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17章 每每都是这样报复

第217章 每每都是这样报复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子健慢慢地吸起了烟。陈亚柔将煲好的汤端到了餐桌上放下,然后给王子健盛了一碗放在他一直喜欢坐的位置。

    王子健吸完一根烟,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餐厅走来。

    陈亚柔正将一枚汤匙放在王子健座位前的瓷盘里,此刻冲着王子健侧头一笑,笑容柔媚。

    王子健看了她一眼,便在椅子上坐下了,拾起那枚汤匙轻舀了一勺汤送到嘴边,轻品了一口。

    “味道还可以吧?”陈亚柔问。

    虽然她经常给他煲这种汤,但仍然习惯性地问一句,王子健说:“还好。蹂”

    王子健喝了两小碗汤,便放下了碗筷,用纸巾在嘴角处擦了擦,陈亚柔的目光一直期待地瞅着他,王子健当然能够感应到,他抬头睐了她一眼,陈亚柔弱弱地喊了一声,“健哥。”

    “什么事。”

    王子健淡然地问。

    陈亚柔绕过餐桌走了过来,轻轻地从一旁搂住了王子健的脖子,把脸颊贴在了他的脸上,“健哥,别抛下我行吗?”

    她的眼泪适时地流下来,湿濡着王子健的脸。

    王子健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亦没有推开她,陈亚柔便又在他面前跪下了身形,把脸贴在他的双腿上,“健哥,我真的很爱你,如果我以前有什么做得不好的方,原谅我好吗?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王子健一只手轻拍了拍她的背,“好了,起来吧!”

    陈亚柔像是蒙了大赦一样,双眼立时亮了起来,她抬头,眼睛里含着泪光,望着他,“健哥,你真的肯原谅我?”

    “下次注意点就是了。”

    王子健把她拉了起来,然后抬腿往客厅里走去。

    陈亚柔的脸上在笑,心里更在笑,她快步跟到了客厅里,再一次搂住了王子健,这次是后腰。

    她的脸贴着他的背,“我一定不会再惹你生气的,健哥,相信我。”

    王子健拉住她一只胳膊把她拉到了身前,一只大手轻握住她的脸颊,凝视了那么一会儿,然后忽然间就吻了下去。

    好吧,陈亚柔又找到了她的春天。

    吴静瑶在湖边一直坐到夜色降临,才回家,王子健没有回来,王凯伦也不见身影,吴静瑶没有用晚饭,直接回房躺下了。

    她好疲惫,身和心哪里都疲惫。

    王子健很晚才回来,估计要有半夜了吧,吴静静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动了,她的眼皮微张,然后又合上了。就像睡沉了的样子。

    王子健一件件地脱了衣服,走到床边,他看到他的妻子微蹙眉尖,在睡着,但是他并相信她真的在睡。

    他更愿意相信,她根本在装睡。

    他伸手到她的脸颊上,手背轻贴了贴她的脸,熟悉的滑腻感熨帖着他的指背,他躺下,伸手又将她的身子揽了过来,像曾经的某些个夜晚一样,他把她压在身下,像要揉进身体里去,他的手指掐在她的胳膊处,在无声中用力,然后就是一阵狠狠地欺负。

    曾经在极年轻的时候,每每有嫉妒愤恨发狂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对待她的。

    虽然已经人过中年,可现在,仍然难以控制心里的那份嫉妒。

    吴静瑶一声不吭地闭着眼睛任着他发泄,他把她从d城带到美国后,平时,他们过着很平静温馨的日子,可是一到酒醉的时候,他心底的愤怒就会发狂,每每那样折磨她,可是一觉醒了之后,看到她白皙的肌肤上片片被蹂。躏的痕迹,他又往往后悔得要死。后来,他便极少喝酒,喝酒的时候也会控制着心底的魔鬼,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随着凯伦渐渐的长大,一声声爸爸,甜甜的喊着,在他下班的时候,早起的时候,洋娃娃似的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王子健内心的冰冷便彻底地融化了。

    而且吴静瑶一走就是十几年,从没有回去看过她的大女儿和前夫一眼,也没有跟他们联络过,他的心里也就慢慢地平和了。

    只是这两年,他的妻子和大女儿的接触又多了起来,所以,他心里的魔鬼便时而被勾出来。

    一场无声的风雨就在吴静瑶的竭力隐忍中过去了,王子健疲惫地在她的身上喘息,吴静瑶闭着眼睛,可是眼角有泪无声地流下来。

    王子健下了床,心里有些颓丧,也开始后悔刚才的粗鲁,他起身往浴室走去。

    早晨,王凯伦在外面敲门,“爸爸,爸爸!”

