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58-360章 山上山下

第358-360章 山上山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棠指导啊,您知道西山不远的娘娘庙修整的工程是指给谁的吗?就是我。不光是娘娘庙,还有城中区的文庙也是我的工程队去改建的。修木楼房子,除了我,在合江绝对找不到第二个熟手。只是,你们的要求也怪,而且还要去外州,车马费和伙食费可得开好点,我不能委屈了我那帮兄弟。您老要是看好咯,咱们现在就写合同谈价格?”

    骆离站在楼梯口已经把人“看”好了,出来说道:“车马费我们负责,伙食你们自己解决,每人每天我按五十块钱的标准补贴。我出材料,你们出力,工人的工钱按市场价格的三倍给,如何?”

    大钢牙一听五十块钱的伙食标准,眼睛就发光。更别说三倍的工钱,光伙食都可以苛扣二十块钱下来,这一趟做完,可是赚大了。

    当即同意,马上从公文包里掏出施工合同。

    跟骆离研究完细节,回去就叫工人停掉现在手中的工程。从天岳山回来再接着做,大不了赔点误时费,不差那点。

    修房子的人是找好了,买材料可以到了甘蒙州买,可是谁带他们上去呢?

    棠秘子看向秦恒:“你行吗?”

    秦恒还没开口,骆离就摆手:“他不行,降不住这帮人。还是让小本子和康十三娘带着去吧。”

    康十三娘知道骆离不放心小本子一个人,可她又不好拒绝,看来又得受一回冻了。答应了骆离,接着准备吃食去了,这次再饿着,她得发狂。

    “十三娘,你的付出我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康十三娘马上回道:“都是好朋友,好兄弟,说那些干啥。”

    “哈哈。是啊,好兄弟。”又转头跟小本子说:“你带卡走。先面取的钱我够用了,买木料你没问题吧?”

    康十三娘笑道:“紧瞎担心,她不行还有我呢,我可是在木料堆里长大的。”

    “是啊,你快去做你的事情吧,把人送上去我们就回来,等着你的新弟子上门。”小本子觉得前景形势一片大好。

    大钢牙带着三十几个工人赶到汽车站的时候,康十三娘和小本子包下一辆大客车已经等在那了。

    他一看。居然是一个俏妮子带着一个小女孩与他们同行,十分意外。他还以为那个年轻人和他们去呢,他虽然好色,但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对娘家女子从来不乱用心眼。更别说,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笑起来总有些奇怪,多看两眼,他心里就发毛,眼睛都不敢与她对视。太邪呼了。

    到了离天岳山最近的一个市,康十三娘带着一帮建筑工人径直杀向木材料市场。有她在,还有大钢牙的火眼晶精。顺利地购齐了图纸上所需木料。小本子先攀上山去叫尚世江,让他下山来帮着工人搬木材。嘿,尚道士的“好日子”来了。

    工人们只是搬小件和锅碗米粮还有自己的工具,因为蒙着眼睛呢,倒是把尚世江累得够呛。

    几十个工人听着康十三娘的指挥一会跳一会走,特别是穿过第二关石洞的时候,强制他们打直了脊背。那小姑娘,大声一吼,想拆开黑布偷看的人就吓得发抖。脑子嗡嗡作响。一个个都有点后悔,像是被掳上土匪寨子的肉票。高价工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贪心没好活。

    不过。挨冻受惊地爬了一夜,终于来到山顶了,大钢牙一行人总算可以揭开蒙眼布大口喘气了。一瞧那草房子破观,烂得不成样子,才明白,果真人家是想修房子,不是“逗”他们玩的。

    这里跟阳春三月一样,他们都来不及惊异,一个个倒在地上就睡。就算他们长年劳作,都有一副好身板,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大钢牙现在明白为啥人家要求他只挑年轻力壮的了,他这种半老头都差点爬死在半路上,老工人更不用说了。

