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19章 她,只有我能欺负

第219章 她,只有我能欺负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亦如一忽蹙眉,一忽嘟唇,一忽又手指捏住许云波的鼻子,娇嗔婉转,两人的低笑声低低传过来,陈泽凯的目光凝聚在温亦如的脸上,迟迟不舍得移开漪。

    陆小倩说:“看半天又怎么样?人家爱的人早就不是你了!”她凉凉地说着,哼了一声,把满是讽刺的目光移向窗外。

    陈泽凯面容很尴尬,他也没有想到在这条船上会遇到温亦如和许云波,他的目光是不由自主被吸引过去的,而原本就没好气的陆小倩一顿冷嘲热讽让他有些挂不住脸了,如果当时是在岸上,他一定会拔腿走开。

    游船上人不是很多,陆小倩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刚好传进温亦如和许云波的耳朵里。

    温亦如皱皱眉,而许云波却隔着桌子,探过半个身形,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温亦如看到他眯起的眼睛里那抹笑意。他笑得意味深长,轻轻地拉回了身形,坐回椅子上。

    “看样子,我还得看好你才行。”

    他眯着眼睛,笑眯眯地瞅着她,低低声音温和悦耳,温亦如蹙蹙眉尖,“你怎么看?”

    许云波说:“把你栓在家里,天天找人看着你,不让你出门。”

    他的眼睛亮亮的,含着笑,却透着一种霸道的气势。

    温亦如扁了扁嘴,“我看应该把你栓在家里才行,坐个船都不能安分一点儿。”

    游船上除了陆小倩之外的女性游客都在偷偷地打量许云波,许云波这么帅的人,再加上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霸道气势着实是吸引人,许云波拧着眉尖笑了,那眼神里有一种意味深长固。

    游船好不容易靠岸了,游客们相继下去,陆小倩和陈泽凯也下去了,温亦如看到,陆小倩脚步很快,头都不回地走了,而陈泽凯则在岸边点了一根烟,然后也迈开步子走了,只不过陆小倩的影子早已不见了。

    许云波跳上岸,回身向着温亦如伸出手,把她拉上了岸,夫妻两人向停车场走去。

    许云波边走边说:“陈泽凯还惦记着你呢,我真应该好好把你给藏起来才放心。”

    温亦如白了他一眼,“你当我还是曾经的温亦如啊?”

    真不可理喻这男人的嫉妒心。陈泽凯即便对她还有心,她对他也没有意了。

    “我到应该把你藏起来,走到哪里都招蜂引蝶。”温亦如瞪了他一眼。

    许云波却对她一乐,“要不然你金屋藏波好了。”

    温亦如当时差点笑喷。

    “金屋藏波,我回去就金屋藏波。”

    两人边说边笑,忘记了烦恼,携着手往停车场走去。

    不远处,陈泽凯幽深的目光望着那车子开远……

    王凯伦被管家告之,她的母亲心肌炎住进了医院,她当时吃了一惊,虽然心里怎么都不喜欢这个母亲,可是必竟是自己的母亲,她也有点儿担心了,在家里心神不宁地呆了一会儿,就开车去了医院。

    王子健已经守在吴静瑶的床边一个整天了,吴静瑶人是清醒的,可是病痛让她脸色越发憔悴,头顶处那冒出的一点白色,忽然间特别的扎眼。

    王凯伦推门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吴静瑶头顶处的白发,从根部生出来的一小截。原本在她这个年纪,白发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她一向保养得好,头发上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丝白色,所以这点白色特别扎眼。

    王凯伦皱了皱眉。

    王子健把目光望过来,神情间带着担忧。

    “爸爸。”

    王凯伦看到父亲迅速憔悴下去的面色,心疼了,她走过去,握住父亲的手,“爸爸,你不要担心,她会好的。”

    王子健的手轻握了握女儿的手背,嗯了一声。

    “凯伦,去给你妈妈倒杯水喝。”

    “喔。”

    王凯伦又看了一眼吴静瑶,吴静瑶侧着头,合着眼睫,好像在睡,可是此刻又很低的声音说道:“我不渴。”

    王凯伦倒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还是倒上了。

    然后端着那杯水走到床边,对吴静瑶说:“让你喝就喝点呗,一直发烧,不喝水会烧死的。”

    王凯伦仍然是没好气的口气,可心头却无疑是关心的。

    吴静瑶挑开眼皮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然后伸出了手。

    王子健便扶住了她的肩,“来,慢一点儿。”

    他让吴静瑶靠坐在他的怀里,王凯伦把水杯送了过来,温亦如接过,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

