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61-363章 迎头痛击

第361-363章 迎头痛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想,你还是先说吧,我怕等会没机会。”骆离朝屋内喊道:“秦恒,你去落沙观找进安道长打听一下,我们大秦有没有一个如他这般模样,又有三个徒弟的道士。”

    白面道士动了真怒:“好,你别管我以大欺小,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说罢,道袍一拂。

    不远的三个徒弟顿时涌上来,递给他三只道香。

    他拿在左手中,右手一抚,三只香已燃,烟气缭绕而出。口中念道:“天苍苍,地苍苍,众神在何方?今以三根清香,化做百千万亿香云,惊天动地,呼风换雨,朵朵五彩祥云;叩请九天玄女娘娘,北斗星君,太上仙师,等诸天神圣,脚踏祥云降临坐镇,十方世界,上下虚空,东西南北,无所不在,无处不到,恭请诸天道祖仙师仙驾速速降来坐镇!千叫千应,万叫万灵,弟子宵云再三拜请叩求!”

    还没走出门的秦恒看傻了,这个宵什么的道士是不是来错地方了?他入道以来还没学过这样起势手法。难不成,他的更高级?

    骆离一头黑线,怪不得这个宵云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原来他比尚世江还要僵化,打架还搞得如此正规,请起神来了。灵气练进了身体里,又不是行祭祀招魂之事......

    可是看着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

    当下退掉敛息符,气势瞬间散出去。舒展了身形,两手吸取天地精华,一不做二不休,融和灵真二气,赤红的经络展现在白面道士面前。

    白面道士哪敢继续表演,被他吓得退后好几步。

    骆离接着原地踏空而起。一个凛冽的侧空翻,一脚一个,把他站得近的两个徒弟踢倒在地。远处呆住的徒弟被他左手的劲气煽过去。整张脸在劲气下被吹得变形,吓得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骆离却收住了劲气。偏了半寸,击向远处一颗枯死的山楂树,枯树应声而倒,断成整齐的三节。

    那小道士孬得很,随即软倒下去,一个字也嘣不出来。

    “宵...宵云甘拜下风,自不量力前来打扰真人,望真人海涵。”白面道士被他身上的赤红经络亮瞎了眼睛。只觉脑中“嗡”地一下,赶紧跪下来说好话。

    太帅了!秦恒与有荣焉,得到骆离的眼神鼓励,朝白面道士大声问道:“宵云是你的道号?你从哪里来,道观又在哪块地方?”

    “五年前家师赐道号宵云,本名汤宵才,道观在京城香华山,名为香华观。”汤宵才冷汗淋漓,口词却很清楚。

    “香华观?你是观主?”骆离问道。

    “是是是,我是。”

    骆离记得有么个道观。与京城来若寺毗邻而建......

    想到什么,眉头一皱:“你们师徒三人既然来了,就......”忽然发现这道士右边脸颊擦了粉底。再一看他的腮帮子,顿时明了。

    心里厌烦更甚:“既然不愿让人看见你脸上的‘跋扈痣’,为啥不取掉?”

    骆离下手有分寸,宵云的三个徒弟并没有受伤,此时他们却躺地上不敢起来,望着自己的师傅。

    宵云被骆离一看,赶紧用眼神示意他们过来。出发前,那人还说要他坚持一个时辰,哪知他五分钟都没抗下来。

    “一年前它还是气运痣。不敢取。”

    “哼!奸道。”秦恒骂道。他已经先把人身的恶痣恶相都学完了,知道这颗痣主嚣张跋扈。同时也有破除万难迎头进取的影响力。这个道士靠着这个痣好凶斗狠才当上观主的吧?对于这种上位手段,他十分不屑。

    “不不。我绝不是奸道。”宵云不愿背上这个名声,特别是被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辱骂,赶紧解释。

    如果不是这颗恶痣行在气运上,哪有他今天以观主的身份上来挑衅。骆离招呼他们先进屋,仍是叫秦恒去一趟落沙观,把进安道长请过来。

    老丑把这四人扫了一眼,跟骆离说了声,回到房内配药。从今天开始,秦恒就要开始泡药汤了。

    “坐吧,别站着。”

    宵云的三个徒弟资质都属中上,最久的入道十年,跟尚世江一年前差不多的道行;其他两个应该是他当了观主后新收的,不足两年,面嫩胆小。三人都与他师傅一样,长得白白净净,留着一摄小胡子。

    主家让他们就坐,徒弟们还是看了一眼宵云,才敢坐下来。

    骆离默不作声,宵云几次想开口,又自己给吞回了肚里。隐约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心智和阅历上不输他这种半老道士。

    在进安道长没来之前,骆离不想跟他废话。可是落沙观与西山相隔六十多里,一个在山上一个在江边。没有两个小时,是来不了的。

    汤宵才终于忍不住了,试探道:“不知道骆真人为什么非要找落沙观进安道长过来。俗话说,不打不相识,骆真人就算不愿与我相识,也不用扫我的面子。我好歹还是一观之主,况且,今天我既已服输,而且输得心服口服。天色不早,能不能放我们离开?”

