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367-369章 清地盘的来了

第367-369章 清地盘的来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谢书友“青木黄石”打赏两个588起点币!

    ————————

    晚上,小本子跟棠秘子一起回来了,精神很好,看不出劳累。

    赶紧跟骆离汇报天岳山的情况,一事不漏,包括尚世江打听珠珠的事。

    听说珠珠现在茶饭不思,骆离更不敢让小本子再去感受露露的情况:“我正打算明天去陇族,找族长买药。”

    “你一个人?”

    “明天有两个道士过来,你就帮我先接待一下,对了这是幽襄子。”骆离把这几天的事情跟她说了,指引着她“相看”幽襄子。

    小本子暗暗朝骆离点头,心里说不出来的开心,严重缺人的时候,竟然老天送来这么一号人,真是太好了。

    “符合我们的要求,他很渴望道术传承,我目前感受到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既然他人没问题,小本子直接就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幽襄子见她很受骆离信任,好像把他看透了。直觉,这也是一位厉害人物。

    小本子又说:“要不把幽襄子道长也带去陇族吧,我看他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你既然去了,就......把事情处理好,一天两天肯定是不成,顺便用陇族的灵气助他一把。”小本子初时有些担心骆离一个人去陇族,现在又马上就帮着出起主意来。

    幽襄子一脸兴奋,骆离点头同意。

    棠秘子进屋听了老丑的抱怨,忙问小本子:“十三娘啥时下山?到时我好打个电话,让她再送点药材来;听你们说陇族的族长不好说话,骆离能不能搞来都说不定。”

    “这点你放心,族长不是小气的人。再说。我是用钱买。”骆离回道。

    第二天,骆宗主照样没有见送过名贴的那两个道士,带着幽襄子坐船而上。去往陇族。

    幽襄子在上山前,卜他自己是卜得很准的。如果昨天晚上不堵在门外,可能真是很久见不到骆离。

    辰时中,早八点,两个道士再次到来。

    除了没有法力的老丑,和刚刚入道的秦恒,她是唯一一个有法力的人。当然,在这两个道士看来,她那点法力。真是没法瞧。

    小本子拿出宗主未婚妻的驾势,接待了他们。

    “弥越山庄弟子江道海。”

    “黔义州金林观弟子许诚。”

    “拜见火离宗主事!”

    小本子下意识一问:“弥越山庄?”拿着名贴仔细看了看,这上面明明写的是居灵观,两个地方相差五六百里。

    江道海傲慢地向前一步,再次恭手:“外面传言火离宗的宗主是一位真人,弥越山庄并不属于道观。本人前年还是居灵观的弟子,为免见不到宗主,所以就假借一回。不过,如今看来,宗主一二再的拒而不见。派来女流之辈应付我等,我也不算蒙骗。”

    老丑隐在一旁,轻轻抽了抽嘴角。要是骆离在,不打得你满地爪牙才怪。本来以为有了汤宵才的前车之鉴,再没人敢故意上来挑事,如今看来,不尽然啊;道观里没人来捣乱,却有江湖神棍跑过来清地盘,这叫什么事儿。

    本是前来上茶的秦恒见到,怒中心头起,看了一眼小本子。得到她的暗示,索性只放下一杯茶。江道海没有。

    许诚昨天在西山遇见同样上火离宗的江道海,他也说他是居灵观的。没想到连自己一起骗了。加上他一路上都在抱怨骆真人,许诚本身就很反感。

    看见只有一杯茶,索性谢过端起来慢慢品尝,故意斜眼看着江道海。

    江道海此来的目的非常简单,在合江开派,也不问问他们弥越山庄,不知道他们的来头吗?以为有个道士在警察局里供职,就想来合江分一杯羹,真是痴心枉想。现在见到小本子,心里更是鄙视。料想她肯定是棠秘子用自己的孙女挂空名,那个什么骆宗主,绝对是她的孙女婿。

    对许诚反“斜”过去。蠢货!

    小本子放着江道海不理,对许诚说道:“宗主有急事外出,火离宗怠慢许道友了。你知道,我们的宗派刚刚建立,繁琐的事情特别多。不怕告诉你,西山这里只是临时点,一旦成为我们宗派的弟子,就会另外安排进我们的道观里。”

    许诚还没问话,江道海倒先问了,他被晾在一边倒不觉得尴尬:“敢问贵宗的道观在哪?”