    休息好后,大钢牙做事很有效率,立即招呼工人先搭睡觉的棚子,然后量地拆旧房打地基,按照步骤有条不絮地忙活起来。

    而尚世江呢,还在一根木头一根木头地往上拉,估计一个星期都拉不完。小本子和康十三娘都没想帮他,只要木料赶得上工人的进度就可以。给机会让他“多锻炼锻炼”。

    尚世江是有苦说不出,跑了三趟后,不得不打气运功休息。

    骆离把建观的任务交待给他们,确实锻炼了他们的能力。如果事必躬亲,那他的宗门明年也建不起来。

    在小本子走后,他就写了一个招人广告,准备再去一趟沙武市明明观。可是他忘记了去荣西买泡椒和泡姜,好在老丑想了一个办法。

    让他就在合江买来本地产的,然后放了两味药材,顿时又香又酸还脆,胜过荣西的地道的泡菜。

    骆离佩服,这懒主意打对了,提着两坛子泡菜就去了沙武观。

    明阳道长果真没有区别出来,只当这才是荣西泡菜的真正味道。骆离从他这里又听到一个消息,道教协会的朱世勋道长已经知道他了,让他有所准备。看在泡菜的份上,明阳道长向骆离表态:如果朱道长要为难骆离,他定会站出来为骆离说话。

    道教协会的那帮人,骆离还一点概念都没有,并不打算去见那位理事长。他要去华银观见副理事长庄语书,清语道长。那是位道法师,值得他一宗之主前去拜访。

    贴好了广告,当天晚上他就坐夜车回了合江。广告上有棠秘子和他的手机号,就等着各路野道士们上来了。

    秦恒拿着骆离亲手写的堪比书法大家的行书毛笔字广告,跑到落沙观也去贴了一张。

    骆离没有急着上华银峰,想看看广告打出去有什么反应。先在家帮着老丑料理阴鱼,老丑失了法力,屠申的几个关键点,必须得他上手。

    “骆离。这毒液我用针刺了一点出来,马上就在空气中挥发掉了,目前看来没找到方法呀。难不成只是与我在大秦找到的那条一样。只能用一次?”

    “这条是鱼王,肯定比你前那条厉害。要不你先把它的魂魄伸成药,毒液后面再弄。”

    老丑点头,只有这么办:“我这抽不开身,你明天去帮我买几十条金鱼回来,我试药有用。”

    “好,今天晚上我们就制魂魄。”

    棠秘子下班回来时,骆离和老丑正关在漆黑的小屋里忙活着。

    不需要灯光,因为那条公阴鱼的魂魄取出来时。是一个跟夜明珠一般的光球,周围一米内亮如白昼。

    “小心,别伤着他,你是天生阳体,又是火属性,阴物都怕。”老丑一边提醒,一边小心翼翼取来一个化学小瓶子。

    骆离用法力慢慢地把“珠子”装进瓶子里,再用封口法符封住瓶口,老丑接过去拧紧瓶盖。“好了。以前那条我五年前分裂魂魄时用了四个时辰,你今天只用了四十分钟。厉害。”老丑习惯性地感叹道。

    “装在里面就好了?我记得上次你制出来是乳白色的,开启纯眼才显示是绿色。而且是液体,但是你制药时却摸了好几下衣服领子。”

    “不一样。上次那条绿毛里有毒,我用了他的毛毒融合魂魄,把毒性嵌进了魂魄里,让它的毒性更强。这条鱼没有,它独角的毒液暂时也没办法弄。而且这鱼王的魂魄足够强大,根本用不着其他毒物了。我估摸着它对付你这样的高手都措措有余,要不怎么它麝囊里的香气让你百毒不浸的身体也中了招,眼皮肿了半个月才消。”

    “嗯,那我一定得好好利用。不遇到厉害的对手绝不用他。”

    老丑笑道:“用不着它最好!”又道:“等十二个时辰,让它魂里的戾气达到足够的浓度。我把它照样放在你的衣服上,你自己用法术遮住。”

    “还是贴进皮肤放吧。我先用上隔水符,外面再盖上阻断符。”

    老丑想了想,保险起见还是先找只动物来试。

    家里都用过驱虫符,骆离还得出去外面找。迎面碰上门外的棠秘子:“前辈你回来了。”

    “回来很久了,见你们在里面忙就没打扰。进安那老家伙,已经成功地把你打进江湖里了。下班前,我还遇到特地从芒山岛赶过来的陈一卦,你应该还得记吧。他说南边的道士们已经在集结,要来向你挑战。”

    棠秘子灌下一口茶,问道:“你看怎么办,我的宗主。”

    “呵,前辈,船到桥头自然直。那天在落沙观,我看似很随意地把建宗立派的话说了出去,其实我已经作好了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接招就是。对了,你怎么不请陈一卦上来坐坐。”

    棠秘子放下茶盅,露出一丝轻蔑:“那也是个人精,想当初我们向他打听肖林的事情,得知我们要去找姓肖的麻烦,立马撤退。他是想先过来在我面前落个好,悄悄地,神不知鬼不觉地。不管结果怎样,都没他啥坏处。告诉你呀,江湖险恶啊!人人都图的是荣华安乐,以前你连我都看不惯,可知我在里面还算好的。”

