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142章 冲突

第142章 冲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家的王小帅那是郁闷极了,黄燕不但跟个老外搞起来,还公然和他出双入对,简直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王小帅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恰巧这时,芬妮来了电话,王小帅看到那号码,然后把手机掷了出去。

    黄燕回到家,往床上一躺,心里美极了,想起王小帅那一脸黑掉的样子,她就爽极了,哈哈,王小帅,老娘就让你看看,老娘不是没有人要,哈哈,气死你……

    王子健坐在回家的车子上,手机响起来,他看看号码接听呙,

    “王先生,许云波发现了我们偷/拍的事,他把所有的照片都给删掉了。”

    没完成任务的男子声音弱弱的,显然很怕王子健会怪罪。王子健道:“知道了,以后不要再拍。”

    他把手机收起来。刚想放进衣兜,铃声又响了,“爸爸,我们出去用餐吧?”

    “嗯,好。”王子健的声音温柔起来,“去哪儿?醣”

    “去吃火锅呀!”王凯伦高兴地说。

    “好。”王子健回。

    “去火锅店。”王子健吩咐司机。

    十余分钟后,他们已经到达了王凯伦所说的那家火锅店,这里是年轻人的天堂,各式火锅,应有尽有,美容的、鸡肉的、海鲜的,王凯伦要了一份麻辣的。

    “爸爸,你尝一下这个,这个吃起来可爽了。”王凯伦指着眼前各式菜料已经放齐的火锅说。

    王子健看看那滋滋冒着热气的东西,已经先被里面的辣子威慑住了。

    “凯伦,这是不是太辣了?”

    “辣了才爽嘛。哎,爸爸你真是老了。”王凯伦看到王子健皱起了眉头。

    王子健道:“爸爸本来就老了,你都由一个六斤重的小东西长成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爸爸能不老吗?”

    王凯伦看到父亲在提到她小时候时,眉梢眼角的疼爱,她嘴一抿,“爸爸,你要是不爱吃这个,你再点个别的吧!”

    王子健笑笑,转头吩咐服务生,“这里有没有小鱼和贴饽饽?”

    “什么?”王凯伦瞪大了眼睛,“爸爸你要吃那个?”

    “是呀,爸爸想吃那个了。”

    王子健声音里带出几分感叹。

    服务生道:“先生,我们这里没有,不过旁边那家店有,要不要给您去端一份?”

    王子健说:“好。”

    就这样,王凯伦美滋滋地吃着她的火锅,王子健吃着服务生从隔壁店里端来的饽饽和小鱼,父女俩边吃边聊,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吃完了饭,王子健去结账,王凯伦慢腾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边玩着手机边跟着父亲往外面走。

    陈亚柔和好友李敏刚好从外面走进来。两人边走边说着话,陈亚柔没有留意到银台处的颀长背影,也没有留意到低头玩手机走过来的王凯伦。

    陈亚柔的肩膀碰了王凯伦一下,王凯伦手臂一抖,手机就掉地上了。啪的一声,惊醒了正在聊天的陈亚柔和低着头的王凯伦。

    陈亚柔看到王凯伦时,十分吃惊,她眼见着王凯伦眼睛里迅速涌起怒色,她想说对不起,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王凯伦已经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你不长眼啊!”

    那清脆的一声响过后,陈亚柔的左面脸颊便火烧火燎地疼了起来。“你……”

    “我怎么了!”王凯伦怒问,“打你给你点儿记性,下次走路长点眼睛!”

    陈亚柔嘴唇抽动着,可是说不出话来了,李敏怒道:“撞你你就要打人吗?再说,你的眼睛干什么用的!她没看到你,你还没看到她吗?你怎么不躲!”

