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25-327章 仙人连环琐

第325-327章 仙人连环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骆离和老丑还在研究地图,老丑说道:“明天估计再开两个小时,就上了65号州际公路,再向西走就不远了。如果没有收获,我们再回到这条州际公路,跨过俄亥俄河直接开往映弟安纳州。”

    “曾叔,现在太晚了,先睡吧。看样子,找阴鱼的行动,明天正式开始了。”

    骆离把老丑叫去休息,悄悄来到乔布斯的房间。这姆国佬的鼾声直逼有后遗症的康十三娘,喷出的呼噜气,吹得嘴皮一个劲地颤。

    骆离轻轻掀开床单,往他的经脉里输入真气,并按住他的命宫,缓缓驱散,融进他的身体里。怕痛怕累是白人的通病,拔个沙罐都能痛昏过去的主儿。意志力完全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强壮,关键时刻可不能让他罢工。

    连续四天没有练功,骆离回到房间运行一遍小周天,再次融合灵真二气,把耳龙武魂一二册打了一遍,天就快亮了。

    他看着赤红色的经络渐渐消散,出去喊乔布斯开工。

    小本子在旅馆里买来面包和牛奶,拿在路上吃。乔布斯的精神头明显不像昨日,非常充沛。

    途中,他们经过田纳希州,把任小丽连她随身皮包一起扔下了车。有钱就不会饿死,包里有她的证件。骆离解开她身上的禁固,最多五分钟,自己就能醒来。

    中午时,从州际公路下来,就有些颠簸了。来到一个叫里斯威尔的小镇。再走不远就是连绵不绝的石灰岩层了,前行靠的就是两条腿,说不定还得在山上过夜。光秃秃的山,一根杂草都没有。现在的季节正是外热里凉的气候,水和保暖物品必不可少。

    “大家一定要吃饱,然后把厕所上了。”老丑喝下一大口热汽腾腾的罗宋汤说道。

    小本子皱眉:“曾叔,你能不连在一块说吗?不吃了,我饱了。”说罢就离开了桌子,转眼就绕进了厕所。

    “哈哈。女士们比较讲究。”乔布斯切下大块鸡肉,塞进嘴里。

    这家饭馆是一个乌克蓝人开的。味道很不错,挑食的骆离都觉得味道非常好。奶酪没有腥味,吃起来也不油腻,明显加了其他东西进去。口感很不错。

    这是高热量的好东西,骆离让乔布斯去打包了十几个三明治,自己配料,夹上坚果跟店家自产的奶酪。当然,价格也是单独算。

    ......

    饭后,每人买了一顶牛仔帽,兴致高昂的坐进悍马车,乔布斯大吼一声:“出发!”

    半小时后,悍马车驶进了一条狭窄的小路。两边净是灰白色的石头。还有很长一段路见不到头,老丑左右望了望,摇头道:“还要再深入。”颇为失望。

    与大秦的南黔高原比。差得太远了。

    过了那条小路,骇然又是广袤的平原,老丑赶紧找来地图仔细对照。拍拍胸脯,笑道:“吓死我了,我以为已经走完了呢,这里是有一段平川。过去就是正资格的高山了。”

    骆离问道:“怎么看?要我用纯眼吗,还是你能靠味道闻出来?”

    “地下几百米。哪能闻得出来,走近了才知道。你先别问,到时你就知道了,也不用我提醒你。”

    又开了一个小时,前面一座白黑相间的高山映入眼帘。

    老丑坐不住了,指点旁边的乔布斯:“就是那座山,等下我叫停你就停。”

    扭过头来又对骆离说:“这山肯定有,是活山。”

    骆离坐直了身子,在颠簸的汽车里开启了纯眼,远望那山。

    离山越来越近,骆离仔细看后,否定道:“曾叔,这山刚死,有五年了。”

    “停车!”

    乔布斯被老丑一喊,赶紧一脚踩下去。“先生,这么远就走过去?”

    老丑也不跟他解释,拉开车门就下了车。落日的余晖还很刺眼,他用手盖住额头,望了足有五分钟。

    小本子也跟着下车来相这山的风水,老样子,看不出子丑寅卯。

    老丑跨上车:“继续开,咱们再走近点。”他不怀疑骆离的相术,可是以他的本事,确实没看出来这山刚死。

    隔得有三里远,悍马车已经开不进去了。乔布斯看着他们一个个走下车,问道:“我是在这里等你们?还是跟着一起?”

    “一起吧。”

    “等我们。”

    老丑和骆离同时说道。乔布斯笑了:“你俩要不商量一下?”