    骆离不像以前那样费精神去关心这些左右不了的事情,也没有愤愤不平,只是淡淡说道:“还是那句话,我等着他们来。前辈你不要这么消极,好像看透了人性。我敢打赌,只要入了道门,像张启山那样在魔是非不分的人还是少数。一旦把荣家寨的事情公布出去,让你失望的那些道士们必定会团结一心。”

    棠秘子起身说道:“就是,为了保护那帮蠢货还不能公布,免得气性大的上去送死。我做饭去,有空指导一下我徒弟。”

    他的徒弟,净是别人在帮他管,就得了个便宜师傅的称呼,偏偏秦恒还对他万分孺慕。

    骆离点头答应,出去捉到一只山鼠,交给了老丑。看看时间,秦恒已经关在里面练了六个时辰了,滴水未尽。

    “秦恒,休息一下,准备吃饭。有没有哪里不懂的?”

    秦恒衣服湿透了。还在砍木头练眼睛的凝聚力,眼睛又酸又痛。听得这话,高兴不已:“好多地方都不懂。学过的功法,每种我只能发挥到三成力。连四成都不到,有没有办法更快?”

    骆离故意对他露出失望的神色:“饭要一口一口吃,急于求成于身不利;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样的话。记得我夸过你几次,你是个有天份的人,已经强过很多人。不要怀疑我的话,按着功法循序渐进,只要你刻苦练习迟早会发挥到十成。收起别的心思,你学道术是为了什么?好好想想。”说完还摇了摇头。颇为失望。

    秦恒呆住,他的确有些急功近利,年轻气盛在所难免。但是他确实也有一身正气,今天只是顺口把话问了出去,结果被宗主发现了他自己都没感觉到的浮躁。坐在蒲团上,久久都回不过神,仿佛一席话把让他的心态成熟了两岁。

    ......

    老丑把其他两条阴鱼都伺弄好了,骆离分别花了三天时间来去协助他。没有一个道士来,别说要求入宗门的,就连挑衅的道士都没有。

    棠秘子有点急了。这要耽误到啥时骆离才能去华银山啊。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我也是顺便等他们,主要是帮曾叔做屠申。明天我就打算去华银山。那些口中不愤的道士,当然是介意我太年轻,又刚刚冒出头,不服气罢了。不敢上来,可能是害怕葛氏的道术吧?哈哈...其实他们比我们更纠结。”

    棠秘子听了也大笑,想想还真是那么会事:“不过,为啥知道葛氏道术的厉害,却没人来学呢?”

    骆离拧着眉头,想了想:“或许我的人格魅力还不够吧。有机会证明的。咱们还得制个宗规出来,这事就你来办了。你初定,我再修改。没问题吧?”

    棠秘子胡子一抖:“这还不简单,我让熊枫找人拟初稿,我们照着他的改改就行了。”

    “......”

    天岳观这边,苦命的尚世江休息了一夜,又开始下山搬木料。

    大钢牙带上来的食材都已经用完了,小本子只得跟着尚世江一起下山帮他们采购。

    康十三娘真是嫌弃死这个包工头了,他啥事都不做,吃的比工人还多。小本子走后,她忍不住数落道:“工头,你人矮肚皮大,皮带都快都不够扣了,也不知道减减肥。”

    大钢牙刚刚吃了两斤烙饼,正打着臭饱嗝:“男人嘛吃得多才有劲儿。”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小腹三层非一日之馋,忌忌嘴没坏事。”

    大钢牙一愣:好像你比我吃得更多吧?只不过你吃下的东西没在身上显出“贡献”,还说我?

    康十三娘看见他那打量的目光,就知道他在想啥。小手一挥,一股冰凉的劲风刮下来,直接把他煽倒,肥肚皮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大钢牙等她走了才敢起来,心里后悔不迭,就知道这个怪人不好惹,跟她离得近点浑身都到感到阴冷。

    尚世江想催小本子早点回去,有康十三娘就行了,他担心合江那边需要人。最终的目的,当然是早点把事情搞掂,他好回陇族。前天晚上,他竟然梦见珠珠了。梦中的环境很压抑,很昏暗,醒来时胸口都隐隐喘不过气,一般做这种梦,都不会是什么好梦。早上醒来时,梦境又回到他上老君观前的姑姑家,他在梦中到处找厕所,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急得想找个墙角自己解决了;突然又发现自己没穿裤子,只是衬衣够长,遮住了要害部位。