    王凯伦被李敏问住了,脸上一热,当时又挥起了巴掌。

    “凯伦!”王子健走了过来。

    他捉住了女儿扬起的手臂,然后生硬地攥住,把阴沉的目光投向陈亚柔和李敏。

    陈亚柔低着头,脸颊犹自疼着,可却不敢看王子健严厉的目光,而李敏却毫不畏惧地望着他。

    “这一巴掌,我代我女儿道歉。你们走吧。”

    王子健声音沉肃地说。

    陈亚柔没有抬头,可是头顶上却好像有无数的锋芒撒下,她攥住李敏的手,“敏敏,我们走吧!”

    李敏有些不愿意,但她却知道王子健和陈亚柔的关系,此刻也不敢生硬地顶撞王子健,便瞪了一眼王凯伦要跟着陈亚柔离开,可是王凯伦不干了。

    “喂,把手机陪给我再走!”

    王凯伦一把拽住陈亚柔的手。

    陈亚柔心脏一抖,目光不由自主地向着王子健望过去。她知道,王凯伦是他最最宠爱的女儿。

    她看到的是王子健微微蹙起的眉,及冷肃的目光。

    她开始打开手包掏钱。

    “这些够吗?”

    估计有两千块吧,她也就带这些现金了。

    “你

    脑子没问题吧?我那手机是限量版,就值区区两千块?”王凯伦不满地嚷:“两万美金好不好!”

    陈亚柔呆住了。

    王凯伦的手机是俄罗斯一家厂商出产,机身上镶有钻石和水晶,价格非常昂贵。

    陈亚柔低头瞅了瞅躺在地上的白色机子,那机子白色一角,明显是少了些东西。又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王子健已经皱了眉。

    李敏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把担心的目光落在陈亚柔的身上。

    这时,王子健弯下了身,他修洁的手把躺在地上的白色手机捡了起来。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手机能用,只是水晶摔掉了一点儿,回头修一下好了。”

    他把手机递还给王凯伦,王凯伦不依地说:“那也要她赔修理费。”

    陈亚柔又把手包里所有的零钱都掏了出来,“我只有这么多的现金了。”

    王凯伦接了过来,哼了一声。

    陈亚柔又看了一眼王子健,他的目光落在他的宝贝女儿身上,浓眉微蹙。

    陈亚柔没再说什么,跟着李敏一起走了。

    李敏低声骂道:“这个姓王的,他女儿真不是个好东西!”

    陈亚柔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往二楼走去。

    王子健上了车,王凯伦坐在了他旁边,很心疼地摆弄着手里的机子。

    “都摔坏了。”

    她嘴里咕浓着,心里也很气恼。

    王子健没说话,却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崔智焕从韩国回来了,与他同来的,还有他的未婚妻,年轻漂亮的金逸珍小姐。这个女孩儿逢人便说:啊呢哈塞哟,请多多关照。

    她跟着崔智焕一起在摄影室上班,崔智焕交待他的未婚妻跟着公司里的职员多学习,金小姐有工作的时候跟着大家一起忙碌,没事的时候就捧着一本中韩互译的小字典认真地读着,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希望能很快融入他未婚夫生活圈子的女孩儿。

    “今天晚上,大家都不要走,我请大家吃韩国料理。”崔智焕在中午过后对大家宣布,职员们都欢呼起来,“哇哦,太好了。”

    温亦如给许云波打了个电话,“波子,我晚上要在外面吃,今晚,崔总请客。”

    “为什么请客?都请了谁?”许云波对‘崔总’这两个字那是相当敏感的。

    “请了所有同事!”温亦如好笑地大声说。

    许云波这才说:“好吧,记得早点回来。”

    “嗯。”

    夜色降下来,崔智焕带着他的未婚妻和所有下属来到一家韩式料理店。温亦如看到他跟老板说了几句什么,那个老板拍拍他的肩膀,看样子,两个人好像是朋友。

    大家都落座后,崔智焕的合作伙伴,公司的另一位老板也来了。这个人温亦如还是头一次见到,跟崔智焕相仿的年纪,五官端正,身量结实修长,但却是一个中国人,崔智焕叫他志伟。

    席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嘻嘻哈哈,气氛十分热烈。

    金逸珍坐在崔智焕的身旁,含笑温婉,对于中文她所知无已,但脸上始终保持得体的笑容,别人说话的时候,她就望着那人的眼睛,神情专注,然后低声问问崔智焕:“她的说什么?”

