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北生说:“乖,把饭吃了。”

    他满眼的戏谑意味,却又眉梢眼角光亮得让人移不开眼。云舒真的很饿,早饭,午饭,都只是吃了一点儿东西,即便是躺着没什么消耗,她也饿了,于是干脆横下心来,微微坐起了身形,徐北生就那么一个丸子一片冬瓜地喂着她吃饭。云舒心里对徐北生有意见,但她知道现在发火也没有用,自己还指望着他照顾呢!

    徐北生很有耐心,眉眼清亮,笑容玩味,就好像喂她吃饭是一件很让他愉悦的事情。云舒终究是有些不适应的,想快点吃完,结果被一口汤给呛到了,扑的一下喷出来,然后咳嗽不停。

    她咳得满眼泪,那样子狼狈又痛苦,徐北生的胸前被喷上了汤渍,他低头瞅了瞅,皱皱眉头,“你这是在报复我吗?”他从床头的纸抽里抽出一张纸巾来,在胸前擦了擦,满脸黑线的样子。

    云舒白了他一眼,不理他了,可是她那小眼神看在徐北生的眼里却幽怨极了,给人一种极异样的感觉,徐北生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顿了一下,“吃饱了没有?要不要小便?”

    云舒摇头,“饱了,没有小便。踺”

    徐北生勾勾唇角,玩味的眸光在她的身上扫了下,“有小便别憋着,对身体不好知道吗?”

    云舒扁了扁嘴,“谢谢,我会等到杜梅来再解的。”

    徐北生道:“憋着不好,不跟你说了吗?来,我来帮你。”

    他说着,就要去找那只被云舒当成便盆的塑料盆。

    云舒说:“别,我不想尿。”

    这一个‘尿’字说出来,云舒的脸先红了。

    徐北生好笑地瞅着她,这是一个恶趣味十足的男人,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与其说是一个三十岁的少妇,不如说是无知少女,脑子简单到单纯无邪,每天这样逗着她玩,算是他这些日子里最有意思的事。

    他把饭碗放回厨房,又走了回来。

    云舒感到一阵男性的清新的气息,她抬头,但见徐北生阳刚的身躯走了过来,不由异样地瞅着他,徐北生走到床边,身形一弯,胳膊也随之伸过来了。

    “你干嘛?”云舒警惕性地瞪着他。

    徐北生一只手臂早已经托住了她的脊背,另一只手臂从她的被子下穿了过去,“抱你出去坐一会儿。”

    “喂,我不想出去。”

    云舒不习惯被一个不属于自己丈夫和兄弟的陌生男人这样横抱着,这种贴身的姿势,她无所适从,全身都紧绷起来。

    徐北生说:“外面空气那么好,你也不想每天闷在屋子里吧?”徐北生抱起了她,转个身迈开步子往外面走去。

    “喂!”云舒整个人被他公主抱着,她的身体能感受到他胸口那紧实的健壮的肌理,那是一种与她的身量修长的丈夫完全不同的健壮。她很不自在。

    徐北生却抱紧了她,“行了别闹了,抱一下又不会死。”

    他抱着她走出了木屋。

    傍晚的山间,远山如黛,青溪,碧树,鸟儿在鸣叫,清风微拂,空气说不出的一种清新。

    久居大城市的云舒有一种差点儿醉氧的感觉。

    徐北生把她轻放在了一张藤椅上,也是在这个时候,许云舒看到了木屋前那咖啡色的帐篷,徐北生一直都睡这里面吗?

    她有一瞬间的愣神。

    徐北生说:“怎么样,这里的风景是不是很美?”

    云舒看了看他,他英气的眉眼全都是笑意,不知道这人怎么每天这么喜庆,“美。”

    云舒移开目光,开始欣赏眼前风景。

    她看到自己所处的位置真的是在大山的深处,好像与外界完全隔绝了一般,而身后的木屋,给人一种清新别致的感觉。在屋里躺了一个多星期了,此刻,她呼吸着山间新鲜的空气,看着眼前新鲜的景致,真的很是舒畅。

    徐北生说:“你在这儿坐会儿,累了叫我,我去工作。”

    “哦。”云舒眼角余光里,徐北生转个身,进屋去了。

    云舒靠在藤椅上,轻轻地舒了口气,长久地躺在屋里,此刻能出来,她觉得真的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她轻轻闭上了眼睛,细细地感受着那微风拂过,慢慢地竟然睡着了。

    昨夜没怎么睡觉,光是想着怎么能快点离开这里,所以现在她困了。徐北生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她靠在躺椅上,呼吸均匀,睫毛轻轻地覆下,睡得很是安稳。

