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边传来嘟嘟的声响,吴宇晨才意识到,自己的心脏已经毫无节奏了。

    那是被宁小凡气的。

    云舒看到丈夫的背影,透着一种紧绷的气息,她敏锐地感觉到了那种异样,“宇晨,谁电话?”

    吴宇晨的心弦咯噔咯噔地颤动着,手指也在打颤,好半天才回过身来,“一个同事。”

    云舒诧然地道:“同事?你同事怎么了?伧”

    吴宇晨道:“他家里有人出车祸,说明天不能去上班了。”

    “哦。袋”

    云舒半信半疑,明亮澄澈的眼睛凝视着她的丈夫,看着他捏着手机走回来。

    “严重吗?”

    “估计没什么大事,骨头折了。”

    吴宇晨表情凝重,嘴里说着他随便找来的原因,心头却因着宁小凡的警告而担忧着,愤怒着。

    云舒凝视着丈夫凝重的面庞,“那你记得明天去看看你同事的父亲。”

    “嗯。”

    吴宇晨在床边坐下了,然而刚才好花月圆的心情不复存在,他默默地躺下了。

    云舒偎在他的身边,心里头有些担忧,“宇晨,真的是你同事的父亲出事吗?”

    “是的。”吴宇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可能引起了妻子的怀疑,于是对着她笑了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他搂住了她柔软的身躯,尽管心里头现在没有半分温存的心思,仍然搂着她,亲昵地跟她贴了贴脸颊。那种温情是发自内心的。

    云舒笑了笑,更深地贴近他的怀里……

    王小帅在一大早就来到了黄燕的寓所,带着一个厨子,敲开黄燕的房门。黄燕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把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的王小帅和王家的厨子,她用异样的神情问:“你要做什么?“

    王小帅陪着笑说:”媳妇,王嫂我是叫过来专门伺候你饮食起居的。你现在是孕妇,不同往常,身边必需要有个人伺候才行。“

    黄燕说:“那就谢谢你了。”

    她没有跟他客气,她现在是个孕妇,好多往常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现在都不敢做。有个人伺候着正好。

    王嫂叫了声少夫人,就进了屋,王小帅想跟进来,被黄燕给拦住了,“你就免了,赶紧哪来回哪去。”

    王小帅神情讪讪的,“燕燕……”

    “你还不走?”

    黄燕眼一瞪。

    王小帅的神情便尴尬起来,“好,好,我走。”

    他对着她陪着笑,倒退,然后转身,并且轻轻地将防盗门给带上了。

    黄燕唇角勾出了得意的弧。

    死胖子,以后我会告诉你闺女,她爹叫王八蛋。哼。

    温亦如约了云舒去喝茶,清香的玫瑰和香片的味道从杯子里袅袅飘出来,两人边品茶边聊天。聊了聊温亦如的两个孩子,最后又聊聊报纸上看来的时尚小八褂,两人不时地笑出来。

    在咖啡厅的另外一隅,陈亚柔和她的闺蜜李敏捧着咖啡在聊天。两人低低的声音时断时续地传到温亦如和云舒这边,温亦如起初没在意,更没有想,那边的人会是谁。当耳边撞进‘亚柔’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正向着云舒展开的笑容慢慢僵在脸上。

    她回头瞅了一眼,隔着半包厢的隔断,她可以看到陈亚柔略有些惆怅的面容。

    “亚柔,你就没想过找王子健告一状?那丫头,专门跟你对着干,丫好像跟你有仇似的,你就不让她老子知道知道?”

    李敏是背对着温亦如这个方向的。

    陈亚柔的双手轻托着下颌,眼神惆怅,“那是他女儿,他怎么可能把她怎么样?到是我,在他的妻子女儿面前,总是个外人。”

    李敏道:“所以跟你说嘛,好好地敲他几笔钱,找个好人嫁了,要么,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你和王子健的关系捅给他太太,逼着他做个选择,反正你不能总是这样没名没份地跟着他,这算什么嘛!”

    ……

    温亦如眉心跳动,李敏的话句句在耳边回荡,怎么回事?

    王子健和姓陈的什么关系?怎么说的,好像王子健养的情/妇似的?温亦如不敢相信脑中所想到的结果,她又向着陈亚柔的方向望了一眼,陈亚柔,怪不得那天觉得这个名字耳熟,原来是她。

    她想起那日,看到王子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外走,嘴里叫的,就是‘亚柔‘这两个字,现在又口口声声听李敏提到王子健的名字,温亦如的大脑里,有什么嗡嗡地撞着。

    难道,陈亚柔是王子健在外面包/养的女人?她忽然间想起,陈亚柔一个人拍婚纱照的事情,那时候她还曾奇怪过,这个女人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去拍婚纱照,难道是因为她的身份根本见不得光?因为她跟了一个不可能给她未来的男人吗?

