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云波直接黑了脸,“等着我回去好好收拾你。”他撂下一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温亦如有点儿莫明其妙,放手手机,开始郁闷地工作。

    到了晚上,许云波早早地就回来了,没喝酒,小苹果一睡,他就上/床了。温亦如躺在床上捧着一本书在读,他就直接压过来了。覆在她身上,“别看了。”他把她手里的书也给拿走了。、

    “干嘛呀!”温亦如皱皱眉。

    “我们现在来造人。”许云波动手解她的睡衣。

    温亦如说:“今天不想做。跫”

    许云波说:“你不是急着生宝宝吗?我今天一定要给你一个,省得你又颠儿颠儿跑到医院去。”

    许云波想到温亦如上午的那个电话,就一脸黑线。

    温亦如说:“我们都那么多次了,一直都没怀上,黄燕说不是我的问题。”

    意思是,有可能是你的问题。

    “我敢保证我没有问题。”这简直是侮辱。许云波严肃了神情,手下仍然在动作不停地把她的睡衣都扒下去了。

    “喂!”温亦如想说什么,可是她自己已经被他剥光了。那个晚上,许云波无比的卖力,两个人都是酣畅淋漓。

    爱的种子悄悄地在温亦如的身体里萌了芽。

    王小帅等不到黄燕的回话,就开着车子直接到医院的门口等着去了。她的车子开出来时,他就把车子横了过去,挡住她的去路。

    “喂,死胖子,你干嘛!”

    黄燕开了车窗,把头探出来冲着他嚷。

    王小帅也开了车窗,“我要和你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你没有毛病吧!”黄燕骂了一句,把车窗合上,然后准备把车子开走,可是五小帅竟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那车子依旧横在她的眼前。

    “喂!”她刚想骂他,可是驾驶室的车门忽然间打开了,王小帅的手伸过来,一把将她从车了上拽了下去。

    “喂,你干嘛呀!”黄燕被他从车子上扯了下去,十分恼火。

    王小帅说:“我说要和你谈谈!”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黄燕甩开他的手,转身要上车,可是王小帅又攥住了她的手腕,

    “我要你离开安德森。“

    “为什么!”黄燕回头瞪着他。

    “因为你们在一起不合适,他是外国人,外国人口味重,你吃不消。”

    王小帅的脑子抽疯了,才会说出上面一番话,黄燕当时瞪大了眼睛,“哪尼?”她吃惊地瞪着他,“你拦着我,就跟我谈这个?”

    “你想谈哪个?”王小帅话一说完,自己也愣了,他其实就是想让她跟安德森分手,却不想说出了上面的话。

    黄燕愤愤地甩开了他的手,“老娘什么都不想跟你谈!”

    她转身之前,还一脚踢在了他的膝盖上。黑色小皮靴,鞋尖生硬地磕在他的骨头上,挺疼。

    王小帅皱了皱眉,耳边是一连串的车喇叭声,他们两人的车子堵在门口,影响到了来往的车辆,它们齐齐地被迫停下,当王小帅发现的时候,医院门口的马路上已经堵成了一片长龙,而医院的停车场也有数辆车子要启动,全都在按着喇叭,在催他们离开。

    王小帅只好上了车子,走了。

    黄燕也随后离开了医院,一路上心情郁闷地开着车子,打电话给温亦如,“喂,晚上一起吃饭?”