    “可以!”

    宵云心下一松,试探着站起身子,示意了一下三个徒弟。口中对骆离说道:“今日我领教了骆真人的高幻神术,就此别过。”

    骆离笑着看了他一眼,“活动一下也是好的,免得坐在这里你我都尴尬。”

    莫名其妙,宵云躬手告辞。见骆离连礼都没回,他憋着气,不敢计较,与三个徒弟疾步跨出大门。

    骆离看看表,秦恒可能还有一个小时才回来。

    正好可以打一遍耳龙武魂功法,于是,他来到门前,看见宵云四人迈开腿已经跑出十几米远,没有一人回头。

    他在门边踏了一圈步罡,双手结印。悠闲地在门前结了一个闭门阵法。

    “你们就在外面转悠一个小时吧,门也别想进,领教一下我的避风阵。”

    ......

    时间不多不少。刚刚收势,看见秦恒带着进安在外面四处找门。后面还跟着一身是汗十分狼狈的宵云师徒。

    把阵眼一撤,喊道:“进安道长,又来打扰你,实在抱歉。”

    知道抱歉,就别来烦我呀!进安心里一阵郁闷。朝宵云喊道:“香华观那几位,进来吧。”

    “骆离真人是忙大事的人,我能尽点绵薄之力,也是荣幸啊。谈什么抱歉。”

    “秦恒,快给进安道长上茶。宵云道长,几位怎么又不走了?”

    ......你让我们走了吗?师徒四人合力都没能冲开他围在外面的阵法,想回来找他撕破脸又找不着大门了,绕着房子转了七八圈,腿都要走细了。

    秦恒果然只上了两杯茶,一杯进安,一杯是他家宗主。

    宵云四个先前都没这份待遇,现在更不可能了。

    “骆真人!你火离宗就是这样对待同行的?难不成你还要对我等痛下杀手!对待手下败将,你都要赶尽杀绝。有什么资格做一宗之主?”宵云气得够呛,看见进安在,壮大了胆子。就不信骆离不担心今天这事传出去。大家都要脸皮。

    骆离冷意骤现:“既然知道过来是送死,为什么还要凑上来!如果你是正常的上门切磋,岂有不进屋就在门外叫嚣的道理?你既然没带着礼仪廉耻来,我凭什么对你以礼相待?我今天请了进安道长过来,就不怕我蹂躏你四人的事情传出去。”

    “你......你还想怎样?”

    进安连连对满脸通火的宵云摆手,阻止他再说,说得越多越丢人显眼。他一看见汤宵才,就知道今天来错了,两边都不敢得罪。他心里不是滋味。还以为看得透朱世勋,结果那老家伙也太掉价了。江湖上都没人急。他先急了。

    宵云和朱世勋是什么关系,骆离当然知道。还是进安自己把资料送给他的。

    进安权衡利弊半晌,最后还是偏向了骆离这边,首先人家骆真人对他透过底呀。知道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而且人家法术高强,还得为他这种道法师抗张魔道的火力。

    “骆真人,这件事情是我的错,要不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骆离心说:果然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心,话都不用说透。

    “进安道长何错之有?”

    进安一滞,非要说得那么透吗?你叫我来不就是怪我在朱世勋面前煽风点火了嘛。这事大家心知肚明,把责任推给其他江湖道士就是落了下乘,进安从来不做这种蠢事。几十年来,他打小报告不是没被人捉到过痛脚,但一向是敢做敢认,认了以后才有底气据理力争,反而还能赢得口碑。

    骆离见进安脸色不好看,马上说道:“道长误会我的意思了,你真的没有错,这次我请你来就是帮我解决这个大难题。离火宗刚刚建立,免不了招惹猫猫狗狗,可是这位宵云道长着实可恨。当我真不知道他的来路,如果是道教协会看我不顺眼了,完全可以从官面上解决,没有必要派他来羞辱我。就算要给我点颜色瞧瞧,至少也得选道法师级的人物过来挑战,而不是这种虾兵蟹将。”

    宵云的和三个徒弟越发涨红了脸,法力高强就可以欺侮人吗?却忘记之前是他们自己先想欺侮“新人”的。

    “骆真人!想你堂堂宗主,怎么可以随意辱骂我等。我师傅是道教协会的后备副理事长,他是大秦道士界的代表,前来挑战你也是以......”大徒弟愤怒非常,胸脯一起一伏。

    “住口!”汤宵才气得发抖,这蠢货!

