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16-318章 破除障碍

第316-318章 破除障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道术宗师》更多支持!青团是什么?感谢书友“羊种”送了我一个青团,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

    他一张脸被怒火扭得变了形,恨不得把骆离一块一块地嚼烂吞下去。

    “看来你也知道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不是畜生。路凤杀死待他如父的无渊道长时,就应该料到这个下场。许你们枉杀无辜,就不许我以牙还牙?”

    老丑轻轻碰了碰骆离,说道:“效果很好,可以了。”

    骆离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直接掐住路鸣的下颚,接过老丑研制的药粉,全数灌了进去。用力合上他的嘴巴,再点了点腮邦子下的穴位。

    路鸣目瞪心骇,反抗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吞下了丑八怪的药,而不是吞的骆离身上的血肉。

    看见药效马上起了效果,路鸣眼神缓缓地迷离。众人都是心下一松,那小畜生的表情太恶心人了。

    “成王败寇,都是道上混的,你第一个师傅就应该教过你,害人的时候也要作好被人害的觉悟。”老丑作最后的“结案陈词”。

    可惜,路鸣根本听不进去了,头颅被一只手使劲按下,身体也跟着俯了下来。他觉得这声音很远,怎么有点像是师傅江仕玉的声音。想抬头看清楚。

    眼前立刻出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照片。这不是迈啊密国际机场吗,自己每月都要去好几次。

    不用老丑提问,他喃喃吐两个字:“丽丽。”

    棠秘子眉毛一直拧着。就没松开过:“换一张!”

    从机场出来沿着高速一直放了七八张照片,路鸣一点反应都没有。骆离从编了号的照片里,选了一张更明显的坐标。

    “比特摩尔酒店。”路鸣像个吃了迷幻药的人,口中说道:“我跟一个东瀛小美人去过三次,她特别放得开......”脸上竟然浮现出淫笑,令人作呕。

    骆离继续拿着一路向南的照片,摆在他面前。

    “阿尔加迪大街?”他露出迷惑的眼神。

    “再换!”棠秘子不停看表。

    骆离接连换了好几张。路鸣仍然是胡言乱语,没有重点。

    小本子也很着急。试探道:“要不直接上棠伯文的照片吧?”

    老丑反对,这样很容易醒,因为他体内的法力还在,醒了就前功尽弃。他靴子里一种药只会带一副,再没有多的可用。

    所有拍回来的地点都让他看完了,仍是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骆离发急了,问道:“前辈,第二批照片还有多久?”

    棠秘子擦擦额角渗出的虚汗,马上拿出手机拨号。

    “不急,只要不刺激他,药效可以持续到两小时后。”老丑劝慰他们。

    也就是说,两小时内不把地方问出来。就没戏了。

    棠秘子越发急痛攻心。“在路上了,乔布斯正赶过来。”说完跑下楼。

    同时,悍马车已经开了进来。乔布斯飞速跑上来。与棠秘子撞个满怀,照片抖落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乔布斯知道事情十万火急,赶紧弯腰拾。

    跟出来的骆离问道:“乔布斯先生,你们还有哪些地方没去?”

    “公园,路口。明显的建筑物,全都拍了。只有海边没去。”

    迈啊密靠海,怎么能把海滩遗落了?

    “码头,海滩,快去!我要海边的照片!”

    乔布斯昨天盯咕巴佬,盯了一整天,加上奔波了一夜,已是精疲力竭。本以为,送完这批照片就能回去睡觉,最后的扫尾工作留给棠氏公司的员工。结果,又被要求还要出去拍。

    棠秘子看见他犹豫:“艾伦,事情到了最后一刻,再坚持坚持,我把酬劳提高一倍。”

    乔布斯二话没说,像是重新加满油的汽车,三步并着一步,飞奔下楼。

    骆离诧异地看向棠秘子。

    “看着我干嘛,这有什么奇怪的,虽然是亲戚,但他本来就是开侦探所的,当然要算钱。”

    好吧,这不是重点。骆离拿过照片又回到“审讯室。”

    也亏得路鸣与常人不同,在这种精神游离的状态下,并没有昏过去。

    照片已经被打乱了,他们干脆也不看编号了,两三张一次,拿给路鸣看。

    大部份地方都是街道、教学、学校、银行、邮局等,明显的地方都在第一批照片里,都给他看完了。所以,这些比较详细的地点,他十有*都是迷糊的,给不了多少回馈。

    小本子坐在边上,手指不停地在腿上轻弹。“怎么没有海景?”

