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六章 死有余辜

第六章 死有余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脸老头不知道,他用骆离的心口血反噬不尽,已被骆离全数奉还于他,现在已经到了心脏。他捂住胸口,匀了匀气,黑脸竟然显出一片灰白色,更是难看。

    一定得告诉姓谭的!黄色绢布变白,大势已去,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思完,他又回过头来,看了看还在变淡的绢布,脸上阴晴不定。

    “喂!小王吗?给我和路鸣订两张最快去泯港的机票,嗯,现在上来拿过境手续,一切尽快。”

    骆离失了心口血,心脉受到重创。竭力消耗了潜能,也是气喘吁吁。轻轻运行了一下真气,那股阴寒气还在体内,去除不掉,好在可以压制住。待后面恢复了心脉,再来解决。

    流彩退去,月光静静的照着他。

    站起来时,本就不够健壮的身体,差点再次坐下。

    子时早过,已到两点半。得补充点营养,骆离还掂记着自己没吃几口的卤鸭。

    收拾好东西离开宿舍楼的后面空地,那张‘九宫爻综图”早已不见了踪影。

    一切仿佛从未发生。

    回到刘老师的家,他还缩在厨房不停的烧水,干了又添,一点不敢懈怠,连骆离进门也不知。

    “有面吗,煮碗面吧,我好饿。”

    “有,马上下”,刘老师看着骆离发白的脸,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全部解决了吗?这水不用烧了吧,我马上就往锅里下面。”

    “你可千万要换口锅,这锅底的水垢要毒死我。”

    听他还能说笑,刘老师紧崩的神经也觉轻松不少。双眼期盼的望着他,希望他回答自己的话。

    “没事儿,我还好,全部解决了。我一进房子就知道有问题,因为我体质不同,浑身发凉不说,一讲话还有回声。说太多你也不懂,总之以后没事了。”

    刘老师坐在桌旁静静地看着骆离大口吃面,心情仍是没有平复。他是无神论者,还是大秦国人民教师,从不与人为过,却搞得家破人亡,还挥刀伤人,一桩桩好不讽刺。不管有多少无法解释的原因,他只知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救了自己。是他的恩人,唯一遗憾认识骆离晚了点。

    “骆离,你吃了面,好好休息,就住在刘大哥这里,不要走了。我明天去趟殡仪馆,把我老婆的骨灰接回来。”

    “刘大哥,你是条汉子,你能振作我就没白费功夫。好,我就暂时住你家了。”骆离心想,这下住的地方也着落了,还真没白忙活。

    许多年后,当骆离再没有出现在长坪,刘天明,刘老师,依然无法忘记,他同自己经历的那一晚。自己初中时就相识的妻子,居然会有**,他努力想找出原因,期望暖回妻子的心。但就在孩子娟娟快上小學的年纪,会选择和一个外地人私奔,还带走了女儿,渡轮出事,双双落入江中。他赶到时,已经被人捞了上来,母女二人早没了呼吸。

    他收回了娟娟的遗体,却无法原谅妻子,任由单位收了尸,把骨灰寄存在殡仪馆。正是因为有了那一晚的经历,他恨自己凉薄无情,要回了骨灰,和娟娟葬在了一起。

    他说他想报仇,骆离说:你报不了,但我可能已经帮你报了。如果你哪天在报纸上看见某个京城的大官家里接连死人,就明白了。

    他还以为骆离在宽慰他,怕他鸡蛋和石头碰。即使没骗他估计也会很久吧?结果才三天,骆离的话还真的应验了。新闻都播了,他看见那张同送钢琴的年轻男子相似的脸,依然恨得咬牙切齿。

    坊间都传得神乎其乎,连这边陲小镇的茶馆里,都能听见几杆大烟枪叼着劣质烟眉飞色舞的谈论,像亲眼所见一般。

    他们说:就是因为这x部长做过的坏事太多,冤杀的人更多。子孙也是嚣张跋扈,倒卖国有资产,走私,卖官,甚至也杀人。国家几次想整顿都被他给溜了,连被害的仇家也没办法偷偷弄死他。结果,啊哈,任凭你权势滔天。原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做人啦还是要干净点好。做了亏心事,指不定啥时候天老爷就给你收了去。

    其实他想说,哪里是没报呀,除了自己的岳母,自己的几个大舅哥全家,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女儿娟娟,那么可爱聪明,从来没有做过一件错事,连谎话都没扯过一句,不都替那群畜生死了吗?不知道那位自私狠毒的夫人在下面见到自己的岳母,会用何种姿态!

    会用何种姿态?这就是老实人的悲哀。

    人和某些“人”的区别就在于:

    某些“人”永远从自身出发,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都有非做不可的理由,只要做成了就是本事。

    在那位夫人看来:要不是她,刘老师的几个大舅哥早饿死了,更别说娶妻生子。生命都是她“赐予”的。至于刘老师的妻子女儿,只能怪时运差了点,自己的两个孙子虽然命保住了,但一直没有孩子,这是没抵完的孽。如果孙子无后,家族如何延续,只能委屈她们了,如果不是他们贪恋那架钢琴,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既然死都死了,为何不死个干净,还来害她们家,本就是贱命。

    这些就是那位夫人在得知被破了局后,死前说的话。即使人家不要那架钢琴,你也会去想别的办法,时时揣摩别人的弱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你们,还能有什么做不出来?

    看吧,权利就是把蚀骨刀,没有权利时还会保留人性和血肉,一旦权利的魔杖在手,蚀骨刀一寸一寸的割去他们的人性,**,甚至灵魂,只余一副丑陋的皮包在外面。

    当然刘老师不知道还有一个人,死在了泯港。死状骇人,全身水淋淋,活像被泡死,浑身发白。皮都皱了起来,双眼圆睁,表情恐怖。

    这个是在骆离的计划中,他是知道的,但是骆离不知道这个水人尸体旁还站着一个如他同样年纪的人----路鸣。(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