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82-284章 面见族长

第282-284章 面见族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挺有野趣的,怎么没人来呢?”小本子问道。

    老丑笑着解释:“外人就算来了也只许走到这里,不让人家进山,哪会有人来。”

    康十三娘招呼他们进去,铁架上正烤着三头剥皮后的大山羊,香气四溢。她独占一头整羊,另外两只是让给“客人”的,就算两只,骆离他们也不见得能吃完。

    “我来!”骆离自己上手,拿过木刷,沾上菜籽油就刷了起来。火很旺,烤得羊肉滋滋作响,看着都流口水。

    ......

    吃完饭,小本子提议进山看看。

    康葫芦突然警惕地望着她,搞得小本子讪讪的。

    康十三娘装没听到,大家也都明白了,当然没有去成。

    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了,棠秘子掏出“介绍信”递给骆离:“不知局长这个好使不?”

    “倘若不好使,还有郑志辉呢,这个口岸的老大就是他的战友,我们用真身份又不用假的,正大光明的过境,不会有啥事儿的。”

    棠秘子想想也是,进棉国松回大秦就严了。

    康十三娘陪着他们走了三小时山路,把他们一路送到边境,虽然同在一座山,可是隔了六七天的路程,还隔着一条边境线,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老丑的事情一完,她的生活又就步入正轨,想过去玩玩也是不能了。

    前面不远就是秦棉两国的贸易口岸了。骆离朝棠秘子和康十三娘挥手:“回去吧,你慷慨出借神木琏子的情,我记在心里了。以后有搞不掂的事情,直管找我。”

    康十三娘眨眨小圆眼睛:“说啥呢,我们不早就是朋友了吗?记啥恩不恩情不情的。”

    骆离笑笑,最后说道:“各自保重。”

    棠秘子站着没动,想等他们走了,他才离开。

    事情还是很顺利的,郑志辉早就打过招呼。没费什么难事。得知他们去陇族,海关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睛。望了望前面的大山,好像不敢相信。

    老大过来催手下赶紧办:“别废话,人家那边有人来接。”

    “哦,哦。”

    他们踏上棉国的土地。没走几步就看见了露露和珠珠。珠珠双手揣在怀里,似笑非笑。

    露露跑过来把他们的行李全部扛在肩上,笑道:“知道你们不爱走路,我们带了牛车来。顺着大道走半天就到北山脚下。”

    “珠珠姐姐,谢谢你们来接我们。”小本子心里不是滋味,嘴上却要表现得很开心。

    珠珠微微颔首,有点冷漠,眼睛只盯向老丑和尚世江。连老丑都被看得有点踌躇,更别说脾气古怪的尚世江了。

    骆离寻思着是不是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珠珠道:“大家上车吧!”

    骆离暗舒一口气,带这么多人来,确实有些打扰。有一瞬间他都有些后悔。珠珠他是完全没法掌控的,如果不是因为荣家寨逼的,他也不愿过来现眼。

    上了牛车,大家都不吭声,都看出来了,这热情的小伙子不顶事儿。真正管事的是那黑黑的冷姑娘。

    骆离推推小本子,她扭捏了一下。往脸上堆上笑容:“珠珠,族长还好吧?”

    “嗯。”珠珠看着两边的风景,头也不转的答道。

    露露一边赶车一边问小本子:“骆大哥在电话里没有说清楚,你们又出什么事了?”

    “大事儿,荣家寨出来害人了。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陈老太家云雀人的事吗?那家人失踪了,老太太也死了。”

    珠珠立马掉转头看向骆离,埋怨他早不说。

    骆离摸摸鼻子:“这次过去荣百山,多亏了曾叔,他是我师傅的朋友,如果不是他制的药,我可能回不来了。那位道长是从荣家寨手中逃出来的,我见他心术正,所以让他学师傅的道术。”

    珠珠心道:那就都是自己人了?脸色稍稍好点,这时,她发现骆离的衣服太过宽大,左手一直没动过。

    “你受伤了?”差点回不来,那肯定是受伤了嘛。

    骆离侧身护住手臂,避开附过来的珠珠。答应到了陇族再让族长看看,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听说骨头都碎成渣子了,珠珠差点没忍住泛出眼泪,责怪道:“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

    一旁的尚世江和老丑还看不出珠珠的心思,那就成了傻子了。老丑眼珠转了转,一脸神伤地说道:“手还好,连下身也受伤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调动经脉。”

    “啊?!”除了当事人和老丑,其他人全被骗住了,纷纷恻目。就连尚世江都露出一丝怜悯,更别说露露那放得进一个拳头的大嘴。

    珠珠只觉头顶“轰”地一下,牛车一个大震动,珠珠已经窜到骆离身旁去了。

    骆离哭笑不得,曾叔你怎么也淘气了。见珠珠的手伸向他下身,要不是坐着,他早就跳起来了。用他那只健全的手,一把抓住珠珠手腕,怒道:“你这是要干嘛!”

