她见过,他看起来好帅,好英俊,可是他的眼神好可怕,虽然在笑,可是那笑其实一点儿都没达眼底,许俏俏甚至有一种感觉,他会把她丢出去。

    她的小身子已经悬了起来,两只脚够不到地面了,可是这个叔叔还在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她,俏俏感到很害怕,“叔叔,我不乱说了,小苹果不是野孩子,我不乱说了。”

    许云波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慢慢地将许俏俏放到了地上,继而伸手拍了拍俏俏的肩膀,“嗯,乖孩子。”

    许云波身形站了起来,满意地拉着小苹果的手走了。估计以后,许俏俏都不会再喊小苹果野孩子了。

    俏俏傻傻地站在原地,直到陆小倩结完帐走过来。

    “傻愣着干什么呢!”在喊了俏俏两声无果后,陆小倩有点儿恼了,“没带耳朵吗!”她过来拉了俏俏的手就走。

    陈泽凯的车子停在外面,他跟客户吃饭回来,顺便接着她们母女回家。

    一路无话,一行三人进了家,陆小倩换了鞋子上楼去了,陈泽凯在沙发上坐下,俏俏开始玩玩具。

    陈老太太说:“泽凯,俏俏都五岁了,你和小倩怎么还不考虑生个二胎呢?”

    陈泽凯说:“现在还早。”

    陈老太太说:“早什么呢?再不生,你们就都老了。再说,俏俏是女孩子,陈家还没有后呢!”

    陈泽凯拧了眉。

    “奶奶,我不要弟弟和妹妹。”许俏俏听见了,不满地喊了起来。

    陈老太太便住了嘴。

    夜里,陆小倩滑腻腻的身子往陈泽凯的身边靠了过去,一只温滑的手也轻轻地抚上他的胸口,陈泽凯领会到妻子的意图,竟然把她的手拿了下去。

    “睡吧,时间不早了。”

    “你……”陆小倩发出惊愕的声音。可是陈泽凯已经翻个身,顾自睡去了。

    陆小倩气愤地也翻了个身,但却把床头灯给扔地上去了。

    王子健的车子顶着夜色回来了,他下了车,修长挺秀的身形迈步进屋。吴静瑶从沙发上站起,迎了过来,“健哥你回来了。”

    “嗯。”王子健脱下外衣递给妻子,又随手解松了领带,坐在沙发上,“凯伦呢?又不回来吃饭?”

    “我打过电话,她不接。”吴静瑶面露愁容。

    王子健道:“手机给我。”

    吴静瑶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王子健。王子健接过,在通话记录里找到了王凯伦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半天都没有人接听。王子健的脸色有点儿不好了,而在这时,手机却接通了。

    “喂,你谁呀?”说话的人却并非王凯伦。

    王子健一愣,“你是谁?”

    “我是凯伦的朋友。”说话的人,就坐在王凯伦的身旁,电话不停地响,王凯伦又不想接母亲的电话,于是就把手机递给了旁边的男子,对他说:“随便跟她说什么,要她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于是,男子就接了电话。

    王子健厉声说:“让王凯伦接电话!”

    男子愣然地把手机递给了王凯伦,王凯伦不得不接过手机,对着里面说:“喂,干嘛呀!这么闲的慌你能不能找点事做呀……”

    她的话没说完,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王凯伦!”王子健异常严肃的声音说道:“是不是爸爸把你惯坏了!”

    王子健一向把王凯伦当着心肝宝贝来宠着,王凯伦自小就被当做了小公主,王子健一句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此刻听到父亲严肃的声音,王凯伦懦懦的声音说:“我不知道是爸爸。”

    “那你以为我是谁?是你妈妈,就可以那样跟她说话吗?王凯伦,”王子健声音很阴沉,“马上回家!”

    “喔。”王凯伦弱弱地应着,人却站了起来,把手机塞进包里,然后挎着离开了。

    对于母亲吴静瑶,王凯伦怀着一种强烈的抵触心理,而对于王子健,她却还是有些畏惧的。

    她开着车子回了家,心里头有些忐忑,不知道王子健会不会对她发火。一个人进了屋,客厅里,王子健和吴静瑶都坐在沙发上,当她进来的时候,他们的目光都望了过来,吴静瑶的眼神是忧心的,而王子健却是严厉的。

    “去哪儿了?跟谁在一起?为什么让别人接电话?”

    王子健起身走过来,一种凛冽的气息让王凯伦心神一缩。对于这个父亲,她依赖而又有些敬畏。

    “去吃饭了,和几个朋友在一起。”

    “为什么让别人接电话!”

    “因为……因为我不想跟她说话。”

    王凯伦蹙眉鼓起了小嘴。

    王子健说:“那个‘她’是谁!”

    “她……”王凯伦抬头瞅了一眼沙发上一脸紧张不安的吴静瑶,“是妈妈。”

    王子健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真是把你惯坏了!”

    从小到大,这二十二年,王子健从没有动过王凯伦一根汗毛,更别说是一个巴掌,王凯伦的眼睛里立即涌出了泪珠,颤颤缩缩的看着她的父亲,眼睛里有畏惧也有委屈。

    “滚回你自己的屋去!”

    王子健喝道。

    王凯伦眼睛里滚动着泪珠可是她飞快地跑上了楼。

    吴静瑶担忧地看着这一幕,“健哥……”

    王子健却没理会她的担心,“这孩子惯坏了,不好好管管她,恐怕她以后连我们两个是谁都不会认识。”

    ************************************************************************************

    还有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