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真的打算带囡囡去见芬妮?”王小帅临睡前问。

    “嗯。”黄燕将女儿伸到被子外面的小手轻轻放进被子里。

    “毕竟她对囡囡好过,她没有伤害囡囡,而且像母亲一样照顾过囡囡。”

    “好吧。”王小帅没再说什么。

    转天一早,两夫妻带着囡囡来到了监狱,囡囡穿着杏黄色的卡通小棉服,头发浓密了不少,被妈妈抱在怀里,来到会见室躏。

    芬妮瘦了不少,头发剪成监狱里清一色的短发,身上穿着蓝色囚服,神情倒是平和了很多。

    囡囡被黄燕抱在怀里,黑眼睛看看芬妮,似乎觉得有些熟悉,小嘴呢喃了一句,“妈妈。崾”

    芬妮的眼泪立刻流下来,她想不到,囡囡还记得她。一双流泪的眼睛满含着期翼。她想抱抱囡囡,可是她的双手都锁在手铐里,双手动了动,眼泪掉下来,“我没有想过真的伤害囡囡,不管你们信不信。”她控制着自己,不至于情绪太过失控。

    黄燕说:“我相信。”

    她平静地注视着芬妮,“如果你要伤害她,早就伤害了。不会把她喂养得那么好。”

    黄燕记得囡囡刚被抱回来时的样子,白白胖胖,粉粉嫩嫩,连头发都变得浓密了,而且日夜叫着妈妈,却不是叫她。

    如果芬妮待囡囡不好,囡囡不可能那么依恋她。

    芬妮的眼睛里泪光闪动,她低下头去,不让那些眼泪再次流下来,不让自己显得过于激动。

    “谢谢。”

    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黄燕和王小帅带着囡囡从监狱出来,王小帅一路没有说话,司机开着车子,他坐在副驾驶,黄燕抱着囡囡坐在后面。囡囡一坐车子,很快就睡着了,黄燕沉默着,心事重重,王小帅也同样。黄燕想,他大概是觉得这辈子亏欠了芬妮吧,大抵是这样的。

    *

    云舒那天帮老板翻译过报价单后,老板便很多事都来找她,一个是因为跟那家公司签了约,两家来往多了,需要个翻译,还有就是,老板觉得,云舒能够胜任他交给她的那些工作,她看起来秀外慧中,决不是等闲之辈。

    而且她那淡定随和,不张扬的性子,也是老板所喜欢的,他变得很欣赏云舒。

    一向被老板赏识的小丽,有了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因为老板不再事事叫她了。加上旁边的人喜欢添油加醋,“丽姐,那个许云舒,最喜欢在老板面前抢风头了,一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是呀,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其实人家心很高的,一心想吸引老板的注意,现在好了,老板最赏识她了。”

    小丽蹙紧了眉,心里头很不服气。

    午餐的时候,大家都去了餐厅,云舒吃得不多,一个是这里的饭不是很合胃口,还有一个就是这段时间心事重重,影响了她的胃口。

    她只让管理员给她盛了一小份素炒豆角和米饭,若有所思地吃着,身后,小丽和两个女孩儿走过来,走到她身旁时,故意身子一歪,把一盘菜扣在了云舒的肩膀上,嘴里还叫了一句,“哎哟。”

    已经是春季,云舒上面只穿了一件薄毛衫,虽然不是很烫,却仍然热温犹在的一份肉炒鲜蘑就那么从她的肩头倒下来,她的胸前,手臂上,全都是菜饭。热度透过衣衫打在她的皮肤上,她皱了皱眉。

    小丽说:“刚才小李碰了我一下,对不起呀,我帮你擦擦吧!”

    她口里说着,手却并没有动静。

    眼睛里也丝毫没有歉意。

    云舒皱皱眉头,说:“不用了,谢谢。”

    她从餐桌的纸抽盒子里抽出几张纸巾擦拭自己肩头身上的污渍,小丽勾着唇角,嘲弄地看着。

    衣服是不可能被擦干净的,云舒起了身,往餐厅外面走去。

    迎面,老板走了过来,四十多岁的年纪,沉稳而温和,“怎么了?衣服怎么这么脏?”

    云舒说:“没什么,刚才不小心洒了饭菜在上面。”

    老板说:“这么不小心。”

    他随手从衣兜里掏出一方深蓝格子的,那种很传统样式的手帕来,要帮她擦拭,云舒躲开了,“擦不掉的,晚上洗洗好了。”

    老板皱皱眉头,而云舒已经从他的身边走过去了。

    这里没有备用衣服,而公司附近亦没有商场可以买件新的,云舒便穿着那件脏衣服一直到下班。

    手机响起来,云舒边接着电话边往外走,“许云舒,说好的要请我喝茶呢!”

    杜梅边开着车子边说。

    云舒这才想起来,早就应过杜梅一起喝茶的事,于是不好意思地道:“这段时间忙,给忘了,今天晚上好吗?”