    “晚上要和波子一起去一个派对。”温亦如正在卧室里试穿着礼服。黄燕失望地哦了一声。

    把电话挂断,直接回家了。

    温亦如选了一件银色礼服穿在身上,穿上相搭配的鞋子,然后将长发在脑后轻轻地一挽,用一枚精致的发卡别住了。

    “妈妈,你试完了没有?”小苹果跑了进来。小丫头也穿上了漂亮的粉色小礼服,同色系的小皮鞋,看起来十分可家。

    “好了。”温亦如拉住女儿的小手,母女俩一起往外走去。

    许云波的车子就停在院子里,此刻,他透过车窗看到那对可爱的母女走过来,眼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他开了后面的车门。

    温亦如先让女儿上了车子,然后自己也坐了进来。两个大人在两边,小苹果坐在中间,小丫头向左边看一眼,是妈妈,右边看一眼,是爸爸,心里头那个甜。

    与此同时,在王家,王子健也和吴静瑶上了车子,接着是王凯伦,那对母女也精心地打扮过,此刻在王子健的温柔注视中上了车子。

    许云波在路上给周家的保姆打了个电话,“把孩子抱出来,我们一会儿到。”

    “谁?”温亦如奇怪地问。

    许云波道:“我让保姆抱壮壮出来。”

    “为什么?”温亦如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许云波道:“孩子总该见见他的爸爸是不是?”

    温亦如不言语了,她的眼前浮现出吴静瑶微微苍白的脸。<

    /p>

    数辆豪车芸集在李老板家门外,王子健带着他的妻女进屋了,许云波的车子也到了,他牵着妻子的手下了车,又抱下了小苹果,接着是保姆抱着小壮壮。

    小壮壮已经一周岁了,浓眉大眼长得很可爱。保姆抱着她跟着许云波他们一起进了屋。

    李家的大厅里很是热闹,穿西装的男子,华丽裙装的女人,还有调皮可爱的孩子们,男人们聚在一起谈论生意上的事,女人们聊珠宝,聊儿女,小孩子们则跑来跑去地玩耍。

    王子健带着王凯伦过来,除了参加聚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她介绍给更多的人。王凯伦已经二十出头的年纪,适时候找个男朋友了,来参加聚会的,不乏年轻精英,或者青年翘楚,说不定凯伦会遇到喜欢上的人呢?

    他带着王凯伦进屋,便有很多道的目光望过来,有的是望向他优雅美丽的妻子,有的是望向他年轻可爱的女儿,然后就是一片赞叹声,“王先生,你女儿真漂亮,像她妈妈一样。”

    王子健的脸上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多年商场打拼,他很会把握自己的脸部神情,那笑容看起来又亲切又迷人。

    虽然已经五十岁出头,可是王子健优雅的身形还是吸引了很多道女人的目光。

    但是他都只是淡淡地笑笑,优雅地挽着妻子的手臂。

    直到许云波一家人的出场。

    温亦如一身银色礼服,身影娇美,许云波深蓝色西装,风度翩翩,小苹果天真可爱,这都不足以让人惊讶,让人惊讶的是,保姆抱着小壮壮的出场。

    “许先生,这孩子不会是你的吧?”有人开玩笑似地指着小壮壮问。

    许云波一笑说:“是我的,不,是我亲戚家的,他的父母贪玩,把孩子扔给了我们,我们只好帮带着。”

    他说话的时候,幽深的眼神投向不远处的王子健,他在看到壮壮时,温和迷人的眼神变了。

    里面透露着一抹震惊。

    当许云波说完话的时候,他微微拧了眉。

    众人便都奇怪,哪有那么不负责任的父母,这么可爱的小娃娃都丢下不管。耳边人们的稀嘘声不断,温亦如和许云波一样神情淡定地照应着人们的目光和问候。

    目光却都留意着王子健,不知道他此时此刻见到亲生儿子,会有什么想法。而吴静瑶,他可知道,这个孩子就是她丈夫的?

