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291-293章 见识族长的手段

第291-293章 见识族长的手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闭上你的臭嘴,你哪只眼睛看见他们有啥了?平时一声不吭,聊起别人的私隐倒是一套一套的。你的心眼才坏!”小本子虽然不喜欢露露,但也见不到他被人冤枉,她凭直觉,肯定这不是露露安排的。

    “啊呀!”尚世江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没看见哪个陇族小伙子有喜事呢,原来漏看了老头子。”

    骆离也没料到竟是这么个结果,族长这是下了死手啊。

    对尚世江说:“昆西不是看上了露露,而是看上了露露的身份。”从她隐瞒自己懂大秦话开始,到借着被山灵吓得落下山崖,这小姑娘一步一步都是有计划的。可惜,她在族长面前,就跟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

    “你说得对,那你给我说说,为什么要问珠珠关于司马家消不消停的话?”小本子问道。

    “司马瑶肯定也不是我们听说的那么简单,像她们司马家这种大家族,一代一代传下来,即使落泊了,底蕴还是在的。我想,她肯定有振兴家族的*。”“现在的陇族人都是百年前被她家压迫和踩在脚底的,除了司马一姓,其他人都是团结一心,跟铁桶一般。到了她这一代,又只有她一个女的,吉布近几年强势扩张让她看到了希望。不然,为什么那么多陇族男人不找,偏偏找了个副将的儿子?不就是想借吉布的手帮她夺回族长之位嘛。互惠互利的好事。吉布不可能拒绝。”

    “原来如此。”尚世江连连点头:“真是复杂,好累人。”

    老丑听他这样说,忍不住想反问他:这就复杂了?你不是还想当下任族长的男人吗。

    斜了他一眼。对骆离说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了?如果司马家已经跟吉布有了首尾,就算司马家没有全套的陇族武术,属于他司马家的秘籍总该有。为何还要把自己女儿送上山?”

    骆离坐下来,比着三根手指:“三个意思,一是麻痹族长,因为司马瑶和手下的事情暴露,为免族长怀疑;二是他本身也想多窥探陇族的事情。最好自己是自己把秘籍搞到手。司马瑶没那么傻,不见兔子不会撒鹰的;三嘛。明显他们之间不太信任,吉布想试探马司家到底有没有诚意,起个监视之意。”

    “这么说来,也怪司马瑶的母亲去世了。不然,族长还差个合适的人选。”

    “哪里,司马瑶父母双全,昆西是做小,现在成婚,本就不是照着陇族的规矩来,做大做小依了棉国风俗也不奇怪。”骆离回道。

    真是毁三观,小本子头都大了。这样一来,司马瑶哪里会心甘情愿?可是马上又想到。不行也得行啊,自己老爸都把人家女儿上了,这梁子是肯定结下了:“族长真是高招啊。一子不废,就打破了人家的联盟。”

    “是啊,族长这一出手,司马瑶就架在火上烤。再也抱不了幻想,仅凭他司马家这点功夫,再加上吉布也轻易撼动不了陇族;吉布还没统一棉国。惹急陇族,他是万万不敢的。何况司马瑶自己的小动作已经被族长发现了。让她去假扮昆西,手中拽着他司马一家十四口的性命,她哪里敢乱来。”

    只有尚世江在叹息:“可惜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了,她母亲不受宠,就算她有点小心眼也不至于落得这么个下场。”

    ......

    十五天后,族长出关了,按照族例,她要亲自主持司马源和昆西的婚礼。

    司马源四十多岁,看着跟五十差不多,混浊的双眼,高高的额头;可能是长年受人排剂的缘故,背是鞠楼着的,有气无力的*样,跟老婆司马虹并排站在一起。

    经过族战,司马家留下来的人一直是同姓通婚,所以都姓司马。他们原就是个大族,血缘上并没有问题。司马虹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是威严,夫妻俩面对着族长,身后是全陇族人,司马瑶并没出现。

    族长坐在高高的靠背凳上,吧唧了一口烟嘴,慢悠悠地问:“司马源,你这身体还行吗?能不能圆房。”

    司马源一凛,赶紧躬身回道:“多谢族长关怀,我身体很好。”

    “那就好,不然我得给你输点真气,怎么着也得尽了为夫之道;徜若你不能人道,岂不是在棉国姑娘面前丢了我陇族男儿的脸面。”

    司马虹听这话头就不善,赶紧附合,生怕族长再生出什么夭蛾子来。

    他们就算表现得再乖,族长没打算就此放过。

    “四百年了,陇族迎来了第一个新鲜血液,是一场值得庆贺的大事。我没记错的话,司马家的祖上可是王公贵族?”