    骆离把老丑拉到一边悄声说道:“别把他吓着了,我的眼睛一开纯眼就是全黑。”

    “要是我们一天两天出不来,他走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们有协议,乔布斯很有专业素养。你没看他一路都不多话吗?连我们要做什么都不打听。”

    老丑看着站在一旁的小本子:“要不让小本子在车里等我们。”

    小本子的耳朵倒是灵敏非常,马上接口道:“你抓那鱼危险不大吧?如果用不着我,我在车里等你们也行。”

    “那好吧,你就在这里等我们,估计明天一早我们就回来了。”骆离握了握她的手,。

    要找阴鱼,夜里是最佳时间,按老丑的经验,如果夜里抓不到,白天就更别想了。

    “好吧,就这样说定了,太阳马上就下山了,我们抓紧时间。你要是车里睡着不舒服,就在旁边支帐篷。”说丑边拿背包边说道。

    骆离接过他的背包,里面装的全是水和几个三明治,还有在迈啊密买的羽绒服。全是老丑需要的,他自己两三天不吃不喝也没事。

    骆离朝小本子挥挥手。带着老丑快速朝那片光秃秃的山走去。

    乔布斯拿出矿泉水递给小本子,两人百无聊奈的开始没话找话打发时间。

    ......

    这片地方应该有登山客常来,已经踩出来一条小路。他们得另寻险路前行。崎岖的山路让老丑非常吃力,还好有骆离扶着他。爬到一半时,骆离再次对老丑说:“看吧,如何,没有一丝灵气,我就说这山死了吧。”

    “笑话,活山也不见得踩上就有灵气吧。你以为陇族那样的山头。到处都是啊?下到里面看看再说。”

    “曾叔,你别不信我。我可从来没看错过。”

    老丑停住了,发现白色的石灰岩分成了三条道,望着骆离。

    骆离脸上浮起笑意:“你等我算一算,是要找入口进到下面吗?还是把这山的龙穴点出来。直接去那里。”

    “都行吧。”老丑越发没有信心了,骆离说得很像那么回事,多半是白跑一趟。

    骆离拿出罗盘放在左手上,掐指算了算,选择了中间那条。

    “这条?”老丑的脚要迈不迈,很是犹豫。

    “信我!”

    他们现在的位置正处这山的中间,左边不行再走右边,直接去中间,如果没有道路转弯。岂不是还得回到这里来?老丑看见骆离已经走了有十来米远了,不得不跟上。

    “算了,听你的。”阵阵回声穿透过来。

    老丑大喜:“哎呀。这里就有入口啊。”

    骆离指着前面仅容一人过的夹缝说道:“那里是入口,也是龙穴。五年前这山是活的,如果有灵物,肯定会把巢穴选择在附近。”

    “还等啥,快走吧”老丑从包里拿出矿工帽戴上。“小心啊,上面时不进的会掉东西下来。”

    “管好你自己。不用担心我。”

    两人前后脚挤进夹缝,里面别有洞天。石壁表面渗出一层水,滴滴嗒嗒打在岩石上,声音格外悦耳。如果普通探险者过来寻找地下河,不知道有多走多少冤枉路。骆离会卜算,哪方有水就去哪里,一找一个准。

    老丑没被废功力之前,一人去黔义两天一个来回,靠的也是相术。

    大概下了有二十几米,前面被一个圆柱形的石灰岩挡住了道,老丑生怕骆离用力过猛,立即提醒道:“小心啊,别把动静搞大了,不然会垮。”

    “知道,你先站到宽阔一点的地方去。”骆离说完抱住活像男人那玩意儿的一根石柱,娶起灵气使劲扭动,发出一声脆响,石柱应声而断。

    “小心放在一边。”老丑又提醒他。

    这根两米高一人宽的柱子至少有半吨重,骆离抱着也蛮费劲儿的。轻轻把它放在一旁,刚后留出成人可以通过的宽度。

    “曾叔,你真的不用提醒我,我知道怎么做。”

    “不是,你难道没发觉吗?那根柱子长在那样,肯定有蹊跷。”

    “是吗?”骆离认真打量,抬头向上看去,差点憋不住笑起来:“你站我这里来看,上面还有两个大圆球,形状挺规则的。”幸好小本子没来,不然他们一起看见,那该有多尴尬。

    老丑没笑,一张丑脸变绿了:“当心,肯定有精怪。”

    “我知道。”骆离心道怪他大惊小怪,大自然无奇不有。

    过了那条圆柱,道路突然变陡了,一路往下,石壁上渗出的水越来越多。哪里水深就往哪里走,劈石开路,两人的脚早就浸在了水里。

    估摸着走了一个小时,老丑更加吃力,现在水已经漫到小腿处。

    “曾叔,要不要歇一歇?”

