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46-348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第346-348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想好好说话,我们就走。这个武术指导不干了!”骆离吼道。

    “你!”女人隐隐露出些奇怪的兴奋。

    女人赶紧爬起来,近不到身,就用她尖尖的食指遥对着骆离。

    “别以为你会妖术就能欺侮人,老娘叫付春林,地上断腿的是我弟弟付春阳。他从小就爱好武术,学得一身真本事,以前在外州武馆当武师。前天回家听说合江来了个厉害的行家,就想上来比划比划,结果你们的破指导躲着不敢见人;竟然叫来一个江湖道士用邪术断了他的腿。你们怕我们抢饭碗,就下狠手废了他,你叫他下半辈子怎么活!我看你也是习武的,这道士都是你的人,难道不知道断了腿对他来说比死还不如吗!啊?是不是?你说!”

    这臭婆娘的唾沫星子都要喷骆离脸上,他忍住脾气,回道:“我知道,我帮他把腿接好。”

    两姐弟明显一愣:谁要你接,接好了也没用!

    姐弟俩见他神色胸有成足,只盯着断腿看,暗暗发急。怪这人没找到问题出在哪里!到底是不是道士?

    特别是付春阳,现在身体里两个魂魄,搅得他日夜不安;到了晚上,一开口说话,嘴里就发出鸟叫声。眼看是中了邪了,连明阳道长都治不了,也不相信他。后来回到合江,又被一个江湖术士骗光了积蓄,吃了些乱七八糟的药,人都拉得虚脱了,把病搞得更严重。没有办法,只得躲在家里,慢慢等死。听他姐姐付春林说棠秘子是个道士,功夫还很高。就打着主意上来把事情闹大,希望那道士能看出他的问题。能在官家干的道士,肯定和江湖上的不一样。说的话才可信。给不起钱,只能用讹诈的办法。

    如果棠秘子看出了问题。也治不好,这也没关系,他背后站着国家呢。只有集合了国家的力量,这样,付春阳才有可能逃过一劫,还有活命的可能。

    骆离问小本子:“闹了有多久了?他们不让去医院对吧。”

    小本子点头:“刚闹上,等到快下班时你们还没回来,熊队长受不了这两人的言语挑衅。就让尚道士上。没过几招,这男人趁人不备自断了左腿,赖在他头上。我跟尚道士一起来的,我看出这男人有问题,没劝住他。你来了就好,我刚才吓着了。现在静下心来感觉,这两人没有恶意。”

    “谁他娘的躲着,老子有事出去了,我们这是国家部门,不是外面耍擂台摆地摊的。你想来切磋就切磋,视原则与规矩为何物?”棠秘子怒火中烧,进了国家部门还有祸事惹上门。真是憋屈之极。回头望了望,局长又不在。

    熊枫无意间成了“罪魁祸首”:“下午我出警了,一回来这两人就闹得我头疼,想着已经下班了,不如就当放松吧,所以请你的朋友过来一较高下。”没想到惹出这么一档子事儿。

    熊枫后悔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刚才要强行把他们送去医院,这女人的蛮力气特别大,谁上去。就抓谁的下身,一威喝她就脱衣服。还有老丑小本子等外人看着。总不能亮枪吧,要是这样。他这警察也别干了。阎王爷见了也得退避三分呀,姐弟俩完全是用生命在撒泼。这是熊枫职业道路上的滑铁卢!

    这两姐弟又倒在了地上,付春林更是找到了由头,口中尽是污言秽语:“不摆擂台就别比呀,你们这是想教训我们不懂王法尊卑,拿老百姓不当人,教训也不能把人打残。一群男盗女娼的贱货,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精通,就只知道向我们草民下死手。早知道你们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就应该在我们进来时逼着我们下跪三拜九叩。这样我们哪里还敢上来招惹你们,哎呀,我苦命的兄弟呀......”

    眼见天都快黑了,熊枫这局里三把手,想压也压不住,明天一早肯定会受到处分。再闹下去,这身衣服也得脱啰。大吼道:“你到底想要啥?痛快点。”

    付春林看了一眼兄弟:实不行咱就去治腿吧?后面再想办法!

    付春阳紧盯着骆离,眼中全是渴望。

    “熊队长问你们话呢?是不是要钱,老子给钱行不行?治好腿再赔你钱,或者只给钱,你自己治?”棠秘子挥舞着袖子,棠秘子忍耐到了极限。

    骆离明白这两人到底想干啥,说道:“都是当妈当爹的人了,这个样子以后还做人吗?啥都别说了,你们跟我走,我知道你们要什么。”

    地上两人赶紧翻身而起,异口同声:“当真?”

