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25章 捂死你

第225章 捂死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芬妮把囡囡放到了卧室的床上,然后便开始找东西,希望能堵住;囡囡的嘴,不让她再哭出声来。

    她左找右找,也不知道用什么可以堵上,便又把安抚奶嘴拿过来了,塞到囡囡的嘴里。

    囡囡嚼着安抚奶嘴,眼睛里仍然挂着泪珠,小嘴一抽一抽的,要哭。

    芬妮站在旁边,阴鸷的眼睛瞪视着那孩子,“小兔嵬子,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给老娘哭一声,我非把你炖了吃了不可!漪”

    自己的儿子被硬生生的打掉了,她的女儿却活得这般恣意,小公主似的,享尽万千宠爱,将来那还是王家的继承人之一,芬妮心里的恨便簌簌地往上窜。囡囡黑眼珠看着她,看到她生气了,一张脸绷得死死的,忽然又翘起唇角,乐了。似乎觉得芬妮的样子很好玩。

    芬妮见状,气更不打一处来,“小兔嵬子,还笑,老娘捂死你!”

    芬妮疯了似的拿起了她的羽毛枕,往囡囡的脸上压了下去。

    囡囡被捂得一下子没了声音,小腿小胳膊一抽一抽的,就像下一秒就会死掉,芬妮害怕了,又把枕头拿开扔掉了固。

    囡囡瞪着眼睛,小脸憋得通红,瞅着她。

    芬妮被自己刚才的举动吓到了,她虽然恨黄燕,可是也不想真的弄死这个孩子,那是在犯罪。而且是死罪。

    囡囡瞅着她,瞅着,瞅着,小嘴一扁,又哭上了。

    而且哭得比刚才厉害多了,因为刚才芬妮的举动把她吓坏了,她连呼吸都快没有了,差点儿没被憋死,现在特别特别的委屈,蹬着小胖腿,攥着小拳头,哭得那个大声。

    一边哭,一边小嘴里还发出类似“妈,妈”的音。

    芬妮无措了,她感觉到这是一个烫手山芋,可是现在也不能给她送回去了,她才不能如此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她过去又把安抚奶嘴送到了囡囡的嘴里,囡囡不啃嚼,只咧着小嘴哭。

    芬妮不知如何是好,她真怕,囡囡的哭声惊动左邻右舍,然后她偷了别人孩子的事情被曝光。

    她情急之下,把囡囡抱了起来,“别哭了,听到没有!”

    她一面吼着婴儿,一面试图把她哄好。

    囡囡在她怀里,黑眼珠看了看她,忽然就把小脑袋往她怀里扎过去了,芬妮的胸部很发达,是那种胸很大的女人,小娃娃在这一方面,视觉和感觉可是很灵敏的,囡囡把小嘴在芬妮的胸前拱了拱,小手也往她那个部位扒过去。

    急切地想吃奶。

    芬妮愣了一下,接着被囡囡的举动弄红了脸。她虽然有过怀孕的经验,可并没有真正地哺育过孩子,身体里也没有奶水,但是安抚一下婴儿应该还是可以的。

    囡囡小手扒着她的衣服,小脑瓜着急地往上蹭,那地方那么柔软,像是妈妈的,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奶水,她现在好饿,好想吃东西。囡囡的小嘴小脸在芬妮的胸口蹭来蹭去,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奶头,于是急得又哇的一声哭起来。

    芬妮便一狠心,把衣服撩起来了,嘴里骂道:“小兔嵬子,我儿子都没吃过,你命怎么这么好!”

    囡囡一见到雪白的***,当时就把小嘴凑了过去,很用力地吮了起来,一只小手还捧着,小嘴里发出抽抽嗒嗒的声音,显是饿坏了。

    可是芬妮就受不了了,她没有哺乳的经验,想不到孩子小嘴一吮,竟是这么别扭,这么难受,当时差点把小丫头给扔地上去。

    “你个小兔嵬子,你给我闭嘴!”

