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06章 我等你离婚

第206章 我等你离婚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那怎么办?”云舒尴尬地张口结舌。

    徐北生说:“能怎么办?搂着你睡呗!”

    看着他一副无辜的样子,云舒无所适从起来,“不……不好的。不能这样。”

    扑。

    忽然间传来一阵忍俊不禁的笑声,杜梅走了进来,“徐北生,你就别逗她了,她这么单纯,很容易当真的。踺”

    许云舒睁大眼睛看着杜梅满脸忍俊不禁的笑容走过来,徐北生挑挑浓眉,“OK,我去外面睡。”

    他高大的身影往外面走去,云舒目送着他离开犬。

    杜梅说:“他在外面有帐篷,刚才逗你玩呢!”

    云舒满脸黑线。

    不过让这张床的主人去外面睡帐篷,云舒的心头升起内疚来。

    杜梅说:“你要不要小解什么的,我一会儿可要去睡觉了。”

    “要、要、要的。”

    云舒忙说。得赶紧趁着杜梅在这儿,方便一下,不然,大半夜要是想小便就麻烦了。

    “杜梅,你们的电脑没有联网吗?用QQ或邮箱给我家人发个信息也行啊!”云舒真的不想再这样躺在这儿了,一方面,家里人肯定找她找得快疯了,另一面,这样被别人伺候着,她也实在不得劲儿。

    杜梅说:“真的帮不上你,这项研究时间紧迫得很,所以跟外界的一切联系都是掐断的,你呀,就安心呆在这儿吧,最迟一个月,就能出去了,他们不会怎么样的。”

    云舒嘴角抽搐,真的不会怎么样吗?她的丈夫,她的哥哥,弟弟,他们真的不会找她找到疯狂吗?

    她满心满眼的焦急,可是耐何,现在肋骨还没长上,她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一个人下山去,云舒真是懊丧极了。

    杜梅道:“好了,你睡觉吧,徐北生就在外面,你有事就大喊一嗓子,他会进来帮你的。”

    云舒满脸的不安和忧心看着杜梅离开,只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吴宇晨接到一个电话,那是云舒一个女性朋友打来的,说是在网上看到有个人炫耀低价淘来的一块手表,跟云舒的很像。

    吴宇晨已经数天没有上过网,此刻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按照那个朋友所说的网址点开,他真的看到了那张图片,某大牌的限量版情侣表,当年只发行了十对,而且每一对皆有不同。他买了一对,自己和云舒每人一块,而那人的腕上那块醒目的腕表,和云舒那块真的是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仿制品,那应该就是云舒的。

    她是从哪里弄到这块表的?

    吴宇晨发贴子问那人腕表的来历,没有人回复,吴宇晨又找人去查那人的IP。

    那个IP位于某大学里。而那所大学远在F城,吴宇晨立即订了机票,去了F城。到达那所学校的时候,正是傍晚,学生们大多在餐厅用餐,吴宇晨直接找到了校务处,把网上那副图片拿了出来,“这块腕表是我妻子的,她现在失踪了,而这块腕表,正戴在你们学校某位女生的手腕上。”

    校方听到这个消息,吃了一惊,而且D城某富豪的外孙女,许家千金失踪一事,早已经国人皆知,当下,十分重视,便立即在学校里寻找这位年轻女孩儿。

    女孩儿是一位大三学生,被带进校务处的时候,满脸的不愿意,“干嘛,人家淘块表怎么了?你家人不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女孩儿嘟嘟囔囔地惹恼了本就心急如焚的吴宇晨,吴宇晨上去就揪了女孩儿的衣领,一个巴掌扇了下去,接着又想扇第二个,“我就找你怎么了!你说,这块表哪来的!”

    女孩儿被打得脸蛋子都麻木了,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边哭边说,“你凭什么打人,救命啊!”

    校方一看吴宇晨动手打了女学生,当时就过来两人抓了吴宇晨的手臂,把他拖向了一旁,“这里是学校,不许打人!”

    吴宇晨满脸戾色,阴鸷的容颜从未有过的凶狠,“你快告诉我,这块表哪来的,不然我杀了你!”

    女孩儿还在哭哭啼啼,吵吵着要报警,校方一个人催了一句,“还不快说,人命关天你知不知道!”

    女孩儿全然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之中牵涉进了一桩失踪案,此刻满是愤愤地说:“就是网上淘来的嘛,想知道哪来的,自己去找啊!”

    吴宇晨挣开了校方的钳制,几步奔过来,一把又揪住了女孩儿的衣领,“告诉我是哪家!”