    骆离没说话,只学了一句鸟叫。

    把人吓得差点又跌回去。

    骆离叫齐自己的人往外走,付春林赶忙扶着兄弟,一跳一跳地跟上。

    留下熊枫和几个手下面面相觑:这是唱的哪出,自己去解决了?真是太好不过了。

    熊枫暗自思忖:等下去听打一下,棠教头赔了多少钱。知道棠秘子反正有钱,这样一想,熊枫就释然了。

    “关紧门。”骆离说完,拿出一张隔音符,两指一捻,符箓瞬间燃为灰烬。

    “大师!大师救命!”付氏姐弟双双跪倒在地,不住磕头。

    “秦恒,你过来,好好听听。”骆离一本正经,异常严肃地对他说道。

    秦恒莫名提起了心,乖乖过来坐好。

    骆离对付春阳说道:“说吧,把你身体里怎么有了云雀魂魄的事情从头到尾说出来。”

    “你真看出来了,太好了!我有救了,姐,我有救了。”

    棠秘子原本正在心里计划给他们多少钱,一来就见他们下跪,现在又听见云雀魂魄的事,终于明白了这两个疯子所求是什么。一肚子火气都压过了担心!

    尚世江更是愤怒,自私透顶的两人,非要搅得一帮人不得安宁。

    小本子对他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想拉你都没拉住,轻易就着了人家的道。怪不得你师傅。一直不让你出入江湖。就你那刚愎自用的心思,时灵时不灵。尽做蠢事。”

    尚世江猛地瞪大眼睛:“难道你开启了先知的能力,居然还能看透人的魂魄?”之前让她看张启山,她说必须要亲眼见过,脑子里有印象才行。可是这两个陌生人,她又能出人家身体的魂魄。尚世江真是搞不懂,小本子这种先知能力到底是咋会事!

    小本子本想告诉他,她入道前在荣百山就能听见云雀人说话了。

    骆离打断他们:“我们虽然都知道,可是秦恒不知道。顺道也要了解一下付春阳是怎么中的招。大家都静静,好好听他说。”

    付春阳得到骆离的示意,组织了一下语言,知道这很重要,事关生死,他争取一处不漏地把经过讲清楚。

    他武艺不错,八岁就进了武术学校,这个学校是民办的,并不正规。跟京城徐进绥的国家武术队根本没得比。付春阳虽然灵性不足,但是他四肢特别健壮。天生蛮力。功夫在学校里首屈一指,毕业以后就留校当了老师。

    天生蛮力,四肢发达。这是重点;听说荣百山近两年比较邪性,他们学校为了创收,搞了一个探险训练班。开办不久,只招了一期学员十二个人,一个月的课程结束后。学校收了每人两千元的费用,由他带队,拉着这十二个学员北上了。

    行程很简单,一辆面包车拉到山脚下,然后带上睡袋和帐篷就上去“探险”。也就是训练这帮天天坐办公室的普通白领野外生存的能力。教他们生火做饭,体验山林生活罢了。并没有深入。十二个学员,六男六女。期中有两对是情侣;其他人是为什么来,想想也知道,谁也没把这当成是真的探险。

    夜一黑,多个帐篷传出靡靡之音。让他们玩舒服了,付春阳的工作就结束了。

    付春阳至荣百山回来以后,就开始出现幻象,有时候照镜子,发现眼睛珠子里居然有一只鸟儿。睡觉的时候打呼的声音都变成了鸟叫,到了近几天,连晚上说话也是。

    说到这里,他马上就叫了起来。

    秦恒头皮发麻,他现在还看不到付春阳身上的魂魄。但是看他骆前辈的神色,知道是真的,吓得牙齿打颤。没想到这个世上真有巫术,还那么可怕。抬头正好看见骆离盯着他,下意识地调整好心态,重重对他点头,咬紧了牙齿。马上得到骆前辈一个鼓励和赞赏的眼神,心里霎时感觉有豪气涌上来。

    “哎呀,又犯了。我兄弟这一夜都说不了话了,你们可不可以现在就想办法治治?他差点被学校的人弄到精神病院去,好不容易回到家,老婆孩子也给吓走了。我带他去找过沙武州的明阳道长,明阳道长根本不信他,还说他有心魔,以前肯定没少打鸟,只叫我们多行善事,多放生,屁用都没有。”

    “咳咳。”棠秘子打断她。

    “明阳道长精通的是道义,如果硬要分文武,他是文道,我们这派属武道。他是位令人尊敬的高人,看不出你们的情况,也不能骂她。这位大姐,不是我说你,你这口业可是造了不少,平时得修修心。”

    “大姐?”付春林傻了,紧接着点头:“我会的我会的。”

    棠秘子问骆离:“我们的宗派叫......”

