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32章 一根刺扎在了心口

第232章 一根刺扎在了心口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芬妮说:“那好吧,你就别指着囡囡回去了。”

    芬妮把电话挂了。

    王小帅捏着手机,脸上一阵阴鸷。

    温亦如回到客厅,黄燕还坐在沙发上,她现在视力不好,耳朵灵敏度却高了。问温亦如,“你刚才是不是有跟谁说话?”

    “没。”

    温亦如笑笑,扯了个谎,王小帅到现在还不给黄燕打个电话,就说明,那边遇到了什么困难,她不知道是不是要告诉黄燕,囡囡的事溽。

    黄燕低下了头,神情郁郁,“是不是囡囡出了事,或者是,芬妮不肯把囡囡交回来?”

    “囡囡她很好。”

    温亦如走过来,一只手轻轻地握了握黄燕瘦削的肩,“我们再等一等,说不定过一会儿,小帅就会打电话回来了。”

    “嗯。”黄燕点了点头。

    王小帅一整夜没有睡,他坐在沙发上一根一根地吸着烟,房间里烟味呛鼻,脚下烟头,扔了一地。

    他到现在才知道,当年的风流成性,带来了怎么样的结果。如果他当初不是左拥右抱,如果他肯做一个正经男人,好好娶一房妻子,安安份份的过日子,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

    许云波坐在沙发上眯了一觉,但是被烟味呛醒了,他皱皱眉头,走过来,把王小帅抽了半截的香烟给拿走了。

    “抽这么多,想死啊!”

    他把王小帅从沙发上扯了起来,“进屋去睡一觉,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别等着囡囡没回来,你就把自己给作死了。”

    王小帅被他扯进了屋里,人往床上四仰八叉一倒,两只眼睛大睁着望着天花板。

    “我该怎么办?芬妮她不肯交回囡囡,我要囡囡回来,可我不能跟燕燕离婚。”

    许云波拧了眉,眉目间也露出焦灼神情,“芬妮这个女人,真是得寸进尺。”

    他在王小帅房间的地板上来回踱起了步子,芬妮提的条件,也让他心头起了火。

    黄燕还是忍不住把电话打了过来。王小帅看看手机号码,犹豫了一下接听。

    “小帅,囡囡怎么样了?芬妮有伤害囡囡吗?囡囡回到你身边了吗?”

    黄燕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对女儿的担忧伤及了她的身体,她的神智和精神都大不如前。

    “囡囡很好,别担心。”

    王小帅安慰着黄燕。

    “那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好想囡囡。”

    “我知道。”

    王小帅嗓子眼一阵发酸,好想哭。“你不要担心,我会尽快把囡囡带回去。”

    “嗯……”黄燕攥紧了手机,脸颊上都是眼泪,现在的她脆弱得不堪一击。

    王小帅手机挂断,脑袋往后面一磕,大睁着眼睛,对下一步怎么做,他全然不知。

    因为是私人企业,云舒没有双休可歇,只有周日一天可以轮休。因此,周六她还要上班。吴宇晨一大早看着她,从卧室里出去,早饭都没吃,就要走。

    吴宇晨喊住了她,“云舒!”

    云舒回身,她看到吴宇晨担忧的容颜。

    “今天周六,你不休息吗?”

    “哦,我那儿是单休。”云舒说话的时候,唇角带着一丝浅笑,像是马路上遇到了朋友,她在跟朋友说话。

    吴宇晨欲言又止,“别太累了,会伤到身体。”

    “嗯,没事。”

    云舒仍然含笑回着,“我走了,再见。”

    她转身,拿着手包,匆匆往外走去。

    吴宇晨一个人倒了杯酒,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喝了起来。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当他意识到云舒在他心中的重要性时,云舒已经待他如路人。

    手机响了,他随手拾起接听。

    “吴先生,你来看下宁小姐吧,她不肯吃饭,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她滴米未尽。”

    是宁映霞的护工打过来的。

    吴宇晨把手机按断了。

    他又喝了一杯酒,两颊便因着酒意有些热了。他把酒杯重重地搁在茶几上,一双眼睛分外的阴鸷。

    手机又响了,仍然是那个护工打过来的,吴宇晨没接。他坐在沙发上,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面色很不好。保姆不敢靠近,宅电在响,她接起,是找吴宇晨的,于是回头看了一眼,吴宇晨侧对着她的方向,眼神阴鸷。

    她喊了一声,“先生,您电话。”

    吴宇晨走了过来。

    电话还是那个护工打过来的,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的家里的号码。

    “喂!”他声音很重很沉。

    护工说:“吴先生,您再不过来一下的话,这份工作我就不做了,我也做不来,宁小姐她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护工把电话啪地挂断了。

    吴宇晨眉心跳动几下

    tang,片刻,他迈步往外面走去。

    宁映霞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很大,本就凹陷,此刻犹为吓人。

    护工伸着手朝着吴宇晨要薪水,“这工作我不做了,你们爱找谁找谁吧!”

    吴宇晨眉心拧紧,又瞅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她的唇畔似乎带着冷笑。

    吴宇晨阴鸷着神情,“马上吃饭,不然护工走了,我不会再给你请。”

    宁映霞呵呵乐起来,眼睛里竟然光芒闪烁,“吴宇晨,我妹妹去哪儿了?”

    “她最近忙。”

    吴宇晨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

    宁映霞又笑起来,声音尖锐,“你让我妹妹做牢了是不是!”她眼睛里突然间冒出凶狠,一只水杯朝着吴宇晨飞过来,“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把我妹妹放出来!”

