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76-278章 老尚家烧高香了

第276-278章 老尚家烧高香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膨——”倒下的不是尚世江,而是三毛巫师。紧接着又是一声身体摔倒的响动,尚世江半边身体已经麻了,倒在凹沟里。

    使出潜力飞扑过去的山灵,只来得及把他推动半步。移开的正是左边的心脏,所以他还有些气儿。

    也因尚世江离得远,骆离身上的屠申毒,还没窜到一半,就被先发攻的三毛巫师吸收了。

    这巫师一死,围绕在小本子和老丑身边的毒虫蛇蚁也纷纷散去。

    三人一身冷汗,山风一吹,都打了个激灵。

    “咽气了!”老丑闻了闻三毛巫师。

    “冈萨呢?”

    哪里还有傀儡人冈萨,早被毒虫吃得连渣都没剩下。只有老丑看见了过程,不想也没时间提醒小本子看。

    小本子明白了,奇道:“妈呀,连自己人也吃?”

    那是个残次品,三毛巫师以为有更好的“货”顺手就给灭了。

    “嘀嘀嘀”三声,手机耗完了最后一丝电,整个世界又陷入黑暗。

    “那个,我不应该开手电筒模式,说不定还能多用一会儿。”夜空中小本子的声音传来。

    骆离都来不及提醒他们去看看尚世江,紧盯着三毛巫师的魂魄。他的灵魂魄越飘越高,直朝天际而去。

    为什么不是回荣家寨?

    骆离不是不想毁了魂魄,而是他做不到,这魂魄完全不是受他控制。

    “骆离哥哥。你要不要把衣服脱了?”

    老丑摸黑中又给自己喂了一滴红色药丸,说道:“不用,那只有一条阴鱼。已经和这人同归于尽了。”又道:“小本子,你刚才好样的,救了我这条老命,你现在再感受一下,还有没有人来。”

    小本子苦笑:“刚才也只是提前了一秒,现在我哪知道。”

    “此地不宜久留,我去把尚世江背上。我们先出去。”骆离说完就把尚世江扛上,一个不留神。忘记了自己的右手断了,痛得呲牙。他经常断人家胳膊,没想到这么痛。回头吸了一口气,想接上。脸色一变:“碎了!”

    “什么碎了?”老丑和小本子同时问道。他们也是看见的,那隔空一抓,看似轻飘飘的,怎么会捏碎。

    隔空碎骨,并不是隔空断骨,那人是怎么做到的?骨头外面一层完好,内里却尽碎了。骆离没有办法,只得在山灵的帮助下,把跟死人一样的尚世江背了起来。

    “肉身在消失!”骆离突然道。

    “什么消失?”老丑和小本子同时问道。

    他们不知道骆离看向哪里。此时三毛巫师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浅。转眼就化成了气。

    “我看见那巫师的尸体慢慢消失了。”骆离回答他们。

    小本子感觉毛骨悚然,这是什么怪物!不用人催她,连忙牵住骆离的衣服,跟紧着他走。

    “才四点半,天都快亮了,这黑滨市真是亮得早。我们直接回去吧。这巫师死了,他们肯定知道......”

    骆离突然顿住脚。撞得小本子鼻子生疼,骆离明白她的意思:不知道荣家寨里还有多少这样的三毛巫师,如果给个教训,应该是够了?

    再次望向自己的断手,默默地点了点头。

    紧挨着他的小本子感觉到了。说道:“好,到了公路我负责找车。”

    “可能不用了。”

    “为啥?”

    “我们正朝观光区的下山路走,那里肯定有车,距离县城很近。”

    “哦。”小本子还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心理清楚,骨头碎了还怎么接呀,偏偏骆离又这样平静,不知怎么安慰他。

    回到山脚下,已经是早上八点,腹中空空,买了几包饼干哄着肚皮,坐公车回到荣百山县城。吃过了中饭,下午乘车回黑滨。一路上,小本子和老丑都不想找骆离说话,免得他在伤心之余还要打起精神来应付。

    到了黑滨市,找了一家旅馆,暂时安顿好。这才有空检查尚世江的伤情,人一直没有醒来过,呼吸微弱。他们急着赶路,一点没耽搁,根本没有时间管他。

    如果不算上对动物的控制,以及灵魂的研究,荣家寨的巫术同大秦的道术本质上没有区别;尚世江中招后的反应,也同中道术后一样,可能同是施放法力的原因。

    如果是这样,救他醒来,方法也应该差不多。

    老丑道:“这人运气真好,傻人有傻福吧,没被烧死,也没中蛊还没被打死,命真硬!小骆,你看看他的面相。”

    “早看过了,我在半年前就认识他,这人命格犯煞,所以做了道士,他自己也说过。”

    “行了,把他弄醒吧,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你手的事......”

