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34章 终于团聚

第234章 终于团聚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芬妮说:“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前脚跟我结婚,后脚让警察抓我,王小帅,你发个誓,用你女儿来发誓,你要是违反诺言,你女儿就不得好死。瞻”

    王小帅的的火腾地一下就窜到了头顶,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两只大手手指根根捏紧,如果不是担心囡囡受到伤害,王小帅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掐死这个女人。

    “芬妮,你别太歹毒,人在做,天在看,给你死去的儿子积点德!”

    芬妮笑得凉凉,“人都死了,我管不了,现在我只想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王小帅,你到底发还是不发!”

    王小帅一张脸青白变换着,发还是不发?没有一个父亲会拿自己的儿女做赌咒。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忽然响了,王小帅立即把目光望向了门口,芬妮的心头一跳,手指便隔着衣兜攥住了里面的刀子。

    “有人吗?”是一个挺温和的女声。

    “谁?”芬妮沉着声问。

    女人说:“收煤气费的。”

    芬妮目光中警惕未减,对王小帅说:“你去开门!”

    王小帅对这个收煤气费的,身份有些疑惑,但还是走过去把门打开了,收煤气费的女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衣着朴素,她的到来,让王小帅得以延缓时间发那个毒誓溽。

    芬妮显然见过这个收煤气费的女人,每个月,都是这个女人负责收这一片儿的煤气费。

    女人进来,脸露笑容向着囡囡说:“小姑娘真可爱,又长了不少啊!”

    芬妮当然没心思跟她闲扯,只淡淡地勾动唇角,

    女人便向着厨房走过去,身后,芬妮一手搂着囡囡,目光警惕地瞅着,她不傻,当然知道,眼前这个每个月都会见到的煤气公司的女人,也有可能是被警方派过来的。

    厨房和客厅隔着一道门口,女人走了进去,打开吊柜查看煤气表上的数字,然后又在专业工具上输入数字,很快算出应交煤气费,“一共36块。”

    芬妮的衣兜里只有水果刀,并没有钱,她示意王小帅付款。王小帅故意磨蹭着从衣兜里掏钱,钱包里有零钱,但他故意将一百元递给收煤气费的女人。王小帅背对着厨房的门口,女人还在厨房里面,王小帅站在女人和芬妮之间,背影挡着芬妮的视线。

    女人从衣兜里翻找零钱,一面翻找,一面将自己的手腕露出来,王小帅看到她的手腕上用黑笔写着字,“警察已经包围了这里。转移她的注意力。”

    手腕上的黑字很快被衣袖遮挡住了,王小帅心头一振的同时,也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

    “数数,对不对。”

    女人将零钱递给了他。王小帅点了点,“正好。”

    女人说:“走了,再见。”

    她从王小帅的身前走了过来,经过芬妮的眼前时,还伸手逗弄囡囡。“小姑娘,跟阿姨再见。”

    囡囡便向着女人摆动小手。

    女人走了,防盗门被关上,王小帅的心又揪紧了,因为他还没有发誓,芬妮一定不会放过他。

    而此时,黄燕已经来了,以最快的速度,在那班飞机马上就要检票完毕时,她跟温亦如在许云波的助理带领下,匆匆地赶了过来。三人都没有带什么行李,只在温亦如的肩上挂着一只斜挎包。三人匆匆地登上了飞机,三个小时后到达了那所湘西城市,然后包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芬妮所在的小县城。此刻,许云波就在芬妮所住单元楼的对面一所住宅楼里,跟警方在一起,警方正用望远镜,不着痕迹地,盯视着芬妮那一边。

    所有的警员都是便衣,而且是在夜里,借着夜色的掩护进入那所公寓里的,芬妮不知道警方已经包围了她所在的公寓楼,也或者,她能预料到这种结果,但却非要誓死一搏。

    黄燕被温亦如扶上了楼,当她看到这边时刻准备着伺机而动解救囡囡的身着便衣的警察,每人都配着枪时,她害怕了,强烈的不安和害怕让她颤声喊了出来,“你们不要开枪,不要伤到我女儿,她提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只要我女儿平安回来,我们什么都答应。”

    许云波蹙眉凝视着这个精神和肉体上都倍受折磨的母亲,他叹了口气,“芬妮要小帅和你离婚,然后让她嫁进王家,做囡囡的妈妈。”

    黄燕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这个条件却并没有让她太过意外,她早就发过誓,在囡囡丢失后,她每天都发着同一个誓,只要抱走囡囡的人肯交回囡囡,让她做什么都行,要她命也行。而且,她和王小帅决不会追究她抱走囡囡的罪,她们可以不向警方告发她,只要她肯交回囡囡。

    “我答应。”

    黄燕只怔了一下,就神色郑重地说。

    许云波拧了拧眉,黄燕的干脆和毫不犹豫让他有些许的意外,“你真的肯答应?”