    吴宇晨偏头躲过了那只飞过来的水杯,耳后传来砰的一声,是水杯砸在房门上的声音,他皱紧了眉,“你妹妹做了违法的事,是警察抓了她,我没有办法放她出来,我也没那个能力。”

    宁映霞眸光仍然凶狠无比,如果她能下地走路,吴宇晨相信,她一定会过来掐死他。

    “吴宇晨,小凡是你看着长大的,她叫你那么多年的哥哥,你也养了她那么多年,你怎么忍心看着她进监狱?吴宇晨,你心肠怎么这么硬!”

    宁映霞的手指根根扣进了被子里,掐到了硬硬的床板。

    吴宇晨心情烦躁无比,他点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几口,“我已经给了她很多机会,是她执迷不悟,要替你报仇,她害得云舒差点丧命,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宁映霞又把床头的暖壶抓了起来,朝着吴宇晨砸过去,但是暖壶太重,扔出没有半米远,她就再没力气了。

    “吴宇晨,不管怎么样,我要我妹妹好好的,不然,我会把你这些年对我做的全都告诉你老婆,看她还要不要你!”

    吴宇晨耳根阵阵发麻,他砰地拍上了病房的门,头都不回地走了。

    身后不远处,徐北生拧眉看着他的身影走远。

    他向着病房里面瞧了一眼,床上一个面目凶狠的女人,地上一个一脸烦躁的小护工,徐北生摇摇头离开了。

    云舒正忙碌着,手机响了,是很久没有联系的杜梅打来的,“嗨,云舒,在哪儿?”

    “在上班呢!”云舒边处理着手边的工作边回。

    杜梅说:“几点下班,一起吃饭吧?”

    “呃……”云舒看了看腕表,“还有两个小时。”

    “嗯,那好,我等着你哈。”杜梅把电话挂断了。

    云舒继续工作。

    快到下班时间,老板又布置了任务,这样子,全体加班,云舒知道,杜梅的约会不可能去了,便发了个消息给她,“加班,改天吧!”

    杜梅回了一个“ok”的手势。

    云舒整整加班到晚上九点,肚子饿得叽里咕噜叫。脑袋也是又麻又胀的,她正想回家,老板进来说:“今天大家辛苦了,一会儿都别走,我请大家吃饭。”

    职员们都高兴起来,纷纷拍手。

    云舒不想去,老板看见了她皱眉的样子,便问,“小许有事?”

    “哦,没事。”

    云舒忙摇摇头。

    九点半时,吴宇晨电话打了过来,“云舒,在哪儿?加班吗?我去接你。”

    “不用,已经下班了,老板请客,一起吃饭。”云舒回。

    吴宇晨道:“那结束时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吧。”

    云舒把手机放进了手包里。

    餐桌上很热闹,大家又吃又喝的,还不忘了给老板敬酒,虽然是小公司,可是老板也是人人要巴结一下的。

    云舒为了不让自己显得特殊,也端起一杯酒说:“老板,谢谢您的晚餐。”

    老板向着云舒笑了笑,“应该的,大家都辛苦了。”

    他把酒喝了一口,然后对云舒笑了笑。相处时间不长,云舒却能感觉到,这个老板是一个挺正派的人,农村出身,在大城市一路打拼,没有什么人脉,也没有什么钱,却凭着自己的辛苦和努力经营,创立了这么一家公司,虽然相对于周氏和许氏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也是极其不易。

    晚餐结束,大家纷纷离场,有男朋友开车来接的,也有打车回去的,云舒站在路边,吴宇晨的车子滑了过来。

    云舒没有推辞,弯身钻了进去。

    身后不远处,云舒的老板只看到他的职员钻进了一辆貌似很好的轿车里离开了。

    云舒已经很久没有坐过吴宇晨的车子了,今天他打电话来的时候,她只是随口一应,吴宇晨就真的来了。

    “工作这么辛苦,有没有考虑换一家?”吴宇晨边开着车子边问。

    云舒说:“辛苦一点儿,会感到充实,这样也挺好。”

    吴宇晨道:“可是我担心你的身体,你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辛苦过,。”

    云舒说:“辛苦点不算什么,习惯了就好了。”

    吴宇晨还想说什么,但却不再说了,云舒并不给他劝她离开这份工作的机会。

    路上,云舒就靠在座椅上睡着了。吴宇晨减缓了车速,侧头看了她一眼,她看起来疲惫极了,睡得很沉。

    车子到了家,吴宇晨将车子缓缓停下,却没有下车,而是静静地凝视着身旁的容颜。

    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看过她了,她瘦了,也变得坚强了。以前,什么事她都喜欢依赖他,什么话都喜欢和他说,可是现在,她变得不再依赖他,什么话都闷在心里,什么话都不再跟他说了。

    他的手伸过去,轻轻地抚摸云舒依然光洁的脸。

    云舒感觉到了那种抚摸,她醒了。睁开眼睛看到吴宇晨深郁的眉眼,她正了正身形,“我睡着了,怎么不叫我?”

    她目光向车窗外面看了看,见已经到家了,便伸手去开车门,可是吴宇晨的手伸了过来,压在了她去开车门的手腕上。

    “云舒?”

    “嗯?”

    云舒回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似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

    “别不理我。”

    他嘴唇动了动,那只覆在她手腕上的手,攥紧了。

    云舒脸上一阵僵硬,就那么凝视了他一会儿,“宇晨,我不知道该跟你说些什么,你跟宁映霞的过去,我没有在意过,我在意的是什么,你应该知道。那像一根刺,扎在了我的心上。这儿,知道吗?”

    她的左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语音有些哽咽,“扎在这儿了。”

    *****************************

    还有一更哦。

    要在下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