    骆离脱口而出:“火离宗。”

    秦恒一跃而起:“好宗名,以后我就是火离宗的弟子了。”

    付春阳不敢说话,对姐姐投去一眼:敢情他们那什么宗啊派的刚刚才建?

    骆离低头沉思,叫秦恒拿来纸笔,不能说就付春阳写吧。

    趁着这会儿功夫,问小本子:“张启山是跟着他来的?那晚在渡轮上,他应该见过你。”

    “对,我看清了他的长相,现在只要脑中想到他,就能准确地知道他的方位还有身处的环境。可惜,一天只能用一次。他肯定是跟着这两人过来的,我跟曾叔还有尚道士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他站在警局门外。”

    “那他也看见曾叔了?”骆离望向老丑。

    从警局到家,老丑从未开口说话,表情狰狞。发现骆离在看他。马上对他点了点头,放开了紧握的拳头。他在警局门口与张启山对视。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想到他逼供时的残忍手段,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了他。埋藏心底的恨意被张启山这个开关给打开了,屈辱,怨愤,诸多负面情绪压得喘不过气。

    骆离在心里分析:张启山也知道他们在哪,老丑的禁制已经开了,但是他却不敢来。就算碰见了。他也躲开,这很奇怪。怕受伤?时间紧迫?不敢出一丝意外,只为了云雀人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心底涌上寒意,有天外至宝赤朱指环,有真人以上法力的张启山,都会对云雀人重视到此种地步,那...他要是达到了目的,何是什么情形?

    小本子打断了他的深思:“看看付春阳写的啥,估计和我猜得差不多。肯定是张启山偷着给他吃了蓝毛云雀肉。”

    尚世江和棠秘子同时一惊:“什么?!”

    小本子恍了一秒:“我...我以为你们早就推断出来。张启山已经跟荣家寨沆瀣一气了,有了他,荣家寨的活动范围拓宽。这个付春阳的身体就是他们要用的。”

    “一代道术高手,竟然沦落成人家的打手!”棠秘子啐了一口。

    最不愿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太棘手了。

    付春阳这边写好了,付春林一边看兄弟写,一边把他们的话听了个大概。见他们一个个面色铁青,直觉不是好事,忙问:“你们知道原因?”

    大家沉默以对,没人回答她。

    骆离看过付春阳写出来经过说道:“他根本不知道怎么中的招。估计是中了张狗道的法术吃下了云雀肉。从他们所处的位置来看,并没有进山。人又多,张启山不便下手。一路尾随他们,跟着离开荣百山。狗道运气不好,付春阳回了学校就没出去过,某天晚上,监控发现有人闯门,报过一次警。”

    所以,他就一路跟到合江来了,明知道骆离他们也在,都敢大着胆子过来。看来付春阳,对他很重要。

    “还有,他被一个自称弥越散人的江湖骗子骗了十万块钱。这个什么弥越散人,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

    棠秘子依稀有点印象,回道:“等下看看进安给的资料。”

    付春林忙说:“有啊,他家就在合江娘娘庙旁边,自称自己是陈抟老祖转世;结果就是个骗钱的狗道,那是我兄弟存了十年的血汗钱呀。”说着声音又提高,一张黄脸拉长变得狰狞。泼劲已经融进了骨子里,如果有必要,她马上就可以唱起来。

    大家忍不住皱眉,这副德性,就算是诉苦都让人泛不起同情心,反而让人倒胃口。

    骆离明白了张启山的想法,此前他要把我引去鹂国和山姆国,现在我就在合江,他反而不急了。如此,他肯定是急需一个身体,有了万全之策才敢与骆离斗法;在紫带手上,已经吃过两次亏了。

    也不知道扬冰冰夫妻和那群驴友队怎么样了?想必早已遭了毒手。

    “炼魄,炼成后融和在蓝色羽毛里,莫问道长母亲的手扎里有提过。”骆离开口说道。可惜,她也不知道具体情形,不然,我们找到关窍,就好办了。

    付氏姐弟还在眼巴巴望着呢,他们的对话,姐弟俩没听明白,不知到底能不能治。

    骆离不忍心看这两双眼睛,摇了摇头:“你就算没被拿去炼魄,也......我们暂时还救不了你,不仅是我们,整个大秦也没人能救。我不能乱给你们希望,不过也不是全没有活路。我在你身上下一个扰乱法术,暂时就躲起来,避免被人找到,不要对任何人透露藏身地点。有了结果,我会来找你的。”除了这些,连压制他身体动物魂魄的办法也没有。

    “啥?搞半天你们......”

