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10-312章 提回来给你熬汤

第310-312章 提回来给你熬汤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道术宗师》更多支持!“先生,回家吗?”司机见后座许久没有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

    司机是古巴佬自己人,旁边和他同坐的保镖是路鸣安排的,保镖只负责他的安全,其他一概不管。

    “该死的卢米斯!”咕巴佬保罗怒骂道。

    司机疑惑,那个大秦年轻人不是一直被自家先生当成是上宾吗?并偷眼望了望后面的大个子黑人保镖。忽然觉得他不像是保镖,倒像是来监视的。

    转眼,司机又见到保罗拨起了电话。

    “damnit!”电话关机了,说好的昨天过来,结果却放了我鸽子。还打电话让我不要忙着收钱!

    咕巴佬愤恨地摔掉电话,肥胖的头顶上那几缕可怜的金毛,都快被他揪光了。

    这时,被他一怒之下摔掉的电话响了。

    赶紧捡起来看,是杰森棠,这老家伙打来的正是时候。

    棠敬之仿佛一下老了十岁,保养得当的身体,病态俱现。他挂掉电话,接着放出和咕巴佬的通话录音,给棠秘子翻译道:“有效果了,他急着要钱。我按你说的告诉他,这次我会付全款,一手交人一手交钱。稍后他告诉我交易地点。”

    棠秘子心道:怕是人没在他手上。得问路鸣,所以不说交易地点。

    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再次劝了劝大哥,马上回到住处见骆离。

    他没把有大秦道士插了一手的事情告诉棠敬之,更没有说骆离来到了迈啊密。不然,受过一次苦的大哥,肯定会一病不起!

    “很好!”骆离收到了棠秘子带来的消息,说道:“乔布斯在盯着咕巴佬,我立即过去。路鸣绝对会去见他;第一次见咕巴佬的时候,就发现他黑气冲顶。昨天晚上下法术时他头顶的颜色更浓,绝对活不过今天晚上,救不救得出棠伯文,在此一举。”

    棠秘子脸色大变。情况有又有了变化,道:“骆离,这不对呀!如果他今晚必死,说不通。”

    “我知道,因为还没拿到钱,更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过来,就直接毁掉棋子,是说不通。所以,我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是什么?”

    骆离看向老丑。问道:“曾叔,你说一个男人下身的经脉被毁,多久可以恢复?”

    “七七门里其他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钟方真人曾经向我透露过,下身是张启山的致命弱点。渡轮上那一战,看情形,至少要花四五年才敢再施法;如果要完全恢复,没个十年八年是不行的。”

    “对!这才多久?*个月的时间他就敢出来兴风作浪了,即使他需要钱。没必要跑到山姆国来冒风险。他盯上大棠爷爷,绝对是有意为之。最坏的估计。就是我之前怀疑过的,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

    棠秘子不懂:“难道他已经知道你过来了,杀咕巴佬和我大侄子的同时,还要抓你?”

    骆离沉思,他直觉张启山不在迈啊密,甚至都不在山姆国。他的猜测是张启山准备了“好东西”在大秦等着他;就像让二朴跟去陇族,逼他去鹂国一样,只是想知道他的行踪。如此有恃无恐,肯定是有所准备。

    张启山怕的就是不知骆离的动向。他有了准备,所以就用骆离身边人的家人来逼他现身,办法虽老,但却是最有效的。

    骆离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对他们讲了。

    “要不我冒险用禁制来查查张启山的位置?”老丑问道。

    “不能!”骆离马上否定:“救出棠伯文才能试,你一试,我们的位置也暴露了。”

    棠秘子也不赞同老丑去试,禁制混合了双方的血,本就相通,查到他的同时,自己也被他发现了。

    小本子的秀眉拧成蝌蚪状,说道:“大棠爷爷同咕巴佬保罗认识有几年了,偏偏前不久才开始下黑手;据棠爷爷查到的消息,保罗也跟路鸣认识有大半年了,刚好跟我们同张启山大战后时间相当。如果这是一条早就准备好的长线,半月前开始启动,是不是表示张启山在那时就恢复了身体?”

    很有可能,大家都认为这样才合理。

    小本子继续补充:“也就是说,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在哪,所以要用大棠爷爷把我们逼出来。让人奇怪的是,二朴前不久来陇族又是怎么会事?还是那个老问题,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在陇族的?”

