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八章 老兄,你洒我身上了

第八章 老兄,你洒我身上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师傅是个奇怪的人,亦穷亦富,各种药材给自己调身体,泡药汤。每次看见师傅一点一点的添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他就想笑,那药估计很贵。

    珍贵的药材,和师傅六年坚持不断的打磨,造就了他与众不同的身体,牛老三几次下泻药都没害着他。忍不住怀疑药性,自个儿试吃了,结果拉了三天。

    但是:在给了骆离遗录后不久,师傅就走了,没有告别。桌上的茶杯里还有剩茶,时值夏季,没有带绵衣,所以骆离以为师傅不久就要回来,结果夏天到秋天再到冬天,师傅再也没有回来。

    房子到期了,房东要收回房子。他去搬师傅的家当,发现一本旧词典,封皮上写着他的名字。知道是师傅留给自己的,里面夹着九百多块钱,还有角角分分,明显是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留下了。

    难道他真的不回来了吗?为什么等不及和我道别?

    五年了,房子早变了样,就像师傅这个人从来没在长坪出现过。深居简出,甚至都没人记得他,除了自己。骆离依然刻苦的复习师傅曾经教导的知识,这本被他视若珍宝,内容早就倒背入流。惭惭长大,骆离不相信师傅会不辞而别,顺着替师傅收过的包裹地址,坐车去找过,发现那是个假地址。

    师傅走了,总得生活吧,偷偷學起了木工,牛叔说骆离双手很有灵性,最适合继承他的手艺。

    但是牛叔的老婆吴氏却不同意,她从来就讨厌骆离,连着家里的孩子也欺侮他,她自己更是背着牛叔对幼年的骆离动则打骂,饥一顿饱一顿,恨不得他忍不了自个儿走了,几年饭钱算白给。

    幼时因为别家都不收留,她家环境最好,怕人说心歹。总是条人命,自己认了,供他读书把他养大。现在还赖在牛家就说不过去了,學手艺更不可能。吴氏没抱上孙子就怪在骆离头上,始终认为他不详。

    还真是拉不出屎来怪茅坑。

    骆离不想沉静在这种思绪里,把书包上放好,开始打坐练功。

    晚饭是骆离做的,刘老师吃得很开心,抢着洗碗。

    二月初六,花园镇赶集的日子,骆离很早就起来了。吃了面,打算捡起丢了的肢体练气法走过去。这几年没有师傅的药材跟药汤,光顾着背书,把身体也落下了。前天晚上的那翻动作才意识到,为什么师傅以前一直要求自己锻炼身体,作法太耗费精力了。

    出了校门往北走,天才朦朦亮,后街口上何记豆花店已经在煮豆子了。昏黄的灯光映出何家媳妇忙碌的身影,苗条妖娆。

    二十多里路,买袋豆浆吧,想着骆离就走了过去。

    “林姐,豆浆出来了吗?给我装一袋。”

    “出来了,今天这么早,又去赶花园呀?”叫林姐的女人腾出手来帮骆离装豆浆。

    “林姐,不用装这么多,你要亏本的哦。”骆离接过份量超足的豆浆不好意思的说。

    “不用客气,年轻人消耗多,放心亏不了滴。”林姐故意抑扬顿挫的笑道。

    感染了骆离,他朝林姐露出一个笑容,没笑完整就僵在了脸上。

    “林姐,你最近身体好吧?”骆离忍不住问道。

    林姐一愣:“好呀,当然好呀。过年吃得太胖,现在还想减肥呢。咋啦?你看我身体不好呀,你别来蒙我,我可不信你们那一套。”

    骆离也觉得这样问话太突兀,赶紧解释道:“林姐,我可不想做你的生意,我巴不得你身体好,我才有好豆浆喝,只看你脸上的姻脂痣发紫了,所以多问了一句嘴。”

    林姐头也不抬地回道:“紫还不好呀,紫气东来。”话闭开始埋头点豆花

    骆离不知道怎么说出心里的话,转了个弯对林姐说:“林姐,你别不信,这不是迷信,医生都说,身上的痣就是人体的毒素,如果突然变深了,就是身体出现了变化。你不信,上大秦书店翻翻医书。”

    看林姐好像听进去了,继续道:“这段时间你就少出门,在家常照照镜子,观察它,如果变浅了,或许只是偶然现象。”

    林姐脸色缓了下来:“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你又改行当医生了?”

    挥挥手道:“快去赶集吧,要不该晚了。”

    看着骆离走远了,林姐停了手上的事,寻思:“我能有什么事儿?能吃能喝能睡能做活的。大清早,净给人扯晦气。这张嘴还真不会说话,怪不得生意不好。”

    骆离边走边想,林姐的痣变化的可不是病,是命。那颗姻脂痣,长在她左脸颊的颧骨上,是非多,又有得理不饶人的指向。左主男,林姐的丈夫在外当兵,没有儿子,就两个女儿,肯定和他们无关,家里也只有公婆。唇色发白,夫妻宫昏暗无泽,痣又发紫!到底有什么男人能让她有难呢?要是能看完整点就好了。

    但愿是自己多想吧。

    天惭亮,路上行人和车也多了起来,花园是个大镇,挨着国道。各种山货都在这里聚积,南来北往的客商也多,这个集是骆离的主要收入来源,他得卯足了精神。

    豆浆喝太多,先上个厕所。

    “张老板,要我说这次,咱就给他来点狠的,不就两百斤天麻吗,咱们输人不输阵。”骆离听见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

    “你龟儿子懂个毬,要不是你这在上窜上跳,老子会弄成这样?”另一个矮胖男人说完粗鲁的拉上裤琏。动作太大,没有弄干净就拉上了,洒在了隔壁人的身上,骆离就是那个隔壁人。

    “老兄,你洒我身上了。”骆离看着他平静的说。

    “咋?还要老子赔你衣裳?你说洒上就洒上了?我还说你洒我身上了,管你赔,你赔吗?”胖男人看着骆离寒酸的穿着蛮横地反驳

    骆离整理好衣服边走边说道:“算了,不和死人计较。”

    “嘿!**把话说清楚,谁是死人?”尖鸭嗓子凑上来帮腔。

    骆离转过头来盯着胖男人:“你姓氏里有木吧?去年开始你就右腰发痛,似火烙,医院检查不出问题,最近总是做梦,梦见小时候;梦见老熟人。你是生意人,做生意也不顺利。”

    胖男人听得愣住,骆离最后说了句:“死到临头,脾气还这么火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