    “不碍事,逼着我练单手印吧。”骆离无所谓地笑笑。

    老丑忍不住转过脸去,眼圈发红。提着水果的小本子站在门外,心中骤然一紧,他越是这样不在乎,也不让人安慰,小本子越是难受。

    “那个,要不吃了饭晚上再治他,我现在有点困。”骆离说完就躺回床上,面朝墙壁。

    小本子轻手轻脚地把水果放下,跟老丑走出门口,悄悄把门掩上。一间标间,一床睡着一个没有知觉的人,一床躺着一个心死的人。

    “唉!”小本子和老丑同时叹道。

    “小本子,你也去休息吧,我守在门口。”

    小本子点点头,看见老丑蹲在门口,掏出一包烟点上,一口吸掉三分之一。烟灰落在暗红色的地毯上。保洁员也不敢吱呼,被他那张脸给吓的。

    骆离真的不是为废了一只手,而是因为恐惧。和恐惧之后的无力。激战中他不是忘了用紫带,而是用不出去,紫带不受他控制。那个巫师一站出来,强大的吸力拉扯着他的脉搏一阵乱跳。就像是天生的惧怕,老虎还没到,只要闻到它的尿液,小动物们都会害怕得打颤。这种情形就是用来形容他对战时的状态。

    心再大胆,可驾不住身体害怕。这是什么道理?他不属于这个世界,荣家寨也不属于,难不成他们以前在同一个世界吗,之间有什么关联?这种身体的不受控。还显示在梦里,梦里的那对情侣,就是他的父母吧。所以,他才想亲近,才会不受控制。不同的是,梦里不止是身体,连心也是,其实,不受控制的是心!

    一个翻身而起:“曾叔!”

    “来了。”老丑猛地推开房门。

    骆离顿时有点尴尬。原来他一直守在门外。

    “曾叔,你过来,我画两张画相。你看看是不是我父母。我知道你是除张启山外,唯一见过他们的人。”

    “好!”

    ......

    钟方的画功传神,骆离也不例外。

    老丑看见画中人的神情,心中满是苦涩,还有悔恨和内疚。

    “太像了,特别是女子。她...我看见她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至于男子,长相肯定是一样。只是这种神情我没见过。”那是坚毅中带着暖暖爱意的样子,他只见过骆青敖追着封存义打的表情。

    “那就对了,我每月都会梦见他们;只在受伤很重,被露珠两人拓宽经骆的时候离他们最近。”

    老丑默默点头。

    “曾叔,你说如果我再受一次重伤,会不会......”

    “瞎胡闹!哪有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钟方真人为了你牺牲那么大,你怎么能胡思乱想,糟蹋他的......”老丑气急,恨不得替钟方教训骆离。早在见到骆离的时候,他就暗自顶替了钟方,一心守着骆离,完成钟方没有完成的遗愿。这也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目的,杀张启山他都放到了脑后。最大的仇人就是老申和封存义,这两人已经死了,他的仇恨也解了。但是,又多了一份恩情和一份罪孽,是他自己硬扛在头上的,钟方的恩情,和对骆离父母的忏悔。

    见骆离不吭声,怒道:“想爹娘了?还是自暴自弃?一只手而已......”

    “不是!曾叔,我没有和那巫师正面相斗,就直接使出了最后一招,把你好不容易找来的屠申也用了,你不奇怪吗?”

    “对,我开始有点想不通,后来我可能猜到了。”

    骆离眼皮一紧:“你猜到什么了?”

    老丑想了想,看着骆离:“我在他...在他身上闻到一股味道,一股特殊的味道,普通人身上没有;但是你身上却有!”

    轰!

    骆离的脑袋炸了,恨不得马上就换血,换得干干净净。

    “曾叔,我想清清楚楚地再梦一回我父母,想多了解一点。”

    “你说那人的肉身和你父母一样消失了,还看看见他的灵魂飘上了天,想必你父母也是。难道想他们给你托梦吗?你梦见的只是父母身前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梦再多次也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又不能和你对话。”

    骆离还是苦笑:我当然知道对不了话,我只是想搞明白,我的紫带不敢攻击,我的身体也害怕,如果是因为同一个世界的原因。那么,为什么荣家寨的巫师却没有这种约束?

