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31章 交回囡囡的条件

第231章 交回囡囡的条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静瑶毫无防备地,就这样睡去了,陈亚柔的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工的弧度。

    她转身,从卧室里出来了,吴静瑶的手包就在客厅的沙发上,陈亚柔走过去,轻轻地拉开了手包的拉链,从里面把她的手机拿了出来。

    手机虽然有锁屏,却是那种最简单的,顺着箭头方向滑一下就能解锁的。她的手指顺着那箭头方向滑动了一下,屏锁便解开了。陈亚柔的手指在手机上轻触。

    她打开了照片册。里面照片并不多,她随意地看了起来。先看到了王子健的,王子健站在镜子前,在打领带,照片照的是背影,颀长而挺拔。看角度,像是躺在床上拍的,显然,王子健先起床,打领带的时候,吴静瑶还躺在床上,然后用手机拍的。

    她的手指继续在屏幕上滑动,她看到了几张小孩子的照片,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儿,和一个还很小很小,躺在婴儿床上的男娃娃瞻。

    这会是她的外孙们吗?

    陈亚柔的目光定在了小女孩儿的脸上,她忽然发现,这小女孩儿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溽?

    她目光专注地凝视着那张照片,在努力地思考着,

    与此同时,手机屏上的照片变成了一串熟悉的号码,紧接着,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陈亚柔身形一震,她下意识地按下了接听。

    “瑶瑶,晚上有应酬,会晚些回去,记得好好吃饭,饭后半小时吃药,嗯?”

    王子健低沉温和的声音响起来让陈亚柔一阵恍惚,她正愣着神,电话已经挂断了。还好,如果王子健问什么问题,她还真不能替吴静瑶回答。她的声音一听就能听出来。

    陈亚柔把手机又放回了吴静瑶的手包里。然后身形歪靠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

    她醒来的时候,吴静瑶也醒了,她从卧室里走出来,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没用陈亚柔的毛巾,选择从旁边的纸抽里抽出几张纸巾擦了几下,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睡了一觉,精神多了。

    她从卫生间里出来,陈亚柔正微笑看着她。

    “吴姐,你醒了。”

    “嗯,还好,睡了一觉,人就没那么累了。”

    吴静瑶素颜地坐在了陈亚柔的旁边。

    陈亚柔说:“想喝点儿什么?我帮你倒。”

    “白水。”吴静瑶说。

    陈亚柔端着水过来的时候,吴静瑶那白皙干净的掌心里,多了几片药,她接过陈亚柔递过来的水,说了声谢谢,然后将那几片药送进了嘴里。

    陈亚柔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含笑问吴静瑶道:“吴姐,家里几个孩子?”

    “呃……”吴静瑶不知道应该回答一个,还是两个,片刻后说:“一个。”

    陈亚柔似乎有些意外,吴静瑶并不想跟陈亚柔提起自己曾经改嫁过的事,一笑对陈亚柔道:“陈小姐的先生是做什么的?说说名字,说不定我先生他们认识。”

    陈亚柔抿唇一笑,“他姓王,不过,他只做很小的生意,吴姐的丈夫是大老板,一定不会认识他。”

    吴静瑶笑了笑,并没有把这位王姓男人,和自己的丈夫连在一起。

    陈亚柔说:“平常他很忙,因为没时间陪我,怕我一个人寂寞,所以给我盘了那家店面,还好,有了那家店面,我就不会闲得去缠着他了。”

    看样子,陈亚柔和她丈夫的关系很好,吴静瑶说:“为什么不要个孩子呢?”