    温亦如的心脏跳动得乱掉了。陈亚柔她们在说什么,以及云舒的喊声,她一概没有听到,脑子里只重复着一

    tang个念头,他在外面有情人,她知道吗?

    不是刘纱纱,是另外的女人。

    “小如?”云舒看她坐在那里,两眼呆怔,不由轻喊。

    温亦如再抬眼的时候,眼神十分茫然,她呆呆怔怔地瞅着眼前的云舒,嘴角掀动,“我要出去走一走。”

    她说完,就茫茫怔怔地起了身,拿着手包走了。

    云舒感到完全莫明其妙,又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于是也拿着手包追了出去。

    温亦如一口气下了台阶,来到外面,外面的天气那么晴朗,可是她却感到心口被一片乌云笼罩,让她很想冲出那块乌云去找个地方透口气,她于是撒腿飞奔。

    “小如?”

    云舒不明所以,又十分不安,于是也跟着跑起来。

    “小如!”

    因为脚伤过去不久,她穿的是一双极休闲的棉质鞋子,跟在后面跑了几步,终是不行,又停下了,喘着气,“小如,你怎么了!”

    温亦如的耳边隐隐传来云舒的喊声,可是她的脚步根本停不下来,她迫切地需要找个有新鲜空气的地方去透透气,于是她不停地奔跑。

    云舒眼见着那道纤细的身影越跑越远,就快要消失在视线里,她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出手机,给许云波打电话,“波子,你快看看小如,她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许云波吃惊不已。

    那时,他正在一群高层的陪同下,带着两个日本客户在参观公司某个项目的工作流程。

    云舒惊慌不已的声音让他蓦地一惊。

    “小如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跑了,我喊都喊不住。”

    云舒也不知道怎么描述刚才的情景,李敏和陈亚柔的对话,她离得较远,没有听清,自然也没有听出王子健养情人的事,温亦如的突然离开让云舒十分诧异。给她的感觉,那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许云波说:“你们在哪儿……”

    温亦如一路向前飞跑,脚下的高跟鞋都甩飞了一只,她却像浑然没有感觉一样,一直跑到再也跑不动了,快要出不来气了,才捂着嘴,弯下身形,慢慢地发出哭音。

    她早就不是她的妈妈了,在多年渴望母爱无果的情况下,她早就不再把吴静瑶当妈妈了,可是这几年的不经意的几次相处,吴竟瑶对她和孩子们流露出来的真切的关心,又让她心头的一种柔情被唤醒。虽然骨子里依然排斥她这个母亲,可是心里头却还是把她当做妈妈的。

    可是想不到,她抛夫弃女跟着的男人,竟然在外面还养了女人,不知道她知道后,会是什么感想。

    温亦如觉得说不出的堵心,说不出的不舒服,说不出的怜悯和心疼。各种感情交杂,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所以失控地跑掉,又失控地哭出来。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人们可以看到这样一幕,一个身形苗条的白色小西装的女人,她弯着腰,光着一只脚,捂着嘴,在抑制不住地哭泣。

    许云波被云舒说糊涂了,但是心头强烈的担忧,不容得他去分析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交待几个下属继续陪着客户,他先行离开了。

    开着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往云舒所说的那条路而去,视线里,渐渐地出现了那道佝偻着身子在哭泣的白色身影。

    他眉心拧紧,把车子慢慢地贴了过去,最后几乎是无声无息地停在温亦如的前方几米处。

    温亦如完全沉浸在巨大的震惊和伤心里,根本没有注意到有车子停在面前,亦不知道有道高大的身影正走过来。

    “小如?”

    许云波轻轻握住了她的肩膀,也同时感觉到了她肩膀的颤动,“你怎么了小如?哪里不舒服吗?”

    忽然间听见那熟悉而担忧的声音,温亦如愣然抬头,一片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许云波眸光焦灼的容颜。

    “怎么了,小如?”

    许云波担心地问。

    温亦如忽然就伸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的整个身子几乎都挂了上去,“波子,为什么!为什么!”