    棠秘子一张脸揪得变了形,揣测道:“有可能是歪打正着,七七门还有不甘平静的爪牙恰好在合江,发现你们朝云江去,那里挨着棽山。”

    “不对!”小本子摇头:“长坪就在云江,那条江下去就是长坪镇,完全可以说骆离回老家,谁会想到陇族去。那是钟方爷爷最后的隐秘之地,棉国人根本不管他们叫陇族,而是叫的棉国语,翻译过来完全和陇族不是同一个发音,只有自己人和我们才称陇族。可是二朴张口就是陇族两个字,他们又是从哪听来的这个名字?”

    骆离猛地看向小本子:“这是个大漏洞,为什么之前我们没想到。”

    “所以,我想问棠爷爷,任小丽到底是啥时打的电话回去!”小本子最后问棠秘子,心底隐隐有些猜测。

    棠秘子心下一紧,认真回忆,脸色铁青:“算起来是在我大嫂已经去世后打过来的,那时他们已经在动我大哥了,就是要逼出我们。如果知道了骆离的去处。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看来,很有可能是任小丽透露的,别无其他可能。”

    除了老丑。在场的三人都是一身胆寒,任小丽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忘记了自己姐姐怎么死的了?忘记了自己中蛛毛痂的事情了?

    骆离一拳打碎了楠木茶几,摊开手指,怒道:“我卜不到她了!”

    这就像是一锤定音,判定了任小丽就是罪魁祸手!她的命格被人干扰了,还是道术高手!现在她的身份是什么,不言而喻。

    棠秘子猛抽自己嘴巴:“是我这张嘴坏了事!是我错信了人。”

    小本子和骆离何尝不是。最为懊恼的是骆离,任小丽突然变了。这和她的命格完全不相符。自以为堪透命相的骆离,对自己失望透顶。

    挫败感袭来,一把扯断古钱绳子。

    六枚古钱哗啦啦四处滚散,老丑恨不得给他一巴掌。怒道:“这是你父母的遗物!你发的什么疯!”

    “等等!”骆离唤住要去捡古钱的老丑。

    “你们快看。卦相!”

    “睽卦!”老丑一眼看出。

    “不,从我的方向看是‘家人卦’。”骆离两眼发直,随便一扯,古钱居然显灵了,竟然现出卦相来。端正正的摆在地上,说不是显灵,真没人相信。

    此时此景,正谈到任小丽,如果是睽卦。上火下泽,两相乖离;水火不相容、矛盾、繁复、家灾不安、情路坎坷之卦相。

    大凶!最后第六枚铜钱是最后一爻,正好与小本子在坤位上遥遥相对。

    骆离大惊。再次把客厅的方向定了定,还是那个位置。小本子被骆离看得心慌,心里那股郁渍之气突然又窜了上来。不由自主按向心窝,猛然垂下手。

    心窝酸痛,她强制表现得像没事人一样。

    骆离大步迈上去,抓住她的手:“又难受了?有不好的预感?”

    “没...没有。我是被给你吓到了。紧张啥呀,你这样子我真要吓坏。”

    骆离不相信。仿佛要在她脸上看出问题来,看得小本子要发怒了,反而放了一半心。“没事就好,有啥不舒服,一定告诉我。”

    “废话,我一定会的。”

    那边,老丑又道:“我这个方向看的确是个标准的睽卦,但是你那瞧去,却是风火家人卦,下离上巽......”老丑默默自语。第一个念头居然是首先想到感情上去了,脑中只有两个字:变数。

    沉重的眼神看向骆离和小本子,觉得卦相里的火钻到他胸腔里去了,搅匀后变成浊气,压得喘不了气。

    “收起来吧!”他对骆离说,“以后不要再胡乱摔东西了。”

    在大家都为任小丽窝火的时候,居然显出一卦二相来,此情此景来解卦,懂行的人都明白,绝对不会是吉卦。卦相肯定是预示着不好的那一层意思。

    老丑失去了法力,卦相的浩瀚之力压得他几乎晕倒,连忙扶住椅子坐下。神物就是不同凡响,普通人根本没法上去解析。

    只有古钱的主人骆离不受影响,此刻,他边捡古钱边思考卦相。再回头看小本子时,她已经不见了。

    “小本子!”

    棠秘子赶紧劝慰他:“她不就在门外研究那防弹车窗嘛,你别一惊一乍的。”

    骆离跑到门口,真的看见小本子用小拳头轻轻锤打车窗玩。看见他,还对他嫣然一笑。

    ......