    陈亚柔道:“他这人总想过二人世界,哎……”

    语音惆怅,却也透着一种甜蜜的无奈似的,吴静瑶笑了笑,正好有电话打进来,“老王,嗯,我在陈小姐这儿,你过来接一下好了。”

    是办完事的老王打过来的。吴静瑶告诉了他地址。

    陈亚柔忽然叹了口气说:“真羡慕吴姐,有个那么爱自己的丈夫,还有可爱的女儿,外孙,我这辈子,估计是不会有孩子了。”

    吴静瑶当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会有孩子,此刻宽慰道:“跟你丈夫好好商量一下,多带他去有孩子的朋友家转转,慢慢他就会喜欢小孩子。”

    陈亚柔又笑了笑,“嗯,知道了。”

    此刻,老王的手机又打了过来,说是已经到了楼下,于是,吴静瑶拿着手包起了身,“我走了,回见,”

    “嗯,回见。”

    陈亚柔送出来。

    吴静瑶进了电梯,转身跟陈亚柔晃了晃手,陈亚柔也跟她晃了晃手,像一对忘年交似的。

    电梯门徐徐关上后,陈亚柔勾起了唇角,吴静瑶显然比她预想的,思维还要慢半拍,真不知道是王子健把她保护得太好,还是她天生就这样笨一点,蠢一点儿,以后的日子,她可以时常地在她眼前耳边的敲一下,这样也挺有意思,呵呵。

    眼看着就是春节了,囡囡仍然没有消息,芬妮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整个王家大宅里,被一种沉默肃穆的气氛笼罩。所有的佣

    tang人都小心翼翼的,这段时间,他们都养成了谨言慎行的习惯,主人心情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他们不能成为那不顺眼的一个。

    这本是囡囡生下来的第一个春节,原本会是一个和和美美,无比幸福的春节,可是却因为囡囡的丢失,而全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灰暗时期,黄燕的眼病,被控制住了,视力没有再继续降下去,可是她却也不能独立出门,即便是行走,也要摸摸索索,或者靠一根拐杖。

    有时候,黄燕就想,是不是她当妇产医生的时候,结束掉的小生命太多,老天在报应她?

    让她失去囡囡,失去一双明亮的眼睛。

    王汇的身体一直病病好好,看过多少医生都不见起色,大家都明白的是,如果囡囡找到了,老爷子的病,一定会立刻好起来,可是囡囡找不到,老爷子的精神状态,便会一直这样消沉下去,身体更不会好起来。

    王小帅整日整夜的想着女儿,公司的事务交给了两个姐夫,他自已全然无心去打理,往日槐梧的身形,变得清瘦,整日胡子拉碴不修边幅,那个嘻嘻哈哈,性情开朗的王家大少爷,像换了一个人。

    相识的人一提到王家,便会跟着叹气,说王家这是造了什么孽,落到现在的地步。

    春节的的前一天,电视里又插播了那条悬赏广告,这条广告每晚都要在黄金时间播出,只是这一天的悬赏广告里,芬妮看到了这样一段描述:

    芬妮,请把孩子还给我们,你所做过什么,我们保证不再假究,我们只要孩子回来,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你要我们的命,我们也不会犹豫。

    电视机前,芬妮在冷笑。她用手机上了一会网,在网上她看到了这样的一条信息:

    王小帅携妻,创立寻找拐卖儿童基金会,亿万富豪难掩失女之痛,期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帮助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

    信息的下方附着一张照片,是王小帅和黄燕的合照,照片上,两人皆是憔悴不堪,虽然是出席活动,可是却难掩憔悴。王小帅那张四方大脸胡子拉碴,神情萎靡,而在他一旁,臂弯搂着的女人,她神情呆滞,那张脸上已经完全找不到以前的样子。

    下面有个人回贴说:我见到过他们,真可怜,孩子丢了,母亲哭的瞎了眼,爷爷想念孙女,身体每况愈下。希望老天有找到抱走孩子的人,逮捕归案。

    囡囡已经睡了,芬妮看看婴儿车里熟睡的孩子,手指在手机上滑动,又把刚才那贴子看了一遍。

    大年三十的晚上,王家依然冷冷清清,一片消沉。王小帅的手机忽然响了,在这个鞭炮齐鸣,举家团圆的晚上,在王小帅正和他的妻子,默默地舔舐着伤悲的时候,这个电话像一枚重磅炸弹,在王家掀起了轩然大波。

    “王小帅,我是芬妮。”

