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37-339章 命悬一刻

第337-339章 命悬一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骆离的心咯噔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拔腿迎向逃散而来的人群。

    “小本子!”人群是从洗手间那边跑过来的,机场警察和保安纷纷涌上。骆离跟一阵风一样,越过奔跑而来的人流冲过去。

    他就是有种预感,出事的是小本子,在车上时她身体就出现了反常。激动中撞到好几个人,谁也没有迁怒他。山姆国遭受过恐怖袭击没有多久,人们心惊胆寒不知所措,都自顾不暇。

    血!骆离看见好大片血,小本子倒在血泊中,两只黑洞洞的眼睛正盯着他。

    骆离还没近到身前,就被一个穿制服的老外给挡住了。一拳抡过去,老外被打翻在地,他赶紧抱住地上的小本子。

    对讲机的声音,仓惶杂乱的脚步声,还有老外们叽叽哇哇的说话声,在小本子听来都离得好远。她的身体迅速变冷,心脏处被人使尽全力刺了一刀,罪魁祸手已经被抓住了,现在正被警察踩在脚下,旁边放着那把18厘米长的匕首,刀尖上满是她的鲜血。

    “挺住!我在给你止血,你自己一定要挺住啊!小本子......”骆离满脸全是水,不知是泪还是汗。任凭旁边的人怎么拉他,他都死死的抱住她不松手。藏在里面的手,疾速在她胸前画止血虚符。

    骆离奋力挣脱掉左右他胳膊的手:“你们这帮蠢蛋。送到医院人就完了,别拉老子!”狂吼声中“啪”地一声,被人用警棍击中了额头。

    那警察瞧见救护的担架已经到了。这人还把病员抱着耽误救治,就是在找死,一气之下出了重手。愣了一秒,他那一下敲得特别重,没料到这人还没给打晕过去。

    骆离目呲欲裂,刚好结完印正想给他一拳,右手被老丑死命抱住。

    “冷静。救护车来了。”老丑提着行礼刚刚赶到,隐约闻到一股符箓的味道。知道骆离已经画好了符:“别冲动!要坏事。”

    “是谁?”骆离四处找,发现任小丽正被警察拉起来戴手铐,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

    老丑拉不住,只得在后面提醒他:“你也想进去吗?这里到处是人。布满了天眼。”

    “任小丽!”

    四个机场特警和任小丽被他吼得心脏断停了一秒,他愤怒而冷冽的气势,让他们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骆离赶紧趁人没反应过来之前,用聚满灵气的左手飞快地在她头顶拍了一下。一窜复杂的符咒瞬间涌向她的眼睛,随即,骆离双手就被人控制了。

    他没有反抗,任凭警察控制住他这个失控的人。

    “那是我女朋友!”这句英文他会讲。旁边有个女警察,见他已经冷静下来,招呼她跟着上了救护车。

    棠伯文的司机还没来得及离开。见此情景连忙给他老板打电话。同时,也狠踩油门一路跟着救护车。

    “小本子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山姆国的医疗技术很先进。”老丑非常气愤,早就让他们解决掉这个女人,就是没人听他的。可是现在,他必须冷静,不然,还不知骆离要闯出什么祸事。

    “她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会到机场?”骆离心乱如麻。

    “任小丽?”老丑问道。

    “是啊。不是把她扔在四百公里外了吗!”

    老丑顿住,同样。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见骆离一直盯着担架上的小本子,几个医生正在作紧急抢救。此时,救护人员刚好把吊瓶挂上。

    他悄悄背过身去,咬破了自己的舌头,从靴子里摸药。停顿了一秒,两眼一闭,把药全数吞了进去。

    “曾叔!你......”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再藏也无益,我必须要找到张启山的位置。别管我,给我两个小时。”老丑虚弱地说完,就晕了过去。

    “唉!真是,为啥不跟我商量。”骆离气得猛抓头发,狂躁不安,恨不得把这汽车撞烂。拼命握紧了双手,逼迫自己冷静。

    几个医生相互交流着什么,不时看看骆离这边,露出疑惑的神情。

    一路鸣笛,二十分钟后,救护车开进了医院。棠伯文的司机也到了,看见骆离扶着昏睡的老丑,赶紧上来帮手。

    “你怎么来了?”此时见到一个熟人,骆离心里一阵温暖。

    “曾先生怎么了?”