    崔智焕便低声给她翻译,然后金逸珍就笑起来。

    温亦如觉得这两个人挺相配的,男才女貌,男的清朗,女的温柔。

    席间,温亦如与崔智焕的目光相撞的时候,他对她浅浅勾唇,眼神里含着一种温和的情意。温亦如端起酒杯说:“崔总,金小姐,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谢谢。”

    “康桑哈迷达”

    崔智焕和金逸珍同时站起了身。

    晚宴结束后,同事们纷纷散去,温亦如跟她的两位老板打了招呼,又跟金逸珍用韩语说了声再见。

    金逸珍用柔和的目光目送她离开。

    许云波的车子早就候在饭店门外了。温亦如跟金逸珍说完再见转身的时候,她就听到了汽车喇叭声,她知道,那是许云波在提醒她,他在等她。

    于是向着喇叭声响起的方位走过去。

    副驾驶的门已经打开了,许云波一脸笑地问道:“怎么样?吃好了没有?”

    “还行吧。”温亦如对外国人的饮食其实不是很感冒,西餐也是每次都是小苹果或者黄燕要去,她才会跟着,韩式料理,她也吃不惯。

    “现在我们去哪儿走走?”许云波问。

    “嗯……去喝杯咖啡吧。”温亦如回。

    “好。”许云波把车子慢慢地倒出了车位。

    两人来到了常去的咖啡厅。

    许云波去了卫生间,温亦如在位子上坐下,随手捧起旁边放着的娱乐杂志看起来。

    “瑶瑶,嗯,我在外面,约了客户谈生意,晚些回去,嗯,不要担心。拜。”

    王子

    健边走边接着电话,他颀长的黑色身影从温亦如的身旁走了过去,温亦如抬头的时候,他已经把手机放在不远处的咖啡桌上,并且冲她点点头,唇畔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在友好的跟她打招呼。

    温亦如皱了皱眉。

    许是看到了她眼中的敌意,王子健微微一笑道:“怎么,有话要对我说?”

    温亦如把眼前桌子上的小花瓶朝着王子健砸了过去。

    花瓶砸在了王子健眼前的咖啡桌上,乒的一声后滚到了地板上。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花瓶并没有摔碎,但却把一角瓷片留在了王子健的桌子上。

    “这样不太礼貌吧?”王子健微微皱了眉。

    温亦如却霍然站了起来,“王子健,你一口一个瑶瑶,口蜜腹剑,却跟别的女人生了儿子,你这人还有多不要脸!”

    王子健的眼神渐渐变得阴沉,他冷冷地睨视着眼前不远处的年轻女人,却又凉凉地道:“如果你母亲知道你这么维护她,她一定会很高兴。”

    正好有服务生闻声而来,“先生,发生了什么事?”王子健指了指地上,“瓶子掉了。”

    服务生便忙弯身去捡那个砸在地毯上的瓷瓶。

    温亦如想不到自己的质问竟然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正在那里窝火着,许云波回来了。

    “怎么了?”他一眼看出温亦如眼中窝着的火。

    温亦如却闷声坐下了。王子健道:“你的小妻子在质问我,为什么对不起她妈妈。”

    许云波这才把目光望向不远处的王子健,只见他神情淡然凉薄,“外甥,你来告诉她。”

    许云波拧了眉,王子健却又对他笑了笑,“我朋友来了,你们随意。”这时候,有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王先生,不好意思,来晚了。”

    那人直接坐在了王子健的对面。

    王子健说:“不算晚,几分钟而已。”

    温亦如心里头有些烦闷,坐在那里,没有了喝咖啡的心情,许云波也只是品了一口咖啡,便道:“如果不想呆在这儿,我陪你去商场转转吧。”