    小本子表面心平气和,内心早就把他碾死十几遍了。仍然当他不存在,示意许诚说话。

    “刚刚建宗,肯定事有缓急,算不得怠慢。我师傅四年前开始云游,最近去到沙武市,听明阳道长讲起骆真人,就叫我过来拜会。”

    小本子故作优雅地点头:“原来如此。”明阳道长引见的,怪不得。

    “敢问主事,你也是火离宗的弟子?但我瞧你...啧啧,你们宗派没人了吗?要不叫棠教头过来一见。”江道海拼命找存在感。

    小本子故意紧皱眉头:“这人是什么观什么庄?怎么还在这里!我连你的来处都不清楚,和你有啥谈的?请吧。”右手朝门外指去。

    “小小年纪,脾气倒是很大。有明阳老道撑腰又如何?你空有名声连法力都没有,你们的么子宗主又躲着不见,没脸没皮地到处贴启示,我就是隐瞒了下出处,能有你们无赖?”

    愚不可及,他在弥越山庄呆了一年,因为有点法力受一帮神棍的追捧都找不到北了吧?忘记这里才是道术真正的江湖。小本子简直要对他自命不凡的行径五体投地了。

    秦恒忍不住想开口,小本子咳嗽一声:“那照江道士的说法,我们是无赖,你得替天行道。是想砸了我火离宗的合江分部了?如果你敢,就请吧,我保证退至门外。看着你砸。前提是:你!有!胆!”

    小本子说完,左手一甩,袖中的一道闻氏束魇符已经抖落下来。那是骆离在寅时用符令绘的。各绘了十张,闻氏保命三符。出手无空,就算落空,还有后备的。除钟方以外,大秦再无制符高手,目前就骆离是最强的,尽管他还没达到初级道符师。

    江道海真想对小本子说一句: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

    “主事,还等什么?先把这小骗子抓起来。再去端了他的骗子窝!”秦恒再也受不了江道海脸上的轻蔑。

    小本子突然改了主意,不想放他走了,当即唱道:“得过且过,莫寻我过,闻无本。”

    这江道海和路凤一样,呆了半秒,话音一落,没待他有所反应,符箓死死地贴在他的额头;同时,他被“嗙”地一声。压在木头桌子上,下巴弹起几毫米;紧接着,又是一声脆响。下巴撞碎了木桌,紧紧贴向地面,全身动弹不得。

    “符令!”许诚脱口而出。很明显,江道海额上那灵力流转的符箓,就是用符令绘的。

    江道海心内骇然,口不能言,愤怒了两秒,面上作出求饶的表情。

    “操性!”秦恒朝他头上啐了一口。

    “你这人一下冒充居灵观,一下又冒充弥越山庄。来处都说不清楚,我们得先把你绑了。看哪观来寻人,我就跟哪观好好说道说道。”

    江道海一张脸痛苦得变了形。居灵观的前师傅对他深恶痛绝,知道了这事,肯定不会放过他。弥越散人绝对会来救自己,除了他山庄里没一个有法力的道士,还指望着他赚钱呢。但是他打着居灵观的招牌,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可他没办法,先递了弥越山庄的贴子上去,棠秘子马上给他扔了出来。不撒谎,人都见不到,见不到人,找谁抖狠卖乖。

    张诚看见江道海被惩治的厉害,替他求道:“主事,想他只是以为居灵观更正统,怕见不到宗主,所以才假供幌子。他诓骗人着实可恨,但也可以理解,主事不用出手这么狠,放了他,让他走就是。”

    小本子吩咐秦恒把人拖到里屋去,对张诚说道:“张道友,你也没听说过弥越山城庄吧?我估计他是没脸说。据说那个弥越散人是个打着道士旗帜坑蒙拐骗的败类,前几天还有一位苦主被他骗了十万块血汗钱。光是这样,或许我现在不会急着收拾他,可是姓江这次前来,明显是找碴。你更不知道,据说那位弥越散人在官面上很有背景。如果我再放任不管,可就是助纣为虐。”

    张诚顿时后悔滥用同情心,赶紧向小本子赔礼。

    小本子又道:“这个江道海可是有法术的,愿意给没有法术的弥越散人当打手,做看门狗,他图的是什么?”

    钱呗,还用说!秦恒把人拖到他的房间,狠狠关住门,继续像个卫士一样,站在小本子身边。

    前前后后,小本子已经把张诚“感受”完毕,欲望有点模糊,但没有贪欲。擅看相的老丑也没有发表意见,也就是说,没有啥大问题。于是问他:“你的师傅为什么只派你来?他自己为啥不上来?”