    “怎么了?”许云波的一颗心被拧得紧紧的,心上再怎么样焦急,也不敢迫切地询问。

    温亦如趴在他的肩头说:“他在外面有女人,他养情/妇,他就是那样爱她的……”

    “谁?”许云波太阳穴跳了一下。

    “王子健……”

    许云波愣了一下,继而轻拍温亦如的背,“我当是什么,瞧你哭得,吓死我了,我以为谁欺负你了,把咱姐也吓坏了。小如,你太调皮了。”

    他想笑,可是唇角抽动,笑得很丑。

    正好,云舒打了辆出租车沿路找了过来,远远地看到那两道相拥的身影,云舒松了一口气,让司机把车子开了过去,付了车钱,她走到温亦如的面前。

    “小如,你没事吧?”

    她看到温亦如脸上泪痕狼籍,许云波正在用自己的手指腹给她擦眼

    泪。

    “瞧你,把鞋子都跑丢了,脚丫子肯定磨坏了,如果被钉子扎了脚怎么办?傻妞,不许再这么傻了知不知道!”

    许云波边给她揩眼泪,边温声地呵斥着她。

    “好了,我们回家吧!”

    许云波就那么抱着她的腰,把她竖抱了起来,大步走到车子前,拉开车门,把温亦如放了进去。

    云舒也跟着坐了进去,许云波钻进车子,开到前面掉头,然后往家里驶去。

    温亦如的神情兀自迷迷茫茫,心里头被一种说不出的担忧和痛苦缠绕。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就是很难受很难受。

    云舒到现在仍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她根本也不认识陈亚柔,又没有听到李敏提到王子健的名字,心里头疑惑也没感问,只想着,过一会儿,跟她的弟弟打听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

    许云波把车子开进了院子,然后拉住妻子的手,把她从车子里带了下来,“好了,进去看看伟伟,他肯定想你了。”

    他搂着她的肩,往屋里走去,温亦如去洗了脸,在这个时间里,云舒低声问许云波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云波说:“王子健在外面有情人。”

    云舒愣了一下,许云波忽地问:“你们刚才都做什么了?”

    云舒说:“没做什么,就是喝茶啊!”忽地想到了什么,说道:“旁边位子有两个女人在聊天,小如好像听见了什么,然后就开始不对了。”

    许云波拧了眉。

    温亦如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此刻抱过了小瀚伟,小家伙看到母亲回来,高兴得手舞足蹈,就像多少天没有见过似的。

    温亦如抱着儿子在屋子里转转,许云波跟云舒就进来了,云舒过来逗弄婴儿,许云波也笑眯眯地跟小瀚伟打招呼,“嗨,儿子!”

    小瀚伟黑眼珠乌溜溜地瞅着云舒,又听到了父亲的喊声,小脑瓜又转向了父亲,然后翘起唇角乐了。

    许云波拍着掌走了过来,“儿子,爸爸举高高咯。”

    他把小瀚伟接了过去,高高地连着举了不下十几下,整个屋子里都回荡着小瀚伟咯咯的笑声。

    王子健当然不知道他和情人的关系,已经被他的情人不经意地透露了出去,他还在美国,处理那边的事务。白天工作,晚上带着妻子出席各种派对。

    在太太们羡慕妒忌的眼神里,他携着他美丽温婉的妻子,优雅地穿行在宾客中。

    吴宇晨的课,讲得有点心不在焉,中间还出了个小错,被有心的学生提了出来,当场引起一片笑声。

    宁小凡安静淡然地坐在大教室中间的一个位子上,眉眼之间含着一丝得意和冷傲,注视着讲台上的男子。他温文尔雅,俊朗高大,当年也是s大所有女学生的梦中情人。女生宿舍卧谈会上,被yy最多的男人。

    当然,也包括她的姐姐,宁映霞。

    吴宇晨撞上宁小凡那冷傲充满敌意的目光,心头颤了一下。“现在下课,再见。”

    他拾起自己的教学工具装进挎包里,头都不回地往外面走去。正好警方打了电话过来,说是抢云舒手包的男人抓到了,让云舒去一趟。

    吴宇晨便开车回家了。

    云舒正捧着她的小宝贝狗狗,低声地说着话,吴宇晨的车子驶了进来,云舒便抱着小狗走了过去。

    “宇晨,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警方抓到了那个抢包贼,需要你过去一下。”

    “哦,好。”

    云舒抱着小狗又转了身,“我去换件衣服。”

    她穿着宽松版的家居服,身形娉娉婷婷地消失在吴宇晨的视线里,很快,她就换好了一身蓝色合体的小西装出来了,“走吧。”

    吴宇晨开了后面的车门,云舒钻进去,两人往着派出所而去。

    身形瘦小,面容猥亵,好像跟抢她包的人确是有几分相像,走了一些相关程序,云舒说:“你把我的那些证件都弄哪儿去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