    “好了,你休息一下,我去外面走走。”老丑看见骆离怔怔发呆,不好再说什么。等着骆离点了头,他才出去。

    照样蹲在门口。

    骆离拿着手中的两张画像......

    小本子和老丑在门外嘀咕。都是小本子问,老丑答或不答,闷头抽烟。

    手机响了,小本子一看,是棠秘子的。很不想接这个电话,不知道怎么讲。

    懒懒拿起:“喂......”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棠前辈打的吧?”骆离突然打开房门。

    “是啊。咱们回再去跟他细说。”

    “嗯,你们都进来。”

    骆离让老丑赶快看看尚世江,指条捷径让他出手。他觉得尚的呼吸更微弱了。

    老丑两手一摊,他除了嗅下味道,没了法力摸不了脉,这鼻子还是制药的时候练灵敏的。

    骆离只得自己来,让小本子把尚世江扶起来,先把了把脉,用力逼出他体内的凶猛力量。

    说是凶猛一点也不假。尚世江一口浓血喷出,溅了骆离一脸。嘴角尝到一滴。隐隐带着一股花椒的味道。

    骆离继续用力,血越喷越多。除了第一口,后面都躲过了。

    小本子喊道:“他的真气越来越薄弱了,别让他再喷了。”

    骆离长得有眼睛。不用她提醒,可是那股法力还在尚的身体里,跟真气血肉绞在一起,为了逼了出来,伤他身体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小本子感觉到手心处气脉流淌得更缓了,生怕尚就这样被弄得吐血身亡。这满床的血污,等会儿怎么跟旅馆老板交待呀。

    旁边的老丑看骆离犹豫起来,说道:“照你想的做,只要没死。我配药把他补回来。”

    有了这句话,骆离就不客气了,单手结印。换了一种印法,照着尚世江的头顶就压了下去。

    “噗噗——”

    深度昏迷的尚世江骤然清醒,下一秒,翻了个白眼,再次昏了过去。

    行了!

    骆离擦擦额角的汗,单手真的不行。一定得想办法把右手恢复了。

    不然,再遇到荣家寨的人。就算身体不再惧怕,也不能活着出来。

    老丑刷刷刷写下药方,让小本子去拣药。嘱咐她一定要快,不用让店里熬,直接拿回来。

    小本子速度很快,有钱能使鬼推磨,让旅馆老板开车带她直奔药店,麻利地拿了药回来。这副药好贵呀,光是人参都是三千多。

    “小骆,你用内力把药化成烟气,放在他鼻子底下,让他来吸。一定要慢,要让他把药气全部吸进去。”

    骆离明白,拆开药包,捧在手里开始发功。

    “咳咳咳......”

    散去法力后,面前是一堆黑色的药渣。

    见咳嗽中的尚世江慢慢睁开了眼,老丑说道:“回去后,再让他吃二十副补血的药。”

    小本子实在是不想提醒老丑:我们没多少钱了。

    不消她说,老丑也懂,打算自己一个人去一趟东沪,那里他还有二十万。

    “说说吧,你怎么会出现?又怎么没被烧死。”骆离问尚世江。

    尚世江一脸苦色,“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高手,在安城车站我小看你了。早知跟你一起,那一村人也不至于死了。”

    如果没有跟荣家寨交过一次手,骆离或许要说:我知道。

    可是现在,他道:“我去也救不了冈萨,但至少不会连累那一村人。”活活烧死,简直是残暴至极。为了掩盖罪行,怕引起怀疑,连云雀人都没让他们做,全部魂飞魄散。

    尚世江的样子更苦憋了,原来他们见过了冈萨,可是冈萨又在哪?他也没蠢得再问:“是我没思考周全,我是被吓到了。那雾气里全是厉鬼,个个都是半人半鸟的模样,更恐怖的是,它们可以攻击我的灵魂。如果不会道术,可能早就融入他们之中了。”

    骆离心惊,去年他去的时候,浓雾里还全是人的模样,现在居然呈了半人半鸟之态:“你在那边有没有下通灵阵,没听见云雀的告戒吗?”

    尚世江一脸茫然,没有啊。

    本就很厌恶他的小本子,顿时火大:“枉你还是道士,浓雾前就有一堆被变成云雀的人,他们都有意识,知道你会法术,肯定会想办法提醒你。”

    “姑娘,我真的没有听到,如果听到......”

    骆离打断他:“不说这些了,其实我就是在东沪送鲁班尺给你的那个人,我易容了。”

    “啊?”

    尚世江懵了,怪不得在冬至前一天,看见他卖尺子,他......