    久违了,期盼了已久的人,就这样把电话打了过来。王小帅当时举着手机就愣在了那里。

    “你……你真的是芬妮?”王小帅从沙发上腾地站了起来,他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很怕这只是一个梦。

    “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看样子,真的是脑子坏掉了。”芬妮凉凉的声音说着,王小帅左手握着手机,右手又覆了过去,攥住,就像手机会突然被人抢走一样。

    “芬妮,囡囡在哪儿!”王小帅心脏揪紧地问出了最最关心的问题,也同时,心脏开始颤抖,他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所以,他的手指根根捏紧。

    “你放心,她很好。”

    芬妮说话的时候,忽然间从手机那边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一声妈妈,传进了王小帅的耳朵。是囡囡被梦魇住了,她咧开小嘴哭了几声,又停住了,芬妮向着婴儿床上的囡囡望了一眼,见她又安静下来,这才说道:“你听见了吧,你女儿在做梦。”

    王小帅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了。刚才真的是囡囡的哭声,真的是囡囡在喊妈妈吗?分开这么久了,在期盼无数次,又失望无数次后,王小帅已经不敢轻易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芬妮说:“记得你们说过的话吧?如果我送回囡囡,你们会随我怎么样。”

    “记得。”王小帅心脏猛然跳了一下。

    芬妮说:“那好,你自己一个人过来,不要带警察,也不要带你老婆,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你知道后果。”

    芬妮就要挂电话,王小帅说:“等等!给我拍张囡囡的照片过来,让我看看她现在很好。”

    芬妮没说话,把电话挂断了。

    过了不一会儿,王小帅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彩信,他急切地点开,眼前一张照片慢慢清晰。

    一个十个月左右的婴儿,正睡在一张简陋的小床上,依然有些稀疏的头发,圆圆的小脸,伸出碎花小被子外面的两只小手,肉乎乎,粉嫩嫩。睡相很甜。

    这是囡囡吗?囡囡长个子了。

    王小帅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婴儿那依然稀疏的头发,却让他相信,这是囡囡。他立刻把刚才的号码回拨过去,

    “告诉我你地址,我现在出发,快点儿!”

    芬妮唇畔勾着冷笑,一字一句地把自己所处的大致位置告诉给了王小帅,最后说了一句,“记得我跟你的说的话,不然,你知道后果。”

    “记得,你不要伤害囡囡。”王小帅又重复了一遍。

    “你放心,囡囡现在跟我在一起,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妈妈。”

    芬妮把电话挂断了。王小帅却因着她最后一句话,而失了神。

    “小帅,谁电话?”黄燕扶着楼梯慢慢地迈下来了。

    王小帅回头凝视妻子,她整个人身上,再也找不到当年活泼俏皮的样子,瘦削,枯萎,双眼空洞,此刻正摸索着走过来。

    “燕燕,我要离开几天,囡囡有消息了,我要跟警察过去看看。”

    “真的?囡囡真的有消息了?”黄燕抬头,空洞的眼睛好像有了神彩。

    “是的,所以我要马上过去一趟,我现在去机场,看看还有没有飞那边的班机,你在家里等我,好好的,知道吗?”

    他握住了黄燕的手。

    手指攥紧,是她细瘦的手腕。

    “嗯。”黄燕含着泪点头。

    王小帅抱了黄燕一下,然后蹬蹬地上楼去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取了身份证和钱包,把几件衣物塞进了皮箱里,然后转身下楼。

    他边下着楼梯,边给许云波打电话,这个时候,他们应该还没睡。电话很快接通。

    “波子,陪我一趟,囡囡有消息了。”

    那边,许云波正准备躺下,闻听此言,立即心头一喜,“好,马上到。”

    许云波挂了电话,把手机塞进了西装的衣兜里,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温亦如奇怪地问:“波子,你要上哪儿?”