    一直握紧了拳头的司马虹,没料到族长来了一个问句,马上答道:“祖上的事情,我早记不清了,族长说是就是。”这样的明知故问,使夫妻俩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屏住呼吸。

    族长微微点头,好像很满意:“那就是了,那我们就来一场贵族的婚礼,其他繁复礼节因为条件有限咱们就免了。新郎娶新妇,怎么能少得了人伺候呢,为表我的关怀,今天就把两个徒弟派给你们使唤。洞房里的一应事宜都可以交给他们去办,比如伺候你们事后沐浴......”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心里打着小九九的司马虹和司马源,气得双腿打颤;看来是必须得睡了吉布的女儿不可。

    底下人群发现细微的嗡嗡声,陇族人面面相觑,不懂族长是哪根筋不对,非得如此。

    族长看着众人神色,又恢复到以往的疲惫之色:“你们都想问,我为什么要这样。不但让司马源娶两个老婆,还必须看着他们上床?”

    “是啊,族长!”几个年长的族人说道。

    “原因想必司马家最清楚。如果连他们都不明白,那我就敞开了说。”

    “不不不,我们知道。”司马源和司马虹不知不觉已经跪了下来,生怕族长真的说出来。

    其他司马家的人满脸都是愤怒,却不是对族长,而是朝着司马虹夫妻。

    边上的老丑见到,忍不住摇头:自己人都不齐心。还妄想颠覆人家的大权。

    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陇族人一个个都慢慢明白过来,急躁的人狠不得马上向族长问个清楚。

    他们一代一代受母辈的影响。都知道这司马家以前当权时,可是不把普通族民当人的。发展到后面,每家新妇的初夜都要被司马家的男人给夺去,那段黑历史。大家刻苦铭心。陇族没啥娱乐活动,除了练功,大家就反复回味这些仇恨,一百年过去了,司马家还能活着十五个人,真是不容易。

    小本子和尚世江不由而同看向骆离,心里暗暗佩服,全被他说准了。

    特别是尚世江,他觉得骆离心思缜密。完全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单纯。

    “好了,大礼开始,带新娘子吧。”

    昆西身上捆着红花。被点了哑穴,怒目圆睁,被人强行拉到台上。一次又一次的被强按下头,与司马源一起,拜了天地和司马家的长辈。

    司马虹一口银牙都要咬碎,就算是纳小妾也没有拜堂的仪式。族长这是赤祼祼地打她的脸。

    最后,昆西被束着双手在司仪的“帮助下”向司马虹敬了茶。完成了这场可笑的婚礼。

    杨壮一家人后面也知道了她假装听不懂大秦话的事,纷纷对她投去鄙夷的眼神。在场的人中,可能除了骆离三人,没有一人同情她。

    “怎么不换身干净的衣服,还穿着刚回山上的破衣,不知道有没有洗过澡?”小本子好像都闻到了臭味,忍不住捂鼻。

    骆离不想再看,礼一完就带着大家走了。

    族长看着他们离开,微微闭了闭眼睛。

    老丑见几个年轻人都闷闷不乐,说道:“族长的做法并无不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都是说烂了的真理。从司马瑶变成昆西的那天起,昆西就不是昆西了,她现在就是放在司马家嘴巴的一坨火炭,挪不开,也含不得。”

    “咚咚。”有人重重地敲门。

    尚世江去打开,居然是珠珠,心下奇怪,婚礼结束了,你不是要去“伺候”人家洞房吗?

    珠珠好像会读心术,瞧见尚世江的眼睛,没好气地喝道:“想什么呢?你们大秦是大白天洞房的。”

    “呵呵......”尚世江傻笑着摇头。

    “珠珠姐你有啥事?”

    珠珠先前大力敲门,就是给自己壮胆,小本子一问,她又觉得说不出口。

    莫名其妙地丢下一句话:“算了,没事。”风一样的女子。

    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她是啥意思,真没人猜到。小本子打趣骆离,让他给算算。

    下午的时候露露和杨壮一起来了,几句话把事情说明白了。

    他们哭笑不得,原来上午珠珠过来就是为这事啊,算她还有点矜持。

    骆离和小本子连连摇头:男人不用学,女人只有小本子一个,大家暂时还不想让她学。

    老丑都想大笑了,问道:“不知这是谁的意思?”

