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79-281章 陈家失踪*转道陇族

第279-281章 陈家失踪*转道陇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算了!”棠秘子摆手,他已经想好了,继续在合江干下去。跑了一辈子江湖,到现在才找到生命的意义,教到不能动了,他就回华银山去。就算不住在华银峰上,住闻一清的房子养老也行。那些恩怨情仇,他是有心无力,只有先帮骆离挑几个人才。

    “对了。”棠秘子想起一件事。

    昨天摆宵夜摊的老秦来找过他,还带了自己的儿子秦恒,让他子给教教功夫。

    骆离笑道:“那你就教呗。”

    “不是那么简单,他想让我收秦恒当徒弟。”

    小本子也笑:“那你就收呗,你不是说在合江有徒弟运吗?这才几天,就有人上门了。”

    一边发呆的尚世江突然“清醒”了,从包里拿出《葛氏遗录》,找了间卧室就钻了进去。

    “喂,尚道士,那是我的房间。”小本子喊道。

    尚世江红着脸,赶紧出来,换到另一间房。

    棠秘子继续说秦恒的事,那老秦不是让儿子学两招就完事,而想让棠秘子教秦恒道术。他知道棠秘子做了警局的武术教头,紧接着就去打听了棠秘子,着了魔似的非要送儿子入道。

    棠秘子问他为什么?道士这行不是轻易就入的,有道术的规矩,更有道士的义务。老秦正是这个意思,他想让儿子替他完成年轻时的梦想。

    棠秘子就诧异了:你的梦想是做道士?

    哪知老秦挠挠脑袋答道:我的梦想是做武林盟主。

    差点没把棠秘子笑背过气去。这是哪跟哪啊!直打发他走。

    老秦就是不走,他说不清楚让儿子说。秦恒道:我爸的理想就是做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林高手,不被人欺侮。还要锄奸扶弱,恣意江湖。

    老秦双眼发亮,一个劲儿地点头:这才是我真正的意思。

    还说骆离也是棠秘子的徒弟吧?年轻有为,骨骼清奇,他儿子秦恒底子也不差,将来就要做那样的人。收拾了恶人,还要人服气。

    棠秘子问他为啥理想不是让儿子做警察。可以帮他举荐。

    老秦和秦恒都摇头:警察束缚太多,不能恣意江湖。那有什么意思。

    棠秘子更纳闷了,警察都不做,却要做古时的游侠儿捞偏门,这老秦武侠小说看多了吧。他也是四十好几了。半个江湖人,难道不知道江湖险恶?

    老秦还是那句话:只要厉害了,就不怕险恶。

    ......

    棠秘子对骆离和小本子摊摊手:“你们说,我这是收还是不收?”

    骆离摇头笑道:“他还当现在是冷兵器时代,要恣意江湖,就得有钱有权还有人,哪有这么天真的老爸。”

    “所以呀,我不敢收啊!”

    小本子觉得宵夜摊的老秦看着就是个实在人,没想到肚子里净是些侠客梦。

    “前辈。你要找的徒弟就跟老秦有关联,之前我们都算到了。你跟秦家有缘,就收了吧。至于发展成什么样子,那是以后的事情了。总之他不会走上邪道,这点你放一百个心。”

    棠秘子道:“那就看造化吧。”

    老丑提着一包药回来,小本子以为是给骆离治手的,赶紧过去帮忙。

    老丑难得一笑:“你要帮忙,我不阻拦。但这药是给我自己买的。我不是神仙,碎成骨渣我治不了。”

    “给你买的?你受伤了?”

    老丑指着自己的脸。他们顿时都明白了。

    既然要去别人家“做客”,这张脸真的要修补一下,别搞得骆离难做人。

    局长和熊枫队长得知棠秘子要正经八百的请客送行,也过来凑份子,算上一份心意。

    “这次走了啥时回来呀?”局长问道。

    “难说。”骆离回答。

    “哦,你们回荣西,离得也不远,坐船几个小时就到了,有空就过来玩。”只要棠秘子不走就行,局长和熊枫虽然很感谢骆离,但是他们那儿三天两头的来人,搞得跟个菜市场一样。特别是前几天整栋楼都是药味,别的还没啥,就怕领导下来撞见。解都没法解释,就算不在乎政绩,但也不能挑衅领导的权威。

    尚世江只吃素,不吃荤,小本子见不得,夹起一块“三弦肉”就放进他碗里。双眼瞪着他,逼着他吃。

    尚世江也不恼,把其他的吃光,碗里留着那块肉。

    桌上有外人,小本子不好发作,冷哼一声只得忍着。

    骆离也瞧见了,想着回去后好好和他说说。

    熊枫可真是能喝,两斤离江大曲下去,面色不改。嘴里不停地说着感谢话,只为劝酒找借口。

    骆离对酒没有嗜好,点到为止,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酒量。被熊枫逼到眼跟前儿,勾起了心里的烦闷。早就想大喝一场了,正好找着一个拼酒的人,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六瓶装的一件酒转眼就喝光了。