    老丑靠在壁上借力,摇头摆手:“不用,把包里的衣服拿来我穿上。”

    骆离忙递给他。穿上衣服,他感觉好点了。顺便再吃了一个三明治,喝了一瓶水。

    “现在几点了?”老丑问道。

    骆离抬腕一看,“十点。”

    “那我们走了有三四个小时了?”

    “是的,我也很意外,外面看起来这山不大,没想到下面这么深。”

    “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骆离摇头。“从半小时前开始,这水里就找不到活物了,开始还能看见水蛇和虫子。想必我们真没来错。肯定会有收获。不是阴鱼也会是其他东西。”

    老丑淌淌脚下的水,说道:“别的东西我也不稀罕,我大秦地大物博,除了山灵,还有哪样我没见过?这阴鱼,还真是天下独一份。我研究了二十年的毒药毒物,没有比它更好的了。”

    骆离明了。看来还非阴鱼不可了。

    两人接着一路往下,越到底下越是寒冷刺骨。老丑的牙齿都忍不住打颤,身子更是不停发抖。

    “前辈,我给你再输一次真气,或者你就在这里等我。”到了一块一米块的石头处。骆离说道。

    “输气可以,等就不必了,你没见过阴鱼,也没有对付他的经验。”

    帮老丑输完真气,已经是子时中了,十二点整,这深沟还没走到尽头。又歇了十分钟,两人再次前进。

    黑洞洞的地下深沟里,只有老丑的矿工灯照出微弱的光亮。他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竭力追赶骆离的脚步。

    ......

    “现在怎么办?”老丑露怯了。

    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或许说走完了能走的路。

    现在。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往回走,另一条就是仅够一人可钻下去的地洞。从上面流下来的水全部汇聚在这里,涌入地洞。水流异常迅猛,洞口表面是个飞快转动着的大旋涡。

    “好办,你呆在这里。我下去。”

    老丑一把抓住他:“不行!太危险。”他的矿工灯快没电了,这黑漆漆极速旋转的黑洞。让人莫名恐惧,不敢让骆离冒险。

    “有危险也得下去,这下面就是地河。约摸半亩田那么大,这次你必须得信我,绝对能找到有意识的精怪。”

    “半亩田?那这些水都流到哪去了?”

    “地河下面还有地河,估计也有一个旋涡,至于有多大,我得下去了才知道。”

    老丑一张脸顿时惨白:“还有这样的地质结构?什么玩意儿!”

    骆离乐了,“哈哈,曾叔你是不是害怕得着了慌?不然怎么连典型的风水格局都看不出来。”

    老丑见他神色轻松,紧张的心放松了半分,恍然大悟:“仙人连环琐?”

    骆离笑着点头:“是啊,这是鱼类等冷血动物修炼的最佳风水格,在这样的地方非常利于它们修炼成精。”

    极大的喜悦驱走了顾虑,老丑不再劝他,说道:“行,我不拖累你,就在这里等着。那阴鱼的样子很特别,有一只角,全身都是绿色的细毛。”

    “我听你说过,这么明显的特征,我不会认错的。”而且哪还可能有别的东西,两个小时前都没见着其他动物了。

    “还有,千万不能碰他们,只能用法力先控制了再用衣服裹着带上来。”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骆离说罢,聚好气,哗啦一声滑了进去。

    他没入水洞的那一秒,老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突然就后悔了。只能在心里祈祷,千万别出事。

    骆离下到水里后,双脚马上就碰到了石头,稳稳站住,思道:果然没有看错,按洞口来推断,下面的面积真只有半亩。在西北方又有一个旋涡,比他头上的更大。

    他游开半米,避开直冲冲的水流,身体站直,脖子以上就露了出来。开始仔细观察这条地河,应该说是圆形的池塘,异常规整,跟人工用尽子量过的一般。

    散出意识,捕捉一切有呼吸的动物。除了水流声,没有一丝杂声。

    “看来没有东西。”

    但他还是游了一遍,再次确定后,来到西北方角的那个旋涡处。

    还没来得及下去,就隐约感觉到仿佛有鱼儿摆尾的声音,还不止一个,或者一条。

    面前的旋涡突然剧烈转动起来,骆离猛然退后。旋涡的吸力极强,他放出灵气才稳住身形。

    不敢半分走神,七八秒的功夫,水线已经降到他胸前。

    旋涡仍在旋转,骆离不敢有所行动,想看看,如果它把水全部抽干会是怎样。

    很快。水线已经到了腰际。猛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下意识地发力,用法气击向旋涡。水花四溅。

    旋涡停止了转动,而水也没有回流上来。

    “不好!”