    “海?”路鸣突然出声。

    骆离觉得有门,恨不得现在就拿到照片。回小本子:“乔布斯已经去拍了。”

    “不行,这里离最近的海域最少一个小时车程,冲洗照片还要半小时,真来不及了。”棠秘子四处原地踱步,反倒冷静下来。

    “我马上去拿旅游杂志。”

    对呀,他们怎么没想到呢。只要临近的地方,路鸣有了反应,他们就能上棠伯文的照片。

    老丑比棠秘子还跑得快,他昨天去买了不少杂志,全是关于旅游和地理介绍的。

    很快,他抱着一叠上来,催道:“快找。”

    “要是有明信片更好,曾叔,这是你买的?”骆离边找边问。

    “是我昨天买的,这事后面跟你说。”

    ......

    路鸣是趴着。只能看到四人的小腿以下,不明白“他家”怎么来了八只陌生的脚。

    “可以了,先弄这些。”老丑把海滩的图片全部撕下来。一张一张,慢慢地放在路鸣眼前。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生怕又是白忙一场。

    可能是时间过久的原因,虽然效药没退,他的神志惭惭不清。眼睛半眯半眯好像要睡觉。

    “要坏事,骆离快给他渡点法力。”老丑急喊。

    骆离知道他哪里最弱,就是腰上。抓他的时候结结实实挨了一击。

    手指运气把法力定点渡进他腰上的经脉,只一下。路鸣的眼睛就睁开了。

    看见照片就说道:“黑夜,亲亲。”

    三人搞懵了,什么意思?

    又听他笑着说道:“丽丽,羞羞。”

    我日!棠秘子真想爆粗口。

    小本子禁不住脸红。想不到任小丽居然这么豪放。居然半夜在旅游海滩玩野战!她跟路鸣还真配。

    骆离压下心里的烦躁,继续再换,换到第五张后,路鸣有了不同的反应。

    这张是星光下藏蓝色的海难,并没有明显的指示物。是一本杂志的扉页,左边一排坚写着类似人生格言的励志名录。

    路鸣定定地看着这张照片,一句话不说。

    如果没去过,或者不熟悉,他都是露出疑惑的表情。从没有像这张一样。好像在沉思,又想在回忆。

    老丑悄无生息地拿过那张早就准备好的,棠伯文的单人照。盖在海藏蓝色的海难图片上。

    “哼哼..西礁岛...幻径阵...土压水...铅裹木...休想!”

    ......

    骆离一掌砍向他的脖子,路鸣倒像是很舒服的样子,两眼一翻睡了过去。

    棠秘子瘫软在椅子上,大大呼出一口气。

    大家听明白了,棠伯文在西礁岛,还用了以土压水。以铅裹木的法术来干扰行家的寻找。

    “骆离,我们马上就去。”

    棠秘子又打给棠敬子。声音激动得有些沙哑:“大哥,查到伯文被关在哪里了,你马上找艘快艇,我要去西礁岛。”

    至从昨天晚上棠秘子找他要人拍照的时候,棠敬之就一直苦坐到天明。看见窗外照进来的太阳光,他老泪纵横,总算是有雨过天晴了。

    棠秘子刚挂了电话,电话又响起,差点摁下接通。一看名字,居然是任小丽。

    “她知道你的号码的?为什么昨天我们关了路鸣的电话,她不打过来?”小本子没有反应过来,忘记了棠秘子并没有换号。

    “不好,她人肯定过来了。”小本子十分厌烦。

    手机一直响着,看样子,不接她还会再打。

    棠秘子望向骆离。

    骆离接过来,不等那边开腔,就说道:“别打来了,你直接报警吧!”接着就掐掉电话。

    刚下飞机的任小丽,顿时五雷轰顶!

    她的心思本就天生敏感,哪能感觉不出骆离的冷漠,一股悲愤霎时从心底涌上来。

    “报警就报警,以为我不敢吗?”

    拿起电话:9-1-1

    “嘟——”电话马上接通了。

    “请问......”

    任小丽赶紧挂断,跟骆离三人在大秦相处的一暮暮浮现在眼前。见过他通阴,见过他收拾变态二黄,也亲耳听姐姐讲过他如何惩罚黄嘉肆......报警不但没用,还完全撕破了脸皮。

    电话刚挂,911的接线员又打了过来,任小丽只得慌称是虚惊。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你害错人了,你知道吗?”任小丽仰天长嚎,歇斯底里。

    她不知道,路鸣还期待她通知远在大秦的张启山,把无济的希望寄托在张启山身上,但愿张启山在山姆国留有后招。

    只是茫然的站在机场出口发呆,路鸣的生活圈子是怎样,她一概不知。连他身边的助手都没见过一个,隐约记得咕巴佬是炒期货的。如果哪天路鸣突然消失了,她永远也找不到。

    任小丽着急得蹲在原地哭了起来,她真的好害怕失去路鸣,可是,路鸣你现在在哪里呀!