    “老...老板再来一件!”熊枫开始大舌头了。他不服气,居然喝不过这年轻人。

    指着骆离说:“你才多大,比我儿子熊军只大六岁,我...我还不能喝过你?这酒量...可是...要练出来的。”

    小本子和棠秘子急眼了,看向局长大人:你也不劝劝。

    局长一张老脸早喝红了,但是没醉,拿着根牙签剔牙,还劝他们别管。反正明天不熊枫不上班,不让他喝舒坦了,他还得怪你。

    说实话,他也想看看骆离的酒量,局里的“千杯不醉”今天遇到对手了。

    尚世江起身:“我吃饱了。”他着急回去看书。已经空坐了半小时,实在等不了了。

    “谁没吃饱?不是要等骆离嘛!”小本子瞪他一眼。

    尚世江没办法,看向骆离。

    “你们都走吧。我跟局长和熊队长好好喝喝。”

    这话一说,不待其他人表态,尚世江快步离开了。

    “哼!没义气。”小本子可没怪他不劝,知道他哪劝得了。

    老丑右手盖住骆离正添酒的碗(酒杯早换成了碗):“小骆,适可而止。”

    骆离还没说话,局长不依了:“大兄弟,我的手下我了解。我也知道怎么管。你放心,我们有分寸。这都要分别了,好歹他俩还出生入死过,尽兴一回又怎么了。”

    小本子气红了眼:局长啊,你是看戏不怕事大。

    老丑也不管了。起身回去研磨治脸的药。只有小本子和棠秘子守在这里,慢慢的两人都品出点名堂来,骆离这是要借酒消愁放肆一回了。从钟方真人仙去,到荣家寨之行,骆离心里苦啊。

    骆离看见熊枫喝到最后眼睛都睁不开了,劝道:“熊队长,要不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局长开始清点酒瓶,一二三四......“娘哩,尚道长不喝酒。我们三个喝了两瓶,他俩喝了八瓶。”

    边摇头边说:“是不是可以申请那个鸡拉屎纪录了?”

    “局长你快扶住熊队长。”骆离看见熊枫都滑到桌子底下去了。

    局长踢了一脚,嗔道:“这犟牛。这次让他喝饱了,量他一年都不想沾酒,以后,就算老子逼他喝,估计他都不敢喝了。棠教头,你作证。以后他再说我不让他喝酒,你就把今天的事情摆出来说。”

    ......

    他们一顿饭。吃到半夜,骆离脚步有点晃悠,纯眼都不管用了,看不见前路。最后,还是棠秘子和小本子“牵”着回到招待所。

    开门的是尚世江,老丑关在房里弄他的脸。尚世江忍不住嘀咕:“那两人哪像警察,跟地痞一个德性。”

    棠秘子生气了:“你懂什么?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多了去了,只见过一面,你无权评论别人的人格。”

    尚世江也倔,哼了一声,表示不同意。

    骆离睡到四点就醒了,无心睡眠,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杨冰冰那里两个月没联系了,以往陈老太会主动打电话,最近却像消失了一样,别是出了什么事。包里的项琏还要还给康十三娘,也要提前联系一下。杂七杂八的净琢磨这些自以为很重要的事情。

    “咚咚咚”

    “谁?”

    “尚世江”

    骆离打开门让他进来,“骆大哥,你果然没睡,我有个问题想请教。”

    起夜的棠秘子看见他们床边的尚世江不见了,骆离屋里的灯亮着,门也打开着。过去一看,明白了怎么会事。

    生气道:“我说,尚道长啊,你不睡,人家也要睡啊。他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多酒,干嘛给他吵醒了?有啥不懂,不知等到明天再问啊!做人不能这么自私。”

    尚世江反驳:“骆道长本来就醒着。”

    “前辈,别说这事了,杨冰冰那边有给你来过电话吗?”

    话题转得太快了,棠秘子马上摇头,想了想还是摇头。

    骆离忍不住皱眉,杨冰冰一次比一次年轻,真气一次强过一次,如果又突然没了音信,肯定不是好事,决定今天去东沪看看。

    老丑也醒了,他的脸看起来顺眼许多,棠秘子奇怪:“你用了什么药,咋这么快就好了?”