    他张嘴想解释。想想也算了,清者自清,他又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法器贩子。当时曼格尔找到他,让他想办法救人。两人都没钱,他自诩正派道士,锄奸降恶是己任,不但不收钱,还自筹开销。因为曼格尔说,他比自己还穷。尚世江万不得已。才去鬼市卖尺子。

    结果,曼格尔要救冈萨。不但人都没见着,还把命搭了进去。

    “我说,尚道长,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小本子没好气的再次问道。

    “还能怎么啊。”尚世江都快哭了:“他们用的巫术是灵魂控制法。我有道术在身,灵魂强大,一时被没控制到,曼格尔的巫术太弱,没能逃过。所以我趁着火势的掩盖就逃了。”

    逃出来后,他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气,寻着荣家族巫师的脚印大着胆子跟了上去;结果那巫师转眼就不见了,他都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消失的。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发现他。他在山林里找了两天,特意避过那团浓雾。说白了,他还是怕死。避开浓雾,怎么能找到荣家寨去。他只是想找掉单的巫师,替百沟村的人捞点本儿回来。学艺不精,他也没有办法啊,谁想死啊,又不是活腻了。

    没有进展。又饿又困,再回来村子时。发现政府部门的人来了。他也不敢进村,在离着公路不远的地方休息了一阵,再接着找。然后,就遇到了骆离他们。

    “怪不得我们走了很远,还能看见有人刚刚留下的痕迹。你命真是硬得可以,也没被荣家寨的人遇到。”小本子无语摇头。

    尚世江很伤心:“这几百人是我害死的,被我的命格连累了。小时候,爱淘气玩水,结果掉进河里,我爸为救我,死了。后来,跟我姐姐从三楼上摔下来,姐姐给我当了人肉垫子,也死了。现在......”

    “行了,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

    尚世江仍是自顾自的讲:“现在,我连没见过面的人都要克死。”

    “然后呢,你既然克死那么多人,怎么不自己了断了。”骆离居然这样提醒他。

    尚世江面红耳刺,结结巴巴的接不下去。

    “宿命论来说,你是上辈子做多了太多坏事,这辈子来赎。”

    怎么没赎,我一直勤俭节约,从不与人为难,坏事一件没做,好事从来没断。可又有什么用呢?

    尚世江摇头叹气。

    “老天还让你活着,一定有他的用意,练好术法,跟着我们一起对付荣家寨!”

    小本子一语惊醒“颓废人”。

    “好!”

    等的就是你这句,念他是个可造之材,骆离准备带他去陇族。

    “啥?”没搞错吧,小本子惊讶地望着骆离:“你确定族长要买你的帐?你确定珠珠会接受,还是说......你愿意让珠珠欠你这个人情?”

    族长是师傅的老友挚交,也听师傅提过荣家寨的事,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这又干珠珠什么事儿,就算她有什么意见,也等她当了族长再说。

    骆离从包里掏出《葛氏遗录》递给尚世江,让他先看看,随他们去陇族那块灵气膏腴之地从头练起。

    见他这样坚持,小本子也不再上去自讨没趣。

    尚世江先是震惊,看了书后痛哭流涕:“抱扑子......”

    小本子抓药时还买了绷带回来,虽然外面看不出来,还是让骆离包扎了一下手。

    老丑看她笨手笨脚的,抢过来做,叫她找两块木板来。

    ......

    就这样,骆离带着被固定的断手,回到了合江。

    “手怎么会事?”不是说小伤吗?怎么还绑上啦!棠秘子发觉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么简单。

    “碎了!”老丑淡淡回他,顺便把缩在身后的尚世江给提到了前面来。

    “他还活着?”棠秘子早已把他当成死人了,没想到还能见着他。

    老丑再不接话,他换了身衣服,出去买药。

    骆离也不说话,没办法,只得小本子跟棠秘子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虽然还是讲得很简单,棠秘子却像坐过山车一样,手心都是汗。

    听完,他对尚世江妒忌得不行:“你老尚家真是烧了高香了,瞧你这榆木的脑袋,杂木的身体,还能学到葛氏道术。”

    尚世江忙不迭地点头,这一连番的打击和惊喜,让他回不过神来,脑子还在消化突然落进嘴里的大饼。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既然你们都要去陇族,当为你们送行。我是走不开,就算能走,瞧我被伤过的身体,再无上升空间,过去也没用。”相处两年,棠秘子万分不舍。但骆离的手不可能不想想办法,陇族的族长说不定能接好。

    “前辈,你也跟我们一起吧,咱们三个从来没分开过。”骆离劝他。(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