    杜梅说:“成,不过晚饭还没吃,我们先去吃饭吧。”

    “嗯。”

    云舒说话间,已经到了马路边上,杜梅说:“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

    p>“好。”

    云舒说了自己现在所在的方位,很快,杜梅的车子就开过来了。就像她一直就在这附近似的,云舒才挂了电话没多久,杜梅的车子就到了。

    “怎么这么快。”

    云舒钻进车子的时候,奇怪地问。

    杜梅说:“徐北生的公司在这附近,我给他打工,你不知道啊?”

    “呃……”云舒倒是真没想到,徐北生的公司这么近,怪不得,总能在这里碰到徐北生。

    “杜梅,我先回家去换件衣服。”云舒想起了身上擦不掉的污痕。

    杜梅从后视镜望了一眼,也看到云舒身上的污迹,于是皱皱眉头道:“怎么弄的?”

    “是个意外。”

    云舒轻描淡写地忽略了这个话题。

    “好。”

    杜梅载着云舒先回到了云舒的寓所,她没有下车,云舒一个人进去换了衣服,又告诉保姆,她晚餐在外面吃,这才出来。

    十余分钟后,两人来到了一家火锅店,下车的时候,云舒把自己的担心问了出来,“杜梅,是不是我们两个人吃饭?”

    杜梅回头,笑揽了她的肩,“瞧你,好像多害怕人多似的,多几个人会吃了你呀!”

    得,一听这话,云舒就知道,肯定不是只有她和杜梅吃饭,肯定还有别人,诸如,徐北生。

    两人进了饭店,找到订好的包间,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徐北生,和他的两个朋友,扬亦鹏,沈冰河,以及扬亦鹏的女朋友赵甜甜。

    这几个人,云舒都见过,进去的时候,跟他们点头示意,目光碰上徐北生的,他含笑瞅着她。

    “许小姐,好久不见。”赵甜甜跟她打招呼。

    “你好,”

    云舒回了一声。杜梅指指徐北生旁边的空拉,“坐啊!”

    可是云舒却没有坐下,而是绕过桌子走到赵甜甜和杜梅的中间,拉开椅子坐下了。

    徐北生好笑地瞅着她。

    餐饭已经点了一半,云舒和杜梅又点了几个,一桌人,热热闹闹吃起来。

    云舒和吴宇晨的朋友都不多,他们同样喜好清静,一般这样热络的时候,也就是家庭的聚会上,而在外面几次热闹的情景,都是和杜梅徐北生有关。

    “云舒,你尝尝这个。”

    杜梅用公用筷子从火锅里挑了一样东西送到云舒眼前的餐盘中,云舒看了看,问:“这什么?”

    她不太吃火锅,所以也不关注火锅里都会放些什么。

    杜梅说:“鸭肠。”

    “啊?”

    云舒没听明白,一般情况下,她喜欢清淡饮食,这类东西她真没吃过。

    杜梅又笑笑说:“鸭肠。怎么,没吃过?”

    “没。”

    云舒诚实地摇头。

    杜梅笑道:“这个很地道的,你尝尝。”

    云舒看了看盘子里那东西,皱皱眉头,鸭肠,想想,她就没有胃口。

    赵甜甜笑问:“你吃素?”

    云舒摇头,“不是,就是不吃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赵甜甜道:“其实挺好吃的,你尝尝就知道了。”

    云舒还是摇头。

    杜梅笑道:“算了,不爱吃不要勉强自己。哎对了,给你重新叫份菜吧?”

    云舒说:“没事,我吃别的好了。”

    这次,扬亦鹏他们没有拿云舒开玩笑,在饭桌上跟徐北生谈着事儿,好像跟徐北生的工作有关,云舒其实一直不知道徐北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她从来都没有问过。

    她只知道,他好像在搞什么研究。这个一身痞相的男子,也能研究出东西吗?云舒表示不可想象他工作的样子。

    扬亦鹏说:“看来这批产品上市反响不错。”

    徐北生说:“还有待观察。”

    他们两人一问一答的时候,云舒就默默听着。

    吃完饭,杜梅又提议去唱歌,“没办法,嗓子痒痒了呵呵。”

    几个人都没有反对,云舒也跟着一起去了。只是她不像杜梅他们那样,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来放松的,她心事重重,眉心敛聚。他们在台上唱歌,她自己坐在沙发上,细长的手指擎着一杯果酒,默默出神。

    杜梅唱了一首欢快的‘套马杆’:

    给我一次邂逅在青青的牧场

    给我一个眼神***滚烫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

    唱得很热烈,扬亦鹏,沈冰河,以及赵甜甜都跟着唱起来,徐北生举着杯,面带笑容,听得好像饶有兴味。

    只是偶尔,他会把目光望过来,对面的女人,她一直擎着酒杯,默不作声,只在赵梅一首歌唱完的时候,她放下酒杯,含笑鼓了鼓掌,眉眼

    间带着忧郁,似有很多很多的心事。

    徐北生修长肤色健康的手指,轻轻地抚挲着下巴部位,青青的刚刚冒出的胡茬轻轻刮蹭着他的手指腹。

    “徐北生,你来一首。”

    杜梅跳下台,把麦克风递过来,徐北生却没接,反是手指捏着喉咙咳了几声,“诺,嗓子不舒服。”

    杜梅扁扁嘴,又转身到了云舒的面前,“云舒,唱个吧?”