    骆离这样挂了电话。小本子觉得不妥。她认为相识一场,有义务让任小丽清醒,不能活在路鸣的欺骗中。还有大半辈子。难道要让任小丽一直活在深深的痛苦和仇怨中吗?

    老丑不表态,就是不赞成的意思,认为小本子是妇人之仁。

    棠秘子年龄大了,心也变软了。轻叹一声音,点头同意小本子的决定。

    骆离看看趴在地上的路鸣,“行吧,叫她过来。我们回来后。你才能让她见路鸣。”到时,直接逼路鸣显原形。让任小丽死了这条心。

    “也行,那我们走吧?”棠秘子说道。

    看见小本子又追出来,“车上我给她打电话,你在客厅等着就可以了。要小心。”

    “行,你们快去吧,不用担心,我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收拾她,不怕她乱来。”

    骆离看表,马上六点了,乔布斯把车开走了,他们等不了棠敬之再派司机来,直接出去。打车赶往码头。

    任小丽还在机场哭着,引来路人围观,也有几个本国同胞上前问她是不是丢了护照和钱包。她哪有心思应付这些心人。站起身来就冲出了人群。

    同时,她的手机又响了,一看是棠秘子的号,电话差点从手中抖落,赶紧接通。

    “好,我记住了。我马上过来,谢谢您。”

    任小丽的眼睛又湿了。大舒一口气,幸好没有报警,不然真没有转寰余地。

    棠秘子给任小丽打过电话,马上接到大哥的电话:船已备好,他本人也在。

    顿时脑仁疼,想必他大哥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骆离看还有时间,就向棠秘子打听西礁岛的情形。

    棠秘子告诉他,棠家在那边就有别墅,那里是姆国的天涯海角,旅游圣地,也是佛罗尼答州最南端的小岛,商业氛围非常浓厚。离迈啊密主城有两百多公里,坐汽车的话,要过几十座桥,遇上堵车就难说了。

    看来坐船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到了西礁岛是四小时后了,接近中午。

    “还有多久到码头?”

    棠秘子心里更急,跟司机催道:“sir.发斯特!发斯特!”

    清晨,路况还不错,司机笑着接过棠秘子递上的大钞,一脚把门油踩到底。两人一个后仰,出租车狂飚起来。

    七点十五分,只用了半小时,就到了南迈啊密码头。司机开着前窗,棠秘子的头发在风中凌乱,迎风飘扬,现在已经成了乱鸡窝。

    顾不得梳理形象,拉着骆离快步迎上来接他们的人。

    棠敬之站在船头看见骆离,心中没来由地咯噔一下。自己家的道士兄弟搞不掂啊,请来了那个厉害的骆小道士。

    “骆离,你来多久了?”棠敬之又诧异又埋怨,对棠秘子骂道:“为什么要瞒着我,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大哥,事情紧急,我怕让你担心。这事也是我惹出来的,怕让你知道......”这个时候还纠结这些没用的事情干啥,棠秘子的鸡窝头快被他抓成烂鸡窝了。

    原本收到能找着儿子的喜悦心情,顿时化为乌有,棠敬之的脸色黑得吓人。深深的法令纹,透出他久居人上的威严,他非常生气,十分火大。拼命握紧拳头,不想失了风度。

    “棠会长,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我保证让你今天见到儿子。”

    棠敬之长吁一口气,没有回答骆离,只是恶狠狠地瞪了棠秘子一眼,指着背后那个本国男人,说道:“那就让小蒋带你们去吧。”

    话闭,迈动着有些蹒跚的步伐走下船。

    没功夫安慰老爷子,骆离跟棠秘子进舱,吩咐船工起锚,卯足了劲儿地开!务必在九点钟到达西礁码头。

    快一分钟,棠伯文就少一分危险。

    两个船工都是山姆大汉,一个叫汉斯一个叫杰克,两人长得人高马大膀大腰圆。料想是棠敬之专门挑的他俩。

    路鸣口中点名了西礁岛,但人不一定是在岛上,周围的海域都要注意。骆离在船上拿着棠伯文的照片,掐指卜算。

    纯眼看见照片并没变灰。可是他的眼神却越来越黯淡,睛主火,火主血气。如果不是失血过多。就是被高温烘烤着。都表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生命垂危了。

    棠秘子不停磨着脚底,坐立难安,“骆离,你说伯文身边是不是有人看着?”

    骆离没功夫与他讨论,竖起左手食指示意他噤声。

    继续拿出棠伯文的生辰八字来测算,还有。失踪的时间是六月三十早上七点半......