    “叽叽...叽叽叽......”付春阳想阻止她姐姐胡言乱语,他心里清楚,确实有人想要找他。不然,他也不会把有人闯学校的事情写下来。这些人还认识跟踪他的人,他们说得对,除此之外。没人能救他。

    付春林哭了起来,狠命跺脚,如果兄弟不叫唤两声。她可能又要发泼疯了。

    付春阳示意骆离给他下法术。

    好在还有一个懂事的,骆离顺道把他的骨头接上了。这人脑子有些愣。生生掰断自己的关节,对自己都能下这样的狠手,真是个......人才。

    尚世江和棠秘子带着付氏姐弟悄悄去找地方隐密,沿路烧掉骆离绘的三张符箓,务必把这姐弟俩隐藏好。

    可是,救得了一个,救得了两个吗?张启山迟早会找到更多的好身体来用,再没有准备之前。更会躲着他们。

    骆离打算明天一早去把支票兑了,取出一百万来以备急用。以前嫌钱没处用,现在觉得只怕不够花。先要拿出五十万来买药草,想办法收购稀有药材,把尚世江和秦恒还有小本子的身体炼出来。伙食上能有多好吃多好,秦恒争取用半年时间先把基础打牢,然后开始学习葛氏练气术。

    尚世江除了勤奋还不够,骆离必须腾出时间来像钟方教自己那样指导他。

    这样,回到陇族去,必须在计划之内。

    到了半夜。棠秘子和尚世江还没回来。骆离拿出从进安那里要来的名单,与老丑小本子一翻看。这个弥越散人旁边就一句话:三年前起势,非道士。有后台,骗子。

    这些东西都是进安以前就记下的,不用甄别真伪。进安是真的怕死,巴不得把有用的消息全部告诉骆离,让别人去斗。这个骗子还有后台,多大?

    “华银观,骆离你看。”小本子指给他看。华银观:庄语书,号清语,道法师。年五十(实龄不止),医道世家。师承不祥,北方辽吉州人士。道教协会副理事。(术法高过医术,其人有野心。)

    护号里的话是进安自己写的备注,旁边画有圆圈,证明他已经确定。这个实龄不止,奈人寻味。如果深思起来,可以表明他道术很高,已经超脱了岁月。

    “这人有用,拿出来。”骆离把这张纸抽出来,突然又记起陪小本子回华银镇安葬闻师傅时,听羊肉饭馆的老板提了几句,说北方有人要过来重建华银观,还说过是道教协会的。华银观虽高,但是地理环境偏僻,一个副理事长,偏偏跑去那里建观......

    “说不定他真的有些道行,也能感觉到上面的灵气,有助于修炼。”骆离眼睛微眯,如果是那样的话,证明他的道术的确很高,至少高出棠秘子等人两个层次。一定得争取过来!

    老丑和小本子都点头,继续查看,很多都是没用的,干货很少。要是想要拉笼这些人,坐上道教会长的位置,这些资料非常有用,可他们志不在此。除天岳观外五十二座道观的资料,骆离得花时间背熟,务必做到一听名字就知道他从哪里来的。

    正在翻阅着,棠秘子和尚世江回来了。

    秦恒忙问:“把他们安排在哪了?”他很为那两人担心。

    棠秘子笑着问骆离:“你来猜猜?”

    “不猜,我没有功夫去看身上的子母符,没看我正忙着吗。”

    棠秘子无趣,只得自己讲道:“我把他们放在进安的落沙观里了,怎样,很保险吧。”

    “你...你还真是,不怕他把人撵出来呀。”骆离不明白他干嘛又去把人家无妄的人牵扯进来。

    “怕啥,他又看不出付春阳身上有两个魂魄,我只说这两个人是你要用的,他还不乖乖就范,好好相待,把他们藏得密不透风的。”

    “行啊,前辈你朝道友下手干得蛮顺手的。”

    “那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这话人们不是常说嘛。”

    骆离低头裂嘴闷笑:还不知道进安是怎么烦躁呢。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