    骆离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说是困了,拒绝他们住院的要求,不敢让医生检查,更不能让他们乱输水。

    把老丑扶到手术室外的等候区,和司机一起在守着他。

    没多久,棠伯文和他太太就到了。

    “怎么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警察那边还在审那个女人,闻小姐怎么样了?”棠太太眼泪说来就来,最近一个月发生的惨事太多了,这个优雅的女人憔悴了不少。

    棠伯文带着助手找警察了解案情去了,骆离也想跟去,可是又舍不得离开。不知道小本子啥时就从手术室里出来了。

    “棠太太,别难过了,谢谢你们过来。”见到女人哭,骆离更心烦,好像小本子已经去了一样。

    蹬蹬蹬地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棠伯文拖着不灵活的双腿正跑过来。

    “棠先生......”

    棠伯文打断了他的话:“骆离,那个女人已经疯了。警察马上要过来录口供,问你们认不认识她。”

    如果说不认识,乔布斯是见过她的,想到乔布斯收了五十万的封口费,他的嘴应该很紧。思忖片刻,骆离回道:“我们都不认识。”

    想了半天才回答。一看就知道是撒谎,棠太太看了先生一眼。

    棠伯文又问:“你能确定她会一直疯着吗?”

    “当然,死前会一直疯着的。”

    司机脸色一变。感觉一股寒气从骆离身上窜出来。棠太太斜了他一眼,他赶紧转过头去。

    “好,这样就好办了。她已经受到了惩罚,我们只等小本子醒来了。等会警察过来,你想说就说不说就算了,我的律师正在过来的途中,由他陪着你去。”

    “太感谢你们了。没想到临走了,还给你们添麻烦。”

    棠伯文的腿站得有些累。赶紧坐到椅子上,口中埋怨骆离客气外道。

    四个小时后,终于看到有一个医生出来,棠伯文和骆离赶紧凑上去打听。

    骆离无比后悔没有学好洋文。一句也听不懂。

    医生匆匆而去,棠伯文说道:“他说已经输了的血,暂时抢救过来了,但仍有生命危险,医生还在努力。对了,你是不是曾对她用过法术?”

    “怎么这么问?”骆离一惊,难道被看出来了?

    “刀子正中脏心,百分之九十八的死亡率,可是小本子却活下来了。那医生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下还有存活的,觉得奇怪。”

    骆离默默点头,并没再多说。

    怪不得在救护车上。那两个医生看他的表情很疑惑。因为心脏受损,却没有内腔出血,同时心脏泵还能向外供血,这简直是没法解释的现象,他们疑惑也正常。如果不是小本了车上时就不舒服,呕了一路。又着急赶时间进厕所,任小丽那个疯子怎么可能近到她身。这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的。那卦相终于是应验了。

    可是救护车上的两个医生为什么要看我?骆离不懂。如果他们搞不明白,不是应该从病人身上找问题,或者归功于上帝吗?

    “骆离。”老丑早就清醒了。

    “你醒了,怎么样?”骆离急问,旁边棠家人以为他是问老丑身体怎样。

    老丑明白,悄声说道:“我已经暗自感受了一遍,并没有找到张启山的位置,绝对不在山姆国。”

    骆离的眼神明显带着怀疑,老丑重重眨了眨眼睛:“这是他自己的血,用来下禁制的本体血,不可能有错。”

    ......

    晚上八点,在手术室里呆了七个小时的小本子终于被推了出来。

    医嘱就让棠伯文去听了,骆离和棠太太跟着推车想跟进重症监护室,立即被护士拦了下来。

    在一旁等了很久的警察,此时走了过来,骆离知道,录口供的时间到了。

    拜托好棠太太夫妇守着小本子,他和老丑跟着棠家的律师兼翻译上了警局的车。

    不出骆离意料,很快便被带进了审询室。因为他在机场有伤人的行为,人家不会对他友好的。

    “他是斯密思督察,问你们的姓名。”律师说道。

    骆离两人的护照早就交给了他,他自己不知道看吗?看来哪国的警察都一样,就爱整这些没用的过程。

    骆离如实回答,斯密思又问他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恋人。”

    律师轻声说道:“重要的问题来了,他问你们认识犯罪嫌疑人吗?”

    “嫌疑人?那不就是凶手吗!现场几十双眼睛看到。”

    “骆先生别激动,没有法官判诀前,都这样称呼。”

    骆离冷冷回道:“不认识,那人就是个疯子。”

    斯密思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明显不相信。

    “他好像不相信。”骆离皱眉问道。

    律师顿时紧张了,与督察聊了好几句,骆离听得云里雾里。

    “骆先生,他说那个女人已经在机场徘徊了一星期。从监控里发现,她早就注意你们了。出手伤害闻小姐,也是有预谋的。”

    “该死!”骆离恍然大悟,原来她在守株待兔,还以为是张启山......现在老丑已经启动了禁制,双方都暴露了。

    斯密斯督察还等着他的答案,骆离顿时火大:“你们应该判她死刑,她杀人是不争的事实,认不认识又有什么关系?何况现在凶手还在装疯!”