    “我答应。”

    黄燕又重复了一遍,神情中透着坚定,“为了囡囡,我什么都可以做。”

    这是她曾经许下的誓言,

    tang现在囡囡有了消息,而且要她离婚才肯放回囡囡,她同意。只要囡囡过得好,只要囡囡没有受到伤害,她什么都答应,哪怕是要她一条命。

    而且……

    黄燕低了头,她已经快要瞎了,她也不想囡囡有一个瞎子妈妈。

    “我去跟她说,我什么都可以答应她。”

    她默默地转了身,往外面走去,温亦如想跟着,才迈步,就被黄燕给拦住了,“别跟过来,我自己去。”

    黄燕不想打草惊蛇,让芬妮看到她不是一个人在,而且,她也确实想单独跟芬妮说话。

    她扶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下迈着。眼睛不好,每走一步都显得那么坚难。她来到了两幢楼之间的空地上,拿出手机,坚难地、费力地,开始拨号。

    手机屏上每一个数字对于她都是那么模糊,她分不清哪一个是哪一个,哪一个数字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个模模糊糊的点。她需要把手机贴在眼睛底下,努力地去看,去辨认。对面的楼上,温亦如看着这一幕,眼眶一热,眼泪毫无预兆地掉下来。她用手掩住了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黄燕在拨错好几次之后,终于拨通了她丈夫的手机,当手机铃声响起时,王小帅还在发不发誓之间徘徊。芬妮冷冷地瞅着他,囡囡始终没有离开她的手边。

    黄燕看到妻子的号码,心头一颤,她看了一眼芬妮,芬妮还在看着他,他走开几步,接听电话。

    “小帅,你把手机给芬妮,我要和她说话。”黄燕的声音很严肃。

    王小帅怔了一下,抬眼又看了一眼芬妮,芬妮的目光仍然停留在他的身上,唇畔勾着一抹冷笑,衣兜里的水果刀,被她用一只手有意无意地隔着衣服摸挲着。

    “燕燕要跟你说话。”

    他把手机递了过来。

    芬妮只睐了他一眼,就把手机接过去了,手机接过去的同时,一只手臂也揽紧了囡囡,“喂?”

    她语气不善。

    “芬妮,我是黄燕。”

    黄燕此刻就站在这幢住宅楼的下面,数千里地的奔波,她的脸上写着疲惫,她的头发很乱,衣服上还沾着不知从哪里蹭来的污渍,那是她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沾上的。

    “我答应你一切条件,你把囡囡给我,我和王小帅离婚,你和他,你们可以生很多很多的孩子!”

    芬妮听着黄燕迫切地、惶急的声音,她的脸上是无动于衷的神情,“我怎么相信你没有骗我?怎么相信你不会转身去把警察叫过来?”

    “我这儿没有警察。芬妮!”黄燕仰着头,朝着楼上的方向,“你过来看一看,我就在你的楼下。”

    芬妮心头猛然一动,黄燕的声音带着哭音,她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搂着囡囡,来到了窗子前,往下瞧去,真的看到,孤身一人站在外面的黄燕。

    她的脸上,身上,呈现着一种千里奔波,以及害怕和不安带来的狼狈,她的手紧紧地攥着手机,仰着头,向着她的方向,声音里带着哭音:“芬妮,我发誓,我会立刻跟王小帅离婚。我只要囡囡,求求你,给我这个机会。”

    黄燕哭着,眼泪从视线模糊不清的眼睛里流出来,热热的。

    王小帅几乎是与芬妮同时拔腿走到窗子前的,当他看到妻子肝肠寸断的神情时,心尖像被针扎着。

    囡囡对身边发生的事情毫无所觉,她在芬妮的怀里,不断呢喃着妈妈两个字,小脑袋在芬妮的怀里转来转去,时而看一眼王小帅,时而看一眼抱着她的人,时而,又朝着窗子外面望一眼。楼下的水泥路面上,那个一身狼狈的女人,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芬妮一字一句开口:“我要你发毒誓。“

    她的面色冷清无比,神情透着说不出的严肃和坚定,还有狠决。黄燕原本站在两幢楼相距较远的地方,此刻,疾步往前,“我发誓,我发誓。”她边喊着,边往前走,一辆摩托车正好驶过来,黄燕视线不好,亦没有注意到摩托车的隆隆声响,脚步往前奔,那骑摩托车的人避闪不及,前轮将黄燕卷倒,将她的小腿压在车轱辘下面。

    黄燕的手机飞了出去,腿部巨痛,耳边是摩托车主的咒骂声,她浑然听不到,腿上热热的液体流出来,那是血。

    “芬妮,我发誓,如果我不和王小帅离婚,我不得好死!”