    他轻轻摇摇头,这样也能睡着。他走过去,弯下身形,准备将她抱进屋去,手臂才搂住她的脊背,她就嘤咛一声,脑袋往着他的肩头靠过去,嘴里也同时呢喃出一个名字,“宇晨……”

    徐北生怔了一下,双手像触电了一样,僵在那里不置可否了,而云舒又把一只白皙无暇的手攀上了他肩头,头埋在他的胸口,“宇晨,好想你呀……”

    温热的气息,带着一种青年女子的体香混合着撞入了徐北生的鼻孔,他忽然感到身

    上热了一下。他顺势将云舒抱了起来,转身,想进屋,杜梅正好走过来,眼看到徐北生抱着云舒的情景眼睛瞪得溜圆,惊讶地张大着嘴,徐北生说:“她睡了,我抱她进屋。”

    他抱着云舒迈上台阶,坚实有力的双腿迈动着沉稳的步伐往屋里走去,身后,杜梅像是仍然没有在惊讶中回过神来一样。

    云舒只感到一双有力的臂膀抱着她,像是吴宇晨的,她好像就在丈夫的怀抱里,她微合的眼睫颤了颤,微闭的嘴唇在睡眠中翘起来,“宇晨,你终于来了……”

    轻轻呢喃般的声音那么柔软,那么好听,像一根羽毛在轻轻撩动着徐北生的心弦,他感觉自己的心神有点儿不受控制地跑偏,他走到床边,把她轻轻放下,就走开了。

    云舒甜甜地睡去了。徐北生来到外面,杜梅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徐北生说:“联系许西城,告诉他,他妹妹在我这儿。”

    “现在就告诉?”杜梅皱起了眉。

    徐北生迈步往山下走去,也同时嗯了一声。

    许云波他们已经到了傻子所在的村庄,可也同时得到了令他们崩溃的消息,傻子的媳妇坠崖了。

    许云波不相信那人是云舒,他揪着傻子的衣领,问他要手机,傻子结结巴巴,吓傻了,嘴里只嘟囔着:“坠崖了,吃糖果。”

    警方从傻子的父母那里要来了云舒的手机,傻子说:“那是我媳妇的,你们不能拿走!”

    许云波当时就崩溃了,吴宇晨在拿到云舒的手机的那一刻,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许云波疯狂地扇着傻子的耳光子,“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警察过来,把许云波扯开了,许西城呆立在那里,紧接着,又大步上前揪住了傻子父亲的衣服,“我妹妹人在哪里?坠崖了也要有尸体的!”

    他阴鸷的眼睛喷射着杀人的火焰,大手更是青筋暴起,傻子父亲吓坏了,“没……没找到尸体。”

    许西城慢慢松开了傻子父亲的衣领,“没找到尸体就还好说。”

    他吩咐傻子父亲,“她在哪里坠崖的,带我们去找!”

    傻子父亲连忙应了,跑前面带路去了,傻子在那里一个劲儿地嚷嚷着同一句话,“坠崖了,吃糖果。”

    吴宇晨被许剑城扶了起来,此刻,竟识混沌,只知道机械性地跟着大家往前走,许云波面如死灰,双拳却在无意中攥得紧紧的,如果她的姐姐真的死了,他会让傻子一家来偿命。

    他们一大拨人在山下绕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云舒坠落的那处地方,吴宇晨扑通跪在地上,失声痛哭,“云舒……云舒……”

    他的心脏像是被一把刀子狠狠地划着,鲜血淋漓一般,云舒死了,他也没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他的唇角弯起一抹沧凉的笑,手中已然多了一把水果刀,下一刻,那把刀子向着自己的胸口刺去。

    “喂!”许云波发现了他的异动,猛然间推了他的肩一把,那把刀子便偏离了方向,扎在了吴宇晨的左臂处,吴宇晨闷嘶了一声,一把捂住了。

    “你疯了!”许云波对着吴宇晨大吼。

    许西城深沉的眉眼,低头凝视着脚下,蹙眉在沉思着什么,这个时候,随行而来的一位助理走了过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许西城眉心轻轻动了动,既而挥了一下手,“你们都别闹了,云舒没有事。”

    他说话的同时,手机也响了,他边大步走开,边接听电话,“他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告诉他,云舒不许掉一根汗毛。”

    许云波和吴宇晨都惊诧地望着许西城离开的背影,刚才许西城说了什么,他们不太相信,吴宇晨呆呆发愣,许云波已经大步走到许西城旁边,“二哥,姐她没事吗?”