    “这就受不了了,你师傅刚还说让你们去各建一个宗派,还照着我的名字来,你忘记了吗?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算了,我不和你们这帮废物多说,一切交给进安道长。”

    进安心思向来细腻,知道骆离要把事情搞大,非常头疼。适者生存,既然已经来了。只得抓住一边,免得两边不落好。

    下定了决心,一捋胡须说道:“宵云道长。你的大徒弟已经自报了缘由,想我们也不用多说了吧?我站在中间人的立场。发表个看法。”不等汤宵长有所反应,进安又说道:“你当着我的面,给骆宗主赔个不是,必须以道教协会的名义。”

    “啥?”

    宵云听傻了,没听错吧?你钱进来居然让我以朱道长的名义,我回家还有好果子吃吗?

    进安一个劲给他使眼色,他完全懂不起,连进安也一起恨了。

    “宵云道长。你按我说的做,回去绝对能交差。”

    ......

    骆离忽地站起:“进安道长不要强人所难,他们既然不愿意,我就按江湖规矩办。绝不过份,不弄残,只是废掉他们的法力,免得学艺不精还敢充当打手。以后照样可以当道士,投奔到明阳道长门下吧,得看人家愿不愿意收他们。”

    “你敢?”师徒四人同时吼道。

    老丑不知何时跑了出来,阴阳怪气地说道:“敢不敢的做了才知道。好让朱世勋明白,我们根本没有兴趣掺合他劳什子协会的事,所以。我们不稀罕伪名声!”

    “这......这丑老头是谁。”宵云这才发现老丑,这人表情好不瘆人,同样看不见法力,难道又是个高手?

    “想好了没有?谁先来。”骆离根本不回答他,手中已经在结印。

    “师傅,他...他当真啊!”小徒弟吓得一张脸由红转白,指着骆离手中正在结着的“死墓绝胎养”毁法之印。这人不愧是真人,繁琐大印,他顷刻间已经到了第三步“绝”。待“养”一成,或许真要下死手。

    “师傅!”

    “怎么办!”

    ......

    “骆真人。骆真人,非得如此吗?留个体面。我也是为糊口饭吃,何必做绝!”

    “进安道长,我求求你,快劝劝。”

    四人都慌了神,这个年轻人脑子一根筋,年轻气盛又无所求,这种人最是不好对付。

    那小徒弟的意志已经被击垮了,当即跪了下来:“我替我师傅,代表朱会长给骆真人赔不是。”

    骆离两手拇指交缠在一起,“胎”印也成,盯了汤宵长一眼,小指勾了上去,马上就要结“养”。

    “好!好!我香华观宵云代表朱道长,向骆真人道歉。是我们小人之心,是我们不知深浅。”说完这一句,汤宵长如释重负,原来出卖领导也不是那样作难。

    骆离双手立即散开,带出一片雾气,刮到一丝在汤宵才脸上,火辣辣地疼。如果真被他打在任督二脉上,神仙也难回转。心中无比庆幸,就算做不成副理事,至少道法还在。

    “嗯,我接受朱道长的道歉。麻烦宵云道长转告他,有空定去拜会。天色已晚,就不就几位了,请吧。”

    汤宵长在心里咬着牙说道:我一定把你的每个字都带到。

    “那...告辞了。”没见骆离去把外边的阵法解开,犹豫着问。

    骆离示意秦恒送他们出去。

    “这......唉!告辞。”进安也跟着引路的秦恒一起,什么话也不想说。

    棠秘子下班到家时,正好与宵云一行人错开了。秦恒送人回来,开心地对他说道:“宗主没有弄幻径万踪阵,只是改良了一个避风阵都让那帮人手中无措,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屋外打转,怎么也走不出去。”

    见师傅还不知道,忙绘声绘色地表演了一遍。

    棠秘子脸色大变:“真这么做了?我的骆宗主,有好多种解决办法,你偏偏用了最蠢的一种。你是嫌没人给你使绊子吗!”