    王子健披上了睡衣,走到门口去开门,在他的身后,吴静瑶仍然躺在床上,没动一下。

    “什么事?”王子健把门打开了,王凯伦一身鲜亮地站在外面,“爸爸,早安。”

    她用手臂勾住王子健的脖子,吧的一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眼角余光里,她的母亲闭着眼睛好像在睡。

    王凯伦自动忽略了吴静瑶的存在,对王子健说:“爸爸,我想在家里办个party,你同意吗?”

    “哦,什么

    时候?”王子健问。

    “就明天晚上。”

    王凯伦说。

    王子健想了想,“好吧,但记得不要玩到太晚。”

    “嗯,没问题。”王凯伦又惦着脚尖,在王子健脸上吧唧亲了一下。这才松了他的脖子,王子健原本心情不是很好,可是此刻也乐了,笑着,伸手拍拍自己被女儿两次吻过的脸颊说道:“爸爸的脸是不是被亲肿了?”

    “嘿嘿,怎么会。”王凯伦眯起眼睛,笑得很调皮,“我走了啊,爸爸,再见。”

    “再见。”

    王子健看着王凯伦一跳一跳地下楼去了。

    关上房门,卧室里依然很安静。吴静瑶侧躺在床上,一直保持着夜里到现在的姿势,眼睫轻合,似乎还在睡着。

    王子健走了过去,手背轻碰了碰她的脸,那意思是想喊醒她,可是手背所触的地方,是热的。他又把手心贴在了她的额头,当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瑶瑶?瑶瑶?”

    他唤着她的名字,轻推她的肩膀。

    “瑶瑶?”

    他的声音里掺进了一抹焦灼和不安。

    吴静瑶缓缓地挑开了一丝眼皮,视线中丈夫的脸有些恍惚,她感到很疲惫,头很晕,只想睡,一直睡,不要醒。

    “瑶瑶?”见到吴静瑶闭上了眼睛,王子健心中染上焦急,“瑶瑶!”

    他提高了声音喊她的名字,然后又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扶了起来,她的头便软软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瑶瑶?你怎么了?”

    王子健说不出的担心和不安,他再次拍拍她的脸,“瑶瑶,醒醒!”

    可是吴静瑶不再言声了,紧合着眼睛,脸颊滚烫地贴在他的胸口。

    王子健没再耽搁下去,他连着被子把她抱起来了,脚步急切地往外面走去。

    他抱着吴静瑶急匆匆地出了卧室,下了楼,管家正好迎过来,见状,十分吃惊,王子健吩咐道:“赶紧叫老王开车,太太病了!”

    “哦哦。”

    管家赶紧去喊司机老王。

    老王把车子开了过来,管家帮着把车门打开,王子健把吴静瑶放进了车子里,接过保姆匆匆拿过来的吴静瑶的衣服,钻进车子,黑色的奔驰车,飞快地往医院驶去。

    王子健一路上紧攥着吴静瑶的手,深幽幽的眼睛里满是内疚,他让吴静瑶靠在他的怀里,另一只手在轻轻地抚挲着她的头发。

    深刻的担忧和不安中,他忽然看到妻子的发顶,有一些银色在闪现。他怔了一下,继而更紧紧地搂住了她。

    吴静瑶发烧了,扁桃腺发炎合并心肌炎。吴静瑶安睡在病床上,王子健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他两手揉搓着他的头发,忽然间,觉得自己禽/兽不如。他说过,会好好爱她一辈子的,可却总是会犯这样那样的脾气。

    “子健……”还没有退烧的吴静瑶在迷迷糊糊中叫着王子健的名字,像是多年前一样。

    “不要怪我……”

    晕晕沉沉的吴静瑶说起了胡话,“爸爸,我真的好爱他,不要逼我……”

    王子健轻轻攥紧了她苍白的手,用自己的的手掌包裹住,心里头是一阵阵说不出的难受。

    他一只手捂着额头,心疼和内疚的眼泪流下来。

    温亦如挂断了吴静瑶的电话,心里头并不能恢复接电话前的平静,她呆呆地坐在床上,开始想像着吴静瑶听到她的回答后,那失望的表情。一直到许云波回来,她神情都郁郁的。

    许云波边解着西装外套边问她,“怎么了?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温亦如什么事都不会瞒着许云波,皱着眉头很苦恼地说道:“今天,她来电话,说想让我带着孩子们和她一起用午餐,我拒绝了。她可能伤心了。”

    许云波道:“既然怕她伤心,明天你回请她好了。”

    “哦。”

    温亦如若有所思地点头。

    转天一早,她就给吴静瑶的号码打电话,电话是王家的管家接的,“是小如小姐呀?”