    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他的掌控,骆离明知小本子很可能有事,彼此都心照不宣,只是提起了警惕心。

    骆离收到乔布斯的短信,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对他们说道:“小本子和曾叔不用去了,我跟棠前辈去跟乔布斯先生汇合。”

    老丑点头,小本子也同意,恶趣味的嘱咐道:“记得提路鸣的人头回来。”

    “好的,提回来给你熬狗头汤。”骆离这一说,小本子差点吐出来。

    “我说不过你,不说了。回来时,找找有没有大秦的脐橙,现在正是上市的时候,我想吃了。”

    “一定带回来。”

    老丑和棠秘子都没搭腔,这两人公开秀起恩爱。两位长辈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懂得越多,越是不好受。老丑不得不都高看一眼小本子。她明明清楚,却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尽力掩饰。

    骆离跟乔布斯开着悍马驶上公路,小本子倚在门框上两眼直直。

    她并不担心骆离,担心的是自己,先知的能力只在有生命危险时必会显现。可是,二朴出现后。并没有生命危险,她的身体依然出现了反常;骆离一说一去找棠秘子。郁气立时消散一半。

    小本子明白,在收到某件事情的提醒时,先知能力便会开始显现。这次的预知,明显指向她自己。

    “小本子。陪我出去逛逛,顺便买你爱吃的脐橙。别发呆了,更别瞎想,兴许没啥大不了的,本来你的先知能力......”

    “老丑叔啊,我的预感是称不上先知,但是它要么不显示,显示后就不会有错。”小本子退到沙发上歪着,又道:“我们都挑不好脐橙。骆离在荣西长大,广柑脐橙从小就吃,他最懂了。你别吵我。让我这样躺会儿吧。”

    “行。”老丑没事可做,把乔布斯留在这里的国家地图捞起来看。

    老丑一看就放不下了,他记得这房子的书房有个地球义,赶紧去抱出来。

    歪着脑袋研究得十分仔细,闭目养神的小本子见他东晃西晃,忍不住问他:“丑叔。地图上有钱?”

    “有好东西。”

    “呵!”小本子皮笑肉不笑,换个姿势继续躺。

    “你别再叫老丑叔了。你可以改跟着骆离叫我曾叔。”

    小本子嗯了一声。

    老丑抬头看她,询问道:“小本子你有学过地理吗?”

    “没有,怎么了?”

    “没事了。”他又回去仔细研究那张地图。

    突然他又站起,说了一句:我出去一下。

    小本子还没回过神了,就听“蹬蹬蹬”的皮靴声越来越远。他长年一双中邦牛皮靴子,邦里还有内袋,装的全是他随身携带的紧要秘药。

    小本子继续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净是任小丽的事情,恨不得现在就逮着她好好问问,到底有哪里对不起她?

    骆离让乔布斯把车停在离咕巴佬家很远的高地上,乔布斯举着望远镜,骆离就凭两只肉眼,死死盯住他家的大门。

    这是一片中档偏上的住宅区,山姆国地广人稀,有孩子的中产阶级大都会买一幢别墅;迈啊密的情况有所不同,这里寸土寸金,咕巴佬的房子离市区不太远,价格更要翻一倍。据说此前房子是被银行收掉的,如果不是路鸣,或许他早不住在这里了。

    如果不是路鸣,也许他根本不会破产。

    乔布斯很敬业,跟骆离一动不动地监视了三个小时,没有一句抱怨。

    “来了!”骆离提醒乔布斯,发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

    果然是路鸣!身上没有显现出法力,看来他已经学会了敛息符的绘制。

    “你就车里等我,超过一个小时,如果我还没出来,你就回去。”骆离说着,从后座拿出一件早就准备好的黑色长风衣,和一顶四六分的假短发。

    乔布斯点点头,掏烟盒拿烟,先递给骆离,见他拒绝,自己点上一支,说道:“你一定要当心,我会尽量等你。”

    他俩对话这点时间,路鸣还站在门外与和两个保镖说话。没多久,四周的保镖陆续离开。

    放下望远镜的乔布斯没有看到这一幕,骆离心道:路鸣真的是来取咕巴佬性命的,撤掉保镖,方便他行事。

    保镖全都走光了,路鸣还没进去,开始四处远望。眼睛扫过骆离的方向,并没发现异样。他的目力肯定不如骆离,骆离连他睫毛都能数清。

    看来路鸣谨慎怕死的毛病没有变,他居然站在门外也点起了一根烟。

    骆闻的拳头都捏紧了,暗骂:你娘的到底进不去进去!

    刚一骂完,刚点上的香烟就被路鸣就扔掉了,快步迈过草坪......

    终于行动了,骆离双手聚气,混合灵真二气,脚下生风。眼见路鸣进了房子,出来开门的人露出一个圆头光顶。正是咕巴佬。

    伪装后的骆离疾步而去......

    “卢米斯,我的朋友!天知道我今天有多想念你。我们大功告成了,杰森棠答应今天交齐赎款。你赶快把他的儿子交给我,然后定下交易地点。”

    保罗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我的上帝!一千三百万!拿着我的那份,我就去墨希哥与我的家人们团聚,不再做生意了。我不如我的父亲......”