    正在走着神,吴静瑶已经走了过来,脸容亲切,“小如,波子,你们也来了。”

    她说话的时候,亲切地摸摸小苹果的头,小苹果叫了一声,“外婆。”

    吴静瑶的脸上浮现出长辈对隔代人那种发自内心的疼爱神情。

    不远处,王凯伦丢来鄙夷不屑的眼神。

    温亦如平静地注视着她的母亲,她看起来气色红润,美丽而优雅。吴静瑶对女儿笑笑,把目光落在壮壮的身上,伸手轻捏了捏壮壮的小胖手,“这孩子真可爱。”

    壮壮黑眼珠看着她,也是满眼好奇。

    温亦如眼神冷冷地,“你不抱抱他吗?”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出了口,温亦如不是那么狠毒的人,可是此刻,她的心里只想着吴静瑶那天的一番话,她爱王子健,所以她支持王子健在外面生儿子,而她和前夫结婚,只是逼不得已。

    温亦如的眼神轻蔑地望着她的母亲。

    吴静瑶愣了一下,沉静温柔的眼睛惊疑地望着她的女儿,然后笑了笑,向着壮壮伸出手臂,“来,让奶奶抱抱。”

    她从小苹果的身份来安排着壮壮对她的称呼,将壮壮从保姆的怀里抱了过来。

    壮壮好奇地看着她,似乎在猜测着这个女人的身份。

    这时,王子健走了过来。

    “瑶瑶,这孩子太重了,当心累着。”

    他从吴静瑶的怀里把壮壮接了过去,在怀里抱了一会儿,就又转交给了保姆,然后向着许云波道:“外甥做事,好像不太靠谱啊!”

    许云波一笑,神情难测,“怎么,你有话要说?”

    王子健道:“这孩子本就是周家骨血,你们帮着扶养天经地义呀!怎么叫被人扔下的呢?”

    许云波眯了眯眼睛:“难道你不想扶养这个孩子吗?”

    这次是王子健一愣,须臾又笑了笑,伸手拍拍许云波的肩,“不要急,是我的,我都会拿走。”

    他一转身,揽住了吴静瑶的腰,“瑶瑶,林先生他们在等我们,我们过去那边。”

    吴静瑶对他们的话听得云里雾里的,此刻哦了一声,跟着王子健走了。

    温亦如和许云波对看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王凯伦却走了过来,一身粉色小礼服,神情冷傲,“这孩子不会是波子哥外面生的吧?哦,对了,我听说刘纱纱给你生了个儿子,就这个吧?”

    许云波一笑,“人人都知道这孩子不是我的,你们怎么一口咬定是我的呢?难道他长得很像我,不像你的

    父亲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凯伦不干了,一张小脸陡然间变得冷眉横目。

    许云波一笑道:“没什么意思,说着玩的。”

    他对着王凯伦举了举酒杯,转个身,也揽了温亦如的肩,“我给你介绍个朋友。”

    温亦如跟着许云波走了,剩下王凯伦站在那里,一张脸青白变换。

    王小帅也来了,只是他孤家寡人,站在一个僻静的地方,神情淡淡的,在品着一杯酒。

    周民皓走了过来,“小帅,怎么一个人啊?嫂子没跟着你?”

    王小帅黑了他一眼,没理他,继续喝他的酒。

    周民皓道:“对了,我怎么忘了,嫂子最近跟那个老外打得火热,我昨天还看见他们手挽手压马路的。”

    王小帅一晃酒杯,“再说,信不信我泼你。”

    周民皓拍拍他的肩笑了,“哥们,这么郁闷的样子不像你,要不,去把她追回来?”

    王小帅鼻子已经快歪掉了,一杯酒就真泼过去了,“我警告过你的啊!”

    周民皓在满是酒液的脸上抹了一把,吸了口气,“喂,你还真泼呀!”

    许云波和温亦如笑着走了过来,许云波说:“他最近得了更年期综合症,你别在意哈。”

    他拍拍周民皓的肩,周民皓乐了,“成,我去洗把脸。”

    王小帅正郁闷着,听到许云波的话,脸又黑了,“喂,你小心我把你老婆抢走!”

    许云波笑,“这个,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她跟你不来电。”

    王小帅这个郁闷。

    许云波又把头凑近他说:“去把她追回来,自己的女人,不能落在别人手里,对不对?”