    “就……就是那家。”

    女孩儿被目光凶狠无比的吴宇晨骇住了,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地址。于是,吴宇晨立即打电话,把这条线索提供给了警方。

    吴宇晨当晚又返回了D城,许云波也在焦急地等待着警方的消息,可是警方给的消息是,淘宝上那个卖家,是花了几百块钱从一个路人手里买来的。这个路人是谁,那个卖家只记得是一个男人,记得大致的长相,别的一概不知。

    至此,这点线索好像又陷入了僵局。

    许云波气得想杀人,吴宇晨呆呆怔怔地跌坐在沙发上,许西城也陷入了沉思。

    周守恒一直得不到外孙女被找到的消息,最近一段时间,陷入无比的焦虑里,身体也出现了状况,血压一直居高不下,而且心脏也出现了问题,许云波很是担心,他原本是要瞒着周守恒的,可是小苹果说漏了嘴。周守恒知道了外孙女失踪的事,当时就晕过去了。所谓至亲至爱,也就是他亲手扶养大的这一对孙男孙女,可是现在,他至爱的孙女不见了,生死不明,周守恒人一下子病倒了。

    许云波很担心外公的身体,如果姐姐真的找不到了,外公恐怕,也就活不下去了。

    吴静瑶似乎并没有对她的那位先生起疑,陈亚柔抱胸站在窗子前,那个女人,好像有点儿天然呆,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同样的玛瑙手串,同样的附庸风雅,这两个男人当然都是王子健一个人。

    陈亚柔的唇畔勾勒着浅浅的笑,含着几分讽刺,也难怪,丈夫在外面包养情人十余年,她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呢?最起码,从床事上,她也应该能感觉得出来吧?总不能,王子健是铁打的身子,跟她上了床,回去还能继续安抚他的妻子?

    陈亚柔切了一声,满是不屑地转回身形,往浴室走去。

    夜里,吴静瑶依偎在王子健结实的臂弯里,念念有词地说道:“那天,我去陈小姐的家了,就是跟你说过的那个陈小姐,开店的那个,你见过的。那天她不舒服,正好我看到,所以就让司机送她回家,她非让我进屋去坐坐,我就进去了。”

    吴静瑶所有的事情向来不瞒着王子健,只除了心里头对大女儿的那份思念。

    王子健手臂膀微微僵了一下,吴静瑶没有所觉,依然顾自说道:“她家的客厅里,挂着很多字画,都是名家手笔,对了,其中两位书法家的作品,咱家也有。就是你书房里那两幅,眼她家的是同一个人写的。”

    吴静瑶说到兴致处,抬起了半个身形,亮晶晶的眼睛望向她丈夫。“我发现她家里的装修风格,跟咱家也有点儿像,会不会陈小姐的丈夫,真的是个中年人?”

    夜色下,王子健的眉心蹙了蹙,嘴角也动了一下,眼神间闪过一瞬间的阴霾。

    但只是须臾,他笑道:“陈小姐跟你很熟吗?送人都送到家里去了。”

    “就是觉得这人挺不错的,跟你说过的,她帮过我。”吴静瑶的头往他的怀里拱了拱。

    王子健搂着她的臂弯便收紧了一些,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吴静瑶的手臂搂着王子健的胸口,虽然是几十年的夫妻,可是这动作亲密得像是热恋中的情侣。

    王子健笑了笑,“好吧,是我多想了。不过还是不要跟她走太近了,你对她并不了解,你忘了,许家的大小姐失踪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谁会绑架我这个老太婆。”吴静瑶在他怀里咕浓一句。

    王子健笑呵呵道:“你自己觉得你是老太婆,别人可不这么想啊!我的瑶瑶长得好,人又温柔,而且身家不菲,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嘛!”

    吴静瑶在他怀里用脑门拱了他的肋骨一下,“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有钱啊?”

    王子健笑着,搂了搂她,手指在她的后背处一下一下轻抚,“都有嘛……”

    黄燕抱着小婴儿在喂奶,小丫头被她爸爸取了一个很宠溺的名字,叫囡囡。黄燕抱着囡囡,坐在床边,撩起衣襟,露出丰满了不少的胸部,小囡囡小嘴立刻就准确地找到了奶头,努力地吃了起来。

    王小帅从外面进来,笑眯眯地走过来,低下身形对小丫头说:“囡囡,好不好吃啊?给爸爸也尝尝好不好?”说话的时候,眼睛停留在黄燕的某处,贪恋地瞅着。

    囡囡还小,一个多月的孩子,连眼皮都没带睁一下的,就闭着眼睛在吃奶,黄燕给了他一拳,“瞧你那样,两眼色眯眯,还移得开眼吗?”

