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七七门老麻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七七门老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家都这样表态了,进安怎么好意思干看着,于是说道:“宗主,让我取掉那个骆字吧,既然我都学了葛氏道术,那就是葛氏传人,怎么能还是外聘?现在,我落沙观观主进安,就要向宗主行拜师之礼。”

    “道长,你这是......”骆离赶紧去扶他,可是进安稳稳地不动。“好吧,火离宗当然求之不得。表面上,我们还不能宣布,宗派刚刚建立,很多事情需要你以外人的身份来协助。”

    “好,请宗主随我来大堂。”

    骆离知道他坚持要完成拜师仪式,只得跟着他去。没想到钱进来如此有风骨,不愿白学葛氏道术。本以为与他联盟就是最好的结果,却得到意外收获。相比庄语书,钱进来的品格可是高尚太多了。

    ......

    骆离离开落沙观时,特意再嘱咐付春阳不得轻生。

    付春阳除了天生蛮力,性子也蛮,被进安道长的豪气感染了,狠下心来说道:“我不会的,宗主要是找不到试验对象,我就是现成的。就是死了也甘愿,只要别让更多人步我后尘了。”

    他一个普通老百姓都有这样的觉悟,进安更是感动,从此对他刮目相看。

    ******

    小本子的束魇符用完好几天了,江道海现在被捆着扔在地窖里。他的前师傅看来是真的不会管他了,这种叛徒,居灵观连清理的兴趣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在火离宗,各个道观都有响动,只除了这居灵观,小本子认为是时候处理他了。

    所以,得知骆离从落沙观回来。她让秦恒把人给提了出来。

    “宗主,毁了他的法力,让他滚蛋吧。住在这里还得伺候他。地窖里全是他拉的屎。”秦恒下手很重,江道海屁股着地。痛得没了知觉。

    “别呀,别呀!我错了,我早就知错了。”江道海早没了人样,胡子拉碴黄不拉叽,瘦得变了形。

    “真的好好做人?如果是,我今天就放了你。”骆离问他,态度很好。

    “当然,比真金还真啊。仙师是好人。我就知道您不会和我这样的人计较。”老大就是不同,哪像旁边两人,凶神恶煞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厉害。江道海以为逃出生天了,感动得鼻涕眼泪横飞。

    “好,说到做到。”骆离开始结印。

    “啊——你不是要放我吗?”

    小本子好心解释:“你听不懂话吗?宗主说让你好好做人,并不是做道士。怎么?你还想做神棍骗钱?瞧你这熊样,就算厚着脸皮去讨饭,也饿不死。”

    骆离的“死墓绝胎养”毁法之印,五分钟后就完成了。

    江道海动弹不得又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一股跟烙铁般的法力打进他的经脉。发出杀猪般的嘶吼,有些借题发挥,为发泄怨愤。吼得越来越大声声。

    在骆离的眼中,他的经脉一道一道慢慢闭合。而在江道海的感觉里,就像万蚁蚀心,身体的疼痛在其次,难受的是心啊。心血,十几年的心血......

    来的时候是和张诚一起,走的时候还是张诚陪着他。不过是被抗在肩上的。心如死灰,以前都打不过,现在没了法力还怎么报仇。

    ......

    “我问问。你们这几天有看见蜘蛛掉框吗?”吃饭的时候老丑在说。

    “有旧识或者贵人来?”秦恒很感兴趣。

    老丑放下碗:“贵人不知道,旧识是肯定的。而且还和宗主不相识。”到时看看吧,应该不是坏事。他的所有社会资源都是在七七门里。乡下早就没亲人了。

    其他人持怀疑态度,只有秦恒和陶桃两人很好奇,迫切地想知道这个怪老头的熟人是什么样子的?

    答案就在当天晚上揭晓,晚饭以后,消完食就是练功的时间,骆离带着尚张秦三人正在练功房里,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过道里传过来。

    “宗主,我带你见一个人。”是老丑,他隐约透出点兴奋。

    骆离赶紧出去,只见堂中坐着个老头,不到六十,清瘦鞠楼,眼睛里也没有神彩。

    “这是老麻,他这张脸七七门的都认识,所以他自己遮掩了一下。”老丑这是提醒骆离,其实他的脸全是细坑。

    老麻做惊喜状,起身朝骆离行礼,不拐弯不磨角:“罪人伍士渊,拜见骆宗主。”原来老麻叫伍士渊,很有意义的名字。

    “老麻,你有啥罪,你手上并没沾血,要说罪孽,我比你更重。”老丑以前在七七门就想拉笼他,快成功时,七七门就被绞灭了。他是老丑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如果没有他,老丑在七七门里的日子更难过。

    老麻摆手:“有啊,明知是个魔窟,明知在为魔头做事,却从来没阻止过,怎么没罪。我一周前就得知了火离宗的事情,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所以拖到现在。”

    “早听曾叔提过,伍道长医术精湛,如果你能加入,火离宗又得一员猛将啊。”骆离说得真心实意。

    老麻竟然湿润了眼眶,老丑十分动容,老哥俩双手重重握在一起......

