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偷心坏总裁 > 第248章 死亡

第248章 死亡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醒了。”

    吴宇晨含笑凝向她。

    “嗯。”

    云舒走了过去,她看到吴宇晨端下来的,虽然是家常炒菜,却是她爱吃的菜品。

    素炒豆角和一盘海米冬瓜,银耳汤还有两碗看起来香喷喷的白米饭斛。

    云舒有一种胃口顿开的感觉,她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下,捧起了那碗汤,轻轻地喝了一口,“味道不错,跟家里做的很像。”

    吴宇晨笑呵呵瞅着她,“那就多喝点儿吧。餐”

    云舒一直以为这是旅馆厨子做的饭,从没有想过,这会是吴宇晨眼巴巴跑到老板面前求着,自己掏钱,做来的。

    她坐在那儿美美地吃了起来。

    吴宇晨也坐下了,眼光温润,这是一个爱你,就爱得细致入微的男人。曾经,因着宁映霞的关系,他对云舒的爱并不完整,很大一部分心思和时间,被宁映霞分走了,可是现在,他已经打算从新来过,彻底放下对宁映霞的歉疚,好好地爱自己的妻子,所以,他对云舒的关心和照顾,那绝对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

    云舒低头吃了好几口饭菜,却忽然间感到了头顶温润的目光,她愣然抬头,但见吴宇晨眼镜后面,一片温和和柔软的目光。

    他没有动筷子,就把目光投过来,看着她低头吃得香甜。

    云舒有些尴尬,“你……怎么不吃呀?”

    吴宇晨扯开了唇角,笑得有点腼腆,“看着你吃饭,是很幸福的事。”

    他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话的时候,目光收回去,白皙干净的手指,也端起了饭碗,一下一下开始吃饭。

    云舒勾了勾唇角,心里升起几分晦涩滋味,曾经每个他上班前的早晨,她都是这样看着他用餐的,看着他有时匆忙,有时淡然,然后说:“我走了,再见。”

    他总是走得头都不回,行色匆匆,留下她一个人,在那里默默地用着早餐。

    云舒晃了晃头,晃掉那些让她晦涩的念头,开始埋头吃饭。夜里,两人仍然分睡两床,彼此都能听见各自辗转反侧的声音,她睡不着,他也睡不着。

    云舒说:“我们说说话吧!”

    她抱着被子,眼睛望着一片模糊的天花板。吴宇晨嗯了一声。

    然而他并没有开口主动说话,因为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在等着她开口。

    云舒幽幽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心里想了什么?”

    她说话的时候,脑中开始浮现,当年,那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修长身影,他深沉的面容,带着几分曾经年少的青涩。

    “我想……”吴宇晨陷入了沉思里,“这应该是一个教养很好的女孩儿。”

    他捡到钱包,然后站在原地等待失主回来,整整等了两个小时。那时,烈日正浓,他满身满脸的汗,想去把钱包交给警察,但又怕失主回来看不到会着急。钱包里面各种卡片,银行的信用卡,商场购物卡,名目众多,失主一定很着急,或者正在寻回来的路上。吴宇晨耐心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失主回来。

    失主真的寻回来了,是一个衣着靓丽的妙龄女子,似乎和他的女友宁映霞年龄差不多,但是,举手投足中透着一种隐隐的贵气。

    她对着他,笑容清亮,有些不安,“谢谢你,让你等了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

    “没关系。”

    他回。

    妙龄女子看到他满脸的汗,便从手包里拿出了一方白色手帕,递给他,“擦擦汗吧!”

    吴宇晨接过,指间是丝质的柔软,手帕从额头擦过,留下一缕温香,淡淡的,缠绕在他的鼻尖。

    “谢谢。”

    他尴尬着,不知道手帕是不是还要交给他,貌似是脏了。

    看到他拿着手帕无所适从的样子,妙龄女子大大方方地接过了那枚带着他汗湿气息的手帕,笑吟呤地说:“我请你吃冷饮吧?”

    “不了,谢谢。”

    吴宇晨等着赴女友的约,而且他也不认为,他应该接受这份‘报答’。

    “再见。”

    他转身,匆匆地走了。

    身后似乎还可以感觉到那温朗干净的目光。

    “心底很干净,有良好的教养,温文娴淑。”他头枕着双臂,默默地念出来。

    “应该是一个让人好好疼爱的女孩儿。”

    他又念出一句来,心思幽幽怅怅。

    云舒的耳畔滑过他轻轻似是叹息一般的声音,她也幽幽说道:“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大男孩儿,他一定是一个心底很善良的人。”

    说完这句话,房间里是良久的沉默,两人都没有再发出声音。云舒拥着被子睡去了,吴宇晨睁着眼睛呆呆地出神了好久,后来也睡了。

    转天一早,他们即将出发去纳木错,吴宇晨和云舒一起把皮箱收拾好,一大一小的两个箱子,吴宇晨全拎在手里,云舒要帮忙,他不

    让。看着他拎着两个箱子蹬蹬地迈下木质楼梯,云舒忙忙跟了下去。

    旅馆老板正好走过来,见状就打招呼,带着藏音的汉语,“要帮忙吗?”