    “嗯。”

    温亦如站了起来,与许云波两手轻扣,往外面走去。身后,王子健意味深长的目光望过来……

    “姑姑,你给我讲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吧?”许云舒的家里,小苹果头枕着她姑姑的手臂,大眼睛里怀着期翼。

    “嗯,好。”云舒笑容柔和。

    “从前呀,有一位国王和王后,他们生了一个特别特别漂亮的女儿,因为她的皮肤很白,所以大家都叫她白雪公主……”

    小苹果慢慢地睡着了,云舒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小丫头的头发,眼睛里满满都是母亲般的疼爱。

    外面传来轻微的响动,接着,云舒听到保姆压得很低的声音,“先生,你回来了。”

    云舒一手轻托小苹果的小脑瓜,将手臂从她的头下慢慢抽出来,她下了床,脚步轻轻地往外面走去。

    吴宇晨回来了,正在门口换拖鞋。

    “宇晨?”

    云舒的眼睛里有喜悦,有爱慕,满满都是对晚归丈夫的情意。吴宇晨的唇角勾出一抹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等着你呢。”云舒回。

    吴宇晨道:“下次不要等我,记得早点睡。”

    他轻搂了她,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转天的一早,云舒起床后先过来看小苹果。

    小苹果已经醒了,自己在穿衣服,云舒夸道:“原来小苹果这么棒,早起都不用叫的。”

    小苹果说:“妈妈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云舒好笑地,揉揉小苹果的小脑瓜。

    小苹果要去幼儿园,云舒让吴宇晨上班的时候顺便把她送过去,小苹果说:“姑姑,我要你送我。”

    云舒便笑笑,也跟着上了车子。

    把小苹果送去了幼儿园,云舒让吴宇晨去上班,不用管她,她自已打车回家,吴宇晨说:“路上小心。”

    “嗯。”

    云舒笑着跟着他说再见。

    吴宇晨的车子开动起来,往前驶去。过了一个路口,他把车子贴向了路边,那里有个女孩儿在欢快地向他招手,“吴老师!”

    “凡凡。”吴于晨叫女孩儿的名字。

    女孩儿拉开车门坐了进来,直接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老师,你怎么从这边走?”

    “哦,去办事从这边经过。”

    吴宇晨回。

    宁小凡眨眨眼睛笑道:“老师,刚刚是不是你太太坐你车子来着?有香味呢!”

    吴宇晨扯了扯唇角,没说什么。

    宁小凡又道:“听说老师的太太是一个十足的大美人儿,唉,真想见一见啊!”

    她说话的时候,身形往椅背上一靠,随意又自然。

    吴宇晨微微蹙眉,但并没有

    说什么。

    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吴宇晨把车子停下了,“就在这里下吧。”

    宁小凡说:“成!”

    她临下车之前,又忽然面向着吴宇晨,眼睛里满是异样的光亮,吴宇晨也把视线望了过来,他看到宁小凡眼睛里的的笑意,和满满的自信。

    车门关上了,宁小凡背着背包,青春的身影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吴宇晨也把车子开动起来。

    陈亚柔在家里独坐,捧着一杯清茶沉思的时候,房门被人叩响了,“开门。”

    陈亚柔听出那是王子健的声音,便放下了茶杯,走过去将房门打开,王子健走了进来。

    这是那天在火锅店和王凯伦发生冲突后,陈亚柔第一次见到王子健。

    “王哥。”

    陈亚柔内心含着隐隐的失落。

    王子健深重的眉眼凝视着她,忽然间,手指拈起了她尖俏的下颌,然后吻了过来。

    很久之后,王子健背靠在床头吸起了烟,陈亚柔窝在他的臂弯里,声音喃喃地:

