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叫爸爸,囡囡,叫爸爸了。”王小帅边晃着手中的拨浪鼓边说。

    小公主黑眼珠凝视着父亲的期待的笑脸,又是弯弯唇角,这个爱笑的孩子,用笑来回答她的父亲了。

    王小帅喜爱地弯下身去,在小公主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囡囡,爸爸的囡囡什么时候长大呢?爸爸都等不及等着你叫我一声爸爸了。”

    他在那儿,人高马大一个人,嘟着个唇,一副很郁闷的样子,看在眼里着实好笑,真不能想象,这就是当年左拥右抱的风流公子。

    黄燕说:“你别着急,等明儿孩子一会说话,我就先叫她叫爸爸,一准儿以后,她吃饭,尿尿,穿衣服,全都喊爸爸。该”

    王小帅瞪了她一眼,“就是全喊我,我也愿意。”

    以后的日子里,果真,囡囡一口一个爸爸,叫得甜甜的,“爸爸,我喝奶奶,爸爸,我要穿衣服,爸爸,我要尿尿……蹂”

    “囡囡,你现在可以不叫爸爸,但是春节的时候一定要学会叫许叔叔,会给许叔叔拜年知道吗?要不,爸爸的红包都被他家那兄妹俩拿走了,咱得赚回来知道吗?乖乖,来,跟爸爸叫:许、叔、叔。”

    王小帅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他仅仅才五个月大的女儿。

    想起去年春节的时候,许家那俩孩子给他拜年的情形,他就眼晕。小苹果跪在地上不起来,一口一个王叔叔新年好,王叔叔今年发大财,王叔叔是天下最好的叔叔,王叔叔新年快乐。他便不停地往外递红包,每个红包数额都不菲,最后都递空了。

    而他家那个还抱在怀里的奶娃娃,六个月的伟伟,竟然也知道要红包,两只小胖手做作揖状,像小狗似的在他眼前不停地作揖,他爸爸还配音似地随着儿子的动作说:“伟伟在给王叔叔拜年呢,快把红包拿出来。”

    那个春节,他口袋里的钱就这么被他们一家人给掏空了。

    王小帅郁闷地想:今年一定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给许家那两口子财迷拜年,最好拜个不停,把从他口袋里拿出去的钱再都拿回来,最好把他们两口子的口袋也给掏空。

    王小帅美美地想着,囡囡举着小拳头做作揖状的样子不停给许云波和温亦如拜年的情形,他的眼睛和嘴角便咧出大大的笑靥,真是太过瘾了。

    “哎,哎,一个人那儿傻笑什么呢!”黄燕见他脸上都是笑的,在发呆,便推了他一下。

    王小帅回过神来,乐呵呵说:“我在想咱们再多生几个孩子,那样要起红包来才过瘾。”

    “要什么红包!”黄燕当然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满脸疑惑地瞪他一眼,“神经了吧,你!”

    王小帅只嘿嘿笑着,也不言语,黄燕郁闷,又不甘心地伸手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

    “神经病你,傻笑个什么!”

    王小帅仍然只是乐而不语。

    黄燕便郁闷得不再理他了。这人自从有了囡囡后,就一天到晚知道傻笑,真是脑子短路了。

    黄燕进屋去了,留下王小帅和囡囡在客厅里。

    王小帅一见到宝贝女儿,那就喜欢得不得了,爱不释手的,下班的时间全都围着囡囡转。

    王汇对这宝贝孙女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在他的意识里,不管男孙女孙,都是他王家的子孙,都是他的最爱的孙辈,王汇从楼上下来了,走到婴儿车前,“囡囡还没睡呀?哎哟,爷爷看看,乖乖。”

    他一身宽松的白色棉麻衣物,走到孙女的婴儿车前,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摸了摸孙女的小胖手,“哎哟,这丫头,你怎么这么精神呢?爷爷都睡一觉了,你还没睡?”

    囡囡太小,王汇多年没碰过小孩子,目前都不敢抱一下这个孙女,生怕一不小心,碰坏了孩子的小胳膊小脚的。

    “多时长大呢,爷爷好想抱抱乖孙哟!”王汇满脸慈爱地说。

    囡囡黑眼珠看着她的爷爷,弯了弯小唇角,似乎在回应她爷爷的问话似的。王汇可高兴了,脸上的纹路都舒展开了,“哎哟,囡囡在跟爷爷说话吗?真是个聪明孩子……”

    客厅里,父子俩陪着婴儿,黄燕在二楼的卧室里,美美地用手机上着网,囡囡生下来这么长时间了,她这一身肥肉还没下去呢,可怎么办呢?她得想办法减肥才成。

    于是百度着,各种减肥信息。看到一个黄瓜鸡蛋减肥法,就是一个月之内,坚持只吃黄瓜和鸡蛋,早上鸡蛋黄瓜,中午黄瓜鸡蛋,晚上再生嚼着一根黄瓜。

    黄燕一看,这个方法应该可行,明天可以试试了。她那儿琢磨着明天开始的减肥计划,王小帅抱着囡囡进来了,“爸爸抱囡囡来吃奶咯。”他抱着女儿走到床边,“诺,女儿饿了要睡觉了。”