    癸未日辰时,天干之癸属阴之水。地支之未属阴之土,土水相克。棠伯文的日柱本为火,与水相克。火又生土,克克生。辰时为丙卯,家中长男,这也符合他的情况,有生机是一定的。他现在确实还活着,那一定就有与本命的相合的喜神,算出喜神就可以找到方位。

    “前辈,还有多久到?”

    棠秘子伸长脖子看外面,海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沿途风光旖旎。可是路过的这个小岛他也不熟悉。

    棠敬之口中的小蒋三十多岁,一直在注意他们里面的动静,他是棠伯文同学的亲弟弟。是棠家死忠,马上迎风费力地大声吼道:“约摸还有一个小时。”

    “这么快?”

    男子明显一愣,不明白骆离是什么意思。你们不是催着要赶快吗?

    “我是太诧异了,听说有两百多公里,以为要开三小时。”

    男子把身子探进来,说道:“这是艘顶级快艇。已经开到了六十节,最多两个小时就到了。”

    “那就太好了。到了西礁鸟不忙靠岸,你绕到岛的西边去。”

    “行!”

    他转身凑进杰克的耳朵,双手捂着朝他大喊。

    “骆离,你有谱了?”

    “嗯,我算到喜神属金,先去西边看看,走近了我再用纯眼看棠伯文的照片。”

    “我信你,我现在脑子一团乱。”

    “别担心了,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把你的头发理理,看着太不习惯了。前辈,你的是不是早就该进理发店了?”

    棠秘子徒劳地把翘起的头发顺过来,“是啊,刚坐在理发店里呢,我大哥的电话就到了。”

    一小时不到,西樵岛映入眼帘,船慢慢减速朝岛左边驶去。

    棠秘子有些激动,哆嗦着从包里摸出烟:“你要不要来一支?”

    骆离接过来:“好,我陪你抽一支吧。”

    这支烟刚点上,快艇就停在了西礁岛的正西方,骆离马上站出去,海风瞬间把手中的香烟吹到顶。

    灭掉烟头,静下心来相看棠伯文的照片。

    骤然转黑的眼瞳,把船上的三个人吓住了。纷纷闪开,全部聚成一团,包括那位棠伯文同学的弟弟小蒋。

    骆离根本没注意到,棠秘子忙对他们解释:“别害怕,这不是天生的,是我们大秦的功夫。”

    那两个老外免强释然,坚着大拇指:“kungfu?!”

    棠秘子挤出笑容:“是啊,一脚可以把你踢到对面的岛上去。”

    老外听不懂,男子也没有翻译过去。汉斯和杰克嘴里不停附和:“yes!yes!”

    ......

    “前辈,不对劲。”骆离一进到这片水域,脑子就有些糊涂,思维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东窜西窜。

    棠秘子心下一沉:“哪里不对?”

    骆离把照片放进兜里,“让他们继续开,围着这岛转圈。”

    小蒋赶紧照做,骆离再次回到遮雨舱中,拧紧眉头。

    “妈的,那贱种到底用了什么把戏,算出来的方位不对,脑子也乱。”

    棠秘子揪紧了心,一百步都走到九十九了,千万不要耽搁了时间,误了伯文的性命。

    “我更静不下心来,卜术和你差得太远,就算你把过程说出来我也帮不上忙。你别急,再好好想想。”

    骆离点头,从头再掐算了一遍,茫然回头看向刚才的地方,真是不明白了。

    这神情让棠秘子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碰到舱顶,脑袋给撞懵了。

    “你是用失踪的时辰加生辰对吧?”

    骆离本想答对,突然想到什么,“六月三十!这边的时间是不是比大秦晚十几个小时?”

    “对啊!”

    “那当天就是在大秦的七月初一?”

    “初一?不就是你的生日吗,不过你从来不过生日,想必你忘记了。”

    “确实是为我准备的,专门针对我的卜术。”

    棠秘子听这话没头没脑,转眼发现骆离已经走到船沿,座位上放着他脱下来的外套。

    “你要干啥?”

    “你们继续往绕圈,我下水去。”骆离说罢,扑通一声跳进了海里。

    “这...这片水域应该没有鲨鱼吧?”棠秘子下意识问。

    小蒋答道:“没有。棠先生,你的朋友要干什么?我们是开还是不开?”

    “开啊,听他的,开慢点。”

    骆离潜到水下,脑子一下清醒了。明明自己的命格和面相根本没人能算准,张启山为什么可以左右他的卜术,还是用他的生天日柱来搞破坏。

    船缓缓开着,骆离在水下跟着它游,摸准了船行的速度,他继续下沉,直到海底光线变暗。

    “找到了!”骆离心道,使劲从一堆碎石中年出一块火红的绸布。

    棠秘子和小蒋聚精会神盯着海而。(小说《道术宗师》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