    “干嘛?检查呀。”

    “你!”

    小本子赶紧爬过来帮着骆离拦珠珠,心里恼恨得不行,她到底有没有女人的矜持,太过份了。

    “哎呀,你俩怕啥哩!我这是要看看他的丹田,拦着干啥?”珠珠知道他们误会了,赶紧解释。

    骆离没好气的把她的魔爪推回去:“不用!我自己知道!”

    露露心里叹气,却不是为了骆离,而是为他师姐。师姐怎么这么命苦啊!

    且不管牛车上几人的各自琢磨,太阳落坡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棽山北山下面的小集市。露露把牛车交到一户人家手里。带他们去吃饭。

    食量很大的珠珠和露露都没啥胃口,本来说好的是明天一早上山,现在改了主意。询问他们要不要逗留一晚。如果身体撑得住,就连夜上山。

    露珠熟悉道路,晚上白天没啥区别,于是,饭后,他们找来油布火把,一行六人冒着夜色上山而去。

    骆离仔细相看了北山。确定这也是一座死山,同样孕育不出山灵。但是山气明显不同。纯眼看去,微微泛着一层浅浅的绿光。

    走了一个多小时候,感觉离山脚没多远,本来走在队尾的露露疾步上前。跟队前的珠珠汇合,两人站在山腰的石壁处。

    “你们等等。”露露动了一下石壁的某个机关,石壁显出两个手形凹槽。

    珠珠走上去把双手放进凹槽里,“轰隆”两声,突然开出两人过的洞口,里面乌漆抹黑的。她看也没看,长腿一迈,跨了进去。

    骆离四个看看这座大山,离山顶还不知道有多远。难道陇族把整座山都挖通了吗?

    “骆大哥你们陆续进吧,石梯很窄,只够一个人过。”门口的露露催道。

    门口的石门就跟普通人家的玄关一样。转个弯就见到陡峭的石梯蜿蜒而上,看不到头;内壁两边的油灯都亮了。走在最前的珠珠拿着油布火把正在点灯呢,原来这里是个秘道可以直达山顶。

    “好热啊!”一直没出声的尚世江说道,感觉不好意思又描补:“我是说外面那么凉,进来却...很暖和,不是热。”

    露露笑道:“我最走后灭灯。这条通通好几年没开过了,这是我师姐照顾你们。”

    “是。那多谢珠珠姑娘费心了。”尚世江突然莫名其妙的脸红,难道是真热了不成?

    过了半小时后,除了没有法力的老丑,骆闻尚三人,均感觉到一股气流萦绕在身旁,就连脚底都是灵气直窜。三人对视,眼里净是狂喜。

    灵气啊!好浓郁的灵气。三人不由自主深呼吸,仿佛能从鼻孔里呼进去。骆离猛吸一口,好像灵气透进了四肢百骸,别提多美妙了。

    越往上走,灵气愈发浓烈,小本子和尚世江都忍不住想打坐练气了,更不要说骆离。他的触感本就敏于任何人,甚至可以从鼻孔里呼吸到。灵气当然是吸不进去的,这是他的意想,铺天盖地的灵气朝他四肢百骸里钻。

    骆离发觉每隔二十米就有一面镜子,如果没有火光他还发现不了,凑上去看却是黑漆漆的。爬了一个小时,看了不下百面这样的镜子,忍不住问露露:“这些小镜子是干嘛用的?”

    “这是我们陇族的‘天眼’,整座北山的情况我们都了如指掌,那些小镜子都是菱形的,一面一面折射上去。”

    老丑抚摸着那巴掌大小的镜子,忍不住称赞,又简单有又有效。

    却听露露说道:“都有五六十年了,又该换了。”

    大家更惊讶了,敢情这是人家玩得要淘汰的。

    石梯又陡又险,有些地方需要跃过去,中间有一小股水流很急的瀑布。那水也不知流向哪里,整个陇族都透出一种神秘之感。浓郁的灵气在他们走了三小时后就稳定了,没有再上升。除了骆离,其他两人也区别不出来。

    老丑体质最差,最前面的珠珠隔上一段时间就要停下来等他们。也没闲着,靠在石壁上压腿,一刻功夫也不耽误。

    待他们出了洞,刚好听见头一遍鸡鸣。大家还以为到了陇族寨子,不然哪来的鸡叫声。

    结果眼前却是一片茫茫白雾,雾里透进一点点晨光,低头是一片荆棘,没处下脚。

    看样子珠珠很疲倦,从得知骆离要过来,她就一夜睡不着,昨天一早就下山去守着了。打了个哈欠,指着尚世江:“你把这路开出来。”几年没用,这洞口变成这样也是意料之中。

    “我?”