    “族长的意思,骆大哥不是说是自己人吗,我们陇族年满二十都会有这么一课,只是今天是真人版。”露露说得有点不好意思。

    杨壮到是无所谓,他早就看过了,那是陇族的二十四册春宫图,已经就滥熟于心,只想嫁给陶桃就可以试验了。

    见他们拒绝,满脸可惜,问道:“当真不去啊?”又专门盯着骆离重复问:“骆道长真的不用看?”

    那眼神让骆离好受伤,好像怕他啥也不懂,如果上了床就会犯傻一样。素不知大秦哪能跟封闭的陇族人一样。

    兄弟俩失望地离开后,小本子纳闷:“露露没到二十吧?”

    “咳咳......”尚世江咳得停不下来。

    老丑突然回过神来:“哦。还忘了问尚道长,你是不是想去看?”

    “不是......唉......算了。”

    这话听着有点不对。

    骆离连说:我不应该以己度人,替你作了主。

    说罢。作势要去追露露。被尚世江赶紧拉住,结结巴巴地解释:其他可以,真人就算了,特别还是一树梨花压海棠版的。

    本来笑着的老丑突然脸色阴了下来,一声不吭地回到房间,不知是不是想到了和他早尝禁果的老申老婆——魏红。

    没有仔细研究过尚世江面相的骆离,这时才发现:敢情尚世江还是个闷骚男。不懂面相的人哪能看出来呢。

    新娘子接回了司马家,珠珠和露露就一路跟着。司马瑶还没有易容。隐在阴影处,模仿学习昆西的姿态。

    司马虹早就出门了,眼不见为净。

    司马源磨磨蹭蹭的一直挨到后半夜,昆西的哑穴早就解了。一直在新房里不停咒骂。

    只不过,谁也没她受影响。

    司马源眼见露珠两个门神杵在家里,害得司马虹也归不了家,心下一横走进了新房。

    本还在咒骂的昆西突然噤了声,双眼直直,恐惧地盯着司马源。

    见他终于肯做事了,珠珠朝露露使了个眼色。

    很快,露露搬来一个大木桶,里面装满了温热水。珠珠这点还是懂的。如果是冰的,司马源也不能人事。

    唤住床上正玩着老鹰抓小鸡的一老一少,指着木桶。

    司马源好不容易激起的斗志瞬间熄灭了。他一直闭着眼睛胡乱抓,企图快点完事,拼命遗忘掉房里还有其他人。

    珠珠这一喊,又让他回到现实里。

    乞求道:“珠珠啊,我自己会办,可不可以容我一点个人空间。”

    “去。你们祖上行房不是都有丫头看着吗?腰杆累得动不了了,她们还要负责帮忙推。你司马家的雄风哪去了?”

    司马源彻底歇菜了,珠珠跟抓鸡仔一样把昆西扔进盆里,本就跟绳子似的烂衣服所剩无几。光溜溜的身体吓得直打哆嗦,司马源一见又燃起了欲火。

    露露过来往他的肾俞穴里输入火热的真气,那滚烫的气流本就是露露自己的,其实他早就看得难受了,正好输给司马源,快快了事。

    司马源终于不再顾忌,扑进了盆里。

    男人嘛,老干菜吃久了,碰上小鲜肉说不嘴馋也是假的。何况还是明正言顺,完事以后,司马虹还以为他委屈呢。

    就在昆西的第三声惨叫中,露露和珠珠终于如释重负,根本没管以后他们怎么进行,一溜烟地跑出门。

    他俩前脚一走,躲在附近的司马虹就冲进家门。见到自己男人还在卖命地耕耘,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烂了木盆,把两人踢开,污水洒满了一屋。

    司马源被“晾”在半空中,生生忍住。看见司马虹要吃人的样子,立马给吓软了。

    “啪——”昆西脸上涌现五个整齐的手指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司马瑶在外面干着急,她也不好进去,只在外面喝斥这对起内讧的父母。

    族长总算把未来的熊熊大火掐灭在阴谋的摇篮里。司马源洞房后的次日,再次号令全族集会。

    她在会上还是把司马家的野心诉诸于众,就在司马瑶快抑止不住怒火时,突然又改了口气。

    她道:现在的安稳日子不好吗?如果想过外面的生活,我送你们下山,而且,还准许你们带着本家武功秘籍。

    司马瑶虽然恨毒了族长,却从来没想过要离开陇族,哪怕替先辈忍受着族人的怒火。

    族长见他们一声不吭,心里稍安,就把她原先的打算说出来。先是平息了闹嚷嚷的声音,问大家:司马家为什么要这样?