    律师提醒他:“别激动。既然人已经疯了,怎么说还不是你的事?”

    “反正我不认识那个疯女人!”

    律师没办法,把话传过去。

    斯密思督察严肃地说道:那他只有去询问病人了。

    骆离不置可否。心道:反正你们也要问的,那就等着吧。

    同样,老丑也是一口否定:不认识!

    回到医院,小本子跟送进去时一样,没有丝毫变化。骆离真想冲进去,往她体内渡真气。现在吊着的那些瓶瓶罐罐,作用实在太慢了。

    棠伯文夫妻晚上回去休息了。老丑在医院的陪护床上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小本子醒了一次。很快就睡了。

    棠伯文的司机送晚饭来的时候,医生终于宣布,她度过了危险期,已经可以出重症室了。

    同时。斯密思督察已经守在门外。

    ......

    根本没给他们窜供的时间。

    十分钟后,斯密思出来了,笑着看了骆离一眼,什么也没说,带着助手走了。

    骆离哪管他想啥,赶紧去看小本子。一进病房,就迎上小本子虚弱的笑容。

    “先别说话,那臭警察没把你累着吧。我给你输气,你闭着眼睛轻轻调动。别太勉强。”

    气流缓缓流进她的经络,小本子感到异常温暖。“好舒服,这次死里逃生。我是因祸得福。”

    “什么?”

    骆离绝想不到,一直呆在手术室的她,已经知道任小丽是个将死之人。她的先知能力有了质的飞跃,而且不受旁人干扰,可以随着事情的变化而变化。无论怎样演变,她的预感只会给出最正确的指示。

    “我宁愿不要你的先知能力。这次真是命悬一刻,我差点疯了。”骆离紧紧抓着她的手。轻声说道。好险,差点永远也看不到她了。

    “呵呵,我倒是想看看你疯了是个什么样子。听棠爷爷说你在渡轮上疯过一次,珠珠和露露都有见到,可惜我不在。”

    “闭嘴,好好休息,我在这陪着你。”

    小本子从斯密思督察的眼神里捕捉到骆离撒了谎,她一想到任小丽,眼前就浮现出她痴傻的样子,还能感觉到她的愤怒和痛苦;甚至连眼睛里的符咒都若隐若现,明白是骆离为她报了仇。

    骆离倔强地不愿意承认和任小丽曾经是朋友,小本子何尝不是,埋怨他任性的同时,又感到开心。于是,她跟斯密思说,这是争风吃醋,这醋味还是从他们大秦带过来的。

    任小丽早就换了国藉,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幸亏任小丽参演的影片还未公映,不然,凭他们三人的话题,肯定要引起关注。

    她这一受伤,回国更得延后了。

    原本想着回去后也是上陇族,没有必要把手机开通国际长途,怕尚世江等得太久,骆离托棠伯文拿去开通了。晚上就给棠秘子打了一个电话,得知此事,免不了对任小丽一阵咒骂,真是个害人精。

    尚世江插嘴道:“想必她恨的人是你吧,也要你尝尝失去爱人的滋味。”

    ......

    在骆离的精心“照料”下,一周以后,小本子就拆线了,伤口恢复的程度让医生咂舌不已。这是两人单独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经过生死大关,感情更是进一步得到升华。小本子有时候恍然觉得他们前世就是恋人,今生来续未了的情。

    虽然可以出院,心窝还是有隐隐有些疼;如果不痛,又能说服骆离,小本子很想去一趟里斯威尔镇,向亨利法师要来那个水晶球,她现在肯定可以驾驭“伤疤”。

    耽误了八天,终于可以回归了。棠伯文夫妻本想亲自把他们送上飞机,被棠敬之阻制了,不愿他们牵扯太深,万一又出事呢。不能怪老爷子杞人忧天,夫妻俩很理解他,他是被母亲的惨死吓怕了。

    阴鱼顺利的上了飞机,路上经过最后一次渡气和法术加持,小本子基本上康复了。

    阔别十个月零二十二天,他们又回到了在合江。

    小本子和骆离还没来得及感慨,就听见老丑紧张的声音:“张启山在北方!”马上朝小本子说道:“快。小本子。”

    小本子明白,马上朝着北方闭眼静思。很快就睁开了眼,摇了摇头:“我没见过他。不知道他的情况。”

    老丑难以相信,“怎么会?你不是......”

    “曾叔,你能确定在北方哪里吗?”骆离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朝那个方向一直走,就能找到。他下的禁制血,就跟狗的嗅觉一样,只能辨别方向,怎么可能知道地点。”

    北方......荣家寨也在北方。

    “你们三个。还站着干啥,上车呀!”棠秘子和尚世江都来了。

    山灵冲过来扑进骆离里怀里。万分委屈,如果可以流眼泪,估计他都流出来了。马上要换到小本子的怀里,“你的伤口还疼吗?”