    水温不凉不热的,刚好。

    吴静瑶的嘴唇已经起皮了,热度虽然已经退了,可还是不舒服,说不出哪里的不舒服。

    她又喝了一口水,小半杯的水没有了,然后把杯子递给了王凯伦。

    “我躺一会儿吧。”她无力的声音说着,王子健轻轻地把她放倒在床上。

    帮她盖好了被子,他的手指,轻轻地抚过她头顶那缕银色,心头是说不

    tang出的一抹疼。

    王凯伦把杯子放回柜子上,然后就站在床边瞅着吴静瑶,她从没有想像过吴静瑶生病的样子,她一向被父亲保护得那么好,性子虽然柔弱,也蠢了点儿,但身体却是好的。

    吴静瑶失神的眼睛望向女儿,“凯伦,留下来陪陪妈妈。”

    吴静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让女儿陪过她了,也有很久很久,这对母女没有说过贴心的话,没有像别人家的母女那样亲密地搂在一起过了。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可是吴静瑶的女儿,一个不认她,一个对她不理不睬。

    王凯伦说:“留下来就留下来,还说那么委屈做什么!”

    她就是这样一个别扭的姑娘,发起狠来,可以叫人去砸了她姐姐的家,可是柔软起来,说出的话又是那么言不由衷。

    吴静瑶深深的眼神望着自己捧在手心的女儿,轻轻地叹了口气。

    王子健说:“时间不早了,该用晚餐了,我回去看看准备怎么样了,然后端过来。”

    王子健起身的时候,又轻握了妻子的手一下,吴静瑶望着他颀长的背影往外面走去。

    病房里现在就剩下这对母女了。吴静瑶平静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女儿,可是王凯伦能从那眼神里读到一抹期盼。

    她知道母亲在期盼着什么,她走了过去,“别用那眼神看着我,别扭死了。”

    她边说,边坐在了王子健坐过的那把椅子上。吴静瑶的目光又落在了她的脸上,并且慢慢开始变得疼爱。

    “凯伦。”她的手抬起来,轻轻抚摸女儿的头……

    上午的阳光透过干净的落地窗,洒在那道纤秀的女人身上。云舒随着舒缓的音乐,轻轻伸展着四肢,白色的瑜珈服包裹着她完美的体形。刚刚学瑜珈不久的云舒,后背出了汗,下面的动作对于她来说,有些难度,她正想试着做下去,眼角余光看见了保姆的身影,她拿着她的手机站在阳光房的门口,手机铃声正悠扬的响着。

    她慢慢收回四肢,用一块白色毛巾擦着脸,走过来,接过了保姆递过来的手机,看到屏幕上闪动着的号码,她挑了挑眉。

    “杜梅?”

    “云舒,中午一起吃饭吧!”杜梅欢畅的声音说。

    云舒道:“都有谁?”

    杜梅说:“没有谁,就你和我。”

    云舒说:“好。”

    她是担心杜梅也同时约了徐北生,她可不想跟那个痞子说话。

    去冲了个澡,换上一身白色洋装,她出了门。

    杜梅订的饭店在南城那边,距离有点儿远,云舒又走错了路,所以到饭店时,时间就有点儿晚了。

    车子还没有在车位上停好,杜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喂,怎么这么慢,就等你了。”

    云舒道:“刚才走错了路,多走了两个路口,现在已经到门口了。”

    她边说边开了车门,钻了出来,电话那边传来一阵低笑,声音有些熟悉。

    云舒皱了皱眉,不是说就她们两个吗?怎么又叫了徐北生?她这里郁闷着,迈上台阶,往饭店里面走去。

    推开包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桌子的人,紧接着是一阵说笑声传入耳膜,云舒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她又退回了身形,望房门上瞅了一眼,没错,302。怎么这么多人?

    一眼所及,全都是她不认识的面孔,而杜梅和徐北生都坐在桌子的里侧,一眼看不到的地方。

    她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一屋子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有的带着好奇,有的带着玩味。

    “进来呀,站那儿干什么呢?”杜梅见她迟迟不肯进来,说话了,徐北生笑眯眯地眼睛也瞅着她,眸光更里玩味正浓。

    许云舒暗自骂杜梅,说好的,只有她和她两个,怎么叫了一屋子的人?

    她看着那一屋子的男男女女,有些触头。

    “来,过来坐,这位子是你的。”

    杜梅指了指她和徐北生中间的位置。云舒又看了看徐北生,他此刻在和旁边的人说话,低声却温和。

    许云舒对着在座的人点了点头,走了过去,杜梅帮着她把椅子拉开了一点,她坐下,徐北生向这边望了一眼,黑灼灼的目光凝进她的眼睛里。

    然后又转过头去,和旁边的朋友在说话。

    他不打扰她就好,云舒想着,转头低声问杜梅,“不是说,就你和我吗?”

