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88-290章 昆西失踪

第288-290章 昆西失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昆西却没去,用她那有些哽咽的声音说道:“我闻不惯鸡屎的味道。”

    杨母一听,这还得了,谁喜欢闻鸡屎,难道还要我供着你不成?真当自己是和亲的公主啊。杨母心里不满,脸上就显得不耐烦,环顾了一下屋子,问她:“难不成你现在就想圆房?”一急,说出的是陇族版大秦话。

    昆西睁大眼睛摇头,她听不懂。

    得知她听不懂,杨家人松了一口气,但杨母还是用棉国语再说了一遍。

    昆西脸一红,只道:“我是真的闻不惯,而且我母亲如果上来了,看见我这样,会对公公婆婆有误会。”

    威胁我们?杨父皱着眉头,给杨母使了个眼色。

    杨母无奈,只得另外腾了一间房,总算把她安排了。

    至始至终,她未来的丈夫杨壮,没有说一个字。

    昆西一回到房间,就变了脸色,先前的胆小怯懦完全不见。闷头拾掇,打扫自己的小窝。

    杨家人就用大秦话在外面自顾自地聊天,也不怕声大,反正吉布的女儿听不懂。只有杨壮声音较小,比起杨母的大嗓门,他就是蚊子哼,不仔细了还听不清。

    所以,昆西正贴着门板,凑着耳朵......

    ......

    晚上大家在院坝里吃流水席,杨母跟一群妇女在露天锅灶边忙活着。人家也免不了关心一下她家的新媳妇。都送来真心的慰问。

    “你们别担心了,这破事儿让我们杨壮担了,大家平时也‘照应’着点儿。”

    几个婆子连说让杨母放心。“你不说我们也会让自家人注意昆西,这是事关陇族的大事儿。”

    杨母又道:“知道吗?那小妮子不懂大秦话,不然更麻烦,自家人说点私房话都不成。”

    过来端菜的小本子正好听到,纳闷不已,转头就对老丑和骆离讲了。

    老丑望向骆离:不简单呀。

    可不是,上午的集会上。大家都是用的大秦话,杨壮答应的时候。昆西还特意抬头那了一眼。那脸红娇羞之态,骆离几个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不行,我得马上告诉杨壮。”小本子急道。

    骆离拦住她:“暂时不要去说了,说了反而打草惊蛇。杨家人突然转变了态度会让人起疑。我们只告诉族长师徒三人就行了。”

    小本子放下心思,觉得骆离说得很有道理。

    尚世江举着空酒怀:“去哪添酒?”

    ......

    “真当自己是贵客!来了一个月,整天只知啃书练功,生活上,你就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懒货。”小本子早就想教训他了,后面低声嘀咕道:“怪不得一个月了,连个朋友都没交到,走到哪都惹人厌。”

    “我......我忙嘛。”

    “就别人不忙。别人不用练功!”

    “好了好了,别吵了,每个人的脾气都不同。慢慢磨合。尚道士你以后也得多跟陇族朋友走动走动,毕竟我们是客人,别啥事都交给骆离,自己当甩手掌柜,你也是成年人了,不是吗?”老丑这几句话。说得尚世江双颊微微发红。

    吃过了团年宴,大家回到木屋里。掌灯各行其事。

    尚世江看不进书了,开始自我反醒,自己一个人在破观里呆久了,好像是不懂怎么跟人相处。说他不管事,他马上就开始管事了,他琢磨到一个被大家都忽视了的问题。

    第一次看见昆西,面相就显示她不久要嫁人,可是目前看来,好像不符合嘛。于是,他赶紧跑去告诉骆离。

    骆离听后,抬眼瞅他:“还真给忽略了。”

    “你说会是谁娶她啊?”

    骆离也不知道。棉国人脸型和肤色都和大秦人有区别,相术也属统计学的范畴,没有大量的棉国人的脸形来作比较,他真没法仔细丈量昆西的姻缘。所以,看不出她将嫁的人是高是矮是胖还是瘦,又怎么知道会是谁娶她。

    他和尚世江两人都确定,昆西近期嫁人是不会错的;小本子就更不用说了,压根不会看,只会附和骆离。老丑呢,他跟封存义学的是遗录下部命医二术,相术上不如骆离。

    “还是把小本子和那位前辈也叫来一起分析分析吧。”尚世江说道。

    很快,他俩都来了,四人围在堂厅里,研究尚世江的新发现。

    小本子首先发言:“会不会是杨壮把人家给睡了,所以她就提前嫁人了?”