    张诚考虑了一会儿,回道:“师傅用五年时间走遍了大秦的山山水水,也见多了人情世故,说他自己老了,啥也做不了,想归隐山林。所以,让我来投奔火离宗。”

    小本子没有见过他的师傅,不敢乱作决定,只是凭直觉从张诚身上察觉不到恶意。先前他还有几分犹豫,束魇符一出手,见到符令,他已经坚定了想法。

    保险起见,小本子说道:“我要见见你的师傅,因为你师傅尚在,转投他门,必须得到他的允许。”更多的原因当然是想了解一下他师傅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这只是借口。

    张诚见他们火离宗好像没啥人呀,居然拒绝我的投奔,有些惊讶。不过,火离宗招人很谨慎,又让他心生好感。反正师傅还在明阳观,一天一个来回也不远。点头答应小本子,施礼告辞。至始至终,除了第一眼对小本子有些轻视,后面都是十分恭敬。

    人一走,小本子就放松了身体:“累死了!但愿棠爷爷不要再来贴子回来了。早知这样。我不如呆在山上,天天跟十三娘吹牛多好。”

    老丑笑道:“不错啊,有点气魄。屋里这个人怎么处理?”

    “明天他家的主子来了再说,那人没有法力。秦恒就能搞定。我不会让弥什么越的散人领走他,我得等居灵观来人。”

    秦恒担心:“要是他告我们非法拘禁怎么办,你不是说他上面有人?”

    “我不承认啊,如果他要来搜,就请他拿出搜查令,棠爷爷还在警察局呢。除非他关系特别硬,直接指挥局长大人亲自过来搜。”

    老丑笑容越来越大:“就算局长老头亲自过来,也保证他找不到人是吧?”

    “哈哈。”小本子重重点头。对付没有法力的人。她闻无本有的是办法,眼皮子底下藏个把人,绝对不是问题。

    秦恒裂着嘴大笑:那帮骗子有得受了。

    小本子心说:遇上无赖,我就变成了无赖祖宗,玩不死你们。

    本来以为会还有源源不断的道士过来,可是,连续三天,棠秘子都没拿回贴子。

    小本子正奇怪,棠秘子告诉他,人家都知道宗主不在。还上来干什么。

    “可是那个张诚怎么也不回来了?”

    棠秘子笑道:“不也是一个道理?人家徒弟回去一说,主事人是个女的,还没有多少法力。人家师傅凭啥过来。你要是个市长,愿意让一个乡长接待吗?”

    小本子假怒:“注意您老的措词,什么是乡长,我怎么也得是县长吧,你把我说低了两个级别。”

    秦恒帮小本子说话:“那张道士的师傅也不是道法师,能比我们现在的主事强多少?主事一张束魇符也能收拾他。”

    “臭小子,炼功去!”

    ......

    骆离带着幽襄子从棽山南转道去陇族,经过长坪,他打算抽出半天时间逗留一天。闭塞的长坪离合江并不远。刘天明迟早会收到他的消息,他如果经过再不去看望一下。的确不好。

    “刘老师啊,他已经调到州城去了。他母亲身体不好,估计没几年活头了。大刘得去尽尽孝心。”骆离走到学校门口,打传达室的葛大爷顺道打听刘天明在不在家,竟然得到这么个消息。

    一时愣住了,忙向葛大爷打听刘天明的住址。

    大爷并不知道他的住处,但是晓得他的学校,忙低头从那一堆杂七杂八的信件里寻找。“小骆啊,你好久都没回来了,我瞧你比上次更有精神头了。不过刘老师调到州城是好事,他本来就不是长坪的人,就是为了他老婆才过来的,可是他老婆......”

    葛大爷一时收不住话头,说个不停,取下老花镜,把学校地址递给骆离。

    骆离谢过葛大爷,对幽襄子说道:“我以前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比起你的南疆,不算偏。”

    幽襄子说道:“宗主,这个地方风水很养人,民风淳朴,生活安逸,有山有水是块大宝地。”

    骆离笑说:宝地不出贵人,可能全被我给吸取完了精华吧。

    幽襄子严肃的脸,不由自主的牵动,想笑又不敢笑。

    “是啊,这里水土养人,大刘也说退休以后要回长坪来养老呢。”葛大爷附喝道。

    ......