    十几年没有做过这种梦了,这种梦境一般是做梦人心里压力很大,承受不住,又有理想得不到伸张,焦虑,和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所引发的羞耻心。在他恋上表妹的那段时间,经常做这个梦。现在,他连卦都不敢卜,只想早日回到陇族。

    这些话他不好跟小本子说,旁敲偶击地试探道:“小本子,你能预知珠珠吗?要不你现在试试。”

    小本子自顾往前走:“我这个可不比你们的相术,可以判定一个人后半生的荣辱,只能看眼前。你和珠珠有没有缘,能不能成,我是没办法看的。”

    “其实我是担心珠珠,你看看她现在怎么样?如果她生病或者受伤。总应该知道吧。”

    小本子停住脚步:“为什么要看这个?”

    见尚世江皱起眉头,似有难言之隐。

    “好,你等我五分钟。”小本子静了静心。撇开那天她伤心欲绝的样子,尽量用思维捕捉她平常的状态。

    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尚世江急问:“怎么样了?”

    “珠珠瘦了,非常非常瘦......”

    “因为骆离?不,宗主?”

    小本子默默点头,她不忍心说出来,珠珠心无生念。一个人呆在他们以前住过的木楼,满心的哀思,无处寄托。族长和她的家人应该很伤心......

    真是想不到她竟然痴到这种地步,小本子心里全是苦涩。如果珠珠走不出情伤。她和骆离这一辈子都没法安心,虽然这事从头到尾她都没去左右过。

    尚世江听说是这事,反而放心了,只要不是陇族出事就好。等珠珠慢慢疗伤,他有的是时间,不怕等。

    想完这些,他又自言自语:可是羞耻心又是什么会事?珠珠又不是表妹。

    两人凌晨开始下山,到达下面的集市时,还不算晚。小本子在集市上买了两百斤米面,一只整猪。两筐萝卜,这个时节也只有胡萝卜白萝卜。尚世江提议买了几十斤豆子,上去发豆芽。也算一道菜;豆子还可以炖排骨,是道高能量的硬菜。

    这么多东西,直接吊在尚世江的圆木上,两个人抬着往山上走。

    “至少要建两个月才能竣工,后面就你自己下来买,十三娘等你搬完木料要回密族开族会,往后就你一个人在上面了。”小本子说道。

    “这没问题,关键是你们要快点把火离宗的事情办好,两个月时间不知道够不够。我急着去陇族。”

    小本子朝他后脑穴翻了个白眼:“知道了,不敢耽误你的大事儿。”

    ******

    “你就是自称钟方真人的徒弟。葛氏单传弟子骆真人?”一个身穿黄色道袍,手拿拂尘。白面有须,年约五十的道士站在门外问道。他并不搭理骆离客气地相请,脚都不迈进屋。

    “正是,真人二字并非我自称,而是道门中人对我的敬称罢了,本座自称火离宗宗主。敢问阁下尊姓大名。”骆离知道,没迎来弟子,先迎来挑事的了,干脆大言不惭自称本座。

    “本座?贫道有三个徒弟,和你一般年纪,明天我叫他们也出去各建三个宗派。名字我都想好了,泽竞宗、风巽宗、雷震宗,骆宗主,你看如何?”

    骆离的嘴角忍不住牵动了一下,这人的段数也太低了,难道他是上来和我磨嘴皮子的?可是他的话确实让人气愤。

    老丑从药室出来,坐在一旁,阴阴地一句话也不说,心底早就怒火难挡了。

    白面道人见骆离不说话,眉毛一抖:“怎么?不敢发表看法?”

    “这位道友,恕本座没有功夫与闲聊。”

    “闲聊?想我一观之主会不远千里跑来与你闲聊?使出你的手段来,我们就在这门外一比高下。好好替你师傅管教一下,让你明白宗主不是那么好当的,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自建宗派自封真人。当我大秦的道士界全是一群混人,都不管事的?”

    骆离依然没有拆掉敛息符,上次用上的时效还没过,效果完了以后,他就不会再用了。这个道士连家门都不屑于报给他听,甚至连尚世江的都不如,居然敢上来挑衅。

    “对不起,我不会和无名无姓没有出处的野路道士比试。你虽然一把年纪,但不表示我要牵救你。如果道士要靠年龄来划分高低,不如改成养老院得了。”

    “哼!你倒是能说会道,等我打服了你,自然会报上姓名,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

    感谢收友“红尘恒”打赏!求推荐票,月票,各种求!!!(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