    她声嘶力竭的朝着这边喊着,隔着六层楼的高度,隔着厚厚的玻璃,王小帅依然听见了那泣血的声音,他猛然间一把将囡囡从芬妮的怀里夺了过来,

    芬妮看到黄燕被卷倒在摩托车的车轱辘下,正自一愣,怀里猛然间一空,囡囡已经到了王小帅的怀里,芬妮随手就把水果刀从衣兜里抽了出来,也是与此同时,一颗子弹穿透了窗玻璃,正中芬妮的右肩,芬妮手中还没有来得及刺出的刀子坠落地上,她的肩膀被子弹打穿,整个人向后猛地倒在地板上……

    许久之后,温亦如都记得那一天,黄燕被摩托车压倒,王小帅趁着芬妮愣神,夺走了

    囡囡,警察用一颗子弹击穿了芬妮的肩膀。

    “妈妈,囡囡妹妹长头发了,长头发的囡囡妹妹变漂亮了。”小苹果被母亲牵着手,边蹦蹦跳跳地跟着妈妈走路,边说。

    温亦如笑道:“是呀,妹妹本来长得就不丑,头发长出来,就更漂亮了。”

    说话间,母女两人已经到了王家的大厅里。王家的佣人过来迎接,接过温亦如的手包,“许太太好,许小姐好。”

    “好。”温亦如含着笑回。

    “你们太太和小姐呢?”

    “在楼上。”保姆眼含喜庆地回。

    “妈妈,我上去看囡囡妹妹。”

    保姆的话音未落,小苹果已经颠颠儿地跑着上楼去了。温亦如笑笑,也跟着上了楼。

    黄燕坐在轮椅上,囡囡坐在她眼前的地板上,母女两人正在玩拼图。黄燕的小腿骨折,不过现在已经恢复差不多了,而囡囡,她已经慢慢开始接受这个“新妈妈”了。

    刚回来的时候,囡囡整日整夜的叫着妈妈,可是当王小帅把她抱到病床上黄燕的身边时,囡囡又会立刻转开小脑袋,嘴里说:“不是,不是啊。”

    声音不是很清楚,但却可以听出来,小丫头有多排斥她的亲生母亲。王小帅日里哄,夜里哄,整日整夜怀抱着囡囡,不离手。囡囡慢慢适应了眼前这个男人。

    渐渐变得不再哭闹了。

    王汇的病在囡囡回来后,慢慢地好了起来,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囡囡回来,就是老爷子心头最大的喜事,老爷子大宴了三天,欢庆孙女回来。

    庆祝恶人得到报应。

    黄燕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每天由保姆推着她在外面散步,王小帅抱着囡囡跟在身旁。囡囡也慢慢地适应了黄燕的存在,必竟是母女,那种亲情的感应是与生俱来的,小丫头坐在黄燕的身旁,有时候就会用黑眼珠看着她,很认真的样子,然后呢喃一句“妈妈。”

    每当那时,黄燕就会热泪盈眶,她把囡囡搂进怀里,感觉自己受再多的罪,都是值得的。

    令人高兴的是,她的眼睛渐渐好了起来,像她的病来时那么快,那么猛,好得也很快。她的视线渐渐地明朗起来,慢慢地能看清眼前胖乎乎的奶娃娃了。

    她成夜的不睡觉,就坐在囡囡的旁边,生怕她一闭眼,囡囡会让人抱走。囡囡没有睡在婴儿室,王小帅从家具厂订做了一张加宽的大床,囡囡睡中间,他和黄燕睡两边。这样,夫妻两人谁一睁眼都能看到他们的女儿,这样他们才算踏实一些。

    “囡囡妹妹。”小苹果跑了过来,小腿往地板上一跪,拉过了囡囡的小胖手,“囡囡,我是姐姐,姐姐来看你咯。”

    已经八岁的小苹果,像个大姑娘了,个子长高了,圆圆的苹果脸,慢慢地变成了尖下颌,小桃心脸,一双大眼睛仍然又黑又亮,闪着顽皮和聪慧的光。

    囡囡看看她,小丫头已经认识眼前比她高出很多的大姐姐了,小嘴里叫了一声,“姐,姐。”

    小苹果便咯咯乐起来,“妈妈,你看,她会叫姐姐了。”

    温亦如也乐呵呵地瞅着这对小姐妹,黄燕的眼睛里含着笑,现在的她,心境早已变得开阔,而且拥有了一颗包容的心。

    看待什么事情都是用着很平和的眼光。她含笑瞅着这对小姐妹,心里是无尽的幸福。

    *************************************************************************************

    黄燕和王小帅的故事基本就结束了,后面是王子健和吴静瑶,以及云舒和吴宇晨徐北生的故事,这其实也可以叫做番外吧。

    谢谢各位阅读,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