    管家从屏幕的显示上看到了‘小如’两个字,也隐约知道,这个叫小如的姑娘和他们的太太关系不一般。

    温亦如问道:“我找吴静瑶,她在吗?”

    管家说:“太太生病了,现在医院。”

    “病了?什么病!”温亦如当时就吃了一惊,即使她在面对吴静瑶时再怎么冷漠,再怎么绝情,那也是在吴静瑶安好的情况下冷漠和绝情,此刻听到吴静瑶生病的消息,温亦如的心尖当时就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一下。

    “心肌炎,发高烧。”管家回。

    温亦如的心咯噔的一下,“在哪家医院?”她心跳乱乱的。

    “在中心医院。”管家回。

    电话挂断,温亦如站在卧室里发了会呆,然后就交待保姆好好照看伟伟,她一个人出门去了。

    边开着车子边给许云波打电话,“波子,她病了,一定是因为昨天我拒绝了她。”

    毕竟是母女,即使被母亲冷落了那么多年,此刻,温亦如心里也不好受,一种叫做内疚的东西在心头涌动着。

    她边开着车子边掉着眼泪。

    许云波安慰道:“你别急,说不定不是因为你呢?先去医院看看再说。哦,对了,你先回家去,我马上过去接你。”

    温亦如知道许云波是怕她心情太乱,路上出事故,才要过来接她,她便又嗯着,把车子转弯,开进了院子。

    许云波很快就开着车子回来了,温亦如等在门口,他的车子一停下,温亦如就钻了进去。

    她眼睛红红的,许云波很心疼,用手指给她擦了擦,“别哭了,即便是因为你拒绝她才生的病,也不怪你知道吗?”

    “嗯……”

    温亦如哭着点头。

    许云波的车子疾速而平稳地行驶着,很快就到了中心医院,两人打听到了吴静瑶所住的病房,然后匆匆过来了。

    王子健坐在床边,眉目忧虑地一手支着头,吴静瑶躺在床上,手腕上扎着液,不知道是昏迷还是睡着。

    温亦如从窗子处看到了里面的情形,脚步便停住了。

    她犹豫着是不是要进去,很明显,她不想看到王子健,可是又忧虑吴静瑶的病情。

    许云波也看到了里面的情形,他低头对妻子道:“要进去吗?”

    “不知道。”

    温亦如摇头。

    两人在外面低声说话,病房的门忽然间从里面打开了,王子健眼神幽沉地睨着他们两个。

    许云波和温亦如也望向了他,王子健微挑了眉道:“来看你母亲的?”

    温亦如说:“是。”

    王子健道:“她很好,你不用再来了。”

    “你——”温亦如气到失语。

    许云波道:“她好不好,我们看得到,我们来不来,也用不着你来做决定。请让开一下。”

    王子健却半个肩膀倚在了房门旁,干脆挡住了进去的路,“她是我妻子,我说她好,她就是好,我说你们不能见她,你们就是不能见。”

    “你——”许云波也为王子健这霸道毫无道理的话给气到了。

    “你让开!”他企图伸手拨开王子健,可是王子健用肌肉紧实的手臂一挡,然后冷笑着说道:“不想她过得好,你们就尽管进,想让她病情加重,你们也尽管进。”

    他说着,身形还就偏开了一些,给他们让出了路来,可是许云波和温亦如却都迟疑了,谁都没有往前一步。

    王子健的话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吴静瑶的幸福掌握在他们的手里,他们进去可以,但因此而影响了他们夫妻的感情,加重吴静瑶的病情,那就是许云波和温亦如的错。

    温亦如眸光仇恨地盯视着王子健,“你真卑鄙!”

    王子健呵呵笑了几声,“我从来没说过我不卑鄙。怎么样,请回吧?”

    “你——”温亦如不甘,可是许云波拉住了她,“我们走吧!”

    他回头阴鸷的眼神睨了一眼王子健,拉着温亦如的手就走了。王子健倚在门边上,唇畔冷笑更浓。

    温亦如被许云波带出了医院,她眼圈红红的,“真不知道这个王子健哪里好,她为什么那么爱他,为了他抛夫弃女,他却如此卑鄙!”

    温亦如忽然间气愤间又涌起一阵难过。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她真的很为吴静瑶生气。

    她是真的傻吗?自己跟了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

    许云波见她又生气又伤心的样子,忍不住安慰,“别想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是甜是苦她都得承受。何况,她不也跟了王子健二十年了吗?王子健卑鄙是卑鄙,但对她,应该是好的。

    ********************************************************************************************************************

    还有一章更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