    当然是掌权之心不死,妄想再次奴役我们呗。不过大家虽然都这样想,但是族长统领了他们四十多年,陇族人都明白这肯定不是族长要的答案。

    “你们不明白,我来说。”族长站起身。把近几十年来司马家的情况再次陈述了一遍。

    “为什么现在他们却要想夺权?我来告诉你们,是因为他们就快灭族了,是因为我们不跟他们通婚。是因为我们践踏他们的人格。为免灭族的命运,他们要绝地反击。”

    司马一族十五口人,老老少少都盯着自己脚下的泥土,族长说到他们心槛上去了。

    “事情已经过去一百年了,司马家最年长的人才七十五岁,先辈的恶果为什么要他们这些后人来承担?你们想过吗,徜若换成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在此。我劝告大家,忘记仇恨。团结起来。因为我们同为四百年前逃难来的陇族人,我们不属于大秦,我们也不属于棉国,我们就是陇族。现在布吉就在山下死死盯着我们。妄想夺去我们的秘籍。我们自己人绝对不能再起分歧,必须同结一心。”

    司马家那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已经是老泪纵横,其他人鼻子都开始发酸。

    族长装了几年的疲惫示弱,哪怕钟方真人的惨死都没让她如此累心。看着下面的人还是一副不以为意,很是不满的样子。

    气道:“看来我是管不了龙族了,是我高估了你们的智慧,低估了你们的仇怨之心。既然这样,我卸任。”

    珠珠紧接着表态:“我是族长的徒弟,我也不会当这个族长。就算当了你们也不会听我的,何必要当。”

    “不能啊族长。”

    “凡事有个过程,我们会努力做到......”

    很多老人都开始抽泣。族长的话不像作假。大家这才开始害怕,后悔悖逆了族长,意识到陇族的情形真的不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眼看起了效果,转变他们根深蒂固的想法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族长见好就收。

    大家散去后。族长独独留下了司马瑶,状似无意地说道:

    “凭你的聪明才智。就算暂时下不了山,也可以搅得吉布内院不得安宁。我相信你能办到。”

    司马瑶早就一心悔改,连连点头,保证能做到。

    “因为你们错已促成,所以我不会收回昆西,这点你服吗?

    司马瑶再次默默点头,如果没有惩罚确实不是族长的作风,本想事后提这个要求,现在看来也是不行了。

    “最好不要再次易主,不然我还是不会手软。”

    司马瑶背心发凉,腰躬得更低。她已经被族长收拾得服服贴贴,一句话也没有机会说出口,只点了三次头,就被送出了红房子。

    族长先是掐住人家的咽喉,再给身漂亮衣衫,从根上杜绝漏洞邀得人心,然后在司马瑶这里连捧带喝。整个陇族一夜之间从开始动荡变成铜墙铁壁,手段厉害得令人乍舌。

    陇族人确实守信用,司马家的堂屋里,陆续迎来了外姓的陇族人。他们感激涕零,十分珍惜这得来不易的融洽。

    昆西姑娘居然在四个月后大了肚子,如果不是小本子说,骆离还不知道,以为是哪个陇族女子怀孕了。昆西已经被司马虹易了容,完全看不出一点原来的模样。

    司马虹也是在她显怀了才发现,赶紧去问了族长,这孩子到底留不留得。

    族长只说昆西不同于司马瑶,你们家自己看着办。

    马司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留下来,人口调零的司马家,不敢轻易舍弃一个孩子,哪怕这是一个血统不纯的。

    平时常来这边的除了珠珠和陶桃就没别人了,露露和杨壮早在四个月前就下了山,没人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

    骆离大概能猜到一点,多半是族长想双管其下,再多拖个十年八年,最好拖到吉布死。一边让司马瑶在他的后宫搞破坏,一边让杨家兄弟去北部悄悄指点亚姜。原先说的分久必合那一套,她也不考虑了,说来说去,还是在为陇族下一任族长争取时间。

    这几个月里,尚世江终于把《葛氏遗录》背下来了,开始逐一修习法门。骆离的经络在半月前稳定在了赤红色,并没再退下去,他运足气的时候,头顶都有火光荧出。气势漫延在整间屋子里,小本子有次无意撞开他的房门,被法气激出了鼻血。

    他散出气势的时候,并没有固定的目标,遇到不“速”之客,本能反击。

    这是骆离没有料到的,他还不能灵活掌握桔红以后的经络能量。

    ————————

    感谢书友“199iqiur”投来两张宝贵的月票!今天就是月底了,时间过得好快。感谢一月以来,每天追书投票的兄弟姐妹们。(想知道《道术宗师》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