    骆离只觉一丝微风刮过,非常轻,下意识地回头:后面并没有人。

    “曾叔,伍道长就由你安排了。”

    “行,你忙去吧。”

    “好,不过走之前,我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秦恒好像补过头了。”

    “怎么会?”老丑下剂量一向很精准的,昨天晚上他们才讨论过。见他一脸认真,有些疑惑,马上又说:“新送来的我还没试过药性,等下我再看看那小子。老麻,我先领你回房。”

    “你们忙正事,别管我,你把房间指给我说行了。”老麻在老丑的强拽下走了。

    骆离上楼去找小本子,问她:“刚才是你吗?”

    “我也在,弄出动静的是我,闻姐姐没那么快的速度。”陶桃吃着冰激琳,冻得舌头舒服极了。

    “有问题?”

    “你问她。”陶桃又看见老丑来了,赶紧说道:“好了,人齐了。”走到门口去站着,充当望风的守卫。

    “什么人齐了?老麻有问题?”老丑很紧张,下意识地皱眉。

    从骆离进门,小本子的脑子就在飞速运转。考虑后轻轻点头:“我看不透老丑的*,或者说与他表现出来的不同。这么说吧,他看见曾叔很激动,我们都看出来了,可是这次并非两位简单的久别重逢,而是事关生死,他以为你早就死了。除了激动,不该还有点别的吗?”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老麻见到老丑那一瞬,就应该有惊喜,而不见看见骆离才有。

    老丑摇头:“每次来人,我都有显过身,就算没有说话,就凭我这张掩盖不全的脸,还是很吓人的,我从那些人的眼睛里能看出来。老申废我法力,老麻是知道的,咱们统共就这么几个人,我一个没有法力的站在这,加上长相,他能推断出来是我也不奇怪。兴许,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好,我也有想过。可是他一个人好好的活在外面,难道仅仅是为了你才投奔上来的?他一来就说了,他有罪孽,他是想恕罪吧?”

    老丑僵硬地点头,预感小本子接下来话会打击他。

    “既然是恕罪,不说痛定思痛,至少也得心怀悔恨。在悔恨的促使下,他就会产生*。关键问题是,我并没发看到他的*啊。”

    骆离一怔:“是啊,这说不过去。他并不像张诚,听师命另换个师傅,一切都是懵懂的。老麻五十来岁,又饱经风霜,作出这么大的决定没有*支撑说不过去。曾叔,老麻之前是怎么个人,你再好好回忆回忆。”

    骆离刚才的欢喜顿时凉了下来,看不到*,并不是看不透,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老丑绝对不是心甘情愿投奔火离宗。

    望着面无表情的骆离和小本子,老丑也怀疑老麻居心不纯,心如撕裂般疼,蜘蛛吊丝,预示贵人上门,鬼的个贵人。当即立断:“还有啥回忆的,既然有问题赶走就是。他也擅用药,放在家里是个隐患,防不胜防。”

    骆离倒认为是张启山出手了,放在身边更好利用。“留下,核心东西不要让他碰。比如阴鱼,比如落沙观里的两个人。曾叔,你能做到在他面前演戏吗?”

    小本子觉得这太为难他了,不如把他们分开。

    老丑有自知之明,演戏他确实不会,特别是在熟人眼皮子底下:“这样,你找个理由和我吵一架,最好整凶点,让我一两个月都不和你说话,自己在一边生闷气。”

    ......

    小本子心里一松,老丑只问了一句,就选择相信她,心里十分欣慰。她生怕老丑顾忌几十年的感情,不信任她。

    好了,果然开始演戏了。骆离演霸道老大,老丑演受气包小弟。

    “曾叔,我师傅以前给我配药份量只有你一半。秦恒年纪小,根本受不住,早就提醒过你两次,你为什么执迷不悟。你到底当不当我是宗主了?”骆离的声音很大,吼得整栋楼都听见了。

    “怎么了怎么了?”秦恒听见他的名字,差点把气崩断,赶紧停手奔出练功房。(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