    杜梅脸上笑意明亮,“是呀,他们都是后来的。”

    晕,还有这样的说法。

    许云舒郁闷了。

    “怎么不介绍介绍,这位就是许小姐吧?”对面有个年轻男子说话了,年纪和徐北生差不多的样子,一双笑眼笑呤呤地看着云舒。

    “是的,我姓许。”

    云舒站起身形,对在座的人说:“你们叫我云舒好了。”

    她后来

    才知道,其实这些人,早都知道了她的身份,只不过故意逗她而已。

    “哦,云舒小姐,听说是我们北生救了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他是在什么地方把你捡到的呀?”笑眼男子又说话了,他是徐北生的好朋友,叫扬亦鹏,此刻,两只胳膊支在餐桌上,脸上笑得越发明亮。

    “呃,在一条小溪边。”云舒很老实地回答。身旁,徐北生似笑非笑地瞅着她。

    “哦,他把你捡回来,搁自己屋里了?”扬亦鹏又问。这话问得有点儿暧昧。

    云舒有点儿窘,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徐北生,他低着头,手指擎着一杯酒,在轻轻品着。

    “呃,是他的房间,不过你们别误会,他睡外面的,屋里只有我自己。”

    云舒怕这帮人误会,赶紧解释,可是那帮人全笑了起来,云舒便有点儿不知所措了,紧跟着又说道:“是真的,他睡外面的帐篷,我睡屋里。”

    看着她满眼认真的样子,人们笑得更厉害了,扬亦鹏指着徐北生说,“徐北生,你确定这是许家大小姐吗?怎么这么有趣,哈哈……”

    云舒更窘了,一时之间越发不知所措了,而徐北生就像没听见这帮人的调笑似的,唇畔勾着一抹浅弧,手指玩味地晃动着酒杯。

    杜梅说:“你们这帮人,不许拿许小姐开笑,欺负老实人有罪,知道吗你们!”

    又转头扯了扯云舒的衣袖,“别理他们,他们逗你玩呢!”

    云舒知道自己又上了当了,真恨自己怎么总是那么天真,当时真是又郁闷,又别扭。

    徐北生这时才开口说话,然而出口却霸气十足,“不许再拿许小姐开玩笑听到没有!”

    眼角余光瞟到,许云舒脸颊已经泛起了红色。

    他心头好笑,用擎着水杯的手指,指着许云舒对朋友们说:“她,只有我能欺负,你们……都管好自己的嘴!”

    纳尼?

    云舒被他这一句暧昧不明的话弄得震惊不已,她望着他那张英俊的侧脸,心中在说:徐北生你成心的吧!我跟你什么关系呀?什么叫只有你能欺负!你凭什么欺负我?

    一桌子的人在听了徐北生的话后都笑了,“怎么?老徐,你宣誓主权呢?”

    徐北生只淡笑而不语,手指轻轻摇动着杯中绮红的酒液,“这么说也行。”

    许云舒更郁闷了,“徐北生我和你什么关系呀?你凭什么乱说!”她忍不住就嚷了出来。

    徐北生扭头看看她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脸上笑意更深,向着她微微探了探身形,低而好听的声音道:“逗他们玩呢,你真信?”

    这下子,又是云舒大红脸了。

    原来是自己误会了,云舒红着脸低下了头,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太单纯了,人家说什么,她都信。

    真糗。

    徐北生看她把头垂得低低的,那满脸红色的样子,心底着实愉悦,他从来没有发现过有这么好玩的事,让一个女人生气,又窘迫,然后又羞得抬不起头。

    杜梅瞅着云舒也哧哧地乐,她也是第一次发现有这样的女人,单纯得可爱,不过徐北生,谁敢确定,他的话就不是真的?

    一顿宴席,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虽然后来大家有说有笑,话题不再是她,徐北生也没再开她玩笑,可是云舒终究是觉得有些窘迫,一直盼着宴席快点结束。好不容易盼到结束的时候,她最先就站了起来,徐北生瞄了她一眼,唇角勾着浅浅的弧,有几分玩味,云舒想,是自己起身起得太着急了吗?于是又坐下了。

    徐北生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然后目光转向大家,“一会儿有没有想去k歌的?”

    “有,当然有。哥几个正嫌回去太早呢!”在座的男士们附合,女人们也笑着说:“北生买单,当然要去的。”

    徐北生乐着说:“机会难得,不去不要后悔哈。”

    他起身站了起来,云舒也站起来了,接着是在坐的人们,相继站起来,杜梅拉了云舒的手,“走,跟我们唱歌去,徐北生难得请客的。”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