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13-315章 聪明人的办法

第313-315章 聪明人的办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道术宗师》更多支持!骆离本不想把底牌全部露出,宽常人一倍的经络还没有在陇族填满灵力,如果不是这个魔婴,他不会冒险使用。

    此时魔婴的身体越变越大了,危害程度却成反比,越来越弱。

    毁掉它就在几秒后。

    路鸣的腰部早就被伤到了,肾俞穴上的经络被阻断,身上又被加了七八重法印,徜若魔婴一毁,他就玩完!心里清楚,马上就是待宰的山羊,只有智取。还没等他想到办法,骆离的紫带飞出,魔婴最后哭叫了一声,爆出一团火光,消失得一干二净。

    紧接着,路鸣只觉脑中一片白光闪光,便失去了知觉。

    悍马车里的乔布斯表面平静,心里还是有些紧张。骆离走后,他就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抽到第五根时,远远看见骆离跟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抬表一看,35分钟。

    “真快!”下意识看向骆离旁边的人,觉得怪怪的。

    问道:“这是谁?”不是说去接棠伯文吗?这人不是棠伯文呀。

    骆离不由郁闷,“你到底是全知道还是不知道?”

    “全知道啊!”

    被魔婴攻击过的脑袋还有点昏沉,骆离没法和他多说:“先开车吧!”

    路鸣心里明白。可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连眼珠都不能转动。像个木偶一样,被骆离的法术逼迫着一路走过来。上了车。

    ......

    “骆离还没回来?”老丑拿着一叠报纸和书刑,还有各种地图回来了。

    “没有,你放心,不会出事的。”小本子回道:“曾叔,你去哪了?”

    “买地图啊,我有重要的发现,急着跟骆离说。”

    他二人这样一答一问。好像骆离出去买个菜一样。

    ******

    “乔布斯先生,麻烦你转道去一趟水果市场。”上车半小时。骆离的昏沉感已经消失了。

    “你要买水果?前面就是超市,我去帮你买。”乔布斯不愿呆在车上,因为他从后视镜里看见路鸣像具雕像,很诡异。

    “还是不麻烦你了。我得亲自去。”

    “哦......我能跟你一起吗?”

    骆离知道他被路鸣的鬼样子吓到了,点头答应:“一定要琐好车门。”

    “会的!”乔布斯松一口气。

    超市里的水果五花八门,骆离不认识那些不常见的英文名词,有些水果都没见过。他也没功夫去好奇,只找小本子指定的脐橙。转了有十分钟,确实没有找到大秦本土的,山姆国的橙子,皮子普遍偏厚,拿在手里都能掂量出里面的汁水肯定不多。

    最后挑了二十几个模样最接近的。付款出了超市。

    “骆离先生,你很爱吃脐橙啊?”要不怎么跟挑老婆一样,每个都摸一遍。

    “最好吃的脐橙还是我们家乡的。我女朋友闻小姐爱吃。”

    说着来到悍马车前,路鸣还是老样子,乔布斯又是放心又是不放心,忐忐忑忑地发动车子。

    “回来了!”楼上的棠秘子透过窗户,看见那辆混身漆黑有型的悍马疾速驶来。

    “给,只买到这样的。”骆离把一大袋本地脐橙递给小本子。

    奔下来的棠秘子急道:“人呢。赶紧的,说哪门子的橙子。回到荣西管你吃个够本儿。”

    “在车上。”

    棠秘子迈动着灵活的老腿,快速奔了过去。

    也懒得叫骆离动手,自己卖力把僵硬的路鸣给拖了进来。

    “走吧,弄到楼上去。”他说道。看见傻站着的乔布斯:“艾伦你可以回去了,明天再过来。千万不要对我大哥提起这里的事,如果他问,你就说是我一个人办的。”

    乔布斯回道:“放一百个心,我们签过协议的。我非常遵守信诺。”

    “嗯,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怎么找你呢。”

    乔布斯走后,棠秘子迫不及待招呼大家一起来审问路鸣。

    骆离把人扔在地上,然后两手反转扭指结印,轻轻围着路鸣打了一圈,保管他阎王转世也难以逃脱。阵法把他圈在中间,身体倒是不再僵硬,可也跟个普通人差不多,使用法术更是休想。

    路鸣全身的经脉全被阻断,暗自试了试,每道都像被安上了一道闸门,纹丝不动。

    三人看见他的小动作,心里一阵呲笑。

    路鸣颓然松手,抬头看见老丑出现在这里,恨不得咬断他的脖子来泄愤。

    刚把准备工作做好,拉好窗帘,点上隔音符,路鸣的手机突然响了。

    手机全洋文,来电显示的名字是“lily”。

    骆离拿起电话,顺手解了他的哑穴,现在他可以说话,不然怎么好回答问题。

    接通了电话,打开扬声器。里面传来一个懒洋洋,甜腻腻的年轻女声:

    “honey,为什么到了两个小时零十八分钟,还没给我来电话啊?”