    “没事。”

    许西城对他摆了一下手,示意他先别说话,他转身,继续用手机跟他的特别助理说话。

    徐北生早在年前就联系过许西城,希望许氏能投入一笔资金用于他们研究成果的发布和投产,但是许西城对那项成果毫无兴趣,所以拒绝了,可是现在徐北生就用这个来跟许西城谈判,许西城只微微皱了一下眉,就答应了。

    一笔巨额资金换回了他的堂妹,这件事,许云波他们都是很久之后才知道。

    云舒没有死,大家的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许云波围着许西城,打探云舒现在的情况,许西城只告诉他,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许云波开始给温亦如打电话,告诉她云舒平安,温亦如喜极而泣,“太好了,波子。”

    许云波又给周守恒打电话,管家接的,然后去转告周守恒,云舒没事,周守恒当时就激动到老泪横流了。

    而云舒,她此刻完全不知道,徐北生即将把她送到丈夫身边的事情,她一觉幽幽醒来,已经早上了,徐北生不在,她向着窗子外面望了望,咖啡色的帐篷静静地躺在外面,鸟儿在枝头鸣叫。她恍惚想起梦中的情景,吴宇晨抱

    着她,那怀抱那么轻,那么暖,好像是梦,又好像不是梦。这时,杜梅进来了,“哟,醒了。正想叫你呢!”

    杜梅走过来,笑脸亲切,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诺,帮你穿衣服,一会儿你家人要来接你了。”

    “我家人?”云舒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嗯,你家人。”

    杜梅重复了一句。

    “来,我帮你换衣服。”

    杜梅手里拿的是一套她自己的衣物,云舒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像是梦中似的,她又问了一遍,“真的吗?我的家人来接我了?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们怎么告诉他们的?”

    杜梅只抿唇笑,然后说道:“我下山去找了电话,然后通知了你的家人呀!”

    云舒惊讶地听着,然后一把握住了杜梅的手,“真的太谢谢你了,我哥哥和弟弟一定会重重感谢你的。”

    “哈哈,没什么的,不过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你要谢应该谢谢徐北生哦!”

    杜梅帮云舒把裙子套好,然后站起了身形,“好了,你家人马上就要到了。记住,不要太激动哦!”

    “嗯!”云舒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九死一生后,她终于可以见到她的家人了,云舒的眼泪在眼睛里忽闪,亮晶晶的。

    徐北生是和许西城,以及许云波吴宇晨一起进来的。许云波和吴宇晨看到半躺半坐在床上的云舒时,全都奔了过来。

    “云舒!”

    “姐!”

    吴宇晨抢先一步,紧紧地抱住了云舒。身后,许西城只向这边望了一眼,确定云舒没事,便和徐北生一起出去了。

    许云波在急切地打量着他的姐姐,“姐,你还好吗?”许云波的眼睛里含着泪花,心头是难掩的激动。

    “波子,我很好,是他们救了我。”云舒的眼睛里也是泪花闪闪。

    吴宇晨则热切地亲吻着云舒的脸颊,热泪濡湿了云舒的脸。

    “云舒,你没事,太好了。”

    “宇晨,我终于见到你了。”

    云舒也抱住了他,忽然间发现了他左臂上包扎的纱布,“你胳膊怎么了?”

    云舒惊问。

    吴宇晨却没有松开他的怀抱,仍然紧紧地抱着她,“没事,我没事……”

    许云波见姐姐安然无恙,心头踏实了,对吴宇晨说:“你别抱她那么紧,小心她的肋骨!”

    吴宇晨便松开了手臂,把脸抬起来,深沉的眼睛凝视着妻子的,然后点头,“云舒,我们回家。”

    他抱起了云舒,忍着左臂上一阵阵的疼,抱着云舒往外面走去。木屋外面有一条蜿蜒小路,小路走上几百米,眼前便开朗起来,一条土路通往山下,越野车从土路上开过,往山下而去。

    云舒终于回家了,临走之前,她看到徐北生和杜梅站在门前,徐北生一脸晴朗的笑,笑而不语地看着她被吴宇晨抱走,杜梅则跟她摆手,说有机会再见。

    云舒也跟杜梅摆手,“杜梅,记得来D城找我。”

    越野车缓缓行驶起来,云舒躺在后面的座椅上,吴宇晨坐在旁边,云舒枕着他的腿,感到一种久违的幸福。而吴宇晨,一只手掌轻轻地抚挲着云舒的额头,心中却是百味杂陈。

    还好,他的云舒没有事,还好,还好。

    许云波一路上不时回头看上一眼,确定他的姐姐躺在后面是安全的、舒适的,确定车子的颠簸没有影响到她的肋骨伤。

    *************************************************************************************************************************************************************

    谢谢各位的支持,我们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