    “芬妮打电话给王小帅了,让他过去,我跟着一起。”

    温亦如的眼睛立刻亮起来了,“那快点儿,我帮你收拾东西。”

    她拉开柜门,将丈夫的衣服拿了几件,叠起来,放进皮箱,又将一些日用品塞了进去,两个人噼哩啪啦,很快把东西收拾好了。许云波拎着皮箱下楼。匆匆走了。

    他们坐早晨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往了那个小县城所属的城市,然后包了辆车,直奔那个在地图上很难找到的地方而去。

    一路上,王小帅的心脏一忽快,一忽慢地跳着,就要见到囡囡了,他的手心开始出汗了。

    快要到达那个小县城的时候,王小帅给芬妮打电话,“快点告诉我,你住哪儿,我马上就到了。”

    芬妮说:“你急什么,一会儿再说。”

    她把电话挂断了,王小帅紧绷着的心弦咯噔的一下。此刻,芬妮在喂囡囡吃饭,囡囡坐在婴儿车上,小胖手啪啪地拍着婴儿车前自带的卡通玩偶,边把小嘴送过去,在碗边上用力地吸了一口,然后嘴边上,就留下了一抹米粉印子。

    “妈妈,妈妈。”小人儿把米粉咽了进去,小嘴又开始呢喃着话儿了。

    芬妮眼角唇角都绽放着笑容,她柔着声线问,“丫丫,还要吃吗?”

    囡囡摇头。小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芬妮笑笑,起身,把米粉碗送进了厨房,洗净。然后又出来。这时,王小帅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仍然是问她地址,芬妮把自己住的地方报了出来,但是仍然说道:“王小帅你记着,我是要你一个人过来,如果你带了警察或者你老婆,我会让你们再也见不到囡囡。”

    她说话的时候,还瞅了一眼婴儿车上的小家伙,小家伙此刻正仰着小脑袋,黑溜溜的眼睛瞅着她。

    王小帅深吸了一口气,“波子,一会你找个旅店先安置一下,我自己过去。”

    “好。”

    许云波听见了芬妮说的话。当下,他就下车了,王小帅坐着出租车,边打听,边开车,一路向着芬妮的住所找去。

    芬妮住的是一处很有些年头的小区,连个保安监控都没有,小区里面很破旧,道路坑坑洼洼,天在下着小雨,一开了车窗,阴冷潮湿的感觉便袭卷而来,王小帅裹紧了身上的衣物,下了车,站在小区里,在辨别着方向。

    这时,手机又响了,是芬妮打来的,王小帅忙接听。

    “向前走,一直走。”

    王小帅按着芬妮说的,往前迈着步子,一边拿着手机听电话,一边眸光左顾右看。在前面一所住宅楼里,六楼的窗子前,芬妮正向外面望过来。

    她看到王小帅确实是一个人,正举着手机向这边走过来。

    “上楼,最顶上。”

    芬妮说完,把电话挂断了。

    王小帅抬头望了一眼,这是一幢外墙皮早已陈旧退了色的楼房,房前,各种电线裸露在外面,楼里面黑洞洞的。

    他深吸一口气,抑制着突然间紊乱的心跳,迈步进了楼。

    一直来到了最高层,他听见了某户人家里,

    传来女人哄婴儿的声音,“丫丫听话,这个不能吃哦!”

    此时,在对面的房子里,丫丫正把一张纸巾送进嘴里,咬着。

    王小帅大步过来,砰砰叩门。

    “芬妮,开门!”

    蹲在地上,正从囡囡的小手中,把纸巾一点点抽回来的芬妮,身形僵了一下。

    她起了身,一直走到门口,把房门打开了。

    王小帅一身风尘地站在外面,眼睛里布着血丝,下巴上,胡茬泛起,一身湿湿的凉意。

    芬妮勾动了唇角,眼中意味深长的笑意明显。

    王小帅盯视着眼前这张似熟悉又似陌生的面孔,芬妮她没有化一点妆,衣服也很朴素,身上丝毫没有当年那个拜金女的影子。

    王小帅的目光移开了,他看到了客厅里,婴儿车上的囡囡。她此刻正用黑眼珠看着这边,眼神陌生。

    王小帅一把推开了芬妮,大步走了过去,嘴里叫着,“囡囡!我的囡囡!”