    囡囡此刻在王小帅的怀里,晃着小脑袋在找妈妈,黄燕把女儿抱了过来,撩开衣襟开始喂奶。

    汩汩的奶水吃得小囡囡没一会儿就饱了,还打了个嗝。然后在母亲的怀里美美地睡了。

    黄燕把女儿放到了小床上,

    然后又躺回床上,手机着各种减肥信息。

    嗯,月经后是减肥的最佳时期,她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月经前那几天,身体会储存水分,所以体重会增加。

    黄燕念念有词地念叨着,王小帅洗漱回来,听见妻子在念叨着什么体重增加,体重减少的,便问了一句:“你在看什么?”

    黄燕说:“在看减肥信息,我决定要开始减肥了,再胖下去我就快成猪了。”

    王小帅听到‘减肥’两个字很惊讶,“你想减肥?胡扯!囡囡这么小,你能不吃东西?你不吃东西她哪来的奶水喝?”

    黄燕说:“我不是不吃东西,我是少吃东西,再说囡囡不是都开始填加辅食了吗?有点儿奶吃就够了。”

    黄燕为自己找着借口,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开始实行她的黄瓜鸡蛋减肥大计。

    转天早晨,她就让厨房,给她准备了两根鲜黄瓜,一个煮鸡蛋,别人又是八宝粥,又是牛肉陷饼的,她就在那儿吃了鸡蛋,啃黄瓜。

    王汇说:“燕燕,你怎么不吃饭?”

    黄燕说:“我得减肥。”

    王汇道:“那怎么成?囡囡还小,想减肥也得囡囡不吃奶的时候。”

    王小帅沉着脸道:“黄燕,你太过份了啊!尽顾着你自己臭美,就不管囡囡的死活了吗?”

    黄燕一听,有点儿窝火了,“喂,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不管囡囡的死活了,她才刚吃完奶好不好!”

    王小帅说:“她现在是饱了,一会儿还有奶吃吗?”

    “怎么没有啊?我这不在吃东西吗!”黄燕不甘示弱。

    王小帅说:“你是吃东西了,可你就吃一个鸡蛋,两根黄瓜,那奶水能有什么营养?你这是想让咱们囡囡,才这么小就输在起跑线上啊!”

    得,一大早上的,两人就吵起来了。

    王汇听得这个头皮发麻。

    正好保姆抱着囡囡下楼来了,王汇就出去看他孙女去了。

    王小帅跟黄燕两人吵了个面红耳赤,没有争出个胜负来,而王小帅的上班时间已经到了,他愤愤地瞅了他妻子一眼,起身出去了。黄燕也不傻,当然知道女儿的营养直接和她的饮食情况挂勾,只在早上吃了一顿黄瓜鸡蛋饭,中午就开始好好吃饭了。

    下午王小帅回来的比较晚,王家的饭菜已经摆上桌了,囡囡躺在婴儿车里,婴儿车停在黄燕的腿边,她一手轻推着婴儿车,哄着囡囡,一手用筷子在夹菜吃饭。

    王小帅看到这一幕,心里的火气就消了,他脱掉西装递给保姆,然后洗了洗手,才过来抱他的宝贝女儿。

    “囡囡,爸爸来咯。”

    他把小丫头抱了起来,小丫头一身的小肥膘,白白胖胖的抱起来又柔又软,王小帅看着他的宝贝女儿,那真是快要醉了的感觉。

    他在小丫头的小脸上亲了亲,“囡囡有没有想爸爸呢?爸爸可有想你哟!”

    囡囡什么话都不会说,只用黑眼珠看着他,王小帅便已经心满意足了,两只大手托着女儿的腋下,把她举了个高高的,小丫头便发出一阵婴儿的笑声。

    王小帅把囡囡放回了婴儿车里,在旁边的位子上坐下了,也像黄燕那样,边吃饭,边逗一下婴儿车里的孩子。

    囡囡很喜欢被他举高高,此刻躺在婴儿车里,咧着小嘴张着小手哭起来,王小帅说:“哟,怎么哭了?”

    黄燕说:“她让你抱呢!”

    于是,王小帅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用纸巾擦了擦手,重新把婴儿车里的小家伙抱了起来,放在腿上搂在怀里,“来,爸爸抱着你吃饭啊!”