    “师傅,如果你在,你也会这样做,那个白面道士可气人了。”秦恒愤愤不平。又见骆离并不解释,急道:“宗主,我觉得你做得对,就应该把他们打怕打服,免得再来生事端。”

    骆离大笑,不理棠秘子的恨铁不成钢:“前辈,我觉得你徒弟更像你年轻时,现在你想得太多了。如今哪有时间让我们按步就班慢慢来,我们的莫问拳法已经打响了名头,明面上和暗底里,我们都不惧道教协会。我是要人。急需人才,趁此机会竖个杆子,把协会以外的人给吸引过来。刚才我见汤宵才的三个徒弟。资质都不错,更坚定了我的决心。与其在外面寻摸,不如用现成的道士。”

    棠秘子又是大袖一挥,他生气的时候总会这样,说道:“本来我们就准备在道士里选,除了与朱世勋敌对,也可以选择拉笼他嘛!非要搞成仇,还完全不给人家留余地。骆离啊,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搞成这样,逼得朱世勋要出来维护脸面,麻烦是非可多啰,你就看着吧。”说罢,气呼呼地走进厨房。

    迎面碰上正在分拣药材的老丑,恼恨地瞪了他一眼:没一个明白人!

    进安道长回去后,很生骆离的气,并没有把当天的事情宣扬出去。可是朱世勋不这样认为,他肯定进安会四处落他的面子。宵云已经当着进安的面承认了。是他朱世勋派自己人过去踢馆的,还不敢报家门,他的阴损目的明白人一看就懂。

    朱世勋相信进安上次过来讲与他听的说词。明知宵云干不过,还是派他去,目的很简单。不留姓名,打输了就跑,回来之后,他以宵云背着他单独行动,代表大秦道士前去打头阵为前提,以此事大作文章。

    无非是火离宗心恨手辣,只收徒弟不与人切磋。宗派之人个个好凶斗狠,全是一群乌合之众;尽情污蔑。说骆离这个年纪轻轻的道士,自建宗派。想的就是搅混池水,好扬名立万。

    哪知,不但没得比,连逃跑都没办法,生生逼着交待了背景,把他供到人前,任人评头论足,想到就窝火。

    现在目的没达到,原先的话可不敢说了,只得亮起拂尘,与火离宗兵戎相见。更让他吐血的是,明知这是骆离的计谋,他也只得往里钻,不然,他直接卸任得了。

    朱世勋这样一搞,火离宗的名字在三天后,出现在各个道观与市集特殊茶馆里。谁要不知道火离宗,谁就落伍了。因为,人家朱道长在京城等着骆离上去比试呢;如果他不敢去,大秦道教协会就不认他。

    倒是有那么三五个有野心的道士跃跃欲试。

    “人手不够啊,要不把尚道士叫回来?”老丑望着三张名贴,对骆离说道。

    “不急,曾叔,你的命医学得很精,要不你帮我先看看人,留他们住在这里,好好观察一下。我明天去一趟东沪,早就想去龙山寺,一直没脱开身。”

    老丑并不清楚骆离与戒色永圆二人的情谊,只知龙山寺与山灵有渊缘。但他能理解骆离的决定,说道:“我没有法力,只能像相命师一样,从外表看看罢了。人家稍一用法气遮掩,我就成了瞎子。不过,我可以帮你留意他的性情。当然,如果明天这三个人上来,一见你不在就走了,那就省事了。”

    “呵,我看曾叔的样子,好像真不急。”

    老丑颇有些感伤:“想我十八岁入道,学了二十多年才有点成就,你为了对付荣家寨才建宗立派,时间上真能来得及吗?我知你面凶心慈,弟子们学不精,你不舍得他们去做炮灰。”看着三张名贴挥了挥:“你看,多么艰巨的任务啊!”

    “曾叔,你并不了解我。我对明阳真人说的都是真心话,能在弟子里找到精英与我一起对付荣家寨是其一;更大的理想,还是要发扬道术。不能让时下的人们一听道术,就以为和跳大神骗子一样。现在大秦的道术还没消失殆尽,就算幅射环境再恶劣,灵气再枯竭,能多传一代是一代。”

    老丑无力地摇头:“有理想是好事,可我并不看好。改变一个人的看法很简单,改变一群人努把力也行,要改变一代人一个社会的看法,的确是个艰巨的任务。如果真的可行,协会里的那帮人,也不至于一直只有三十多个了。你以为他们不想把蛋糕做大吗?想,可办不到。所以,不如学个三五分本事,闷生发财,求名的求名,求利的求利。根子上都烂了!”

    骆离受钟方的影响很深,淡薄名利,一心只为追求道术,希望道术发扬开来,四处开花。(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