    “王哥,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

    “哦。”陈亚柔的心头涌出丝丝的失落。

    半个小时之后,王子健离开了。

    *

    医院。

    一个小时之前,黄燕接了个急诊,女大学生在黑诊所打胎,大出血,被同学送到了这里。黄燕认出那个女孩儿,半个月前,那女孩儿曾来这里打胎,但被她以没有男朋友签字为名拒绝了。

    女孩儿流了很多血,已经处于昏迷状态,黄燕怀着一种又疼又恨的心情为那女孩儿采取了紧急救治,女孩儿脱离了危险,她也累到快要虚脱了。

    安德森打了电话过来,问她几点下夜班,他过来接她。

    黄燕说:“九点可以离开。”

    可是她还没到九点,王小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你妈妈爸爸来了。”

    一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黄燕纳闷,她的父母怎么会来?

    王小帅也是刚刚刚得到的消息,黄燕的父亲在火车上给王宅的座机打了电话,说是他和老伴一起过来了,接电话的是王汇,王汇便又通知了儿子。

    王小帅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是做为一个女婿,应尽的责任还是要尽的,虽然他现在和黄燕的婚姻已经是名存实亡的状态。

    王小帅的车子在早晨九点拥堵的公路上缓慢行驶着,好半天才挪到了火车站,在后广场把车子停好,然后去出站口等候黄燕的父母。

    这两个老人,王小帅还从未见过。

    他和黄燕的婚礼那么匆忙,远亲根本就没有通知,而黄燕也是在婚后父母再一次催婚的时候,才把她已经结婚的事情告诉了二老,两个老人当时就惊呆了。

    秋收加上各种活计,现在才腾出时间过来看看他们的女儿和女婿。

    王小帅凭着对黄燕相貌的理解加上一点儿推理,认出了大包小包扛着很多行李的黄燕父亲和母亲。

    王小帅在一根香烟吸完后,迎了过去。

    “请问,你们是黄燕的父亲和母亲吗?”王小帅问。

    黄父好奇地看看他,然后一眼认出了王小帅,黄燕曾经在父母多次追问女婿的长相后,给他们发过一张照片。黄父黄母把王小帅的长相记在了心里。

    “是小帅呀,哎哟,这真人比照片上还俊。”

    黄老太太说话满口的乡下音。

    黄父说:“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过来接我们。燕燕呢?”

    “他还没下班。”王小帅伸手去接黄父的行李。

    黄父的行李都是用帆布袋装的,再加上那身粗布衣服,看起来十分土气。

    王小帅皱皱眉,把那个最大的帆布袋接了过来。

    这里面装的什么呀,这么重!王小帅在心里咕浓着,黄父看到女婿皱了眉便说道:“还是我来吧,你们城里人,肯定没拎过这么重的东西。”

    “没事。”王小帅没事人似地说着,把行李袋拎了起来,“伯父伯母,你们跟我走吧!”

    黄父和黄母对看了一眼,心里还纳闷呢,这女婿怎么还叫他们伯父伯母呢?难道城里人就这叫法?

    黄父黄母跟着王小帅来到了后广场,当王小帅走向那银色法拉利时,黄父和黄母都惊呆了,他们从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车子。

    “小帅呀,这车子值不少钱吧?”

    黄父走过来,那粗糙的布满老茧的手,小心翼翼地在车身上抚过。

    王小帅说:“嗯,挺值钱的。”

    他边说边帮着两位老人开了后面的车门。

    黄父和黄母看看那车子里头豪华的装饰,当时眼就花了,他们看到的最好的车,也就是他们女儿的那辆。等到坐进去,更有一种晕呼呼要死掉的感觉。

    这车

    子坐起来竟然这么舒服。

    “小帅呀,这车不得二十万呢?”黄父把头微微往前凑到王小帅的座椅旁说。

    王小帅说:“嗯,二十万。”

    黄父说:“哎哟,这可真贵,农村人要多少年的收成呢!”

    王小帅已经忍不住快要乐出来了,想不到黄燕的父母竟然这么‘可爱’。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