    “不用,谢谢。”

    吴宇晨跟老板点点头,拉着箱子走了过去,云舒也跟老板含笑颔首,然后跟上吴宇晨的步伐。

    身后又传来老板的声音,在和店里的伙计说话,“这位太太可真幸福,他先生每晚都亲自到厨房给他做晚餐。”

    云舒的身形猛地一僵,耳边的说话声变成了嗡嗡声,眼前,吴宇晨已经把行李拿到了提前订好的路虎前,司机开了后背箱,在帮着放行李,云舒的身子却像被人扯住了似的,竟是生生前进不得。

    “云舒?”吴宇晨在喊她,他没有注意到她忽然间变白的脸色,而是把行李放开,然后帮她开了车门。

    云舒混乱的思绪被拉回,她紧走几步,走到了车子前,钻进去。

    吴宇晨随后也迈了进来,两人同时坐在了后排位置。司机是吴宇晨一个在藏区工作的朋友帮找的,车子也是他自己的,人看起来很随和。

    “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

    吴宇晨回。说话的时候,顺便体贴地帮云舒把安全带扣上了。

    路虎开动起来,往他们的下一处目的地出发。

    云舒有点儿不舒服了,头开始昏沉,她一路上都微合着眼睛,车窗外飞掠过的,是无限壮观的风景,可是她却无心观赏,只想睡一觉。

    吴宇晨见她神情有异,便关心地问了一句:“你不舒服吗?”

    云舒伸手扶了扶有些昏沉的脑袋,“还好。”

    吴宇晨很担心,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是不是呼吸发紧,要不要吸点儿氧?”

    云舒摇摇头,“我睡一觉就好了。”

    吴宇晨关切地望着她,她忽然间就泛白的脸色让他担心,心头是说不出的一种关切,和担忧,但是也只能这样无措地看着她轻合上眼睛,他把她搂了过来,让她枕着他的肩膀,“来,这样会好一点。”

    云舒靠在他的肩头,开始昏昏沉沉的睡。

    可以说,在纳木错,那么美的风光,也只在云舒的眼底淡淡掠过,她忽然就开始不舒服了,不知道为什么。司机提议为他们夫妻照合影,云舒站在吴宇晨的面前,他的右臂在无声中环住她,身后,是明净的高原圣湖,有身着藏服的人,牵着一头牦牛悠闲走过。

    镜头定格,司机说了声,“不错。”

    然后把相机递了过来,云舒被吴宇晨轻揽着,凑过去瞧了瞧:她站在吴宇晨的身前,他从身后拥住她,高高瘦瘦的他,面露沉静笑容,她的头到他的肩膀,被他的手臂轻轻地环在怀里,很和谐的景象。

    吴宇晨说:“云舒,你要照相吗?我来帮你拍。”

    他眉宇含笑,眼镜后面,眼神温润。

    “好。”

    云舒站到了湖边,嘴角轻翘,温和疏朗。

    吴宇晨帮她照了好几张照片,镜头里的她,淡淡的,娴静而美好,似乎那种头晕的现象到了这里就好了一些。正好有几个藏民的孩子跑过来,云舒便走到车子前,从里面拿了巧克力出来,分给那些孩子。她脸上笑意淡淡,沉静而柔和,吴宇晨不着痕迹地拍了几张她跟那些孩子们在一起的照片。

    夜里,他们宿在了纳木错的一处民宿,这里气温比较低,云舒盖了一床被子仍然感到了冷,吴宇晨将她搂住了。

    民宿的主家知道他们是夫妻,便把他们安排进了同一间屋子,并且只有一张半新不旧的双人床。

    云舒和吴宇晨各据一边,夜里,气温渐渐低下去,云舒抗不住冷意,缩起了身子,吴宇晨便将她揽进了怀里。

    他虽然很瘦,可是怀抱很暖。是那种暌违已久的暖,曾经,她最喜欢躺在他的怀里,安睡。

    身上渐渐的暖和了,云舒在吴宇晨的怀里慢慢进入了梦乡。

    望着怀中安睡的可人儿,吴宇晨眼含怜惜,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和眼皮,她的眼睫动了动,终是没有睁眼。