    王小帅不言语了。

    他点了根烟,默默地吸上了。

    吴静瑶站在丈夫的旁边,可是目光却向着壮壮的方向望过去,那孩子虎头虎脑很可爱,有个贵妇人在逗着他玩。

    那孩子咯咯的乐出声来。

    吴静瑶的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壮壮的脸,肩膀被人握住,“瑶瑶,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吴静瑶收回了目光。

    王子健凝视着妻子,她垂下了头,神情间染上一抹忧郁,王子健低声道:“有件事情回去跟你解释。”

    吴静瑶又抬了头,一双幽幽的眼神望向他,“你爱那个女人吗?”

    王子健怔了一下,继而又笑了,“除了你,瑶瑶,我没爱过任何一个女人,我们的女儿不算。”

    吴静瑶又低下了头,心头仍然被一片伤感缠绕,不管那天在大女儿的面前说的多么冠冕堂皇,可是她的心里,仍然有着一个女人在知道丈夫出轨并且和别的女人生了儿子后的那种失落无助。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王子健揽了她的肩。

    温亦如也在有意无意地回眸中,观注着吴静瑶的表情变化,她失落的神情,以及望向壮壮时那种凝滞的眼神,她都有看在眼里,回去的路上,她还在想着,吴静瑶是否看出了什么。

    车子进了家,夫妻俩下了车,许云波抱下了睡着的小苹果,把她安置在儿童房里,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洗漱过后,他搂住她,温亦如轻推,“喝了酒了。”

    “不干什么,就抱会儿。”

    许云波的脸贴近了她的。

    ……

    王子健和吴静瑶回了家,王凯伦犹自恼火,“许云波竟然说那孩子是爸爸的,我看他真是疯了!”

    王子健瞟了女儿一眼,眼神幽深,好在,王凯伦思想简单,没问些什么,只当是许云波故意侮辱她父亲,愤愤地骂了许云波几遍才上楼。

    王子健和吴静瑶也回了卧室,吴静瑶神情安静,就连洗澡的时候,都在凝神。

    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王子健正温和地望着她。吴静瑶神情幽幽地坐在了床边上,一只手在无意间,抚挲着长过胸口的发梢。

    王子健在她身旁坐下,“我向你发誓,我跟孩子的母亲,没有发生过一点关系,那个孩子的存在,也只是我报复周家的工具,不过现在……”

    他微微蹙起了眉尖,“事情变得有点儿复杂了。”

    吴静瑶望向他,眼睛里不知不觉间就有了泪光,“我相信你。”

    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我跟你说过的,我可以接受别的女人跟你生孩子。”

    她声音幽幽,听着让人心疼,王子健轻轻将她搂住了……

    黄燕这几天没有再约会安德森,一方面,她觉得她应该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感情,一方面,她忽然间有些疲惫的感觉,这样的日子,是她想要的吗?每天做戏不累吗?

    黄燕坐在客厅里,电视上正在放映着不知名的韩剧,可是她的心情却变得很复杂。她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有些苦恼地靠在沙发背上,安德森的电话打了过来,她没精打彩地接听。

    “燕燕,你病了?”安德森听见他语气里的关心,心里忽然间有些内疚,她不爱安德森,可是却在利用他,一方面填补自己的感情空虚,一方面打击着王小帅。

    这样的做法似乎不太光明。对安德森也不公平,黄燕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从不拘束自己的性子,可是这件事还是让她有点儿内疚。

    “哦,我有点儿头疼,我去睡觉,晚安,安德森。”

    好要把电话挂断,可是安德森急道:“怎么会头疼?我去看看你,你一个人在家会有危险。”

    黄燕笑了,“没事,真没事,你不要这么紧张,好像我快要死了似的。”

    安德森说:“哦。”

    黄燕把电话挂断了。

    她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然后准备洗澡睡觉,可是门铃响了,“燕燕!燕燕!”

    竟然是安德森。

    黄燕吃惊极了,她立即跳下了沙发,快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安德森一脸急切地进来了,“燕燕,你真的没事吗?”