    “你想学,我等会抄给你。药材很简单,关键是找准药引,不难的。”

    “那行,我先替我那些受过伤的学生们谢谢你了。”

    老丑眼睛一弯,笑笑。

    嘿?棠秘子心道:现在笑起来也不吓人了。掺乎完闲事,才想起自己是起来尿尿的。

    老丑得知骆离要去东沪,正好他要去拿钱,让骆离带他一起。

    尚世江眼见骆离跟老丑又继续讨论别的事,忍不住打断他们,举起手中的书。

    这本书老丑也没见过,还是得骆离继续跟他讲,讲着讲着骆离突然有点后悔。

    棠前辈真的没有说错。尚世江的确是个榆木脑袋。好在他肯用功,一笔一画非要学得扎扎实实,勤能补拙。慢慢来吧。

    棠前辈骂他自私,骆离却知道他只是犯“痴”病罢了。

    吃过早饭,小本子问:“要我去吗?”

    老丑和骆离都觉得不用了,坐两小时船就可以让山灵带路,一天一个来回的事。她正好在家帮老丑把剩下的药磨完,晚上回来他再敷一次,骆离再绘一张清水符。就真的不怕吓人了。

    “骆离,陈小燕电话打不通啊。”半夜怕打扰。早上棠秘子拨了十几通,都不见接。

    “那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看看?”

    骆离是认真在问,棠秘子却以为又在打趣他,“去啥。我又不是闲人,周末正是忙的时候。”

    小本子笑道:“别是出去散步了吧,上午再打看看。”

    上午,骆离都到陈家了。

    山灵终于回到主人身边来了,高兴地跃过去,假装蒙着耳朵听不见小本子骂他“小没良心的。”

    本来老丑预备陪骆离去了陈家再过去拿钱,骆离让他先去拿,分头行事。

    骆离走到陈老太的小区被保安拦住了。

    “我找陈小燕陈老太太,以前常来的。难道你是新来的?”

    “什么新来的,我认识你,我就是知道你要上陈家。所以才拦住你。”

    骆离眉毛一跳:“为什么?”

    “你等等。”保安说完,进去打了个电话。出来说道:“三个月前,他们就该交物业费了,看见陈老太从外面回来,我还跟她说来着,她说晚上交。结果她忘记,我们也忘记了。这两个月。他们家突然就没人了,这欠下的三个月物业费怎么办?”

    真是被骆离料中了,不但扬冰冰夫妻不见了,陈老太也消失了!

    那边刚接到电话的人拿着单子过来了,朝他要钱。

    骆离冷冷道:“两个月不见人,你们不知道报警吗?人家都没在这住,还要管人收钱?”

    拿着单子的中年妇女气乐了:“别说这是成熟的小区,就是新修的,交了钥匙就开始算钱,你不会不知道吧?这小区里住着六百多户,哪家走两三个月,我们都得报警啊?”

    “好吧,我是担心他们出了事,要不你俩跟我一起去一趟,我看后就给钱。”骆离瞄了一眼,三个月三千多,他恰好身上有。

    “怎么着?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有钥匙?你到底要看啥,看得不对还不给钱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住在这里吗?我有义务交钱给你吗?你们知道我姓甚名谁?就算我是陈家的亲戚,也可以拒绝。”

    “你?”

    保安劝道:“行,我陪你走一趟。”

    “带好开琐工具。”骆离提醒他。

    看见他俩愣神:“怎么?我都可以代交物管费了,还不能要求你们强行开琐吗。我现在正式向你们反应,怀疑陈老太一家失踪了。”

    保安心一横,进去拿起工具,跟着骆离上楼。

    骆离在心里咀嚼保安的话,三个月前见过他们,物业掂记着收钱,应该那是最后一次见陈家母女,那他们至少失踪了两个月。

    跟骆离估计的差不多,过道里一直有保洁打扫,所以门把上也没积多少灰,还是要打开门才知道。

    变数!不管是遇到骆离,还是遇到荣家寨,一切都有了变数。

    “真撬了?”保安抬眼问他。

    ......

    跟老丑汇合后,骆离沉着脸对老丑道:“杨冰冰夫妻可能被荣寨控制了,已是两月前的事,陈老太死了。”因为客厅的全家福里,她的头像冒着灰气。

    老丑只听钟方粗略提过一次云雀人的事,叫他暗自注意七七门的动响,一旦跟荣家寨有关就要告诉他。现在骆离又跟他详细说了一遍,老丑从头到尾都清楚了。

    “凶多吉少,云雀夫妻。”

    骆离默默点头:“先回合江。”

    “我还要买几味药,合江没有的。”

    骆离劝他别去了,到了陇族什么药没有,再不济还有康十三娘。

    “如果有机会。我们一起走一趟黔义,再去找找有没有阴鱼。”