    “不是你是谁?你不是道士吗。”

    “我来吧。”骆离说着就开始聚气,想用掌风劈开一条道,这些都是枯枝,用符烧是不行的。

    珠珠一把抓住他:“就你能?干脆把这只手也废了算了。我看你还怎么逞能!”强行把手后面的尚世江拽出来,非要看看他的本事。

    尚世江很受用,暗自思道:终于有用得着我的时候了。一点也不介意珠珠的强行安排。反而还很感激她。

    当下气沉丹田,只调动了真气,把力量凝聚到手掌,“忽——”只一下,残根断枝纷纷飞出十几米,连着泥土的小树枝都被拔起来了。

    尚世江发完功,余光瞟着珠珠。期待她道声“好”。

    却见珠珠眼皮都没抬,脚已经迈了出去。

    微微有些失望。小本子一巴掌拍向他的后背:“尚道长,不错!”

    小本子压住满心的八卦找不到人分享,要是棠爷爷在就好了。跟着他们一个个走出来,路上还在想。明明知道珠珠对骆离有意思,他怎么还......

    真是搞不懂啊!

    进了寨子,陆续有人家的木屋冒出炊烟,和越来越多的人打过招呼后,小本子明白了,原来珠珠在陇珠真的是天仙一般的人物。一白遮三丑,一黑丑入骨。

    就凭小本子的美貌,路上被好多陇族男人打望。搞得露露怒目瞪眼,非常不满。

    人越聚越多。都是跟着他们去“红房子”的,红房子是族长住的木楼,全部漆成了朱红色。跟其他木楼形成了鲜明对比,好不气派。二层小楼,风格很像大秦古代大户人家的院落;跟在山下见到的棉国建筑不同。如果不是身边有穿着陇族服饰的人,他们都以为是到某位大儒的故居来参观。

    途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上来和露露交谈,露露向大家介绍:“这是我大哥,杨壮。”

    “是很壮。怎么不姓露?”尚世江居然话多了起来。

    露露无语,杨壮就大笑:“他也姓杨的。我们陇族人的姓氏跟大秦一样。”

    到了红房子前,说说笑笑的陇族人都闭口了,无声无息地跟着他们进了来,齐齐站在院了里,没人多话,大家都看着珠珠。俨然,除了族长,珠珠就是老大。

    露露问珠珠:“你要不要先去问问师傅?”

    珠珠不置可否,默想了半分钟,就欲推门。

    “珠珠,族长真的没事了?”骆离还是有点担心。

    “你不相信我?我师傅是什么人,活了七十多岁,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会为难你吗?”说着凑近了骆离耳朵:“说不定我师傅见着你也紧张,因为你是钟爷爷的唯一徒弟啊。”

    如果这样,我就放心了,骆离向小本子投去一个宽慰的眼神,跟着珠珠跨进门槛。

    堂屋里映入眼帘的就是钟方真人的画像,面带微笑随意坐着,含情脉脉地盯着前方。

    这......应该是族长给师傅画的吧?如此悠闲的一副画摆在这里好像有点突兀。

    画得很传神,师傅穿的不是万年不变的蓝色中山服,而一件白色衬衣。骆离忍不住眼睛发酸,屋里也没有一个人说话,族长在哪呢?

    “咳咳。”

    苍老的咳嗽声从里面传来,“钟老儿的徒弟?进来吧。”

    珠珠抬眼,示意其他人就站在这里,带着骆离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留下小本子三人面面相觑。

    骆离一进去就闻到房间里好大一股叶子烟的味道,跟着珠珠跪在羊毛毯子上。族长面无情,脸上的皱纹不多,看得出年轻时定然是一朵美丽的山茶花儿;但是神情很疲惫,估计一夜没睡。木菱格的窗户被阳光缓缓洒进来,族长依然盘腿而坐,一动不动。

    屋子里居然放着一张做工精良的雕花拔步床,一看就有些年头了,很古朴的花纹;床上摆着翻开的一本线装书;对面的架子上依次摆着几根烟杆,有一根是通透的翠玉制成,想必价值连成。格物架上摆着的物件儿,或许件件都不同凡响。看来陇族祖上,真的是大秦人,还是贵族。

    约摸两柱香的时间,族长终于开口:“哼!还挺沉得住气的,你师傅怎么死的?”

    她一说话,骆离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向珠珠:你没对她讲吗?