    王小帅摸着后脑勺憨憨地笑,“移不开了呵呵。”

    黄燕又抬脚踹了他一下,“死样,狗改不了吃屎!”

    王小帅说:“我改不了吃你。”

    黄燕说:“我咬你你信不信!”

    “咬吧,呵呵。”王小帅笑嘻嘻的,话说,很长时间没那个了,最近因着云舒失踪的事,两个人内疚加到处寻找,连夫妻间最亲密的事都搁下了。

    黄燕撇了撇唇角,哼了一声,“先把云舒找到再说。”

    王小帅现出苦瓜脸,“老婆,这个等不急的,要是不经常温习一下,会影响功能的。”

    黄燕利箭一般的眸子射了他一眼,“你再说一遍?”

    王小帅立刻开始打哈哈,“我说着玩呢呵呵。”

    他开始夸他的宝贝女儿,“你看,咱家囡囡,真是越长越俊了啊!”他边说,边大手轻轻地抚摸女儿的小脑瓜,虽然头发还是没有长出来,可小脸确实比刚生下来要好看一些了,眉毛颜色重了一些,睫毛长出来了。

    黄燕说:

    “那当然,别看我们家囡囡小时候长得不好看,长大一准是像她妈妈这样的美女!”

    王小帅看着他老婆大言不惭的样子,真想说一句,“你真的是美女吗?”可是他不敢说,反而随声附和着,“那是,那是,我家囡囡,一准儿长得比妈妈漂亮。”

    这么一夸,黄燕就高兴了,美美的搂着女儿,边喂着奶,边哼起了摇篮曲,小丫头渐渐地睡沉了。

    云舒也睡着了,山里没有什么消遣,连个电视都没有,再加上有伤在身,云舒很早就陷入了睡眠,没有做恶梦,到是梦到了一幕风清云淡的情景。

    山里的夜晚,月色明亮,她站在山前,欣赏着融融月色,有风拂过,她闻见花儿的清香。

    然后慢慢地她就醒了。屋子里开着一盏台灯,朦胧的光线是专门为她留下的。云舒想起了她的丈夫,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可有睡着?是不是正在为她担心焦虑着?

    她又想起了她的外公,弟弟,哥哥,小如,小苹果,她想起了很多很多她的亲人,他们一定都急坏了,还有外公的身体,会不会因为她的失踪而生病?

    云舒的身上忽然间出了一层的汗,她感觉她真的不能再在这里安然地躺下去了,她得想办法离开才是。就这样,辗转着到了早上,云舒的眼中含着一抹焦灼,看着徐北生走进来。

    “哟,眼睛瞪这么大,一晚没睡吗?”

    徐北生好笑地问。

    他穿着一件当下很流行的那种修身的T恤,胸前绣着很繁杂的图案,凸显着他结实体魄,也给人一种男性的力量感。

    下面一条深色牛仔裤,随意又休闲,此刻好笑地看着她。

    云舒说:“徐先生,我求求你帮我想个办法,我真的必须尽快离开,我失踪了这么久,我家里人一定急坏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担心受怕,自己却安然地躺在这里。”

    徐北生皱了皱眉,似乎这件事很让他为难,“进山之前,我们都发过誓的,研究成果不出来,谁都不出去。许小姐,你让我怎么办?”

    云舒不是喜欢强人所难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不想再这样呆下去了,她家人有多担心她,她可想而知,她不能让他们那么辛苦又难过。

    “徐先生,你可以不用下山,你找个山民让他替传个口信也成啊?我家人会给他重重的酬谢,求求你了。”

    徐北生揉了揉眉心,样子好像真的很难办。

    “其实,这附近一户山民都没有。”

    云舒倏然惊呆了。

    徐北生道:“不过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想着将来怎么报答我就成。诺,是以身相许,还是帮我介绍个漂亮妹子,嗯,我更喜欢你以身相许。”

    他开玩笑竟然像说真的一样,云舒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张成O形。

    “徐……徐先生,你玩笑吧,我结过婚了,我也爱我丈夫,这辈子都不会再嫁给别的男人的。”

    “嗯,我等你离婚。”

    徐北生背靠在门边,双臂抱胸,一脸好整以暇,云舒整张脸都黑掉了。

    “我们是不会离婚的,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会生生世世在一起。”云舒加重了语气,虽然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但是也不能口口声声让她离婚啊!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