    这是他的囡囡没有错,真的是他的囡囡。

    王小帅急切地走过去,伸臂就要去抱婴儿车里的孩子。

    他一身的凉气,身影陌生,眼睛里满是血丝,胡子拉碴的样子,和那急切的动作,吓到了囡囡,囡囡哇的一声哭起来,小嘴唤出两个字,“妈妈。”

    王小帅伸过去的手臂就那么僵住了,他从女儿的身上看到了‘害怕’和‘认生’两个字,显然,这么长的时间,囡囡已经不记得他了。

    芬妮讽刺地笑着,走过来,将囡囡从婴儿车里抱了出来,举在怀里。

    “丫丫不哭哦,妈妈在这儿呢。”

    她亲了亲小家伙,顺手帮她整理了一下尿不湿。

    王小帅转过头来,神情惊愣地看着她们。

    芬妮却已经抱着囡囡转身了,边往露台走,边哄着她,“丫丫不要怕,妈妈在哦。”

    囡囡在她怀里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小胳膊抱着芬妮的脖子。回过头来瞅身后的男人。

    这是她的父亲,可是她已经不记得了,六个多月被抱走,她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了爸爸这个人。更没有了她的亲生母亲,黄燕。

    王小帅从女儿的眼睛里看到了陌生,和害怕。

    “囡囡!”

    他向前一步,试图唤回女儿的记忆,可是几个月大的孩子,她本身记忆就没有多么长久,离开父母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她的脑子里,只留下了芬妮的影子。她一直管芬妮叫妈妈,她也以为,芬妮就是她的妈妈。

    此刻,看到王小帅一脸担忧地迈步上前,囡囡又害怕了,小手搂着芬妮的脖子,哇哇开始哭起来。

    “妈妈,妈妈。”

    囡囡抱着芬妮的脖子,晶莹的泪珠顺着白嫩嫩的脸颊往下淌。

    囡囡已经完全不认识他了,王小帅心里的痛苦无法言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芬妮的家的。他一路浑浑噩噩的坐着车子,告诉了司机,许云波所在的旅馆名字,然后便一手扶着额,沉入无边的痛苦中。

    他记得囡囡躺在婴儿车里,翘着唇角对他笑,他记得他教她唤爸爸时的样子,他记得把那小东西抱进怀里时那柔柔软软的感觉,他记得,她刚出生时,那裹在襁褓里的样子。

    王小帅心脏像被无数只蚂蚁啃食着,他陷入无边无际的痛苦中。

    温亦如陪在黄燕的身边,和黄燕一样在焦急地等待着王小帅那边的消息。可是一直没有人打电话回来,不知道是情况不太好,还是还没有到达。

    温亦如没敢当着黄燕的面给许云波打电话,怕万一是不好的消息,黄燕会承受不住。

    她趁着去卫生间的时候,偷偷给许云波打了电话,那边在铃响了几声后,接听了。

    “波子,囡囡怎么样了?”温亦如压低了声音。。

    许云波说:“不太好。”

    温亦如心一沉,“囡囡出事了?”

    “不是。”许云波顿了一下才说:“囡囡已经不认识小帅了,一直管芬妮叫妈妈。”

    还好。

    温亦如闭上眼睛松了口气,对于一个同为母亲的人来说,孩子总算是活着,总算是找到了,那就是最好了。至于叫谁妈妈,那还都是次之。

    温亦如是这么想的,但是王小帅可不是。

    因为芬妮给出的条件是:王小帅跟黄燕离婚,她带着囡囡嫁进王家。

    此时此刻,王小帅就垂头丧气地坐在旅馆的老板椅上,双眼里锁满了烦躁,心中百般滋味。

    许云波不如如何去安慰,也干脆就不说什么了,他陪着他坐在老板椅上,也跟着叹了口气。

    王小帅心烦了许久,开始给芬妮打电话:“我可以答应你一切的条件,钱,王氏的股份,我的命,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但是我不能跟燕燕离婚,我们说好了会一辈子在一起。”

    **********

    **********************************************************

    今天加更,亲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