    “我亲爱的朋友,你不光不如你的父亲,你连我女朋友养的喵喵都不如。”

    “喵喵?”咕巴佬保罗颇为意外,不明白卢米斯为什么要侮辱他。

    路鸣斜眼瞅着咕巴佬。下一瞬,虎口似铁钳紧紧琐住了他的咽喉。

    咕巴佬惊突的眼珠一翻。瞬间咽了气。

    与此同时,骆离的掌风已到路鸣的后脑。

    路鸣的意外不亚于刚刚挂掉的咕巴佬,只来得及偏离半寸,随即抓过死人的身子抵挡骆离。

    骆离深知保罗已死。没有犹豫地一拳击过,法力从保罗的肋骨缝里钻出,击在路鸣的腰上。打得他踉跄两步,欲翻身而逃。

    “你都拜了高师,就没学到点东西与我过几招?”

    看来自己拜师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路鸣哪有功夫回话,身子被骆离的法气强行吸了回去。大门就在他五步外,出去他就可以呼救,可是却像隔着地狱与天堂的距离。

    骆离根本没给他思考的时间。一圈一圈法印击向他。故意留了一手,只是要废掉他的功夫,并不敢把他弄死了。因为。棠伯文的下落只有他知道。

    同样,路鸣也知道这个道理,明白对手是想把他搞残。废了法力,与死人有何区别!眼看逃不掉,他亮出左手的戒指。

    骆离咬牙切齿:“狗师徒的装备都一样!”

    他的法力完全压制路鸣,还有有闲心意致用语言去侮辱。路鸣命悬一刻。唯一的念头只是求生。

    三秒后,二人周围滋啦啦作响。

    路鸣把戒指里的阴魂放了出来。受他号令攻击骆离,碰在骆离的身体上就是火光与烟气四散。

    眼看不奏效,狠心把戒指里的阴魂全数放出,扔掉戒指,抛到骆离脚边。

    骆离本想一脚踩碎,无奈身上四五十个怨气袭人的阴魂向他扑了过来,他退后两步,拉过半步距离,腾出三分之一秒的时间聚起本体法印。旋转一圈,立即获得了力量,“嘭——”地一声,爆开!

    路鸣辛辛苦苦收逻来的孤魂冤鬼就这样就骆离毁得一干二净,他阴森森的眼睛变得更加渗人。把双手撑开,放至腰上。

    “噗!”咬破的舌尖血,瞬间染红了十指。

    骆离哪会给时间让他表演,结起的法印力量已经攻到了他的头顶。

    猛然觉得后脑心发凉,心道不好!

    马上把法印改变了目标,击向身后。

    “啊哇——啊哇——”一阵阵婴儿的哭声响起,骆离头痛欲裂。拼命压制住痛感,聚神清醒神致。

    空气中骇然飘着一个如山灵般大的婴儿魂魄,黑洞洞的双眼,仿佛要把人吸进去。婴儿的十指也是血红,正作着无辜的表情把双手伸向骆离的脸。就像几月大的婴儿向妈妈要抱抱,可是它的样子却令人胆寒。

    “魔婴!”骆离愤怒至极,这是用未出生的婴胎直接连着母体被炼化而成的。外形是胎儿,灵魂却是由一个甚至几十个成人的冤魂组成。想必刚才扔在他脚边的戒指里最后装的就是他。离得太近,又是在背后,就算骆离发现,也必中这一招。

    他晃了晃脑袋,眼珠里印出魔婴的样子,一个变成一双,一双变成四个,越来越多。

    “早知...你这么喜欢玩,当初我母亲就应该把你炼成这样!”

    路鸣喘了一口气,探掉嘴角的污血,“还以为你有多能!”

    好像有什么不对:“你母亲?”

    骆离懒得和他多说,身体里赤红色的经络骤然加宽。

    路鸣怒道:“怪物!”哪有人的经络这么宽?想必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绝对不是走的正道。

    骆离刚把拓宽后的经络全部聚满赤色法力,魔婴的影子在他的眼睛里慢慢消散。随之,它的力量也开始减弱。

    路鸣刚才还在心里埋怨张启山高看了骆离,自己的天赋本就不错,又拿到了《葛氏遗录》的下部,里面的道法早被他领悟了,今日的他早就不是一年前。骆离哪有厉害到让他见了就跑的地步。看吧,还不是被他的魔婴制伏了,不免洋洋自得。可是现在,骆离的道术完全超脱他的认知。(小说《道术宗师》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