    骆离不置可否,那个东西已经用过一次。而且太被动了,不适合跟陌生人用。不过,目前好像就只有屠申可以对付他们。就是牺牲很大,比如,他现在成了“断手杆儿”。

    下午回到合江,上着班的棠秘子赶紧跑回来打听消息。

    骆离也不瞒他,把陈老太的情况照实说了。

    “啥?”棠秘子傻傻地看着骆离。不愿相信。他早有了不好的预感,被证实后。却难以接受。

    老丑和小本子都看着他,他也不好发作,重重叹了一声:“唉!”本来想返回局里,干脆不去了。回到自己房间,关紧了房门。

    骆离了解他,要不了一会儿,他就没事了。

    小本子把一应事宜都准备好。尚世江中午饭都没出来吃,一直缩在房里啃书。

    “我就没见过,学道术只缩在房里看书就能学会的。”小本子一脸不爽,他还只吃素,体质那么差,怎么能学得好。

    骆离只好后面抽时间劝劝他。他现在刚刚拿到书,等背熟了再学运用的手法。

    “他在房里也窝不了多久,晚上我们就上船。你跟康十三娘联系了吗?”

    “电话是打过去了。能不能通知到她就不知道了。”

    以骆离接触过康十三娘的短短两次看,猜她一定会到的,财迷嘛。把命根子项琏借出来,估计她都睡不着觉,指不定埋怨自己当时冲动了呢。项琏有没有起到作用,骆离自己都不清楚。

    还真是。康十三娘天天在家盼,一遍遍问蛇仙:我是不是犯傻了。万一他死了,琏子被坏人夺去怎么办?荣百山离密族几千里,就算一天害死一村人,要害到密族来也是两百年后了。

    蛇仙的耳朵都听出了茧子。

    问她:你真的是这样想吗?

    康十三娘嘴硬:哼!反正我不逞英雄。

    听到底下人送来的消息,得知骆离活着回来了,马上就要过来还项琏,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投资成功,骆大侠欠我一个人情。

    已经在暗自琢磨向骆离要钱还是要别的什么了,早早来到码头迎接他们。

    蛇仙示意十三娘,它闻到味道了。

    “哈!来了呀。”康十三娘远远看见一艘装满人的货船,正驶过来。

    “哟!都齐了,骆大侠恭喜你得胜归来!这位是?”

    尚世江抬头向她笑了笑,一个字也懒得说,紧紧捂着胸口那本书。

    棠秘子真想给她翻个大白眼,哪壶不开提哪壶:“退退退,急啥,你那神木疙瘩好好的。”他第一个下船,掀开凑上来的康十三娘。

    “吃啥?我的烤羊肉店今天不做生意了,只为几位服务。”

    小本子忍不住打趣她:“你都说烤羊肉了,还问我们吃啥,有点诚意好不好?”

    康十三娘眉头一皱:“这羊肉摊子还是为了我这种嘴,破例开在山脚下的。长坪这地方没啥生意,全是我一个人在消化。你们来了正好帮我把存货消化啰,好让我去进新货,要不然都该臭了。”如果你们不吃羊肉,叫我乍整?出去吃饭又是几大百,太划不来了。

    连骆离都快气乐了,“敢情你是这样请客的?”

    “说在明面上嘛,我这人不讲虚的,有啥说啥,你们呀,也有啥吃啥行不?”

    “行,能不行嘛,我知道你们密族的山羊肉好吃,我是求之不得。”

    康十三娘满意地打个响指,立即过来三个半大的孩子帮忙提行李。

    其中一个梳着羊角辫的男孩喊道:“丑大爷,是你吗?你的脸......”

    老丑走上去帮他扛上行礼,给他解释说用了草药,看起来两个人很熟悉的样子。

    康十三娘笑笑:“这丑大叔半天放不出一个响屁,还能收买到人心?那是康葫芦,这段时间都是他在照顾你们丑大叔。”

    几人说说笑笑,到了一个岔路口,一条进棽山,一条进长坪镇。

    骆离停住了脚,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见见刘天明,去了兴许就走不了了,可是不去又......

    棠秘子看出他所想,劝道:“这次就别去了,一来一去至少耽误两天,送了你们,我回去的时候帮你走一趟,怎么样?”

    行吧,凭棠前辈的那张嘴,绝对能让刘大哥放心。“前辈,你帮我劝劝他,让他再找一个,重新组建一个家。”

    棠秘子点头,他知道怎么说。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棽山南脚下,进密族的必经之道上坚起一个草棚子,一杆幡布上写着“密族山羊肉”。零星路过的都是伐木工人,和一些山民,连背包客都不见一个,这生意怎么好得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