    芬妮吼了一嗓子,以为能吓到囡囡,囡囡看了她一眼,饿急了的小孩子,根本没理会,又自顾自地吮了起来。

    芬妮后悔了,真不应该让她吃什么奶头,她又没奶。可是强迫她松嘴,她又哭怎么办?

    芬妮急坏了。

    王家的人也都急坏了。王汇一听到宝贝孙女丢了的消息,当时差点疼晕过去。

    王小帅的几个姐姐姐夫都加入了寻找队伍,许云波和温亦如,以及他们的一帮朋友们都纷纷出动了。

    温亦如不能想象如果是小苹果,或者是伟伟丢了,自己会怎么样,那一定是疼得撕心裂肺,生不如死,她一边在心里咒骂着那个偷孩子的人,一边和许云波一起帮着寻找着囡囡。

    许云波想到了家里的两个孩子,对温亦如说:“你还是回家吧,看好小苹果和伟伟,如果他们有一个丢了,我们会后悔死的。”

    温亦如说:“有保姆看着呢,姐也在。”

    许云波说:“可我就是不踏实,你说囡囡那是多可爱的一孩子,真要是找不回来了,小帅和黄燕还不得疼死?哎,小如,你赶紧回家,守着两个孩子去,我去帮他们找孩子就好了。”

    温亦如见丈夫担心得难受,便说:“好吧,有消息就告诉我。”

    “嗯。”

    许云波应着,心里焦灼无比。温亦如走了,许云波继续寻找囡囡。

    周守恒也知道了王家丢了孙

    tang女的事,打电话给许云波,“波子,赶紧的,把两个孩子送我这儿来,我老头子,睁眼闭眼的能看见他们,我才踏实。”

    许云波说:“好。”

    他能理解外公此时的心情,老人对隔辈人的那种疼爱,是无法比喻的。

    当下,他打了电话给家里的司机,让他开车送孩子们过去。

    黄燕这一整天,眼泪都哭干了,两只眼睛血红血红的,囡囡的重要,她到现在才真正地体会到,她真后悔以前,囡囡拉便便,她都那么厌恶,自己一个当妈妈的,连孩子的便便都没清理过,现在囡囡丢了,她才发觉,自己几乎失掉了一条命,人还在,可是魂没了。囡囡的笑,囡囡胖胖的样子,那肉乎乎的抱在怀里的感觉,时刻在她心里头浮现,她捧着脸又哭起来。

    王小帅一张脸一直铁青无比,囡囡之于他,那更是手心上的宝,身体里的血液,自己的灵魂,反正是,没有了囡囡,他就生不如死了。

    他的双眼也是血红血红的,这一整天以来,一直都是这样随时准备杀人的样子。

    保姆瑟宿地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王汇神情萎靡,一日间老了十几岁。连说话的声音都苍老了,“去,给各个电视台打电话,谁要是能提供囡囡的线索,要多少钱我们给多少钱。还有那个偷孩子的人,如果她把孩子安全无恙地送回来了,我们就不追究她偷孩子的事,还会送她很多钱,要什么给什么。”

    这一整天的时间里,王汇的半条命都没了似的,他总是想起囡囡那圆乎乎的小脸,弯起小嘴角乐呵呵的样子,那么可爱的一个小人儿,怎么说丢了就丢了呢?如果偷孩子的人是个变态,此刻正在虐/待孩子怎么办?