    尚世江纠正:“不是提前,是命相上显示她本就是近期就要嫁人,族长的决定是把她给延后了。”

    “回答我前面的话,是不是杨壮把她给睡了。”小本子紧着追问。

    “睡”这个字说的还真是难听,骆离今天才跟杨壮分开,明显他没有红鸾运,而且这一年都没有,怎么会是他?

    那就只有明天再挨个看看陇族小伙了,这破事儿整的,真是麻烦。

    小本子总算找到了由头,以骆离先得把手养好了,才能抓紧时间练功为由,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尚世江。

    在小本子的淫威下,尚世江屈服了。

    回到房间还在皱眉:我资质有限,想要笨鸟先飞跛鳖千里,靠着勤来补拙,你们也不体谅我。想到这也是一个近快跟人熟悉的机会,他又释然了。

    郁闷啊,要是能拿着遗录躲进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好好学上几年真是人生幸事。

    杨壮的姐姐家就住在隔壁,平时杨家人忙的时候,就把八岁的侄子杨云接过来看着昆西,寸步不离。

    杨壮跟粉裙姑娘该约会约会。该调情调情,完全把昆西当成空气。昆西还是一副委屈受气包的样子,活动空间最多只到上坡。连中坡那一带都没下去过。

    杨家人越来越放心,只有住在对门的骆离他们还警惕着。

    尚世江早就看遍了陇族的小伙子,即使有喜事儿的也都是人家配好对儿的,不久就要喜结连礼,掉单的一个也没有。

    骆离的手伤在露露的精心照料下,两个月后就真的恢复了;老丑看着完好的骨头,不免露出一丝贪婪。要是能把这医术学到手就好了。

    一个天气晴朗的大清晨,骆离的房里传出他一声高吼。紧接着,他飞奔出屋。

    “快看!我的经络变成了赤红色。”

    要看颜色,小本子还得运气起势,老丑是看不到。尚世江赶紧扑上来。一脸艳羡,问道:“你是火属性?”不然怎么经络里有了红色。

    话音一落,骆离的经络突然抖动,有赤红变成丹红,转瞬回到桔红色上。骆离不好诧异,一盆凉水浇到头上。看来还没有稳固,心中的狂喜骤地冷却下来。

    见此,尚世江和小本子都明白了,劝他慢慢来。不要着急。

    三个人正在屋里聊着,露露急吼吼地跑了进来,照例先偷眼看了看小本子。对骆离说道:“骆大哥。族长让我给你说个事,明天珠珠下山参加吉布的生日宴会,问你愿不愿陪她。”

    “我愿意。”尚世江立马表态。

    露露忍不住斜了他一眼:我问的是骆大哥,不是你。

    “也好,尚道士陪珠珠也一样,我还有事。我的经骆......”

    露露满脸失望,急着回去复命。忙打断他:“好,我知道了,不敢劳烦尚道士。不打扰你们,我先走了。”

    尚世江比露露还失望,讪笑道:“这是看不上我咯?”

    “嗖——”山灵突然窜了起来,撞得骆离胸口生疼。

    “主人,我被发现了。”

    发现了?陇族人不是早就知道你了吗?

    “那个昆西,她看见我了,吓得滚到悬崖下面去了。”

    ......

    这叫什么事儿!陇族男女老少,全数出动。直到夜里十二点,山上还环绕着呼唤昆西的叫喊声。

    族长和骆离几人坐在红房子的堂厅里,知道做错事的山灵,悄悄挂在窗户上,偷听屋内的响动。族长一言不发,接二连三的人上来回报:东边没有;南边也没有;四面八方的人都回来了,均没有找到昆西。

    “小骆,你卜卜,那小姑娘是死是活!”

    屋内的人纷纷抬头望向族长:如果是死了,您已经有应对之法了?

    “绝对不会死的,族长。”

    珠珠拉着脸反驳骆离:“先前你还说下午就能找到呢?现在马上过零点了,连尸首都没见到。”

    “我说我去找,你又不同意,非得把全族都惊动了,她成心躲我们,哪里能找到。”

    “如果她不是吉布的女儿,我会阻止你吗?”

    “她不是陇族人和我去不去找又有什么干系?”

    “咳!”族长皱眉,制止他们再争吵,说道:“不让你去的人是我,珠珠只是执行命令。”

    族长脸上的疲惫之色突然消失了,一字一句地说道:“棉国的格局马上就要出现变化,陇族也迎来了四百年第一个棉国媳妇,多事之秋,吉布虎视耽耽。他女儿失踪了,我们必须要拿出态度,找到她的只能是我们陇族人,绝不能在小事上让人抓到把柄。”

    露露怯怯问道:“那......那如果昆西死了呢?”