    “别看她,她只知道结果。并不知道过程。”族长口气不容置疑。

    珠珠皱紧眉头,骆离很为难,不确定要不要再伤族长一次。过程真的很重要?殊不知,最伤心的人是我。

    “好。”骆离吐了一口浊气,把事情经过事无俱细的对族长说了一遍。期间几度哽咽,快说不下去。

    族长听到一半,从怀里掏出她一根旧旧的铜烟杆,珠珠赶紧上去把旁边卷好的烟上进去。

    骆离也顺势停止了讲述,族长吧了两口烟。缓缓吐出,声音幽幽传来:“你再说说荣家寨的情况。”

    骆离这次没再讲他战斗的细节。只把那些巫师害人和尚世江的情况说了。

    “张启山交给我了,你管好荣家寨的事情就好。”

    骆离见族长不像开玩笑,听话地点点头,并没有怪族长不愿出手帮他们对付荣家寨。

    族长眼睛一挑。“那个...荣家寨我们都一无所知,此事激进不得;有什么进展,还是要告知于我。”

    “骆离感谢族长出手!”

    “你不欠我什么,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说这话的时候,族长露出一丝轻蔑。骆离有点疑惑,明显这轻蔑之意不是对他。

    “师傅,骆离他受伤了。”珠珠眼看族长要赶人了,赶紧把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

    ......

    “啊——”

    堂屋的小本子三人站得脚都麻了,被骆离的这声惨叫吓了一跳;小本子拔腿就欲冲进侧屋。被老丑拉住:“别担心,可能是在治病。”

    又站了十分钟,珠珠扶着骆离出来了。他汗水都把衣领浸透了,板寸头的发尖上也净是汗珠。珠珠忙说:“走,我带你们去住处。”

    “我们不用见族长了吗?”老丑诧异,既然来了这里,不拜见一下主人说不过去。

    尚世江连忙上去扶骆离,被珠珠挡了回去。骆离和他同时皱眉。

    骆离欲把伤手抽出来,可被她牢牢绑在胳膊上。动弹不得。珠珠两腿一跨,他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走。

    老丑的话没人理,还是露露脑补了一下族长的意思,回答他:“我们陇族人没那些虚礼,来了就是客,放长深居简出不管庶物很多年了,都是珠珠和我负责。咱们这里平时没啥大事儿,也不与外界来往,日子过得简简单单,久了你们就知道了。”

    老丑心说:不怪我们大秦人失礼就好。跟着珠珠和骆离往外走,下了坡来到一所很干净的木屋旁。

    珠珠道:“你们就住这里吧,闻小姐住在这里不方便,就住我那里。”

    小本子一愣,叫我闻小姐?

    骆离拍了拍珠珠的手臂:“好,你带着小本子去吧。”

    “急什么,你也不住这里,你这手伤成这样,得有人照顾,你跟露露住。”

    尚世江忙道:“这不就把我们分开了嘛,我有问题要请教骆道长,走来走去不方便,我还没有行拜师礼......”

    “啥,认谁为师?”珠珠纳闷了。

    尚世江指指骆离,“我学了他的道术,难道不应该拜他为师吗?”

    骆离心说:我没想要收你做徒弟,给你遗录只是想让你出力。

    老丑皱眉:“尚道长,你以前的师傅呢?都好几天了,为啥现在才想起来拜师。”

    大家都看着尚世江,他脸刷地红了,吱吱呜呜道:“当时没有安定下来,我心里可一直有这个打算。我以前的师傅早就仙去了,他不会怪罪我的。”

    站在这里是要做什么?骆离掐了一下珠珠的穴位,把胳膊抽了出来:“别分开了,咱们四个就住这里。”

    珠珠怒道:“你敢不听族长的话?你的手还要不要了?”

    “我想麻烦露露兄弟每天过来给我换药,行不行?”这话是对露露说的。

    胆小的露露这时却不敢表态。骆离只当他是答应了,自顾自地低头进了屋。

    珠珠狠跺两脚,丢下一句话:“随你了。”瞪了一下露露,转头走了。

    小本子暗暗高兴,进房就四处张罗,把行李清出来,还有背包里的山灵,早该出来透透气了。

    “嘶......别碰。”骆离的汗珠还在往外冒,痛得呲牙。

    小本子忙抽回手:“族长到底是怎么治的?”

    怎么治的?骆离回忆刚才族长的动作,恨不得没让她治。她就着那根烟杆大力一敲,痛得他惊呼出声。铜烟杆敲在胳膊上都能听见碎骨的闷响,好似确定他的骨头真的碎了,紧接着族长就把他的衣袖撕开,从柜子里摸出黑乎乎的药,混着她吐的唾沫,和匀了就抹在断胳膊上使劲搓揉。也不知道是族长的唾沫臭,还是药臭,刺鼻难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