    王汇难以想象那样的后果,心口那么地疼,疼得他一个老头子都想哇哇大哭。

    费了半天劲,囡囡终于是睡着了,芬妮松了一口气,刚刚小丫头嚼着她的乳头不肯松开,她便忍着那份不适,和厌恶,一手抱着胖胖的婴儿,一手去将半袋牛奶挤进了原先给自己的儿子准备的奶瓶里,虽然牛奶是她自己喝的,但是孩子喝了应该也不会出问题。

    她把盛了小半瓶牛奶的奶瓶晃了晃,然后送到囡囡的嘴边,囡囡在芬妮的***上,什么都没吃到,此刻已经又要哭了,芬妮忙把奶瓶送到了囡囡的嘴边,囡囡一口给咬住了。小胖手抱着那奶瓶,咕咕地吮了起来。

    这下子总算是消停了,芬妮这才感到身上出了一层的汗,浑身都湿了,真是个小磨人精,她真后悔,为什么要弄这么个烫手山芋回来。

    囡囡饿急了,饥不择食了,小手捧着那奶瓶,咕咚咕咚地吃得很有劲儿,不一会儿,小半瓶奶就喝光了。

    小人儿吃差不多了,舒服地打了个打嗝,在芬妮的怀里小脑袋靠了靠,然后张了张小嘴,困了。

    芬妮心里骂了一句,小兔嵬子。把奶瓶放在床头,又搂着囡囡晃了几下,囡囡就真地睡了。

    毫无防备,天真无邪,睡在一个时时刻刻报着想要‘杀死’她的女人的怀里了。

    囡囡睡着了,芬妮也累坏了,两个膀子累得好像要折断了,她把小丫头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嘴里骂着:“你个死丫头,先让你美美,哪天惹老娘不高兴了,真接把你煮了吃了。”

    她骂完了,又开始诅咒黄燕和王小帅不得好死,然后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黄燕的***胀胀的,奶水不由自主地往外流,她的囡囡一定饿了,不知道那个偷孩子的人有没有给囡囡奶吃,一定没有,她是个中年女人,怎么会有奶水呢?她的囡囡一定还没吃奶,一定还饿着肚子,黄燕想到此刻,一双失去神彩的、呆滞的眼睛里又开始往外涌出泪水。

    她可是一个坚强的女汉子,从小到大极少掉眼泪的,可是此时此刻,她的心头肉被挖走了,她已经生不如死了。

    王小帅越发焦灼了,囡囡此刻在干什么?偷孩子的女人有没有打囡囡?有没有给她东西吃?此刻是睡着,还是饿得在哇哇大哭?王小帅的心脏疼得一抽一抽的,电视广告已经发出去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虽然只是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可是之于他们,已经有如过了万年长。

    芬妮疲惫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喝着,心里想起了曾经和王小帅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他的情人走马灯似的换,只是到了她这里,便停了,他们在一起好长时间,不是说他有多爱她,而是她实在会讨他的欢心,所以,他的心停留在她的身上,时间也就长一些。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黄燕,还跟王小帅结婚了,芬妮想起来便不可思议,也特别的窝火。不过还好,他们在马代度蜜月,王小帅也把她带去了,她眼看着黄燕弃妇似的要杀人的样子,她就打心眼里美得要唱歌,只是想不到,王小帅的心终是越走越远了。

    不但跟那个女人结了婚,还变得无比恩爱,逼她打掉了七个月的孩子,却生下这么个小兔嵬子。

    芬妮的眼泪流下来了。她清晰记得自己打掉的那个孩子,那时她回

    头瞅了一眼,那一幕就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子里,洗都洗不掉了。

    “儿子,妈妈给你报仇。”芬妮边流着泪边说。

    这时,电视上,正好播放了王家寻找孩子的广告,芬妮咯咯乐起来,满脸都是泪花。

    要什么给什么?

    呸,你们能还我儿子的命吗?

    芬妮坐在沙发上,茶几上一个空空的酒瓶子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地毯上,芬妮却一身酒意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许云波回来了,神情疲惫不堪,一进家,温亦如就迎了过来,帮他拿掉了外衣,又问他,“怎么样?有消息吗?”

    许云波摇头。

    “孩子们在哪儿?”

    “在他们自己屋里。”

    温亦如知道丈夫在惦记着两个孩子,“你不要担心,他们很好的。”

    **************************************************************

    还有两更,亲们,但要晚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