    从长坪出来,绕道向南,去到康十三娘的烤羊肉摊,找康葫芦预定了一批药材。

    康葫芦应付式地朝他点头,骆离真想弹他脑门,加重了语气:“你知道阿扎灵快回来开族会了吧?开完她就要给我送药材,你赶紧地把药材准备好,我给的价格包管她满意。别耽误我的事情,不然我就去别处买。有钱还怕买不到吗?我给的可是市价的一点五倍。”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康葫芦两眼冒光,赶紧指挥族人去拣药。

    处理完药材的事情,骆离和幽灵子终于踏上了棉国的土地。

    这次他不走山道,直接从秘道的石梯过。知道他一旦出现,上面就会第一时间发现,比山道要早一个小时。为的就是给族长特别是珠珠跟露露提前知道。

    “珠珠姐,那个骆道士回来了。”杨壮的未婚妻陶桃冲着珠珠的背影喊道。

    正在练功珠珠并没有停顿,狠狠地挥出最后一拳。“今天的功课做了,下午下山办事去,你要一起吗?”

    “咋啦?怕见他!迟早要面对的嘛。你躲啥。”

    珠珠日思夜想的人,突然要出现了。就像突然失去他一样,从来没有给过她准备的时间。他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心里还是有爱,还有恨,见了面反而让族长不好做。而对她自己,也是一种煎熬。

    “桃子,你去叫露露一起下山。”珠珠擦掉额头的汗,转身就走。缓两天再见面吧。

    “露露就不用了吧。就骆道士和一个陌生人。”

    珠珠顿住了,其他人是不回来了还是又出了什么意外。珠珠改了主意,马上去红房子里,等着骆离过来。陶桃说得对,迟早是要面对的。

    骆离带着幽襄子一路跟他讲解陇族的历史,甚至他和小本子跟露珠二人的感情纠葛都说了。

    幽襄子一直拧着眉头,觉得好复杂,这也是他为什么跟棠秘子一样,只想单身求道的原因。

    红房子里。族长放下长烟斗,用力敲了敲。不理会珠珠,朝露露说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吉布的消息今天就送出去,让亚姜先发制人。你告诉他。如果他再不听劝,咱们不管了。”

    露露在听到递消息的时候,本想说可以让其他人去,听到后面,知道自己非去不可。他想留在这里,只是想打听一下小本子怎么没来。难道朋友也不愿意和他做了吗?

    族长见他点头,又道:“顺便打听一下,大秦道术界有什么风声。”

    露露这才心甘情愿地行礼告退。

    露露一走,族长才缓了下脸色。对珠珠讲:“徒儿,你并不逊闻姑娘。你输在认识他晚了点。骆离不像他的师傅,不刻板守旧。比他师傅更看重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你希望他怎样?他重视的是情谊,并不是男女爱情。小本子对他不但有责任还有亲情,在此之前他都不曾在男女之事上动过心思。他拒绝你而选择小本子,我很欣赏他。至少他抗得下责任,快刀斩乱麻,彻底断了你的念头。他重情并不多情,一个男人多情即是无情,无情之人你要来何用!”

    珠珠一月以来茶饭不思,族长从来没有劝慰过她。直到今天骆离回来,才苦口婆心地开导。“师傅,徒弟知道,只是放不下。”

    族长又重新点上烟,巴了一口,亮亮的眼睛里透出坚韧:“师傅知道,师傅明白。我自己都放不下钟方,何苦叫你放下骆离。虽然你跟他相处不久就爱上了他,而我见到钟方第一眼就陷进去了。苦恋了他一辈子,如果下辈子还有记忆,我依然会恋着他。”

    珠珠的心猛地一颤,哭道:“师傅,徒弟绝不会走您的老路,我一定会努力走出来。”师傅这一辈子太苦了,二十多岁遇上钟方真人,四十年都没得来一个结果。之前钟方说要完成师命,清除葛氏孽徒,后面又抚养骆离四处隐藏。辗转几十年,到头来两人阴阳相隔。师傅最大的希望就是我的感情能圆满,看见徒弟深陷泥潭,她的失望和痛苦不比自己少。

    珠珠泪流满面:“师傅,徒弟是认真的,一定会好好活,活出精彩。”

    族长的眼眶也湿润了,有些动情,欣慰地握住珠珠的手:“师傅信你。”

    骆离和幽襄子被人引进来时,看见珠珠红肿着眼睛站在族长身侧。脸小了一圈,显得两只眼睛特别大和突出。

    骆离想了很多种说词,现在却一个字也讲不出来,对珠珠的愧疚无以言表。还是族长提醒他:“来了就坐,还当自己是客人吗?”

    就连幽襄子都是心下一松,赶紧朝族长行礼,然后跟着骆离坐好。

    珠珠一声不吭,走去倒茶。然后自己踌躇了一下,挨着骆离坐好。三个人面对着族长,像以前一样,跟族长谈事。

    幽襄子现在目不斜视,坐得规规矩矩的。刚刚进来时看了红房子里的陈设,心下翻江倒海。(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