    “死了......”族长站起身,来到窗前,看了半晌,说道:“死了更好,我们就补给他一个陇族‘昆西’。”

    用易容术是可让陇族姑娘假扮昆西,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迟早要露出破绽。大家都能想到,没可能族长不知道,这只是权益之计,难道族长还有什么后招?

    族长忽地转身:“安逸日子过久了,我这心也越来越软了。珠珠露露!”

    “在!”

    “下坡司马家的女儿司马瑶病早就好了。一直躲在不敢见人,珠珠过去告诉她:让她开始准备起来,她要是表现好了。我会让他们司马家搬到中坡来。露露继续带人悄悄寻找,找到了就盯住她,看她到底想干什么,居然躲起来。”

    司马瑶?就是族长准备用来假扮昆西的人,可是为什么又躲着不肯见人。

    小本子看向骆离,轻声问他:“那昆西回来怎么办?”

    昆西不会死,迟早会回来。骆离看过他的面相,族长也知道。

    骆离紧琐眉头。对族长说:“族长,从上来的第一天起,我就当自己是陇族的一份子。您的计划为何不告知我们?我们很想尽一份力。”。

    族长不答,反而问骆离:“你说昆西近期就有红鸾之喜?”

    虽然现在看来还是没影的事儿。骆离还是坚定地点头。

    “看来真是天意。”

    天意?骆离突然从族长的眼里看到一丝残忍,一闪而过,并没有捕捉准确。

    “我暂时不确定昆西打的什么主意,但我相信你的卜数,因为你的师傅是钟方;所以,她迟早会出现的,她也逃不出去。后面的计划我会告诉珠珠,这件事情上你帮不上忙,如果好奇可以问她。至于她讲不讲就是你俩的事了。好了,都散了吧!”族长别有一番意味。

    一旁的老丑和尚世江都皱眉,看出了族长的态度。她是有意撮合珠珠和骆离。

    小本子觉得那个昆西莫名其妙,为什么躲着不肯出来,难不成是怕了山灵?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族长说的天意又是什么,她马上就要嫁人了?

    想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昆西才十五岁呀。恨不得马上就去找珠珠问明清况。心里跟猫抓似的。

    这一夜大家都睡不好,昆西消失了一夜。露露也不见回来,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人。照例陇族大婶送来早饭,他们吃过饭后又涌到红房子去。

    结果门外破天荒的站了两个侍从,告知他们:族长从今天起闭关半个月,红房子谁也不用来了。

    “族长也需要闭关?”连尚世江都搞不懂了,她闭哪门子的关啊?

    老丑道:“可能是不想见我们,你们要去找珠珠就去吧,我还有好多药没弄,得回去了。我也闭关一天,你们不要打扰我。”

    小本子好笑:“曾叔,你越来越幽默了。”

    她和骆离去见珠珠,问尚道士要不要去。

    尚世江想到昨天晚上族长的话,心里不舒服。第一次拒绝了和珠珠正大光明相处的机会,跟着老丑回去了。

    且不说尚世江回到木屋,更加发奋学习葛氏道术。他认为珠珠就是看上了骆离厉害,势必要赶上他,夺得美人心。

    骆离和小本子去找珠珠前,先到杨家看看。杨壮和粉裙姑娘一脸愁容,托着腮,并排坐在门槛上。

    姑娘长得普普能通,和杨壮倒是蛮般配。杨壮看见他们过来了,介绍道:“这是陶桃,我的未婚妻,之前没有告诉你们,绝不是有意瞒着,而是她还没接受我。”

    陶桃姑娘霎时脸红了,轻轻掐了一下杨壮的腰。

    小本子打趣道:“你还得要感谢昆西啊,如果不是族长把她许给你,陶桃也没这么快同意吧?”

    杨壮被小本子说中,顿时有些扭捏,转瞬又换上了愁苦的脸:那坏妮子昆西,还没找到呢!

    骆离又不是带小本子来说瞎话的,马上问他们:司马瑶是谁,得了什么病?

    杨壮作为族长心腹,露露的大哥,也摸出一点族长的想法。昨天族长又间接表明了她看好珠珠跟骆离,也就不再隐瞒,言无不尽。

    这就要从陇族怎么变成母系氏族开始说起,司马瑶一家是个大家族,司马一姓的先辈初时在陇族地位很高,当了三百多年的族长。也许是后来生活安定,这些司马族长们越来越残暴和懒散。

    三番五次至全族的利益于不顾,导致差点灭族,从迁过来的两千人,缩小到不足百人;还把陇族的功夫全数收入司马家的囊中,只挑他们看得顺眼的陇族子弟传授。

    需要发展人口。女人的地位骤然提高,棉国鸦片泛滥,司马家的男人个个都沾染上了。身子虚空,又奢侈荒淫,早就引起了族人的不满。

    这时出现了一个女领袖,她就是族长的母亲,没有料想到难,仅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拿下了司马家,从此将陇族的历史改写。为免某姓坐大。她立下族规,凡是族长必须舍弃母家姓。连收的弟子也一样,此生只以陇族大局利益为重。