    任小丽的声音!虽然相处不久,又分开了快一年,但是她那清甜润肺的音色,很难让人搞混。

    “丽丽,骆离要杀我,他把我抓了。”

    骆离,棠秘子,小本子,包括老丑,都是一脸铁青。没人去捂路鸣的嘴,更没人去反驳他。

    电话里突然安静了,过得有五秒钟,“路鸣,你又开玩笑,我要生气了,这不好玩!他怎么认识你,又怎么会抓你和杀你?”

    “是真的!接电话的就是他。不信你让他说话。他就是害我朋友的那个臭道士,现在连我也要灭口。”

    听路鸣的声音不像逗她,任小丽握着电话的手微抖。马上抓到矛盾的地方,问道:“要杀你,还让你接电话?”

    “我没有接!我被绑住了手,话筒开了扬声器,你不知道我在大声吼吗!因为电话不在我手中啊。丽丽,你信我,你在家吗?快打开书房的抽屉。里面有个暗格,放着一部电.......”

    小本子立即上前点了他的哑穴。凑在他耳边轻声接道:“快用我放在家里的电话,打给我的主人张启山!对吧?”

    路鸣立刻恢复成他平静的样子,仿佛没有听见小本子的嘲讽。

    “任小丽,我是骆离。”

    电话那头的任小丽吓得挪开电话。捂住快跳出来的心,又赶紧放回耳边。

    骆离的声音又从电话里传来:“我......我不知道和你说什么。就像小本子说的,我们每个人,都自问对得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哪样做?”任小丽下意识地一问。又道:“路鸣怎么样了?你们把他怎么了?”

    小本子气急了,抢过电话吼道:“你还好意思问哪样做?你跑到我棠爷爷那里探听骆离的消息,去告诉他的仇人路鸣。姓路的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忘掉你姐姐任小美惨死的仇恨,让你昧了良心。出卖曾经两次救过你的恩人?”

    任小丽听懵了:“等等!小本子,你说的我一句都听不懂。路鸣是个生意人,虽然年轻。但他都是凭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很相爱。他跟我姐姐的仇人有什么关系?他八岁就在山姆国了......”

    路鸣的眉毛眨了眨,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棠秘子不想再听任小丽的废话,可是她还在说:“是!骆离是救过我两次,而且还拒绝了我的表白。但我并不介意,还是一直把你们当朋友。可是你们有把我当什么?你们来这边很久了对吧?你们帮棠姓商人害外国人的时候。没有一点空吗,都没想过要联络我!我的电话一直没有换号,这难道不表明我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任小丽胸脯起伏,压抑着情绪,此刻,她明白了路鸣的境地,更相信了路鸣前天对她讲过的事情。

    骆离听出一点明堂,凑近电话说道:“我们原本是想联系你,我也是真的没有空,你的朋友抓了我前辈的侄子,生死不知。如果你真的重情义,请你劝劝他,让他赶快放人。”

    任小丽骤然拔高了声音,尖声道:“这不可能,肯定是误会了。他是正经的商人,不会做违法的事情,他的善良超过你的认知,并不是只有像你只知道杀坏人的人才是好人。他每年都有捐款救助穷人,怎么可能去绑架!”

    骆离抓头,感觉和她说不通。

    任小丽太激动,深呼了一口气,又道:“前天他给我说过一件事情,说有人害他的朋友,估计是大秦道士,还怀疑是你。我当时并不相信,现在你们又抓了他,还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如果不是误会,就是你们故意的。”

    棠秘子那个气呀!“傻娘们!他就是七七门的人,害你姐姐的就是这帮人。路鸣是个道士,我们在认识你之前就交过手了,你都被他骗得找不着北啰!”

    “那就是同名同姓,你们搞错了,请相信我!他真的不是你们说的那个人。”

    老天!小本子心窝那内郁气涌得凶猛,又被任小丽给的话给气得......忍不住抓紧了胸口。

    骆离见状,马上搂住她的肩,担心道:“又难受了?”赶紧往她心脉处渡进暖暖的真气,问道:“现在好点了吗?”

    骆离一边照顾小本子,同时提起了警惕,怕她又预知到了什么意外,眼睛时刻瞟着路鸣。虽然确定不会失手,但小本子的样子,让他不由提起了心,万一被他解开呢。

    电话那头的任小丽听见骆离语调温柔,又万分紧张小本子,心里没来由的怨愤。女人的感情本就自私,即便得到了一个人的心。还是会想着另一个曾经爱过的人,拥有再多的爱,也不会嫌多。

    本以为骆离他们还会跟她继续谈话。没料到通话已经被掐断了。

    再拨,关机了!