    “算你有良心。还知道关心我,已经没事了。”小本子握着他的小胖手,冰凉冰凉的。

    开车过来的司机是队长熊枫,笑容满面,迎上来拍拍骆离的肩膀:“好酒友,咱们再喝个痛快!”

    “好了伤疤忘了疼!”棠秘子笑骂道,看得出来,他俩关系很不错。

    “恭喜!”尚世江笑嘻嘻地说道。

    恭喜啥,三人莫名其妙。老丑以为是恭喜他们找到阴鱼。小本子以为是恭喜她苏醒了先知的能力。

    可是尚世江却犯贱地指向骆离和小本子。

    “去!”骆离好没好气。“我就说过,绝对不会和你争的。”

    棠秘子关心小本子:“你的身体没有大碍了吗?任小丽啊,真是死不悔改。”他犹其痛心。

    小本子和骆离都道:不要提她了。我们毕竟不是她的爱人,就算把事实摆在眼前,她也会选择原谅路鸣,终究是要恨我们的。

    ......

    坐了四个小时的汽车,十五个小时的飞机,就算不累。身上也有一股旅途的汗气。他们回到招待所里冲完澡,已经到了晚饭时间。熊枫接回他们就去酒楼订好了酒席。看样子他是迫不及待想开喝了。

    “您就是骆前辈?”秦恒一身劲装从外面冲进来。

    “愣小子,别乍乍呼呼的。”棠秘子嗔骂道。

    骆前辈?骆离才是那个愣小子,被这个陌生的称呼给定住了。

    忍不住笑道:“你是叫我?”

    秦恒被师傅瞪了一眼,赶紧站直了身体,恭敬回道:“是的,早就听说您一条长凳就定住了浩西哥三个混混,把他们定了一夜。您还学通了非常复杂又庞博的《葛氏遗录》,我应该尊称您为前辈。”

    秦恒十六岁就有一米八的高个头,身体刚刚收条儿,比较单薄,如果再长魁一点,走出来会给人一种压迫感。跟他父亲一样,模样看着憨直,骨子里却透出几分小智慧。

    棠秘子颇为自豪地扬眉,示意老丑和骆离好好看看:我的徒弟有腔调伐?

    还故意把秦恒拉到小本子面前:“这位也是前辈,骆前辈你也可以叫师傅,我是大师傅,你叫他二师傅吧。这位小姐,你称她为二师母!”

    “咯咯咯咯...”山灵笑得喘不过气来。

    “......”小本子连忙背过身去,气呼呼地一句话不说,只是瞪着棠秘子。

    “哎呀,是我爱开玩笑,小本子你伤还没痊愈,快去沙发上躺着。”

    小本子仍是不理他,倒是甩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骆离笑了笑,问秦恒:“你现在学到哪了?还在练硬气功吧。”不然怎么穿着一身武术劲装。

    “回二师傅,是的,我现在练气和练武同时进行,已经练到三米外隔空劈木了。”以为要考较他功夫,马上亮出气势。

    小本子“噗嗤”一笑,骆离顿时头大:“你还是叫我骆前辈吧,叫我大哥也可以,我比你只大七八岁。”

    “好的骆前辈!”他的气势刚好散到尚世江面前,被他空中一抓。立即一个踉跄,匍匐在地。

    “大家都很累,现在没功夫看你表演,快收起来。”

    秦恒有些惧尚世江,赶紧起身,乖乖站在他身边。

    老丑忍不住抬眼打量尚世江,“行啊,你这个助理师傅比正牌师傅强。”

    棠秘子一听这话不对,刚想反驳,就听骆离说道:“秦恒你不用花时间练武,对你用处不大,你和我的体质不同,双管其下只会浪费时间。从今天起,你只管练气,把劲用在一处,效果更显著。”

    秦恒一听,马上转头看向尚世江,怀疑自己是被他坑了。

    尚世江顿时懊恼,把他的头撇过去:“别这样看着我,你骆前辈今天不说,明天我也会让你停下修武。开始让你练真气,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个奇才,像他一样把经络属性练出来。你知道吗?他的火属怀已经练进了经络,可以把灵真二气融和在一块,已经是大能境界。你小子,差得远呢。”

    ————————

    感谢书友:“舒翀子”投来一张宝贵的月票,还要谢谢你的推荐票。南真不是全职啊,每天六千已经是尽全力了。如果全职,估计我...早饿死两个月了。要是哪天码文能让我吃饱,天天更一万两万,都不是问题......(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