    骆离马上跳了进去!从水流判断出,有动物在快速逃跑。

    “看见了,是两条阴鱼!狡猾狡猾地,妄想溜掉。”

    仙人连环琐最多就三层,分别代表天地人三界,每一层都有不同的修炼作用。

    “最多下两层。我看你们还往哪逃!”

    骆离没有阴鱼游得快,转眼。摆动着的两条绿色鱼尾巴,已经在第二层的旋涡里消失了。

    这次,他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靠近那个洞口。而是站在一旁结印。

    他的印刚结好,旋涡中如第一层那般的剧烈吸水又开始了。这次更猛,如果骆离不是隔得远,可能会被卷下去。就算人不晕,也处于被动。

    水涡越旋越快,快得都看不见它在转动,如果这里放进去一块肉,保管被“水刀”绞成肉酱。

    “这么难搞!曾叔是怎么在黔义逮到那条阴鱼的?”骆离额头发汗,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水涡。并用力稳住身形。

    足足一分钟,六十秒,旋转的力度根本不见停的。这两条阴鱼的法力蛮强悍的。不知道修炼多少年了。

    忽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股香香的味道,非常淡。这漆黑一片的地下河,怎么会有香味。曾叔对味道特别敏感,此前可没有听他说过逮阴鱼时会有味道出来。

    果然反常即为妖,骆离的眼皮肿胀了起来,一阵阵发麻。幸好他有纯眼,影响不大。如果是老丑。说不定已经飘在水里了。

    第二层的地河有一亩宽,旋涡吸了这么久,也快降到他丹田处了。但是,那该死的洞口还在不停转动。

    修出了意识的精怪,真是不好对付,必须把之当成对手啊。思完,骆离迈开腿远离水洞,然后阻断呼吸,假死过去,倒在了水底。后脑勺碰上了坚硬的石头,他都没敢挪点位置。

    刚过十秒,他的脚趾头感觉到水流减缓。心里一喜,应该是停了。

    还是继续装死。

    足足有一个小时,一人两鱼毫无动静。骆离开始担心了,他担心的是老丑等不了跟着下来,那就是添乱了。

    而此时的老丑,已经累得瘫倒在石壁上。他为什么会累,因为他身闲心累啊。一张脸卡白卡白,除了祈祷别无他法。

    阴鱼终于确认那“只”灵长类动物已经死了,两条鱼靠近,好像在商量,一条估计有五斤重,另一条两斤不到。然后,大的那条就游了过来。

    十米,五米,二米......

    骆离在心中计算着距离,一米的时候,那狡猾的阴鱼居然停住了。如果他定力不够,或许此时就动手了。

    半米,阴鱼终于凑了过来,骆离感觉到它的呼吸不足半米时霍地起身,手如闪电抓了上去。

    “吱——”阴鱼的独角骤然放光,骆离头略一偏,避开了攻击。紧接着带着灵气的手印一弹,阴鱼晕死过去。

    “你的角还能发激光啊!”独角喷出的毒液亮晶晶的,很像激光,打在石壁上,壁上立即出现一个拳头大的深涡,液体迅速腐蚀石壁。流淌而过的毒液把石灰岩侵蚀成镂空状,让人头皮发麻。

    骆离再加持了三道法印,把这条阴鱼牢牢禁固住。曾叔还说不能碰,他怎么碰得好好的。用手抓阴鱼的时候他没有其他办法,没有料到他居然要靠装死来逮鱼吧。幸好鱼的表面摸起来并没有毒,多半是在毛孔里。

    那条稍小一点的鱼,在他出手的那一刹那就已经钻进了洞里。

    骆离把战利品绑在背上,从容地下到最末一层。

    小阴鱼正用小角凿石壁,想逃离这个仙人连环琐。它马上就发现骆离下来了,继续向前游,边游边凿,一只小尖角不停摆动,滑稽又狼狈。

    这一层的水异常浅,只到膝盖处。刚才还吸下来不少上面两层的水,不然,或许只到小腿肚。

    应该有很多细小的出水口,所以水聚不起来。骆离分神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那小阴鱼已经在一里开外了。

    水面非常广阔,粗略看来,足有上面的五六倍之大。好在他的眼力非常好,无论阴鱼在哪,也休想逃离他的视线。

    十分钟后,骆离一把拽住了这个小家伙。

    “逃,怎么不逃了?”

    “啊——”

    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靠着潜意识弄晕了阴鱼,人也立即倒了下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