    他疼爱地哄着,边吃饭,边用筷子沾一点汤送到女儿的嘴边,小人儿小嘴吧唧出味道来,便又发出啊的,还要的声音。

    王小帅便一边吃饭,一边往女儿的嘴边送点肉汤过去,小丫头咂摸得可有瘾了。

    黄燕看得哧哧乐起来。

    王小帅瞟了她一眼,没说话,虽然心里不生气了,但是高冷范儿还是要有的。

    黄燕亮晶晶的眼睛看看他,见他不说话,她便也抿住唇,控制住说话的***,低下头去吃饭了。

    儿子和儿媳终于不吵架了,王汇心里很舒服,他走到了婴儿车前,“来,爷爷推囡囡出去玩玩,让爸爸和妈妈吃饭啊!”

    于是,王小帅把囡囡放进了婴儿车里,囡囡虽然还张着小手要爸爸抱,但是王汇的话也很有吸引力,因为王汇说,要推着她出去玩。

    好吧,她也很想出去玩了。

    王汇推着囡囡出去了,餐厅里现在就剩下黄燕和王小帅了,两人都闷头吃饭,谁也不主动搭理谁。

    王小帅吃着吃着被一根鱼刺卡到了喉咙,当时就低嘶了一声,露出难受的表情。

    黄燕得意地瞅着他,心说:求我呀?求我,我就帮帮你。我可是医生啊,你别忘了。

    王小帅还真就把他身边就有

    位医生的事给忘了,一个人捂着喉咙不知如何是好,端起汤碗里,猛灌了一口,没管事,一个人在那儿扯着领口,烦躁不已。

    黄燕对保姆说:“去取两片VC过来。”

    保姆不明所以看看她,转身去取了,不一会儿,就拿着两片VC回来了,黄燕示意她递给王小帅,保姆便照做了。王小帅接过那两片VC,看了看,又把疑惑的眼神投向黄燕,黄燕说:“死不了的,试试吧!”

    王小帅便把那两片VC送进了嘴里,含着,VC慢慢在他嘴里融化,那种卡住喉咙的感觉竟然慢慢地消失了。

    真是神奇,王小帅松开了一直紧捏喉咙的手。

    “你怎么知道这方法?”他扭头问黄燕。

    黄燕说:“不告诉你。”

    她没事人似的开始吃饭。

    王小帅无语地收回了目光,也开始吃饭了。

    一觉醒来,已是早晨,今天是周六,吴宇晨休息在家,云舒很晚才起床,一身棉质家居服从卧室里出来,下楼,看到吴宇晨站在客厅里打电话。

    听到她下楼的脚步声时,他回了身,深刻的目光凝视着她,云舒想起曾经有过若干次,他这样背对着她打电话,而她问他的时候,他都自称是打给学生的。

    她忽然想到,也许,那每一次的电话,真的不是打给学生的。

    “你起了。”吴宇晨打完电话向她打招呼,云舒淡淡的弯了弯唇角,“嗯。”

    吴宇晨说:“饿了吧?饭都做好了,去吃吧!”

    “好。”云舒以为是保姆做的饭,可是当她走进厨房的时候,她感觉到不是。

    那不是保姆做的饭。

    保姆没有做过这样精心的炒饭。

    火腿丁、玉米、鸡蛋、青豆、虾仁,胡萝卜丁,黄瓜丁,各种鲜艳的色泽映衬着奶白的大米粒。

    真的很好看。而且,也好香。许云舒闻到了那香喷喷的味道。

    炒饭的旁边,放着一碗鸡蛋紫菜的清汤。

    “快吃吧,要不然就凉了。”吴宇晨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云舒忽然意识到,这饭应该是吴宇晨做的。

    不知道怎的,吃饭的胃口就没了。

    她真的不是矫情的人,可是此时此刻,想象着,他也曾经这样为宁映霞准备过早餐,她就没有胃口了。

    见她站在餐桌旁,呆呆发愣,吴宇晨皱眉道:“怎么了?”

    云舒说:“抱歉,我不想吃了。”

    她转身走了。

    吴宇晨怔住了。

    云舒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她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发呆。这么些年,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吴宇晨的心里,是不是经常会想起和宁映霞在一起的情形?

    她记起,曾经有一次,吴宇晨梦中,叫出的名字:“映霞。”

    那时,他给她的解释是,他也不知道梦里叫了什么。

    可是那个名字竟然无意识地记在了云舒的脑子里,她现在才知道,那个名字,就是他的初恋。

    如果他婚内没有想着宁映霞,他怎么可能梦里都在叫着她的名字?

    云舒晃了晃头,心里很是烦恼。

    正好温亦如打了电话过来,说要她帮忙照看一下伟伟,云舒便爽快地答应了。

    她换了外出的衣服,然后出门了。

    那时,吴宇晨已经不在家里,他开着车子出门了。警方在一个小时前打电话给他,说宁小凡要见他。

    他知道会是什么事,所以去了。

    隔着厚厚的玻璃,他看到宁小凡消瘦了不少的脸。

    宁小凡依然是一副高冷的表情,紧抿的嘴角带着几分不屑,拿起电话跟他说话。

    “别忘了去看我姐,也别跟她说我在哪儿。”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