    云舒愣了一下,抬头瞅向她,杜梅一副鼓励的眼神,云舒迟疑了一下,接过了麦克风,她走向几步之外站定,眉眼间忧郁隐隐笼罩,“我唱个‘清平调’吧。”

    杜梅和赵甜甜,都不知道‘清平调’是什么,但是徐北生知道,他挑了挑浓眉。

    云舒轻轻哼唱起来: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

    一曲满似幽怨的曲子,吐露着云舒心头无限的忧伤,这本是邓丽君录制了一半,又在多年后,由王菲录制了下半首的曲子,歌声空灵,恍若时空交错。杜梅和赵甜甜都很有兴致的听着。

    扬亦鹏和沈冰河挑起了眉,一副饶有兴致的神情,徐北生的眼神随着那歌声慢慢变得深刻,眼前的纤秀女子,那双迷惘的眼睛里装着无限的忧思,不知道她的心里究竟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事。

    一曲唱罢,云舒沉浸在曲子中,半晌没回过神来,台下鼓起了掌,“云舒,你唱得真好,都快赶上王菲了。”

    云舒笑笑,她哪能跟王菲比。她把麦克风放下,赵甜甜很快走了过来,拾起麦克唱了一首时下很流下的歌曲。

    云舒走回沙发旁坐下,伸手扶了扶额,又执起了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她想起了和吴宇晨初见的时光,她掉了钱包,是吴宇晨捡到,并且交还给她,她要请他吃饭,他婉拒了。她仍记得,那个一身清瘦,却面相俊朗的青年模样。后来,在藏区遇见,她惊讶于老天的安排,竟然这么巧合,她和他,都选择了那条线路的自由行。两人一路结伴,克服重重困难,相互扶持,走到了藏区的深处。可是中途,她感冒加高反,昏迷不醒,醒过来时才知道,是吴宇晨顶着严重的高原反应,长途跋涉,把她送到了医院。她心里被暖暖的感动和一种异样的感觉包裹,她用清亮的目光望着他,“为什么不丢下我?”

    吴宇晨却用很深沉的声音说:“不能,那是责任和义务。”

    责任和义务,因为一路相伴,他把她当做朋友,所以,她是他的责任和义务,云舒从那个时候开始,心里头有了爱情的萌芽。

    想到此处,云舒忽然间心头一阵酸涩的感觉,眼泪竟然倏地滚落下来。别人都没有留意到,可是徐北生看见了,他看到她一滴晶莹的泪滴下来,落进酒杯中,像投入一颗石子在平静的湖面,他好像听见了那泪珠滚落酒杯中的声音。

    云舒起了身,往外面走去。

    大家都只当她是去了卫生间,没人拦着,但是徐北生在迟疑一刻后,起身,跟了出去。

    云舒从包间里出来,身形往墙壁上一靠,深深地合了合眼睫,惆怅和酸涩的感觉,在心头萦绕。

    徐北生关上包间的门,将扬亦鹏和赵甜甜的歌声关在里面,他看向站在不远处,后背贴在墙上的女人。

    云舒微仰着下颌,深闭着眼睛,窕窈的身形贴在墙壁上,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

    徐北生拿出打火机和香烟,微微偏头点着,吸了一口,然后向她走过来,“心事太多了,该释放的时候要释放,不然小心郁郁成疾,”

    云舒猛然睁了眼,她看到向她走过来的高大男子,他一改往日笑容明朗的玩笑模样,眼神很深沉。

    他在她身旁停住脚步,男性的,混杂着红酒和香烟的气息缭绕过来,有一种不容忽视的存在感。

    “你知道什么?”她严肃着神情问。

    徐北生一口烟圈吐出来,勾唇一笑,“你的心事都写在脸上,谁会看不出?”

    云舒沉下脸去,“那你就装做没看见好了。”

    她拔腿就要走,但是徐北生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身形向后一旋,她的身体倾刻间以一种极暧昧的姿势进了他的怀里。

    “许云舒,别给自己弄一身刺,到处乱扎,你不是刺猬。”

    他捉着她的手腕,力度有点儿大,她感觉到那种紧固,有微微疼痛自手腕处传来。

    “是你太多事。”

    云舒此刻心情不好,真的不好,心中百种滋味交杂,瞅着什么,都是满眼敌意,徐北生莫名的关心,让她反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