    一早,他们向着日喀则出发。那是云舒和吴宇晨多年前在西藏碰面的地方,两个人都同样含了一份期待。

    天色很好,晴空万里,车子在空旷无人的公路上行驶,车窗微开,云舒沐浴着那粗犷的风,一路观赏着与内地截然不同的壮美景观,心情也跟着变得空旷悠远。

    远远看到了札什伦布寺,就是在那座寺前,云舒和独自来藏的吴宇晨碰面了。司机把车子停下,云舒下了车,驻足在曾经拍照过的地方,她举目望去,依山而建的庙宇,层层叠叠,转身,她看到了朵朵白云和碧蓝碧蓝的天。

    她眸光徐徐四顾,曾经这是这样,吴宇晨一身风尘,闯入了她镜头里的视线,她的目光定格在他依然沉稳如水的面容上。厚厚的镜片下,他的目光正专注地望着她。

    云舒犹记得第一眼见到他

    时的惊喜,那是做梦都不可能梦到的事,中国那么大,那么多可以旅游的地方,可是他们却在西藏相遇。

    吴宇晨深沉的目光含着怜爱,深深地锁在她的脸上,两人在无声中对视。云舒走了过去,轻唤了一声,“宇晨。”

    “云舒。”

    吴宇晨也轻念出她的名字,云舒的手伸了过来,他握住了,然后轻轻地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如果能放弃一切隔阂和负担,他们就这样相拥该多好。

    云舒在他的肩头感受着他轻拂过她脸颊的呼吸,她把身形又往他的怀里贴了贴,她对自己说:就这样吧,她终究是离不开他的。人生短短几十年,如此,便已是很好。

    夜里,他们宿在了日喀则,两人同睡一张床,却少了这段时间的淡薄和隔阂,云舒偎在他的怀里,他用他的臂膀搂着她,两人谁也没说话,可是心却好像贴近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吴宇晨开始吻她,而她亦开始回应,本是一场久别的情爱,因着高原反应的可怕,两人都是压抑着,并不算尽兴,但是彼此的心,却是又贴近了。她依在他的怀里,他的胸口温暖着,两人谁也没有提起宁映霞,就那么到了天明。

    吴宇晨起的早,他说要出去看看早餐,云舒窝在床上,秀逸的面庞上露出柔美的笑容。

    原谅了他,也等于是放过了自己,像是放下了沉甸甸的包袱,突然间就释然了一般。

    吴宇晨去了很久,云舒起床梳洗,换好衣服下楼,吴宇晨还没有回来。云舒开始担心了,便在酒店大厅里寻找吴宇晨的身影,边找,边拨着他的手机号码,可是一直占着线。

    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

    云舒心头奇怪,疑疑惑惑地走着,边走边寻找那道瘦瘦高高的身影。

    在一楼的西厅餐转角处,她看到了他,他正侧身站在那里,一脸茫然。

    手机搁在耳边,不知道因为什么,脸色都不好了。

    云舒走了过去,轻碰了一下他的胳膊,“宇晨?”

    吴宇晨呆呆怔怔地回过身来,脸色如雪一般的白,嘴唇在发抖,眼里茫然而空洞,像是刚刚听到了什么足以让他震憾到如此的消息。

    “宇晨?”

    云舒担心地推了推他。

    吴宇晨目光这才望了过来,陌生、茫然,声音发颤,“宁映霞,死了。”

    云舒豁然长出了一口气,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心口像是突然间窜进了一股强烈的冷空气,冷到让她突然感到说不出的恶寒。

    医院的急救室门敞开,医生推着已经蒙上白布单的宁映霞走了出来,被特殊照顾出来见她姐姐最后一面的宁小凡向前扑去,“姐!姐!”

    她的身形带动着两个女警跟着一起来到了宁映霞的尸体前。宁小凡伏在宁映霞的尸体上,放声大哭。

    温亦如不知道许云舒为为什么又突然从西藏回来了,他们才只去了几天,按行程来说,应该还没有真正开始玩。可是怎么就回来了呢?

    温亦如打电话给云舒问他们今天准备去哪儿玩的时候,云舒就在从机场去医院的出租车上,旁边坐着的是吴宇晨,他一直一直用手揉着头,深深的痛苦纠缠着他。云舒始终没有说话,亦没有出言安慰他些什么,宁映霞的死又把他抛掉的自责重新拉了回来。

    云舒无言地靠在座椅上,他越是表现出痛苦,她越是心头荒凉。出租车就在这种无言的沉默气氛中到了医院,云舒付了车钱,吴宇晨一脸灰败地下了车子,身形不稳,一手撑住了车子,定了定神,才开始迈步往医院里面走去。

    他的表现,神情,没有一丝落过云舒的眼睛,她无言地跟在后面,步入了医院。

    宁映霞已经被送进了太平间,不知何时藏在褥子下的刀子,插进了她的心脏,在那个深夜,她静静地停止了呼吸,然而却死不瞑目一般的没有闭眼。

    *******************************************************

    谢谢亲们的跟随。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再嫁偷心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潭映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潭映月并收藏再嫁偷心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