    他看到平安无事的黄燕,心里踏实了一些,伸出手臂把黄燕抱住了。

    “燕燕,我好担心呢,从来没有这么担心过一个人。”

    黄燕被安德森感动了。也抱住了他,“谢谢你安德森,对我这么好。”

    那一刻,黄燕是想,如果安德森向她求婚,她就去和王小帅离婚,然后嫁给他。

    安德森在黄燕的家里呆了很久,才离开,中间,他吻过她,也表示想了想要更进一步的意思,但黄燕拒绝了。

    “不,安德森,太早了。”她推开了眼神赤热的他。

    黄燕看到了安德森失望的眼神,便在安德森的脸上亲了一下,安德森这才勾了勾唇角,有些无奈地起身离开了。

    王子健连续好几天都带着王凯伦去公司,在他的办公室里,专门为她放了张办公桌,让她像他的秘书一样,帮他做一些简单的工作。

    王凯伦心不在蔫,工作也做得马马虎虎,但王子健已经很满足了,他是从没有指望他的宝贝女儿会做些工作上的事的,他想的是,帮女儿物色一个好女婿,然后将家业传给女儿,让女婿来经营。

    “凯伦,表做好了没有?”

    王凯伦坐在电脑前,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只打了一张表,而那张表还做得很丑很丑,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打印出来的表格拿到父亲的面前,

    王子健没有取笑她,而是认真地点头,“嗯,有进步。”

    王凯伦笑了,“爸爸,真的有进步?”

    “嗯,有进步。”王子健点头,这张表虽然做得丑点儿,但对于他这个从没有做过正经事的女儿来说,已经实属不易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早点离开?”王凯伦试探着说。

    王子健想了想,“好吧,但不要玩太久,记得晚上回家吃饭。”

    “嗯,知道了爸爸。”王凯伦跳过来,搂住王子健的脖子就在他的脸上吧的亲了一口,王子健笑呵呵地说:“哟,耳朵都让你亲聋了。”

    曾经五六岁的时候,王凯伦就这样抱着她爸爸的脖子,亲他的脸,用的力量极大,王子健的耳朵好多次都有一种要聋掉的感觉。

    王凯伦高高兴兴地走了,王子健低头继续工作,一个小时之后,他打电话给陈亚柔,“一会儿过你那儿。”

    陈亚柔在和李敏逛街,像她这样的女人,不用上班,每个月还有固定的一笔不菲的生活费打到账户上,所以她的生活除了有王子健在的时候,一般都很空洞很无聊也很寂寞。

    她所能做的事情就是花钱打发时间,每次一进商场,从这头走到那头,一层楼逛到顶层,再挑上几件衣服,她大半天的时间就晃过去了。她正拎着手提袋跟李敏闲逛着,王子健的电话打过来,她接听后,忙点头,“嗯。”

    李敏问:“谁?”

    “是健哥。”陈亚柔将手机放回了手包里。

    李敏说,“每个月一万太少了点儿,这样随叫随到,还要每天守空房,你不多要他点儿,对得起你自己吗!”

    陈亚柔笑了笑,“当初二百万的房子,已经翻了六倍,房主也是我的名字,我每天不用做什么,就可以得到那么多钱,我还要什么呢?”

    李敏不以为然地说:“要名分啊!”

    陈亚柔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刻,默默地低下了头,“我得走了,敏敏。”

    她说完就转了身,低头匆匆地离开了。

    王子健在她前脚踏进家门后,后脚就进来了。

    陈亚柔刚刚脱了外衣,还没有来得及换上家居服,身上只着了三点,就那么撞进了王子健的眼睛。王子健微微一怔。

    陈亚柔年纪上比吴静瑶要年轻二十岁,而且从没有生过孩子,吴静瑶再怎么会保养,有些地方那也是不能和年轻女人相比的。王子健在陈亚柔的身上,看到了与他妻子身上不同的东西。

    <

    p>*********************************************************

    还有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