    任小丽马上找出棠秘子的号码,还没拨下去,又突然取消。换上一个助理的号码,交待助理给她请假,明天的戏不去了。

    拿上钱包,赶赴机场。

    ******

    骆离把电话挂断。扔到一旁,对路鸣说道:“你把她骗得服服贴贴的。真是有一手。”

    路鸣只是阴笑,并不说话,因为他开不了口。

    骆离手指一点,马上把他解开了。

    他夸张地活动活动嘴巴。说道:“彼此彼此!捡了一个你不要的女人,谈不上高手。”刚一说完,棠秘子的耳光就飞在了脸上,印出五根突出的手指棱。

    “贱种,你想跟你哥哥一样的死法?”

    路鸣自在的表情突然变冷,恶狠狠地盯着棠秘子:“早就想去团聚了,还有一个棠伯文供我们兄弟使唤,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骆离双眼微眯,压低了声音:“你没机会。路凤已经去和你的下贱父母团聚了,而你,只会魂飞魄散。”

    路鸣又换上一脸阴笑:“呵呵呵。好啊,还是有棠伯文陪。”

    棠秘子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眼神询问骆离,他很担心。

    老丑说道:“这贱种是个聪明人,我们得用聪明人的办法。”

    “你他妈才是贱种,我要是像你一样被废了法力。早就自裁了。”路鸣最恨的就是老丑,不是这个内奸。他早就炼化了铜像,怎么可能落到如今的下场。

    见老丑看向他,他昂头杨眉,十分犯贱的样子说道:“怎么?你不服!你们要是企图废老子的法力,尽可以试试。保证你们永远也别想找到棠伯文。”

    冷笑了一声,又朝骆离挑衅:“你可以卜啊,你不是有那啥古钱吗?你不是学过上部卜术吗?有本事清除掉我布的障碍,把棠伯文的下落给卜出来。”

    你话多起来就好,怕的就是你装高冷。骆离无视他的挑衅,问老丑:“曾叔,说说什么聪明是办法?”

    “聪明的办法,当然是让他自己说出来。”

    说着取出皮靴里的三包真空的塑料药包,扬了扬,嘴角紧闭,其阴狠神色不亚于张启山。

    路鸣的眼晴突然闪出一丝惊恐。

    “这里的人,就我和他相处时间最长,也是最了解他的,他也是最了解我的。”老丑说着故意询问路鸣:“对吗?”

    路鸣平视前方,不吭一声。

    “怎么?刚刚还夸夸其谈,现在就不吱声了?以为你不说话,我们就知道你害怕了吗?呵!”

    招呼骆离三人:“你们跟我出来。”

    来到一楼客厅,骆离问他:“有多少把握?”

    “要用到你的卜术,我用药物催使他思维混乱,还得准备拍一些照片。”

    棠秘子急问:“老丑,你别把时间搞太长。拍照片干什么?一定要?”

    “一定要,得知你侄子是被路鸣抓走,骆离就知道肯定卜不出来。想要扰乱太容易了,卜相本就是千变万化,虽然我葛氏的卜术更精确,还是要通过方向方位和与目标相关的人和事,还有五行等各种表象因素来测算......”

    棠秘子恼了,打着暂停的手势:“这些我懂,讲重点。”

    “你冷静下来听我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那贱种十分奸狠,知道说出来也是死,能够多活一秒他都不会蠢到交出底牌。如果我们硬来,他很可能让自己脑子废掉,那时你哭都来不及。”

    “娘的,是啊,只要露出一丝想废他法力的意思,他就要自裁。”棠秘子深以为然。

    小本子烦躁不已:“那狗东西的确比他哥哥狡猾,也厉害很多。又不能把他变成傻子,道士逼供道士,又没有获取记忆的法术,太难搞了。”

    老丑继续说:“所以,只有按我的办法。用药物使他陷入半昏半迷中,让他的思维暂时脱离控制;要引导他说出来,必须弄来照片,一个一地方一个地方地试探。那时。他没有办法给出假的信息,只要有一个对了,骆离就能卜出来。”

    棠秘子乱成一团麻的脑子。顿时理顺了,亮晶晶的眼睛反复眨了眨,对小说子说道:“这不是就相当于获取记忆的法术了?搜魂术!”

    老丑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对付普通人,不是有西方的催眠术吗?那才是你说的搜魂术效果吧。要对付路鸣这种高段位道士,才必须用到真资格的搜魂术,问题是。天下有人会吗?”