    原来陇族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母系氏族啊,小本子顿时佩服族长的母亲,真是女中豪杰。

    “所以。司马家这一百年来都住在陇族下坡?”骆离问道。

    “是的,前族长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一视同仁,凭本事说话。他们司马家那个样子,能传下来就不错了,只有住下坡的命。”

    陶桃听得有点无聊,站起来说道:“我去帮帮珠珠,上司马家看看。”

    “好,你去吧。晚上过来吃饭。”

    陶桃答应了一声,笑着走了。

    杨壮接着讲道:“司马一家延续到今只有十五口人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天罚。至从我们转成了母系,他们家就一直生儿子。这一代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司马瑶,偏偏还不争气。”

    骆离和小本子都坚起耳朵,想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不争气。为此,族长竟然要灭族。拿他家唯一传宗接待的女儿去假扮昆西。

    司马瑶继承了她先辈的秉性。至从十五岁可以下山后,就在山上呆不住。棉国不敢和花花世界般的大秦比。比陇族可以热闹多了,一来二去,她看上了一个棉国男人。那小子就是吉布手下副将的儿子,还是个有妇之夫,长得破为俊俏。不用族长出手,其他族人也会棒打鸳鸯。偏偏她还怀孕了,未婚先孕,先不说丢不丢人的问题,光是这孩子父亲的身份也是留不得的。族长一剂打胎药灌了下去,司机瑶就病倒了。

    当时钟方真人也在,因为这事,还跟族长起了龃龉。

    小本子眼睛一亮:“我懂了,司马瑶想下山,族长让她用昆西的身份,正合她意;这不就跟那副将的儿子匹配了吗?她一定想法设法扮演好这个角色,而且,她还会想办法离开陇族回到吉布家去。”族长真是太高明了,小本子越来越崇拜陇族的族长了,个个都好厉害。

    杨壮笑道:“正是这个理。”

    骆离跟着附合,笑意没达眼底,因为他看出了另一层意思。

    从杨壮家离开,骆离自言自语:“想不到区区四百人的陇族,也需要玩政治。”

    “什么?”

    “我就不去找珠珠了,你替我带个话,就问他司马家是不是开始不消停了。”

    “不会吧?不是就司马瑶一个女儿了吗,她为情所困,心里还有家族利益?”

    骆离回到家,尚世江跑出来观他的脸色,好像他脸上能看出花儿来。骆离只觉好笑,反而拍拍他的肩膀,只有一句话:我是不会和你争的。

    这好比一针强心剂,尚世江萎靡了一上午的心总算是能跳得欢快了,开开心心继续回去背书。

    到了午饭时间,小本子回来了,耷拉着脑袋,一看就是没问出话来。

    “你有把我的话带到了吗?”

    “什么呀,我还没走近,她就说叫你来问她。然后人就跑开了,跟个兔子似的。”

    老丑摆碗放筷,说道:“吃饭吃饭,未来族长忙着呢,又不是躲你;珠珠藏不住话,不信我们看,就算不问,后面她自己都忍不住要说。”

    老丑自以为年龄最大,会看人,结果这次还真的说错了。到了第二天,珠珠连人都见不到了,更别说过来聊闲话。

    露露同样没有回来,红房子里还是大门紧闭。好似把事情交给露珠二人,族长很放心,连过问一声音都不消。

    快三天了,即使不被猛兽吃了,渴也要渴死了。

    就在骆离他们忍不住要偷偷潜下悬崖的时候,露露带着昆西回来了。

    那场景还真是让人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昆西死死拽着露露不松手。被露露挣脱了又整个儿抱住,用她那还没发育完全的胸脯死死贴住露露的后背。在大庭广众下,露露从脸红到脖子根,终于下了死手,一掌把这烦人的口香糖给劈晕过去。

    ......

    当天晚上,又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昆西马上就要成婚了,嫁给司马瑶的父亲司马源。

    “这怎么可能啊!这露露心眼咋这么坏呢,摆明了昆西看上的是他,专程等着他去找。他为了甩掉包袱也不能这样啊,说不定他俩已经发生了什么,不然一个小姑娘不可能没脸没皮在大庭广众......”尚世江脑洞大开,指明道姓地臆想露露。

    ————————————

    感谢“武者智者”第二次投来两张宝贵的月票!另:各位威猛的书友们,看完记得投每天的推荐票票!作者在这里向你们表示真心的感谢,完本前争取能到一万票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