    “行了,不和你们扯远了。我马上给乔布斯打电话。还要通知我大哥,找人去伯文消失的机场和迈啊密各地拍照片。争取一夜不睡,把地点搞到,救出他。”棠秘子忙跑去打电话。

    老丑还要准备他的秘药。拍地点的事情,骆离和小本子都帮不上忙。

    骆离就想对今天的卦相一事,好好问问小本子。

    准备了一肚子话,两人到了二楼的大阳台,骆离又不知说啥了。

    小本子一脸忐忑,被他唤到这里,又见他不说话,想闪人:“那个...我去看看明天早上吃什么。”

    骆离左臂突然一伸,把她揽进怀里。

    “你听我说。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相信我!”

    小本子早就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现在更是他的爱人。一想到她可能出意外,骆离的心就像针扎一般疼。

    小本子从来没见过骆离用这样的目光看她,深邃的眸子里尽是浓浓的爱意,下一秒可能就会把她融化掉。丝丝凉风刮过她的耳边,她有一秒钟的失神。

    再也不能假装轻松地回避下午的问题。小本子眼中慢慢泛出了泪光,重重点头:“我信你。”

    说完。两人情不自禁地紧紧相拥在一起。

    骆离晚熟的两性情感,在水到渠成中。像刚刚破土而出的幼苗,得到了法术的生长剂,瞬间长大绽放。

    笨拙的唇落在小本子的额头,鼻子,一路往下,捉住了她湿润的小嘴,完成了两人生命中的初吻。

    彼此交换着呼吸,心底深处的爱意弥漫开来,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远处的老丑,静静看着,不由浮现出一丝笑意。笑意却未达眼底,隐隐流露出一股担心。

    ......

    路鸣在房内再次试着调动经脉,这里的人,他最怕的是老丑,同时,最恨的也是老丑;想当初在泯港,老丑耽误了自己多大事!整整大半年,他都没有发现血引子里被动了手脚。此人心狠手辣,脾气古怪,跟自己是同一种人。在七七门里,混了二三十年,会的下作手段,路鸣想到就不寒而栗。

    突然被骆离抓来,超过路鸣的意料,不在他的计划范围内,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但愿宝贝丽丽明白了他的意思,已经通知了张启山。他对张启山还有用,不可能弃之不理。

    “妈的!”他放弃了徒劳无用的冲法门,经脉被固得死死的,外面还有一个复杂的天师阵。就算冲开了禁固,想要无声无息地逃出去,也是奢望。

    “哼!”天师阵都用上了,明显是要斩杀老子的魂魄,还妄想逼出棠伯文的下落,简直是做梦!假惺惺的表面功夫都不屑做,未免太狂妄了。

    路鸣在心底暗暗发誓,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一等就是四五个小时,天空泛起鱼肚白,路鸣负荷着被扭曲的经脉,惭惭昏昏欲睡。突然感觉到有人过来,迅速调整好状态。

    门一打开,隔音符骤消。

    骆离再点上一张,然后再次解开了路鸣的哑穴。

    老丑示意骆离先上,按他们刚才商量好的,并且做了一个绝对能成的动作。

    刚才棠秘子把冲好的照片拿了回来,老丑想更快更稳妥一点,首先要让路鸣激动愤怒,特别是把他的肝火调动起来。

    刚一把他抓来时,可能还可以试试;现在过了几个小时,路鸣早就心里有数了,想要让他愤怒,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三人都拧眉深思,骆离无意碰到风衣的内袋,忽然记起里面有一件一直没用的“好东西。”

    路鸣警惕地看着他们,没来由的害怕,可能是老丑成足在胸的态度影响了他。

    骆离深吸一口气,掏出一张照片来,放在路鸣眼前。

    “你们!”路鸣怒目爆出,恨得磨牙凿齿,吼道:“你不是自诩正派道士吗?竟然把我哥哥虐杀,你还是不是人?”

    骆离不气反笑:“你吃猪肉狗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它们的感受?”

    “你!”路鸣血气上涌,他看见路凤被当成肉柱,跪在水泥堆里的照片,气得整个身体开始发抖。

    只一眼,路风那惊恐悔恨的眼神就印在了他的脑子里,甩都甩不掉。霎时,身体禁不住打颤

    ————————————

    感谢书友“r”投来一张宝贵的月票,还有“书友75185340”的满分评价票。

    这是补昨天的,下午还有一更,别问为什么,因为全勤呀!迷糊的我又把日期搞错了。最近太忙,我的存稿消失的速度跟流水一样,哗啦啦哗哗。。。我需要安慰,欲哭无泪。四月七号一万八千字,我的小伙伴们看个爽吧。(小说《道术宗师》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